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独裁集团迎新除旧的病毒

2006-01-01 21:03 作者: 万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发表完陋文《压善宽恶,中共迎新年最后的疯狂》的一夜之后,愤然发现又惨遭“洗脑”。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并不足惜,而且也不是头一次,在每篇文章的背后,笔者都可感觉到无形的手试图阻止本人上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有些心疼日积月累的资料,况且主要由独裁集团体制内的无意提供,现在恐怕是“已过了此间村,再无彼家店”。为悼别2005年,本打算给原材料出口者写篇岁尾致谢文,未料他们越俎代庖,替笔者送旧迎新,尽力表演黔驴技穷的最后疯狂。

2005年简直不堪回首,就个人来说,提前不告而别未尝不是件幸事。过去一直为他人奔走呼号,一时忽略了尽管远渡重洋也无法躲避专制阴爪的现实。确实有必要感谢中共的提醒。对那些自以为置身度外的海外同胞和出于无奈希望逃离浑浑噩噩的专制社会的众多国人,这或许也是一个警讯,生活在自由国家的人们对民主国家的执政者的讥讽嘲笑已习以为常,惟独对母国的独裁者保持沉默不语,专制的阴影伴随华人隐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让我们随时可能感受到它的威胁,外国政客对中共崛起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没有政治民主化,中共军事日益强大的确无法使人安稳,尤其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因为我等才是专制直接受害者。

笔者以往诸文常引用古训,尤喜推荀子,这只是想说,即使撇开民主,中共的统治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专制之一。荀子曰“辩则尽故”,笔者比照以往历史和当前的奇闻苦难,在业余时间曾提出几点尚待争议的看法,比方说“神六升天”与GDP大跃进的今天和“两弹一星”加“"大跃进”时代几曾相似等。原期待理性的指点,“见闻之不众,议论之卑而”,学识浅薄的在下定为受益匪浅而感激。可伶中共可收买两百文痞重温马克思主义的昔日黄昏,而仅豢养到寥寥无几的御用文人为独裁者辩,只好施展见不得光的勾当,足见专制江郎才尽,民心一去不复返。

对待海外人士,中共还只敢暗箭伤人,但对付国内凭勇气说真话的同仁,则又是赤裸裸的暴力恐怖行动。12月29日封杀广开言路的《百姓》,同时派人进驻颇开明的《新京报》,强行撤换此报卓有成效的管理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企图加紧控制已覆水难收的媒体,画虎不成反类犬,中共惊弓之鸟的心态却表露无遗。疯狂之徒,若无人理会,进或忍辱受之,绝对不可能怀疑自己的荒谬行径。《新京报》记者不畏强权的罢工,首开中共专制下之先河,但愿会成为独裁体制内的一无形弹,震醒更多的国民。 新年伊始,中国需要新的开端。

12月30日于巴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