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罕见大旱袭广东 全省1033万亩庄稼受灾


因水稻大面积绝收,曲江大塘镇塘口村一些农民干脆把成群的牛赶到稻田里把禾苗吃掉。
“水龙头一开,白花花的水就流了出来。”这种平日最常见的生活场景,在这几个月的南粤大地,似乎成了人们最幸福的“渴”望。入秋以来,华南地区出现50年罕见的干旱。水田无水,大地干裂,春华不能秋实,欠收的禾苗喂牛喂羊。从粤东到粤西,1033万亩青黄青黄的庄稼,透着无边的荒凉;他们的主人,则在忍受着欠收之痛。

旱魔猛于虎。天似乎永远是晴天,人们甚至怀念台风带来雨的日子,江河水一天天地少,人们钻井取水,却无意中撬动了多米诺骨牌:随着地下水的水位降低,咸潮来得比往年更早,更凶猛。9月中旬,咸潮侵珠海,10月初袭击中山,迅速波及东莞、深圳、广州等地。旱情据说要到明年汛期来临才能缓解。

抗旱,抗旱。勒紧腰带,合理用水,确保群众有水喝、确保秋收冬种顺利、确保明春开耕,整个南粤大地都行动起来。也许人们要问:一个空气潮湿得都能够拧出水来的地方,为什么连喝水都成了问题?气象专家说,主要原因是降雨量太少。痛定思痛,也许人们感慨天地不仁;也许人们更应该低头自省:广东干旱缺的不仅仅是水,还有节约水源、珍惜水源、保护水源的意识!

在五华县水寨镇,以前一把稻穗是沉甸甸的,但现在重量还不到过去一半。

曲江:忍痛放牛吃禾苗

“今年的收成算是完了。”10月下旬的一天,49岁的农民韩杞泉站在韶关市曲江大塘镇塘口村自己的禾田中间,一边从龟裂的农田中拔起一把干枯的水稻禾苗、用力地甩到记者跟前,一边说:“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将牛放到田里吃禾苗的,这事情在今年我算是碰到了。这哪是牛吃禾呀,简直在吃我们的命根子!”

韩杞泉身边不远处一大片干裂的水田中,数十头牛正在悠闲地吃禾苗,田埂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正在聊着因干旱给他们带来的这场灾难。“你看你看,刚要抽穗的禾苗就这样枯了,都是这鬼天气,哪怕下一天雨,也能救活不少禾苗呀。”说到痛处,韩杞泉埋怨着走上田埂,手中还紧紧地捏着一把已经能点燃的禾苗。

韩杞泉是曲江大塘镇塘口村的村民,由于曲江区近5个月来降雨量少,9月份降雨量仅有10多毫米,创下40年来的新低,造成10500多亩农田失收。韩家共10多亩地,就有一半禾田因干旱绝收,使他家经济遭受重创。

“这可是40年未遇的大旱,记得在1963年干旱过一次,田里因干旱都颗粒无收,情形和现在差不多,当时的老百姓连吃的都没有,只能每餐喝稀饭。”一位年近7旬的老太说道。

在鹤山市龙口镇中七村,一些水稻在还没有完全干枯之前就被村民割去喂鱼了。

“明年儿子的学费肯定没指望了,原本打算收成后买肥料的钱也泡汤了。”韩的儿子现在在读初中二年级,由于家庭没有其他收入,韩杞泉就靠着农田里的收入,负担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大旱,对平淡的乡村生活有如此大的冲击。

“等将田翻整过来种上蔬菜后,只有到城里打工给儿子挣学费了。”伴着一声叹息,韩杞泉慢慢地走到牛吃过只剩下半截禾苗的田中,将恋恋不舍的牛群赶到了另一块相邻的禾田里……

一位姓刘的村民正在附近翻整农田,见记者过来,他抓起一把用火烧了半截的枯稻禾说:“看来是等不到下雨了,干脆就早点种点其他东西,好使下半年有点收成”。他计划先种上潮菜、大白菜等叶菜,到12月收成后再种马铃薯,“这样到明年春耕前有两造蔬菜,也可减少部分损失”。

