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亡 人民呐喊不止

2004-11-19 20:22 作者: 冯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将有别于他们的谎言宣传称为“噪音”。曾经某位总理出访美国瑞士等国,紧随其后的不是台独、藏独就是法轮功和民运人士。气的他回到中国后,大发雷霆,严厉质问搞对外宣传的那伙子人:我们的声音在那里?!你们都在做什么?我走到哪里就听到这些个“噪音”,为什么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为此中共不惜工本再次向海外各界“招兵买马”,设“点”建“店”,还要落地生根,还所要搞什么“本土化”。

据说2002-2003年期间,他们在20多个国家筹备建立了“文化中心”,不仅把用编造的各种谎言宣传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世界各地他们的“文化中心”,欺骗世界人民,用他们的行话就是加强舆论“攻势”、“占领阵地”,同时也将那些有相当素质与专长的所谓“尖兵”“战士”派往世界各个“据点”。他们对内不仅要封住中国人民的口,对外还要蒙骗世界人民。

这几年李扬这个名字对经常上闸道心时政的海内外线民而言并不陌生。由于擅长口诛笔伐,无情揭露腐败社会假丑恶,说真话太多,因而两个月前在大连被大陆国安(也有说是公安)非法绑架到大连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病科,强迫接受所谓的“治疗”。这种摧残意志、泯灭人性的所为是独裁专制的老共多年来消除异己、钳制人民言论自由惯用的伎俩之一。

何止一个李扬,据人民报披露:大赦国际在2004年1月28日公布的报告显示,近年来在中国互联网上发表异议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正呈剧增的趋势。仅仅2003年一年中,互联网上发表异议或交换资讯被捕的人数就比往年急剧增加了60%。被捕者包括学生、持不同政见者、法轮功修炼者、工人、作家、律师、国家公务员、前政府官员、工程师、商人。被捕的原因有:在网上的请愿活动中签名;呼吁惩治腐败、计画建立民主团体、“泄露”SARS真相、与海外组织联系、反对镇压法轮功、要求平反1989年的民主运动。

历史总是在重演 步步升级的迫害手段

追溯历史,中共的起家就是不光彩的。所以那些个流氓无产者是怕人揭短的,也是惧怕真理的光辉。从上世纪30年代中共的“延安整风”到建政后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反右派”、“文革”、“六四”、“法轮功”哪一场运动不是以冲着人民来的?

中共向来惧怕人民的正义之声,因此才会在他们的历史中出现如此多的“反人民运动”,手段不同目的一致:压制人民的心声,禁锢人民思想言论乃至信仰的自由。

笔者的童年时代正是文化革命登峰造极的年代,我们的居住地,很多小朋友的爸妈被打成“里通外国”的特务,他们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海外归来报效祖国的,在中国的新闻文化外交等领域作过杰出的贡献,结果文革时期,因有海外关系、听一些外电广播,就被说成是“偷听敌台”,下放农村劳动改造,有人为此都被关进了监狱!笔者儿时也目睹了爸妈被抄家,父亲被无辜带走,“隔离审查”,妈妈也得“老实交代”。抄了家,还不能说,还得撒谎说是给我们家打扫卫生来的。后来爸妈“解放”回家了,又落得“以观后效”。

时过境迁,笔者自己也领教什么是精神迫害。2001年我公司保卫处告诉我:公安局的上咱单位来了解你来了,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说你连续好几个星期上什么明慧网海外法轮功网站…保卫处的人见到我紧张得直管我叫“姑奶奶”,还说求求你了,不要再上这个网了,XXX已经进去判了三年,你可别这样,再把你也给抓了,咱公司领导、我们都得跟着“吃瓜络”。他们说了,哪个单位有法轮功出事的,哪个单位领导就要撤换。最后本人被强迫参加“预备党员学习班”。谁能不说这是另一种方式的“洗脑”呢?实质就是“精神强奸”!

如此卑劣!在家上网也犯罪?因言获罪何其多

据人民报报导:中国目前有达约7千万线民,线上人数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是中共近年来不惜工本建立起的“网上克格勃”。关于“金盾工程”章家敦在《中国即将崩溃》中指出,这套由中国前国家主席江贼民之子江绵恒全力推动的独立于全球联网WWW之外的中国网路系统,其实就是要造一堵筛选境外资讯的庞大的防火墙,把国际互联网遮罩于国境之外,钳制封锁大陆的互联网,使中国人无法获得外界资讯,知情权被剥夺。

“金盾工程”旨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连接全国、地区和本地保安机构,展示全景的数位监视网路”;“这套名为“金盾”的通讯安全系统显示了中国警方和安全部门如何利用跨国公司为商业用途而研发的技术,来跟踪和压制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这套系统给与中国当局前所未有的能力来监视、跟踪人权活动人士、民运人士的活动。”

作为自由撰稿人网路作家李扬的文章并不激进,但掷地有声,一针见血。犀利的笔锋触动了当权者敏感神经,就像是无情抽打在厚颜无耻皮肉上的阵阵耳光,让他们感到无地自容,不除掉之不以解心头之恨!何止一个李扬,蒋永彦、刘荻、清水君、郑恩崇、杜导彬、胡扬、勇敢的“天安门母亲”们还有那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不就是讲了真话而遭到政府的迫害吗?

