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宗正: 台共会谈的原则与立场


在中共即将大崩溃的前夕,我觉得有必要对台湾人民,提出若干建议。台湾人民,千万不要成为中共邪恶政权的背书者,否则有可能走向害人害己的命运,这点不可不谨慎。

从去年到今年3月底,海外的反共媒体,好不容易蓄积了强大的反共力量。在台湾329反并吞大游行时,这种反共的能量,已达到历史上的最高点;没想到这股力量,却被连宋两党访共,而破坏无遗。台湾人民不自觉地,成为中共一党专制政权的背书者,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兹回忆今年三月底的反共浪潮,例如,世界各地《九评共产党》座谈会、中共退党大潮、中国股市即将崩溃、中国经济即将崩溃、中共爆发四大银行贪污案、国家资金大流失、贪官大出逃、台湾329游行、欧洲武器延后解禁、中共党内严重斗争(江湖内斗)、中共军方蠢蠢欲动等。

连宋访问中国后,所有国际重大的公共议题,全都围绕在国共会谈上。连宋的访问,暂时转移了全世界反共的焦点,转移了欧洲武器延后解禁对中共的人道抵制意识,转移了《九评》文章对中共的持续杀伤力,转移了中共退党大潮的积极影响力,也转移了中国人民强烈要求民主化的呼声。连宋的访问,真是作孽!

当时,江泽民任用亲信黄丽满出任深圳市委书记,胡锦涛不满,于是借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等人,公开批评黄丽满。江派人员,不甘示弱,于3月27日下午,在深圳主要街道进行反日宣传,他们想借发动反日游行活动,准备伺机“炮打中央”;自此之后,逐渐演变成中国各大城市反日游行活动,胡锦涛只好被迫应付反日游行的棘手问题。接着,4月14日,江派军方人马,刘亚洲(中将)、彭光谦(少将)、刘鸿基(少将)、李 青(教授)、徐晓军(大校)、韩 诚(大校)、李效东(大校)、赵宗九(大校)、奚纪荣(大校)、方 敏(大校)等十位军中少壮派将领,发表声援游行示威的声明,这就是著名的“军方研讨会:欲人尊我,必先自尊,日本人为何对我猖狂?”。

根据中共上层内幕消息,江派对胡派不满,江派想借嫡系军人的力量,准备废胡自立。这就是江的嫡系将领刘亚洲(李先念的女婿),近期频频发表声明与文章的主要原因;如果刘氏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与强硬后台,他怎么敢公然批评中共执政当局?这就是所谓的“炮打中央”。中共上层的政治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已是处于一触即发的局面,许多局外人并不清楚。

3月30日,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如果国务院有关决策、措施出问题,而问题又没有及时发现、纠正,或问题的发生产生了严重危害、损失,我温家宝要承担,要负责,我会请辞,让贤给其他同志。”,这并不是普通的一句话,而是中共上层政治斗争的讯号。5月4日,温家宝到北大讲话,又当着江派爱将陈至立的面,批评他所负责的教育部门问题;此次,温氏算是象征性地回应了,刘亚洲之前对执政当局教育问题的不满。

没想到台湾329游行才刚结束,连宋便纷纷赴中国,无形当中,暂时缓和了胡锦涛的政治危机,延续了中共垂死的政权。连宋的中国之行,有效地转移了中共当前内部激烈的斗争;也使中共在329游行之后,面对国内外一片强大的反对声浪时,有了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所谓的两岸问题,应该是台湾与中国人民的关系,而不是台湾民主国家与中共一党专制政权的关系;中共并不能合法代表中国人民,因此将台湾政府与中共政权的关系,定位为两岸问题,这是不合理的看法。

我认为,为了尽快拯救中国大陆人民,也为了台湾人民永久的和平与幸福,台湾政府必须勇敢地站出来,与中共进行国际谈判;并且透过这场谈判,有效消灭中共的一党专制。在坚守自由民主信仰的立场上,台共会谈的原则,绝对不能违背自由民主价值的信仰。我认为台共会谈的原则,需有如下的坚持,否则台湾政府,便没有与中共会谈的合法性:

1、台湾政府必须明确质疑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台湾政府,是经由台湾人民普选出来的合法政府;中共政权,是未经中国人民普选出来的合法政府,因此,台湾政府有权要求中国,派由人民普选出来的政府,来代表中国与台湾谈判。

