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炭富豪最高學歷高中 善於政治不官而官


山西煤多,因煤而富的人自然就多,這很正常。然而屢見不鮮的礦難、遍地開花的「黑窯」、真刀實槍的資源爭奪戰以及每年數百億元的資金外流等現象,卻給山西煤炭富豪這一群體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一幕幕荒誕的鬧劇經過他們的「導演」而上場;他們不官而官,在官場上游刃有餘、進退自如……

  學歷調查

  《山西日報》一位分社社長對全省十幾個產煤縣的煤炭富豪進行調查後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大大小小的煤炭富豪(不包括因煤發家但公開身份為其他職業者)最高學歷為高中,大部分為初中,甚至有的連小學都沒讀完。

  今年記者回鄉,幾位幼年的夥伴商議讓去年挖煤發了財的「蘿蔔苗」請客。去年,「蘿蔔苗」開了一個「黑窯」,風聲緊了就停,風頭過去了再開,據說賺了數百萬元。「蘿蔔苗」帶我們在臨汾一家很豪華的星級酒店吃飯。酒酣之際,「蘿蔔苗」問起我的收入,他對我每月數千元的收入很有些憤憤不平:「咱們唸書那會兒,你學習最好……別當記者了,回來開窯!」

  因為開煤窯不需要高科技,膽子大就行!所以像「蘿蔔苗」這樣的一群人,都能成為財大氣粗的煤炭富豪。

  「富移屋,貴移妻」是煤炭富豪最普遍的行為。

  媒體報導山西煤炭富豪不在當地置房產,事實並非完全如此。「晉人發家必修宅」,相當多的富豪發家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屋和修墳,這是傳統,不然就不會有今天的山西大院旅遊熱。進入鄉寧縣城,最引人注目的建築就是當地一位煤炭富豪的住宅,儘管樣式有些土氣,但其號稱「全縣第一高」的規模氣勢還是令人嘆服。

  雖然山西煤炭富豪發家後公開「移妻」的不多,但包養「二奶」、「三奶」乃至「六奶」、「七奶」者卻大有其人。臨汾市貢院街就因為有許多煤炭富豪在此金屋藏嬌而被當地人稱為「二賴街」。

  經營「政治」

  山西師大一位副教授在剖析山西煤炭富豪現象時指出:山西煤炭富豪在經營煤炭的同時也在經營政治,而且經營政治的水平超過經營煤炭的水平。

  4月,蒲縣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地礦局局長劉玉安曾說,他們盡了最大努力,但就是管不了私挖濫採現象,既有經濟利益問題,也有社會關係問題,總之很複雜。在山西的產煤縣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勞動模範往往是當地的煤炭富豪,他們與政府官員稱兄道弟,輕而易舉地逃避甚至對抗從中央到地方對非法開採一次又一次的嚴厲打擊。山西私挖濫採屢禁不止的現象可以歸咎為煤炭富豪們經營政治的成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