风清扬:李鹏错过了关键时刻,袁红兵抓住了此时此刻!


原北京大学教师、贵州师范学院法学院院长、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袁红兵出逃澳洲,震惊各界。袁先生在大陆曾经被拘留过半年,并被永远流放到贵州(其实贵州不是啥蛮荒之地,不能说流放),在过去十年更是受到经常性的骚扰和监视。这些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共集权之下的人来说,耳熟能详,没有啥子值得震惊的。我自己认为袁先生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是在自己有一定职务(法学院院长),而且共产党还在拉拢他(共产党是近几年给他这些职务的!而且他被允许带团出访!!)的情况下,毅然出逃。而他的最大的愿望只是带出四本小书书稿,能够让小说出版。袁先生声称这些书凝聚了他的十年的心血,也是他自己思想的结晶。

上面的话大家细想就发现有些问题,原来一个有这样职务并且被共产党拉拢的人抛弃一切只为了出版四本小说?有人会说(事实上已经有人说了)不是为了宣传吧?四本小说真有那么厉害?也有人说一定另有隐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这些都可以讨论,可是我风情扬却正是因为袁先生为了出版自己四本小说出逃海外而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袁先生的小说我没有看,不能妄加评论,但我对袁先生的佩服和他小说本身是否会唤回国人良知、是否会畅销以及是否会旷古绝今毫无关系。我佩服袁先生为了表达自己,为了言论自由,为了不屈服于强权一定要发表自己的作品愤而离国的英雄气概!

按说,袁先生有很多选择,例如可以根据中共宣传部的要求“修改后发表”,又或者偷偷运出国外换个笔名发表,又或者等一等,等到自己成为李慎之那样“风雨仓皇五十年后”位高权重、共产党不好意思再抓的时候再出版,当然还有很多选择。可是这不屈就、有傲骨、有男儿气概的袁红兵偏偏不信这个邪,他就要大张旗鼓、明目壮胆表达自己、反对独裁政权的言论出版控制。

说实话,一开始我也像有些人一样不能完全理解袁先生强调出来就为“四本小说”,或者觉得有些不对劲。后来才知道不对劲的是我自己,不对劲的是中国的整体知识分子。大家不难想象,在共产党当政后,有多少知识分子因为怕得罪中共、怕影响自己前途等等而委曲求全,结果他们一开始在党的教育下从不甘不愿地修改文章到最后揣摩上面的意思写文章,从塑造人类的灵魂的工程师到扭曲中华民族灵魂的工程师,最后一个个沦为帮凶。就算有几个所谓自由主义思想的代表人物,也大多把文章隐晦得只有他们自己和有他们自己思想的人看得懂,也就和广大中国人民无关了。过去我也看到很多失去势力的原来的共产党精英出逃海外,出来后一套套的(不过没有写出什么玩艺)讲得天花乱坠,但像袁先生这样的为了发表作品而出逃的还是头一回。

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能够像袁先生这样为了发表自由、为了言论自由而奋起反抗的(出逃是最好的,因为如果在国内反抗,那么稿子就会被没收),那么中国现在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说,不用看袁先生的书,我已经先被袁先生的精神折服。

突然想,一开始连我都不太理解袁先生为了出版四本书而出逃,外国人能够理解吗?外国人能够理解他而把他当政治难民吗(不过袁先生今天表示:只要出了书,遣返他回去他也死而无憾!)?我想外国人一定不能够理解,因为这个世界上因为出版小说而会被当局逮捕的国家可能除了中国,最多还有两三个而已(伊朗好像也是),都快绝迹了。

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这些年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几乎没有出过几本好小说,海外华人虽然有很多优秀作家,但离开了中国这块土地,缺乏创作源泉;加上中共的封锁,出版小说只能在海外卖,往往是亏本的。而在大陆的小说家们自然不能“触犯法律”,于是就写那些痞子文学,或者那些隐晦得连他们自己也看不懂的小说,当然这还算好的,很多人干脆就去写《天一亮就分手》、《丰乳肥臀》、《上海宝贝》之类的。没有想到,这些年中国人所受的苦并没有比鲁迅时代少多少,却再也没有出现鲁迅这样的伟大作家。