2、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台湾政府都不可以接受中共的“一中原则”:台湾政府应该有明确的一中定义,所谓的一中,就是“一个经由中国人民全面普选出来的中国政府,并不是中共;台湾是否属于这个中国政府,应该由台湾全体人民公投后决定”;中共所谓的一个中国,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它的一部分”。台湾政府,可以与中共谈判,但是绝对不能够接受中共定义的一中原则。

3、基于人道良心的原则,台湾政府必须对中共提出人权问题:中共用一党专政,绑架了中国人民。台湾人民,对于与绑架者的谈判,必须先考虑到被绑架者的自由、安全与权益问题,而不是先考虑台湾人民的利益问题;这是救人者、绑架者与被绑架者,三者的合理立场与关系,不可以随意错置。

4、基于人道正义的原则,台湾政府必须对中共提出废除一党专制的问题:现在的中国,就像房子失火一样,作为邻居者的台湾,有人道的责任去救火。所谓的火,就是中共的一党专制;所谓的救火,就是要求中共废除一党专制。如果台湾政府在谈判时,不能够明确地表达反共立场,并且提出要求中共废除一党专制的议题,那么对中国人民而言,无异于是见死不救的行为。

5、台湾政府必须对中共提出要求民主化的明确问题:所谓的民主化,包括如下的具体行动,例如,中国应以人权立国,实行多党政治、开放言论自由、尊重宗教与信仰的自由、推行民主宪政、采行三权分立、尊重人权、废除死刑、开放全民普选、要求军队国家化、容许各地区人民经由住民自决而独立成为国家、探讨未来成立邦联或联邦的组织等。

6、台共会谈的地点,绝对不可以在中国境内:中共擅长于,以媒体扭曲事实。只要台湾政府,踏上中国的土地,那么中共会用媒体的手段,将台共会谈,异化成为台湾投共之旅、降共之旅与拥共之旅,例如,连宋之旅,已被中共媒体,定义为“认同一中的统一之旅”。

7、台湾政府,应该要求中共撤掉对台的7百多颗飞弹:中共这7百多颗飞弹,对台湾安全是莫大的威胁,如果中共不先撤掉这些飞弹,则台湾政府有什么理由与中共坐下来会谈?

8、台湾政府,应该要求中共向中国人民道歉,并且补偿所有受害者的损失:1949年后,中共统治中国,导致超过8千万人死亡、屠杀六四人民、屠杀异族、迫害无数的人。中共对这些受害者,应该表达忏悔与道歉,并对他们给与应有的补偿。所谓的补偿,并不是赔偿;中共根本不可能赔偿所有死者的命与受害者的青春,只能尽力地补偿。

9、如果中共不接受上述8点要求,台湾政府必须号召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联手反共:台湾政府,应该以自由民主的价值,号召全世界人民反共。例如,否定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要求中共立即下台、各国立即与中共断交、各国停止与中共进行任何外交活动、各国停止对中共各种金融的贷款、驱逐中共在联合国代表中国的席位、对中共实施贸易制裁与石油禁运、取消中共承办奥运的资格、冻结中共在海外的产业与外汇存底资金等。台湾政府应该勇敢地向世界各国提出上述要求,直到中共接受人民的要求,废除一党专政与实行民主宪政为止。

10、台湾政府必须善用国际媒体的影响力,并且有效告诉中国人民,台湾人民的反共立场与坚持民主自由价值的信仰立场:台湾政府与中共谈判时,必须具有伟大的道德勇气与智慧,例如,可以采行诱敌深入的做法,然后透过国际媒体的压力,逼迫中共接受民主化;在这个谈判的过程当中,台湾政府绝对不可以轻易地妥协、退让或放弃立场,因为这是正义与邪恶的殊死战争。基于人道的关怀与正义,台湾政府没有权利胆怯或退缩,台湾与中国人民,必须同心协力,共同铲除中共的一党专制,并且将自由与民主的价值,推向全世界。

也许有人会说,对中共上述8点的要求,似乎强人所难。我认为,台湾与中共现在正处于殊死斗争的情况,据军方高层人员表示,“如果台湾独立,就算把台湾炸个寸草不生,也要拿回台湾的土地”;台湾人民应该警惕,中共在大崩溃前,也许会以发动台海战争的方式,来整肃其内部异己与延续其政权。

台湾政府与中共的国际谈判,并不是在营造两岸的和平气氛,也不是在缓和两岸的对立关系,更不是在帮助台湾制造偏安的条件,而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民主与专制绝对没有妥协的空间,就像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天使与魔鬼一样,永远没有共生共存的可能。

当连宋访问中国时,他们并没有善尽人道的责任,要求中国民主化,他们想要透过这趟访问,营造两岸和平的契机。他们错了,他们怎么可以对这个土匪政权与流氓政党,抱有任何的幻想?他们在不自觉当中,已经成为中共非法政权的背书者。

