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炭富豪最高学历高中 善于政治不官而官


山西煤多,因煤而富的人自然就多,这很正常。然而屡见不鲜的矿难、遍地开花的“黑窑”、真刀实枪的资源争夺战以及每年数百亿元的资金外流等现象,却给山西煤炭富豪这一群体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一幕幕荒诞的闹剧经过他们的“导演”而上场;他们不官而官,在官场上游刃有余、进退自如……

  学历调查

  《山西日报》一位分社社长对全省十几个产煤县的煤炭富豪进行调查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大大小小的煤炭富豪(不包括因煤发家但公开身份为其他职业者)最高学历为高中,大部分为初中,甚至有的连小学都没读完。

  今年记者回乡,几位幼年的伙伴商议让去年挖煤发了财的“萝卜苗”请客。去年,“萝卜苗”开了一个“黑窑”,风声紧了就停,风头过去了再开,据说赚了数百万元。“萝卜苗”带我们在临汾一家很豪华的星级酒店吃饭。酒酣之际,“萝卜苗”问起我的收入,他对我每月数千元的收入很有些愤愤不平:“咱们念书那会儿,你学习最好……别当记者了,回来开窑!”

  因为开煤窑不需要高科技,胆子大就行!所以像“萝卜苗”这样的一群人,都能成为财大气粗的煤炭富豪。

  “富移屋,贵移妻”是煤炭富豪最普遍的行为。

  媒体报道山西煤炭富豪不在当地置房产,事实并非完全如此。“晋人发家必修宅”,相当多的富豪发家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屋和修坟,这是传统,不然就不会有今天的山西大院旅游热。进入乡宁县城,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就是当地一位煤炭富豪的住宅,尽管样式有些土气,但其号称“全县第一高”的规模气势还是令人叹服。

  虽然山西煤炭富豪发家后公开“移妻”的不多,但包养“二奶”、“三奶”乃至“六奶”、“七奶”者却大有其人。临汾市贡院街就因为有许多煤炭富豪在此金屋藏娇而被当地人称为“二赖街”。

  经营“政治”

  山西师大一位副教授在剖析山西煤炭富豪现象时指出:山西煤炭富豪在经营煤炭的同时也在经营政治,而且经营政治的水平超过经营煤炭的水平。

  4月,蒲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地矿局局长刘玉安曾说,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但就是管不了私挖滥采现象,既有经济利益问题,也有社会关系问题,总之很复杂。在山西的产煤县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劳动模范往往是当地的煤炭富豪,他们与政府官员称兄道弟,轻而易举地逃避甚至对抗从中央到地方对非法开采一次又一次的严厉打击。山西私挖滥采屡禁不止的现象可以归咎为煤炭富豪们经营政治的成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