所以想了一想,发现袁先生带出的是“四部小说”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可能有些人很失望,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看揭露暴露的真相和“绝密”性质的书,对小说感到陌生。可是大家不要忘记,鲁迅时代伟大的文学家都是写评论和小说的,没有几个是靠挖真相的。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而且大家谁不知道那些真相?可是通过小说揭示的是真相背后的“真相”和人心深出的精神。毛泽东从来不怕国家机密泄露出来,但他就很紧张“利用小说反党-----”(毛泽东语录)。

再次表达对袁先生的赞叹,不屈服,不等待,不修改后发表,抓住机会,抓住此时此刻喊出自己的呐喊,发表自己的良知!!这个知识分子表现了中国知识分子少有的品格。

好,现在再转向大家更加熟悉的李鹏同志。他写了一本日记回忆性质的有关六四的书《关键时刻》,据朋友透露,李鹏在书中相当公正的记述了那段时间的历史、他的作用,以及最主要的是他的想法。我的朋友也只看过大部分,但他告诉我,没有想到李鹏的书还挺不错。他大部分真实地记录了自己的作用和当时有关会议情况。特别难能可贵的是,李鹏在书中,以日记的形式记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不是真实想法,鬼才知道!)。例如他在书中提到当时学生逼他下台,他为此流出了眼泪,晚上无法睡觉。

我想,大家都记得李鹏在六四的一个镜头,那时他曾经说过类似的话:我有想法,但我现在不说。这句话当时可以做多种理解:例如他不同意赵紫阳,但他不说;也可以理解为,他不同意镇压,但为了维护中国稳定和共产党统治,他不说;也还可以其他各种解释。然而我们都没有听到。既然李鹏不让我们听到,那就不客气了。赵紫阳已经下台,江泽民当时还没有上台,那么你李鹏就是镇压的刽子手,我们就要讨伐你,向你头上口屎盆子,而且不但讨伐你,还有可能要讨伐你的子子孙孙(我可不管有些御用知识分子主张的不记仇和狗屁大和解,老子就是记仇!)。

可是这些年我本人也通过在李鹏身边工作的人员了解到,真实的李鹏并不是那个让我刻骨仇恨的李鹏。国务院的朋友都知道李鹏是个工作狂,经常熬夜,而且自己个人几乎没有什么爱好(不像江泽民),也不搞腐败和色情(又不像江泽民),就算他两个孽种的贪污,当时来说也比不上赵紫阳的大军二军和三军(赵的儿子),特别是他从来不搞派性(这点江泽民就更比不上),他甚至不附和江泽民邓小平等。也可以说,他镇压学生,几乎完全从他的意识形态,从他的自认为正确的思想出发,他被培养成坚强地维护党中央的坚定共产党员。而且李鹏在自己的《关键时刻》中也多处暗示,镇压六四是当时集体决定的,但是后来海内外都把他作为替罪羊。李鹏写这么一本书,就是要说清楚,“还自己历史清白”,趁自己未被人们盖棺论定之前先把自己从历史耻辱柱子扯下来。而且他现在已经退休了,而且他在人世间的时间不多了,而且--------不是有句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哀哉!”我还真想听听这位六四屠夫的哀哉之言!!又有俗话说:人在老了,就更多的想到自己的历史地位。(如果没有这句俗话,就算是风清扬语录吧)。我想,李鹏拼命工作,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享受,而且他心中的楷模又是周总理,那么他一定非常关心自己的历史地位。最主要的是,退休后他一定看了些启发智力的书,他也一定知道,自己目前在人民心中的形象几乎狗屁不如。于是他几乎不靠秘书而自己伏案写出了近三十万字的《关键时刻》!(大家想想,他老人家不会打字呀,这点和袁红兵一样。)

完成自己的自传性质的《关键时刻》后,李鹏喘了口气,他想,澄清历史,还自己公道的关键时刻到来了,只要我一出版--------

可是,压制言论,限制出版自由的共产党竟然剥夺了李鹏同志的申辩机会,竟然剥夺了宪法赋予中国公民李鹏同志的出版和言论自由!