当他们在访问时,中国境内的报道,不断在强调,祖国统一、一个中国、反台独等思想。在电视镜头上,不断出现连宋与中共官员会谈的镜头,这种镜头,明白地指出,“连宋不再反共乐”、“连宋肯定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连宋不反对中共的一党专制”、“连宋不反对接受以中共一党专制为形态的一个中国”等。

在《九评共产党》文章风潮与中共党员大退党的现在,竟然有连宋这样的人,完全忽视中共的邪恶与暴行,主动赴中国与中共会谈。他们的行为,不仅出卖了政党的灵魂,也出卖了泛蓝反共的责任;他们的做法,不仅出卖了台湾人的良心,也出卖了中国人殷切期盼自由与民主的心情。连宋的言论,让中国人民普遍产生一个错觉,国民党不反共了、台湾不反共了、世界也不反共了,他们的做法,实在令人寒心。

连战在西安扫墓时,没想到中国境内的电视镜头,不断地播出,连战与国民党一行人,全部趴在地上下跪的动作;连战及家人跪也就罢了,为何国民党众多的随行者,也跟着跪?难道他们不觉得有问题吗?

这个跪的仪式与程序,完全是中共刻意的安排。此外,所有连战所发表的言论,全都被中共媒体,以各种巧妙的断章取义手段,扭曲成台湾人拥护中共政权与接受一中的意见。现在宋楚瑜与亲民党一行人还在中国访问,很快地也可以看到他们那些下跪的镜头;宋氏也难摆脱,如连氏言论被中共媒体断章取义的命运。

连宋在中国的所有的个人言论,都被扭曲成为台湾人民的主流意见;让中国人以为,台湾人民的主流意见,就是拥护中共政权与接受一中的意见。这些被扭曲后的意见,再加上连宋两人鞠躬、哈腰、握手、招手、微笑与下跪等镜头之后,台湾坚定的反共立场,到底还有多少?

宋楚瑜一行人访问中国前,亲民党曾强调,宋氏去大陆洽谈两岸定位问题,不会超过“胡四点”与“扁宋会”十项共识,他也会提到“宪法一中”与“九二共识”等。然而,5月5日宋氏在西安机场演讲时,却明确表示,亲民党认为,“台独”不是台湾的选项,亲民党不但反对台独、反对两个中国、反对一中一台、更反对两国论。

宋氏有什么资格,谈“台独”不是台湾的选项?这个议题,必须经过台湾全民公投后,才能决定;宋氏怎么能以台湾人民的身份,对中国人民,说出这样的话?那岂不是百分之百卖台的行为?

既然宋氏提到“宪法一中”,他为什么不大胆地告诉中国人,所谓的“宪法一中”,就是一个中华民国,其中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没有中共一党专政的条例?

宋氏提出“三个解”与“三个共”,即两岸中国人能够“了解、谅解、和解”与建立“共识、共生、共荣”。宋氏搞不清楚两岸冲突的核心问题,不是两岸人民的对立,而是中共的一党专制;在中共尚未取消一党专制之前,台湾人民怎么可能与中共,谈建立“三个解”与“三个共”?难道天使能与魔鬼和解吗?难道正义能与邪恶共生吗?

宋氏还说,只要心灵相通,一通百通。宋氏实在不了解,台湾与中国人民,没有所谓通不通的问题;两边的人民,都向往自由、平等、民主与幸福;两边的人民,都痛恨国民党与共产党一党专制,如果宋氏要谈心灵相通,那么就先谈国民党忏悔与消灭中共一党专制吧!

连宋访问之行,中共送台湾人民三份大礼,即赠送熊猫、对台湾农业零关税、开放中国人民赴台旅游。然而,这三份实质微薄的礼物,却是部分泛蓝者出卖台湾人良心与道义的代价,实在令人汗颜,我不知道台湾人民,在接受这些礼物之前,要如何面对中国那些超过8千万死难者?那些六四被屠杀的人民?那些国民党逃亡时,遗留在中国大陆,而被中共迫害的眷属与公务员?那些大多数贫穷与苦难的中国人?那些被中共欺负的台商?还有,那些为台湾争取自由与民主,而勇敢牺牲的先烈?

连宋的中国访问之行,已成为为中共一党专制背书的行为,希望台湾的政府,千万不要像他们一样,成为卖台与卖中的罪人。


2005-5-8

(欢迎浏览作者网站:www.worldsloves.com)(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