五华:万亩良田几无可收

“这是一个没有收成的秋收季节,”梅州市五华县水寨镇黄井村的李老汉指着自己田里的水稻沮丧地说。李老汉的田里,第一眼看去不是看到禾苗,而是田里一块块因为干旱裂开的土地,土地的裂痕在稀稀生长的禾苗下面显得异常惊心。

一块不到一亩的田里,禾苗夹杂着出现了青、黄、白三种颜色。青色的是还没有长出稻穗或者长出稻穗不久的禾苗,黄色的是已经可以进行收割的禾苗,白色的是谷子里面几乎没有任何米粒的稻穗。李老汉的这块田里,白色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位置。

在化州市南盛街道办东村,因干旱严重,连一些较耐旱的丝瓜苗也逐渐干枯死去。

李老汉扯出一大把白色的稻穗,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瞧瞧,这就是我们的稻谷,天杀的干旱!”从李老汉的介绍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持续干旱了好几个月,附近已经无水可抽,该村的村民只得听天由命,因此导致这种秋收季节几乎无庄稼可收情况的发生。

记者在黄井村调查时发现,这里的农田几乎都和李老汉家的农田差不多,只是程度不同。在李老汉家的农田周围的270多亩田里,几乎所有的田地都干裂着,几乎所有田地里生长的禾苗都是“三色”。

一个正在收割的妇女举着手上一大把禾苗对记者说:“今年旱死了,以前这么一大把,稻穗是沉甸甸,现在太轻了,过去一半的重量还不到。”

村民说,最开始他们通过抽水从河里送水到田里,由于长时间没有下雨,水流越来越小,流经面积越来越窄,已经无法满足大部分的农田的灌溉。接着他们采用了开沟引水,修整灌溉通道,但是由于全五华县甚至全梅州市都面临着大旱,他们也几乎是无水可调。据悉,梅州市自今年9月中旬以来,局部地区发生较严重旱情,该市目前农作物受旱面积达到二万公顷,部分地区出现人畜饮水困难情况,其中五华县有4万亩良田几无收成。

五华当地似乎陷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最后他们采取了挑水和打井进行自救,但依然是杯水车薪。

为将旱情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梅州各县(市、区)已展开了一系列防旱抗旱工作。

云安:为争水村民险械斗

“现在天这么干旱,我们已装好了自来水管,你看,现在饮用水再也不用愁了,也不用半夜起来赶去担水了。”冼八打开自家门口的自来水笼头,自来水“哗”地涌出来,落在新建的蓄水池中。

冼八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头部,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伤疤。“这个伤疤,就是晚上起来到一公里以外的水井担水,返回途中摔跤留下的。”冼八是云安县白石镇民福村委麻子田村的村民。

“在往年,就是其他地方不大旱,我们这里也经常会缺水,每年都会因为争水源引发冲突。”麻子田村的村长介绍,“今年又差一点引发大规模的械斗,为平息事端,政府投资2万余元修建自来水塔和给每家铺设自来水管道,这才彻底解决了我们饮用水的难题。”

麻子田村共有村民580余户,该村地势较高,属于丘陵地带,周边数公里没有河流经过,当地村民完全靠着两个山泉水的取水点来生活,两个取水点分别相距1公里左右。

“就在今年9月底,因为长期干旱,供村民生活用水的一个取水点断流,全村剩下另一个取水点,由于这个取水点仅能维持200多户人的生活用水,距离较近的两百多户村民开始不让其他村民前来取水。”一个村民介绍,为了争夺水源维持生活,距离较远的300多户村民开始频频与水源较近的村民发生冲突。

10月1日,当距离较远的30多户村民拿着水桶前来担水时,距离较近的3 0多户村民纷纷拿着铁锹、棍子前来护卫,双方开始在取水点附近僵持,一场械斗眼看就要爆发。

一位村民见势不妙,忙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当地镇政府。镇政府主要负责人听说后,马上带领镇干部来到事发现场,了解到事情发生的根源。这位负责人当场表态,将马上寻找水源打一口深井,并帮助修建自来水蓄水池和安装水管,以解决这一问题,这才使僵持的双方放下“武器”。