据追查国际不完全统计,在因懂得上网而曾被监禁、非法劳教和酷刑折磨的108名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8位大学教授和讲师,具有大学本科、硕士和博士学历者超过20人年龄方面,40岁以下者占90%,大多有稳定和较理想的工作,主要从事职业有银行、企业公司、政府部门、专业工作以及在小学生。这些人均无任何犯罪史。

在108名因懂得上网而曾/仍被非法监禁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中,包括6名因撰写有关法轮功受到迫害的文章贴在国际互联网上而被捕的清华大学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最近广东珠海法院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审判了这些学生;另有5名法轮功学员因在互联网上曝光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被员警非法强暴事件日前已被判刑入狱;当局以“玷污了政府的形象”为由,分别将这5人判以5年至13年不等的徒刑。

前不久被非法逮捕的李扬,不仅是网路作家,他的职业是公安员警,任职于大连公安局西岗分局,在公安战线工作多年。公安员警这个特殊的、敏感的身份,是被非法加重迫害的直接原因。

看看被捕前李扬所遭受的迫害吧:

“我写了8万字的《情况反映》,是反映公安行业腐败的行为。每一个看完的人都吓了一跳,家人亲戚劝我别写时声调都变了,就连公安局一位处长劝我别再上交时,那眼神中的恐惧都是看到了我的将来。人人都知道等待我的是可怕的后果,然而朋友、同学、同事一方面知道我的下场,另一方面却又对我进行侮辱和打击,我因为他们认为只有他们才是最勇敢和最有智慧的,可是他们表示的方法却是对我下毒手,打电话到我家里侮辱我,在外面造我的谣言,最好的朋友甚至给我服毒药…… ”

“而中国政府不仅调查我是不是间谍(我真不知世上有没有这样的间谍),而且派国家安全机关的人员□辱我、残害我,利用心理学技术企图让我精神错乱,这个我都有准备,所以我没有为自己的困境难过,因为我相信我只是说了真话而已。可我没想到的是,连我的家人都受到国家安全机关的残害和□辱,封建社会的满门抄斩、诛连九族都给我使上了。中国政府残暴、邪恶,而且低能,中国人民在这样的政府统治下,中国人民的精神文明就可想而知了!”

江贼民:“打死白打死”与纳粹无异,导致公检法胡做非为

在99年720后,中国的公安员警无一例外的被江贼民绑在了死亡列车上,成为迫害修炼人的急先锋、千古罪人。李扬认为:中国大陆的基层的员警基本素质普偏低,他曾经去北京接大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亲眼目睹员警不仅殴打法轮功学员,侮辱他们的人格,还经常偷盗、敲诈,把别人的钱财占为己有。那些听命于江则民的员警,打死法轮功学员,他们都逃脱不了审判的,难道领导让人你杀人你就杀人吗?你杀了人就不偿命吗?推到谁身上都没有用。中国还有没有法律,公民还有没有尊严?

“江贼民之所以在国外上了被告席,就是因为他对法轮功的处理措施非常极端、非常残酷,在“打死白打死,不查尸源,就地火化”的情况下,他甚至不许受害人家属靠法律寻求公道。这进一步导致缺乏法律意识的大陆公安人员的为所欲为,酿成无数的人间惨剧。我在2001年底得知江贼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后,曾投稿到北京写道:“江贼民的此番话无异于纳粹,会导致公检法的胡做非为。这是要被历史和国家审判的。”中国还没有对此采取合理的行动,而江却在活着时上了国外的法庭。世界的反应比中国更加激烈和明确!”引自《中国已经进入疯狂的年代》

21世纪的中国大陆--“吃人的社会”

