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权力斗争起波澜 胡温与上海帮攻防升温

2005-10-04 17:11 作者: (大陆)诸葛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随着十月举行五中全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也随着中国社会的不稳定迹象越来越严重,围绕有关五中全会制定“十一五”发展路线的政策之争已白热化。一个阵营,集合着邓小平、江泽民时代的既得利益者,拉“改革”大旗作虎皮,另一阵营,则是那些要藉所谓胡温“新政”谋取新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野心家,亮出“和谐”新招牌……

自从江泽民一年前交出军权回家养老、胡锦涛全面接掌党政军最高职务之后,北京的权力斗争似乎沉寂了一段时光。这是不是说,在小胡的柔软身段和雷霆手段双重作用下,中共高层已经没有了什么明显的杂音,大家都乖乖地团结在以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周围,一心一意搞建设了呢?我们局外人,不好妄测。但是,单看最近的发展,似乎局面并非这么平和。中南海小气候,虽非狂风暴雨,却好像也不是云淡风清。老夫日日奔走生计之余,也结识了三两皇家近宦,他们有意无意之中透露的情况,是否确实,老夫无法判断,权当小道消息应该也有参考价值。加之多年受党教育,关心国家大事,每日必看新闻联播,每日必读人民日报,看着看着,读着读着,就瞧出一些心得来。试着以下与读者分享之。

江泽民祝寿,温家宝受压

今年八月十七日,是江泽民七十九周岁诞辰。按中国旧俗,这就是庆祝八十大寿的正日子。偏偏,这又是他老人家退休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他老爷子是何等人物,早就准备藉这个机会观察一下,要看我江泽民之后是人走茶凉,还是虎威犹在(他老人家属虎的)。一旦有了结论,是否要采取点儿什么举措,那就外人所能与知了。

嫡系的上海帮或江家军,不会等到八月十七日上午才携礼登门。早早地,他们已经拜访过了上海昌平路那座新宅子。自然,到了正日他们还会再次前来拜寿,那是后话。且说江氏嫡系见了老头子,当然要议论国家大事。谈了什么,老夫没听说,也不想去打听 ─ 免得无意间涉足国家机密。接下来的事情,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这另外一个故事也话分两头。一头是,就在八月十七日前后,网上忽然出现一个消息:胡绵涛准备派遣亲信刘延东,取代老江嫡系陈良宇出任上海市委书记;甚至上海市长也不能要前朝的韩正,据说已经选好了备胎戴相龙,消息来源,好像是英国媒体,包括路透社驻京记者和泰晤士报相关报道。这件事情,我们后面细谈。故事的另一头,则围绕当今权相温家宝。说他是权相,因为温上任以来自以“周恩来第二”期许 ─ 试问当今中国政治中,哪任总理能比周恩来更为人脉深厚、羽翼丰满、公关到家、大权在握?温家宝虽然目前远远没有当年周的权力基础,但也已经显示了一些铁腕作风,特别是在推行宏观经济调整的过程中。至于上海在宏观经济调整中的态度,那是路人皆知,恐怕是与温总理的态度不大合拍。陈良宇早在七月就登门为江老爷子“暖寿”,两人当时如果不谈上海的经济发展,
那是不符合本党当今“一心一意谋发展”的总路线的。谈的时候,陈良宇如果不对温家宝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提出异议,那也是不符合本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一贯宗旨的。

是不是有关联,我们不知道,反正,八月间,温家宝的日子不大好过,先是有关医疗改革失败的批评矛头,直接指向了温。好像也是路透社,为此发过一篇报道,说温在权力斗争中受到压力,虽然温的地位还不至于有什么问题,很不寻常地,温家宝把自己多年前的一封信,而且是手迹,拿到了光明日报去发表。字写得不丑,甚至可以说有些功夫,应该会让知识分子们欣赏;内容更是不俗,谈的是明末清初的激进思想家黄宗羲 ─ 究竟为什么,这个时候,温家宝想起来要来这一手?读者不妨各自详玩。我要插句嘴的是:温家宝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和手法,像极了周恩来。你说是重视也好,你说是爱护也好,你说是尊敬也好,你说是善于利用也好,意思其实也差不多。以我多年观察国家大事的心得,应该说,周恩来这一做法,的确让他得益匪浅。老毛身后,主要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和想造反的人这样两个南辕北辙的群体说他好,显然代表了老毛的两个极端:既是造反的山大王,也是专制的土皇帝。刘少奇身后,平巨归平反,却没有什么人替他歌功颂德,一个原因恐怕就是他仅仅代表官僚集团,而官僚们是只说现任上司好话的。周恩来声誉满人间,奥妙之一就是那些文艺、体育、教育、文化界的名人们为他说话。这些人又会写文章,民间知名度又高,不知道三四的老百姓还不尽信他们的?温家宝师法周恩来,但小有变通,目前主要是在教育界(而不是或尚非文艺界),包括知名教授和昔通大学生身上,下这样的功夫。随着中国人教育水平普遍提高了一些,艺人的地位应该是越来越比不上教授们了,虽则这个民族千年来重视戏子的传统应该还会在现代化的好莱坞包装下继续下去。温的这种调整,也见出了他作为一个政治家的眼光和用心。