只不过,这次共产党剥夺的是那位多少年一直靠剥夺中国普通公民出版言论自由,把到天安门表达自己意见的学生赶尽杀绝的李鹏的言论自由!

我的心和李鹏同志紧紧连在一起!!朋友告诉我,李鹏同志在经过两个半月争取出版自己的回忆录被政治局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借口断然拒绝后陷入了人生的低潮,终日闷闷不乐,医生担心随时有崩溃的可能。

我这里不是讽刺,我是真心同情李鹏,我甚至想举着个抗议招牌到天安门为争取李鹏的权利而抗争。(这里加一句,李鹏的书没有涉及到国家机密和泄密,他在交给政治局成员阅读前给有关保密部门的领导过目过。)如果有机会见到李鹏,我会慰问他,我会告诉他,个人表达言论自由,公民享受出版自由以及在被审判时(李鹏多次受到人民的审判以及受到良心的审判)有为自己辩护的自由和权利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对这个世界是多么的重要!

我甚至想劝李鹏同志,为了你的天赋人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赋予你的自由出版权利,为了抗议中央政治局以莫须有的理由以及以“稳定压倒一切”的借口压制你,你干脆像袁红兵一样出逃到西方国家。到那里后,你将享受到出版你的自传《关键时刻》的自由和权利!而且就像我不看袁红兵的书写什么就为他争取出版自由的勇气鼓掌一样,我也不管你的《关键时刻》是写啥玩意的,我就先为你冲破中共研制出版和自由的牢笼而欢呼!

在这关键时刻,李鹏面临着选择,要就是为了中国共产党的稳定放弃你的天赋和宪法赋予的人权而永远被中国人民钉在柳丝屠夫的耻辱柱上,要就收拾个小包袱和你老婆潜逃到西方自由世界出版你的《关键时刻》,看一下能不能还你一点清白,让你“生得伟大,死得安心!”

我当然也希望李鹏明白:过去那么多年,你一直在共产党政权里扮演压制人民言论出版自由的第一刽子手。现在你怎么想?听说你很难受?可是你只不过不能出版,你还享受国家最高待遇。你想过没有,中国那些知识分子,有多少因为出版和言论而深陷牢房的?最近还有一个学生清水君因为在海外写了几篇文章就被定为颠覆罪,还有人写了一篇什么“中国十大怪”的竟然被拘留?还有那么多人只不过在海外发表了几句话就被禁止回到祖国的怀抱?现在这位五十多岁的知识分子逃离自己深爱的祖国,只不过为了出版四本小说?

真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我也是知道了李鹏的部分书稿内容后,才知道李鹏不完全是良知泯灭,才知道他如果有正确的信息,也会像正常人一样去思考;所以我才为他它说这些话,希望他----------可是大家都知道,不管李鹏现在想不想得通,或者会不会豁然开朗,或者在“风雨仓皇一年半”(下台后)后改邪归正,一句话,对于他,一切都太晚!李鹏错过了人生中唯一可以为自己的历史披上光辉花环,让自己永垂不朽的关键时刻!

在李鹏作为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在李鹏统治中国的十几年的这个“关键时刻”,他完全可以改变或者试图去改变这一切的。他可以为中国的改革,中国的民主政治又或者中国的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做出自己的贡献。可惜,他错过了关键时刻。

不知道是否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剥夺人家的自由的时候,你也永远失去了自由!(不知道是否有人说过,如果没有人说过此话,就算风清扬语录。这样解释:当你剥夺人家的自由,那么人家就会反抗,当人家反抗的时候,你就必须的防范或者制造谎言更加严厉地镇压,这样你当然无法得到自由,也无法得到平安!)

