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缉拿盗贼猖獗 善教化贼盗自消


世界上的事情好多不尽人意,有时甚至事与愿违,究其原因,并非完全由于当事人不尽力,而是由于没有找到根本原因,不能顺其自然。想上古之世,洪水滔天,尧责令鲧治水,鲧采用堵的办法,一时会起到一点作用,但最终不但没有治住洪水,而且洪水愈加泛滥。鲧的儿子禹受命接替鲧治水,他一改其父的做法,采用疏导的办法,从根本上治理了水患,使得中华民族在黄河与长江所哺育的这块土地上安居乐业。

古人在治理国家上都注重教化百姓崇尚道德、讲信义,因为那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心的问题,使人心向善,那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保证。

史书记载,晋国重耳颠沛流离19年,成为晋国国君后奖赏功臣时说:“上赏赏德,教导我以仁义者受上赏;其次赏才,辅我以智谋,使我不受辱于诸侯者,受次赏;再其次赏功。”

晋楚城濮之战后,晋文公论功行赏时以狐偃属头功。先轸次之。诸将说:“城濮的战争,是先轸的计谋。”文公说:“城濮之战,狐偃劝我‘应该避楚(退避三舍),不要失信。’先轸说:‘应该与楚国交战,不要失去战机。’我听了先轸的话取胜了。但战争的胜利只是利于一时的功绩,而全信则是千秋万代的功业,怎么能使一时的功绩超过万代的功业呢?”

是故魏怔对唐太宗说:“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东周列国志》和《列子》都记载了晋国禁盗教人以德的故事。春秋时期晋景公时代,由于连年欠收,晋国严重饥荒。盗贼四起,闹得人心惶惶,国无宁日,国君很忧虑。大臣荀荀林父下令寻访国中能够抓盗贼的人。最后找到一个人,叫郤雍。他的眼光很厉害,光看相貌就能辨别谁是否是强盗。他带领人经常巡游市井之中,每当指出一个人是盗贼,就使人抓捕审问,果然真是盗贼。荀荀林父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郤雍说:“我观察他们眉睫之间,见市中物品有贪色,见市中之人有愧色,见到我有惧色,由此推断这样的就是盗贼。”郤雍每日能抓盗贼数十人,一时间,社会治安是好了一些。那些强盗十分害怕郤雍,对他恨得要死。但奇怪的是盗贼越抓越多。

大夫羊舌职对荀荀林父曰:“元帅任命郤雍抓盗贼,盗贼没有尽获,而郤雍的死期快要到了。”荀林父吃惊的问:“为什么呢?”羊舌职说:“谚语说,‘能看到深渊中的鱼的人不祥,能够料到他人隐私的人会有祸殃。’依赖郤雍一人之察,不可能尽抓群盗,而合群盗的力量,反可以制郤雍于死地,他不死才怪呢!” 没过多久,盗贼们在一起商议说:“我们之所以遭到官府追杀,就是因为有了郤雍这个人,如果我们把他杀了,不就平安无事了吗。”几天后,郤雍偶行郊外,群盗数十人,一起攻击,杀死了郤雍,割下他的头跑掉了。

羊舌职的话传到了晋景公那里,晋景公召见羊舌职问道:“你所预料郤雍抓盗贼的事情一点也不错,然而怎样才能治理盗贼呢?”羊舌职回答说:“以智御智,就象用石头压草,草必然从缝隙中生长;以暴禁暴,就象用石击石,两块石头都会碎掉。故治理盗贼的方法,在于善化其心,使知廉耻,并不是以大量抓捕盗贼为政绩!请您选择国中道德高尚的人,给予荣誉,并使之教化百姓,有不良行为的渐渐就会自然转化,区区盗贼何须多虑呢?”景公又问道:“当今晋国,谁是道德最高尚的人呢,请你说说看。”羊舌职说:“没有超过士会的。士会的为人,言出有信,行依于义,温和而不谄媚,廉洁而不清高,正直而不亢,威而不猛,您应该重用他。”

士会将缉盗条例,尽行削除,专以教化劝民为善,渐渐人们重道德,讲信义,知廉耻,循礼仪,民风向善。有些劣行不改的人都逃到秦国去了,晋国无一盗贼,国家大治。

由此可见,采用堵及高压禁止的办法,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鲧治水的事例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同样,类似做法也不能根治盗贼。教人以德,使人心向善,从根本上改变人心,才能治本。就象一个外科医生,医术再高明,也只能割除有病的部位,治标而不能治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