为解决村民的用水难题,镇政府随后派出工作组进驻到村里,开始对当地地形进行勘测,最后投资2万余元,打下一口深达40多米的深井作为取水点,并修建自来水塔安装好每家每户的自来水管。经过半个月的施工,麻子田村580多户村民全部用上了自来水。

10月30日,记者搭乘摩托车约一个多小时,来到麻子田村村民何金石家中。“一定帮我谢谢工作组,要不是他们我们肯定没有水喝,还得四处寻找水源担水回来。”何正在用桶从自来水管里接水出来使用,得知记者采访此事,他忙放下水桶,转身向记者说道。

潮阳:十多万居民买水度日

“用这勺水先把脚上的泥土洗干净,再上来洗澡。”汕头潮阳区西胪镇西二居委的居民陈二嫂,将一个盛着大半勺水的勺子递给7岁的孩子阿胜。

阿胜洗完脚后,脱下衣服跳到了装了半盆水的澡盆上。陈二嫂说,这盆水,她刚才已给近6岁的孩子阿文洗过一次澡。两个孩子洗完后,陈二嫂将他们换下的衣服丢到盆里,按她的说法,这水还算干净,洗完衣服再拿去冲厕所。

陈二嫂对水近乎吝啬的利用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因为缺水留下的“后遗症”,这个“后遗症”在潮阳区西胪镇大部分居民身上都存在。

西胪镇地处榕江下游西岸,全镇28个村居,除青山等17个村居共5万多人靠山泉、打井供水外,其余西一、西二等11个村居共10万多人靠飞鹰水库供水。然而,今年来持续干旱,降雨量比去年同期减少40%,飞鹰水库接近干涸,致使连续几个月来十多万居民都靠买水度日,水稻也严重受旱,受旱面积达1.3万多亩。

记者在西胪镇采访时,一个居民告诉记者,为了能够得到日常用水,他们往往在凌晨2时许就要去排队。日常用水如此难求,吃的水就更是贵如油了。在西胪镇,每立方米水卖30元左右,每瓶水卖1元至1.5元。西二居委的居民陈如潮,自家备有近十个瓶罐和一辆用来载水的三轮车。他说,靠他自己一大早和小孩放学后去附近山村载水,每月最少需耗费50元,如果要靠别人载上门买,那每月得花200元。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他家5口人,每月买水需180元左右。

由于严重缺水,在潮阳区,打井成为当地最为吃香的职业。据那里的居民介绍,在最为干旱的7、8月份,想要请打井队打一口水井,至少得等一个星期,有时甚至要等一个月。有些日用水量达5万吨左右的上规模的洗染企业,不得不采取打深井抽取地下水的办法。由于过量抽取地下水,也导致了一些村庄的房子结构性塌陷。

由于地下水的破坏和天旱无水,潮阳区政府开始寻求根本性解决水资源问题。10月18日,潮阳区“引韩供水工程”正式动工,规划从汕头市月浦水厂引清水到潮阳加压泵站二次加压,再向潮阳区和潮南区城乡实施供水。“引韩供水工程”在各标段施工完成后,将全线通水。届时,潮阳人将饮上清彻、甘淳的韩江水,彻底解决天旱带来的缺水问题。

鹤山:禾苗早被割去喂鱼了

昨天,鹤山市龙口镇中七村的大片农田已经收割完了,村干部李荣智对记者说:“趁还没有完全干枯,很多禾苗早被割去喂鱼了。”

在一片禾苗干枯的农田里,中七村64岁的李朝森一家正在紧张地秋收。

“虽然减产了近三成,但总不至于不收割吧。”李朝森无奈地说,“今年这个鬼天气,有这个收成不错了!”