现在当权的共产党领导人又如何?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他们还没有到写回忆录的时候,不过我得提醒他们,回忆录从来不是写的(写出来的回忆录又有几个人相信呢?),你们的所作所为都记录在十三亿中国人民的脑海里,不要忘记李鹏的教训:剥夺人家的自由,也让自己失去了自由。当然你可以靠一辈子抓着枪杆子不放而到死都不被审判,可是别忘记了,你也有儿子和孙子,子子孙孙,他们也许到时需要为你和他们自己辩护(特别是当他们需要解释自己那大笔的财产来源时),那时人民也许不给他们辩护的自由和权利。想一想吧,所谓“富不过三代”,你即使可以安排好你的下一代和安排好中国下一代接班人,你能够一直控制下去吗?当你安息后,人民也许为了你的错误来审判你的子孙的时候,你死能瞑目吗?

我这样说完全是想给大家提醒一个另外的思路:就算为了我们子孙后代,为了你的子孙后代,别再践踏人民的基本权利!

而且我想就这个机会,向共产党提一个解决袁红兵事件的建议:中共外交部立即发表申明: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将一字不改出版袁先生的四本小说!袁先生可以立即回到中国继续教书搞研究!

我这个建议更多的是从共产党立场出发的,大家想一想,袁先生的四本书都已经标明是“小说”,什么是小说?就是虚构的故事,英语叫fiction。我只知道解放后共产党不停的用小说教育我们,还从来没有听说那本小说就真把共产党给颠覆了。另外,从袁先生透露的部分小说内容:例如共产党在文革时屠杀内蒙古人民-------这也算个事吗,我自己就亲眼看到共产党在文革中屠杀我的亲人和我的邻居,再说,又有哪一个中国人不知道共产党当政后非正常死亡了好几千万人,而且是汉人(这别蒙古人和西藏人更能激起我们对共产党的仇恨)。另外袁先生写了西藏和他自己的故事。那些都是文学后的故事,共产党到底怕什么?还有,从袁先生的经历看,他根本不具备任何一点接触中国机密的条件(这点他今天也明确表明:我是自由知识分子,不是资信工作者!)。袁先生有一本是写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内心思想发展的自传性质的书,这就更加不用害怕。袁先生的想法我虽然还没有看书,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你们真以为十三亿中国人都停止思考了吗?(搞不准我自己的思考都比袁先生的深刻呢?)自由思想有的是,鲁迅的著作到现在还在新华书店卖得很好。

再说,袁先生的书虽然是小说,但如果真有重大不实之词,甚至污蔑共产党之嫌,共产党完全可以向对待《中国农民调查报告》的作者一样告他。

所以我希望中国外交部能够像我上面建议的一样从善如流,马上宣布在国内出版袁先生的小说(如果觉得不好卖,可以让袁先生自掏腰包,估计他出不起,这不就得了!),不用审查,预先把书号打折扣卖给袁先生(国内书号两万人民币一个,如果是写色情的,可以便宜点买到袁先生想便宜点买的话,可以在小说中穿插点色情故事)。

讲到言论自由,为自己辩护,出版自由等这些玩意,真是还有很多想写,但是写累了,希望大家接着写下去,我只提个醒,下面举两个例子。

最近明镜出版社有一本书要为林彪翻案,其实林彪那人不就是让我们举着那个红本本好几年的秃子吗?不就是他反复教诲我们: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既然他都说了毛主席的话这么管用,既然他自己又被毛主席定罪了。我倒想问,我们还怎么为他翻案!?这就好像一个悖论,因为我们如果说林彪是对的,那么他的话就对,那么毛主席的话就一句顶万句,那么他林彪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叛徒(而且是一个肯定的叛徒-----因为毛主席说了哪一句顶万具的结论!!)。再拿刘少奇的例子,大家都知道,“毛主席万岁”这句让多少人失去了生命,让多少人妻离子散,又让多少人失去了辩护机会的代表伟大光荣正确的话正是他老刘首先在政治局会议上喊出来的。--------

林彪刘少奇都没有给自己留下余地,李鹏又错过了关键时刻,倒是江泽民、胡锦涛和温家宝都还有机会。就看他们是抓住机会,还是接着抓人了!

大侠风清扬于美丽的苏州河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