“改革”与“和谐”的路线之争

回头看人民日报:八月十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八月二十四日,温家宝总理再次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了“深化改革”,并强调宏观调控和防止盲目扩张。每篇报道都是大套话,但恐怕也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综合起来,老夫的解读是:温的经济调控措施激起了地方的不满,特别是触及了上海的地方利益:这些势力试图利用一些例如医疗改革等方面的问题来让温感受一些压力,让温知难而退,有所让步。研究农村合作医疗,这明摆着是回应有关医疗制度改革失败的批评。发表信件.可以看作是温的一个反击动作,要打“民意牌”、“改革牌”,向施压的势力表示他强硬的一面。而另一面呢,温家宝实际上却在做出让步。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原因是,施压的势力私下指责胡温背弃邓的经济改革,而温强调改革.就是要显示他和他们想法没有很大区别;另一个原因是,在一段时间的相对沉寂之后,再来谈宏观调控,应该意味着在这方面有了一些新的政策,所谓防止“盲目”扩张,即意味着并非盲目的扩张是可以接受的。

宏观调控问题这么重要,还不仅因为它涉及上海的地方利益,尤其因为,这关乎五中全会的主要议程,更关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基本路线。随着十月举行五中全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也随着中国社会的不稳定迹象越来越严重,围绕有关五中全会制定“十一五”发展路线的政策之手,看来大有白热化的迹象。一个阵营,集合着邓小平、江泽民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另一个阵营,则是那些要藉所谓胡温“新政”谋取新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野心家。基本上,前者强调“改革”就因为“改革”就意味着邓江时代路线与政策的连续性,“改革”就意味着继续由他们主导来完成对于国民资产的瓜分,“改革”就意味着他们可以持续扩大不受共产党原有体制的束缚的那种政治经济利益空闲。而后者则提出“和谐”,就意味着原有的既的利益者你要分出一些空闲、职位和利益与我这帮新进者“和谐”相处,
所谓“和谐”就意味着我们要修补一下这个体制以便让它平稳运转,所谓“和谐”更意味着不要搞出乱子来 ─ 搞出乱子来,胡温之一恐怕就要鞠躬下台;不要搞出乱子来,因此也就是胡温保持并巩固权位的最为根本的前提。

不过,对胡与温,恐怕也还要有所区分。不是我们老百姓、局外人去区分,而是他们在政坛的对手看来已经对他们采取了一些区分对待。不错,目前施压的矛头是对准温,但是,看深一层,似乎这个打温举措也是拉温动作。一面施压,一面还要放风说你的位子不会有问题,这样温柔的斗争方式,是中共政治进步了的缘故吗?也许是,但老夫宁愿不这么天真,试想,搞掉胡温哪一个,都是一场政治大地震;反正震一场,在付出同栋代价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去拿那个三号位置而下是一号位置呢?你让步、妥协、合作,那当然好,我们制约一号“如果不可能拿掉他” 的力量,不是立马壮大了吗?

兵家必争:从西藏到上海

这样听来,似乎胡锦涛地位还不那么稳固,事实上,完全没有这么严重。出现这种落差,原因在于鲁迅所看透的那个中国道理:你要开个窗户,必要拿出拆掉房子的架势。一年以来,小胡已经连连得手,包括最近的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届龄退休,小胡也见缝插针地塞上一个蔡武。蔡是具有甘肃与团中央双重胡锦涛背景的人物,赵启正则是江泽民老部下,当年曾庆红任上海市委组织部长时的得力副手。这一上一下,多大的加减出入?还不去说再早几天小胡藉机把自己当团中央书记时的同事张宝顺一把提成山西省委书记,在山西没给老江留下一根根苗。晓是如此,小胡尚不罢休,干脆矛头直指上海。就在老江八十大寿的时候,
扬言要拿掉陈良宇,不仅一点面子不给,简直就是要在人家贺寿之际捣掉人家的老巢。老江的人马,本来就被小胡给他连拉带打地弄得七零八落、分化瓦解,现在眼看连上海也要守不住了,那还不绝地还击、垂死挣扎?