李朝森一家共9口人,有5亩多农田。为了与旱魔作斗争,他不得不购买了两台抽水机。他家正在收割的稻田紧邻着一口鱼塘,当时为了能耕田,他不得不与鱼塘主人商量:先到鱼塘里引点水到田里来犁田,犁完后把多余的水放回鱼塘。对此,李朝森戏称为“借水耕田”。“为了保障抽水机正常抽水,开耕季节的晚上我经常在田角睡觉。”谈到今年的收成,李朝森说:“去年一年我家共收了1500多公斤稻谷,今年最多有1000公斤。”

离开李朝森的农田,记者与鹤山市委干部黄双怀、龙口镇农办干部李建文等人来到镇上通往中七村村口公路边,登上小山头,只见对面农田大片荒芜。李建文解释说:“因为干旱,部分农民认为种了也白种,所以干脆不种,这样导致了荒田。中七村的农田大概荒了五分之一,剩余劳动力大部分出外打工了。”“这么干旱的天气,现在买米比自己种更划得来。”黄双怀补充说。

今年52岁的村干部李荣智介绍,从他懂事以来,中七村就没有这样干过。

该村共有3.8万人,每家每户都有抽水机,为了保证饮用水,每家每户还打了水井,但该村从9月份以来就出现了旱情。

事实上,为了保证农田用水,早在1958年,鹤山就修建了四堡水库,灌溉水管直通中七村。“管道到中七有十多公里,加上年久失修,里面都不知有多少泥沙,中七村基本上用不到四堡水库的水。”李荣智介绍。

化州:一亩地收不到50斤稻

现在正是秋收农忙季节,可化州市南盛街道办东村的小林,不是去田里收割水稻,而是在屋里发呆。“昨天割了一亩田,还不到25公斤稻谷。”小林一脸无奈地说。

小林今年夏天没有考上高中就回家务农,想不到务农的第一年就碰上了这样干旱的天气。小林的父亲指着屋门前的一堆稻秆说,“你看这稻秆长得多好,但就是不长谷,只好割回来晒干了给牛冬天当饲料吃。”在东村,像这样把水稻割回来直接给牛当饲料的不在少数。

小林带记者到了他种的一块田里,这哪里是水稻,看起来和野草差不多。

“收割这些水稻是浪费时间,今天下午干脆直接拉牛去田里,让牛吃掉禾苗算了。”小林说。“哪里找得到水呀!”小林拨开禾苗,田里一块块的是因为干旱而裂成龟甲形状的土地。“这样干旱,禾苗怎么可能长出稻谷来?”

东村其它农田和小林家的差不多,水稻田里都看不到水,看见的是一块块裂开的土地。在村边的水田还好一点,能看到长出稻穗的禾苗,但这些稻穗中有一半是白色的,因为刚抽穗的时候部分禾苗就干死了。离村远点的水田差不多都和小林家的田一样,看起来像是杂草,好几块田的主人都表示要放弃对这种水稻的收割。东村的田里还有一排排死了的丝瓜苗,这些相对来说较耐旱的丝瓜苗已经长得有一个人那么高,但现在已经被晒成黑色,在棚架里随风飘荡。村边的一个莲藕塘,因为干旱莲藕也死光了。

化州市南盛、同庆、杨梅等地,种植的水稻有70%至80%受旱,其中有20 % 30%枯萎失收。化州市南盛街道办南盛东村的村民说,他们村因为干旱,水稻亩产平均50公斤左右,但村民采取东失西补的办法,挑水种菜换钱买米去。

村民张大婶在田里一边收生葱一边告诉记者,她和一些村民两个月前看见水稻要失收了,就连忙改种生葱等蔬菜。村里有一口鱼塘,鱼塘的老板每天都从几千米外的河里抽水上塘,他们就从塘里挑水淋菜。张大婶说,生葱40天就可以收获,现在卖3到4毛一斤,好的时候她一天能卖上百斤,应该可以弥补水稻的损失。像这样水稻失收改种其它经济作物的,在茂名农村普遍存在。在化州、高州等地,农民纷纷在失收的田里种上了蔬菜、香蕉、番薯等较耐旱作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