李扬在《中国已经进入疯狂的年代》中写到:“到底甚么是精神文明?中国人的精神文明具体体现在甚么地方?虽然大陆媒体受到世界上最极端地管制,仍然常看到强奸、杀人、盗窃、放火等重特大案件的报导,一些幼女受到最残忍地伤害;投毒和爆炸在中国大陆已经成了一种时沿流行,数人、数十人甚至数百人倒毙。清华大学生居然把目光瞄准了动物园的黑熊们;过去说广东人“除了人不吃、甚么都吃”,连南边国家都走私野生动物,以满足广东人的胃口,更可怕的是这种“吃疯”已经由南向北漫延,甚至吃出了威胁全人类的病毒SARS;现在民间悄悄流传南方某些地区还喝“婴儿汤”,据说这种烹饪婴儿的汤滋阴壮阳,属于十全大补;中国大陆2002年更公开推出“人乳宴”;而英国电视台播出中国大陆某人表演的“行为艺术”--吃婴儿尸体。”

“像这样令人发指连畜牲也不如的行为,在中国大陆太多了。我不禁想起鲁迅的小说《狂人日记》,可鲁迅只是通过艺术想像来说明一个“人吃人的社会”,而21世纪的中国大陆,却是真正到了人吃人的时候了。难道这就是中国政府所标榜的“精神文明建设”?难道这就是建国五十多年的伟大成就?”

13亿人像一个火药桶,随时可能集体癔症大发作!

“且看作为公民就因为心理学有唯心的一面,就因为中国政府需要利用催眠术控制国人,所以中国大陆至今没有发展完善心理学。中国大陆有1,600万精神分裂患者,其中800万人是重度精神分裂(这是中国大陆的官方数字,已经被压缩到了最低线);而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存在心理障碍。有时候我看到街上汹涌的人群,想起这些数字都感到汹涌的人群可怕!”

“是的,别的国家也存在自杀者,也存在精神问题和心理问题。但物质越发达的社会,人们的心理问题越严重,这是一个社会现象。发达国家的心理医疗系统健全,社会中存在大量合格的心理医生,以满足不同阶层人们的治疗需要。可是中国大陆有几个合格的心理医生?许多会催眠术的人居然是在国家安全机关,而不是存在于社会医疗系统中。这就让中国13亿人像一个火药桶,随时可能集体癔症大发作!” 引自《中国已经进入疯狂的年代》

李扬襟怀坦荡、头脑清晰,用其坚韧的笔锋铿锵有力正中要害,让某些不光彩事、人无情的暴露在阳光下,原形毕现。在大陆公安这个被当局严密控制的国家机器中,李扬“反其道而行之”,的确令他们胆颤心惊。对李扬的非法绑架,无疑是中共对人民言论自由的打击和报复,另一方面是想借对他的严厉“惩罚”起到“以儆效尤”之功。

中共不亡 人民呐喊不止

多少年来中共一直把人民的声音称为“噪音”。把不符合他意愿的言论都说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不惜动用钜资封闭互联网,监控线民,又拿出他们惯用的看家本事-文字狱,胁迫、威逼手段恐吓线民、动用公检法强制手段非法绑架、判刑、迫害线民甚至送入精神病院。由此我们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专制集权下老共对中国人民言论自由的控制是何等荒唐、可笑,想以此淫威“封口”,遭到世人谴责。

几十年来,中共就是这样愚蠢、毫无悔改的、明目张胆的干着与人民为敌的勾当。这种与人性、与人类社会进步、自由民主和平、世界趋向大同背道而驰的愚昧腐朽制度人们怎么不唾弃它呢!你叫人民怎么为你唱赞歌?从共产制度在世界范围的土蹦瓦解就证明了这一点。

网路的兴起资讯社会的进步,国际互联网的日新月异,打开了人们的心扉,开阔了人民的眼界,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也给中国人民人民带来了民主自由人权的空气和资讯。几十年来封闭的僵化的、自欺欺人的、牵制人民思想的紧箍咒自动解体,让人民再回到那愚不可及的年代也不可能,历史的车轮怎能倒转呢?被压制多年的心声终于爆发出来了,渴望自由民主人权的人们,不失时机的借网路畅所欲言抒发情致,大胆者揭露时弊、抨击集权政体,劝戒、纳谏、嬉笑努骂皆成文章。好一片专制体制下的思想自由的乐土。尽管老共年看不得人民过自由、太平的日子,听不得人民真实、善意的呼声,但历史的发展、世界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自由平等人权已经成为普适价值,以人民为敌者必为人民所唾弃。

附:

国际新闻自由组织《记者无国界》10月26号发布新闻稿称,2004年度该组织对167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进行评估发现:排在名单首三位的是北欧国家--丹麦、芬兰、和冰岛;美国排名第22;香港排名第34,是亚洲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地区;台湾排在第60名,比去年进步一名;排在最后的是北朝鲜、古巴、和缅甸;中国大陆名列第162位元,倒数第6根据全球新闻工作者组成的《国际记者联盟》10月25的资料,在2003年中国大陆至少有23名记者和50名网路异见人士被关押在牢狱之中,他们都是为了争取民主,或者公开批评共产党滥权而入狱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