这一挣扎,就好像要翻天的样子了。不过,上海帮毕竟早过了辉煌中天的时代,事实上连守势也守得蛮辛苦的了。七八月间老江一番打气动员,这才稍有振作,连连采取了几个动作。动作之一,是在广东,面对梅州兴宁煤矿的重大灾难事故,具有一些团派背景、与小胡关系较为密切,而且出身梅州的省长黄华华,顿时备受压力,事情已经不堪到了这个地步:正在人们议论广东省级高官谁该为梅州矿难下台的时候,网上甚至传出谣言,说黄的亲属“黄四太保”武装贩毒,并与警察形成流血冲突。无论消息真假,一定是有心人放的。

动作之二,是向小胡的固有势力范围内伸手,比如新疆。当年十六大,小胡煞费心思,出一支奇兵,把共青团老部下、新疆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成功推进政治局,在高层多了宝贵的一票。前不久,小胡又把一个有团派背景的聂卫国从重庆调到新疆,出任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把手并兼任区党委副书记,不仅压住了兵团内部向来坐大的上海势力,而且强化了对于新疆权力的总体掌控。可是,不料兵团就在这时出现了严重骚乱。有人显然抓住了这个机会,不属于胡锦涛的手于是伸进了新疆。据人民日报报道,黄菊、曾庆红,两位政治局常委,在八月间前后脚考察新疆。没有报道的,据说还有上海帮在国务院的大管家华建敏,也在此之前另有新疆之行。王乐泉急急赴京会商,开会的时候当然是讨论骚乱问题和民族问题,个别拜见胡锦涛的时候恐怕就谈的还要更深入一些了。结论之一,是继续加强当地领导力量,小胡病急乱抓药,临时把个现任团中央书记的胡伟送了过去。

不仅新疆,而且西藏-- 这可是胡锦涛的老巢,相当于江泽民的上海。八月份是西藏自治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中央去了规模庞大的代表团。这当然也是给小胡面子。可是,奇怪的是,带队的人物,多是具有浓厚亲江色彩的。贾庆林是全国政协主席,分管民族事务,理应一行” 可是,也可以更加重视一些,由温家宝亲自去一趟拉萨呀。周永康、梁光烈,都是掌握刀把子的人物,与热烈的庆贺氛围之间颇有令人捉摸不透的联系。这么多老江亲信来到拉萨,难道他们其实都已经归顺了小胡,要藉机向新主献媚?

就算他们另有所图,就像黄菊、曾庆红的新疆之行,毕竟不过是“游兵”,顶多骚扰一下小胡那已经层层坐地人马把守的老地盘。自己的老地盘呢?人家可是准备连窝端掉它了。于是,还有动作之三 --看起来这是最不着边际的动作,其实恐怕却是最要害的动作。八月下旬,现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江绵恒,出马兼任中国科学院片上海分院院长。为此不寻常安排,中科院院长路甬祥还专门出面,画蛇添足地解释了一句什么。网上有人讽刺小江不够资格出任上海分院院长,我看这是不得要领” 人家连国家科学院副院长都当的,要说应该说那个。以国家科学院副院长之身前来上海兼职,听路甬祥的口气,本来就是屈尊嘛。屈尊为何呢?毕竟也是前朝太子,总不能老让人家屈尊吧。所以,一旦上海市的领导班子调整,请江绵恒同志进入市委常委,最好出任副书记,那是顺理成章的。按级别,人家早已经是副部级,当了上海市委副书记也并没有提拔,没有得到好处;好处是上海市得到了,因为“加强了领导班子”嘛,是啊,上海是中国的科学技术中心,应该有个懂得科学技术的人成为市委领导。当年徐匡迪不就干得很好嘛?于是乎,再过一年半载,以其年龄优势、学历优势、知识结构优势,江绵恒某一日忽被宣布为上海市副市长、代理市长,然后市人大上顺利转正,子承父业,出任上海市长,读过了本文的你难道还会为此惊讶吗?

(动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