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连:摧毁中共脑克隆(上) --跳出党文化,敲碎克隆脑


引言

中共近半个多世纪的红色统治天幕上现今被强有力的拉开了一扇天窗,一颗小小新唐人卫星24小时不间断不锁码的播撒甘露之声,其中大量正本清源的各色电视节目恰如净水灌顶,“我怎么不知道呀?”,“这是真的吗?”,国人的心智受到强烈冲击的同时,大量官场上的头头脑脑也是新鲜好奇,这些人可能三五成群的围着看,可是很多人脑子里转的不是对在党性下的人格分裂与人性扭曲的思考及对真相正理的渴望,而是像在烽火台上察看“敌情”,用党文化思维模式研究起“敌对势力”的种种动向。

人决定行为的是大脑,脑子要是转不过来弯就很可怜,即使光明涌近黑笼,笼里习惯了长期黑暗的人们还会骂骂列列的说刺眼。

奇冤大苦 精神克隆 人活非己

人问:什么样的苦最苦?

天示:“活得不是你自己”乃苦之最也。

更可悲的是身在这样的“活非己”的苦中,却感觉“己在活”的假乐,苦不知其苦,不仅白活而且白苦。用千年难得的人身为中共党文化附体换魂作见证,真是奇冤大苦,许许多多的中国人有的已经走完,有的正在走这样的假乐真悲的人生路。

信仰宗教的人都知道脱离苦海,回归天堂的正理,这是上天留给人的参悟之理,不明白也不为怪,真真实实把人做明白,走过真正人的一生也算是有福了。

可悲当今的国人就连这等人福也消受不了,偏偏撞上红鬼,一个大魔箍匡在头上,随被精神克隆换脑,生命的要素被党文化恶意重组。党文化作为主体生命形式压附在原生命之上,全面掌控脑思心想,人的生命精神的本性被强烈压制,越来越弱直到主意志昏迷不醒,而党文化一套弯绕观念却在克隆体中无忌的狂舞与张扬。

中共在克隆脑里续命

什么是党文化?表面上讲就是为了中共统治、生存、延续而特制的一套骗人观念与思维模式。党文化控制人的核心表现是,无论中共怎么作恶,党文化总是想尽一切给中共争取生存的时间与空间,尽最大限度的保留中共,为其开脱,并把这样的理念晶片植入你的大脑,反过来压制生命主体理智思维。

其实不是中共有什么本事,犯下弥天大恶而不速亡,而是中国人被精神克隆的大脑死抱着中共不放。党文化使得中共不仅在现实的空间以邪党的形式表现,而且还活在被党文化克隆了的一个个的大脑里,中共最真实的存在是在国人的脑子里,党文化为它在那里挖掘了最后的也是最顽固的地堡。这后一种存在方式根本支撑着中共现实生活空间的存在,说中国人真的就是在养活着这样一个邪灵附体千真万确。

早期解体的共产体系都是在党文化控制这一环节上大大逊色于邪恶中共主体,中共能苦撑到最后此时,和其苦心经营党文化直接相关。

摧毁中共在人类史上最大的精神脑克隆工程

如此看来,解决人这一层面的苏醒,党文化是根本问题所在。中共在人类历史上完成了最大的人脑克隆工程,要救下这层生命,就是一场更加壮观的反向分离净化过程,加之中共把被其精神克隆的人群当成他的嗜血的养料源而死不放手,故而这场精神的净化工程就直接成为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激烈最壮观的正邪大战。

小小一层附着在中国人体之上的党文化邪质,惊动了全宇宙的正反生命,人间的正邪大战又成为了宇宙生命的未来选择之战。什么留下来,什么清除掉,都在这场大净化中凿定。

天灭中共,就是灭这层党文化外衣,天救众生,就是协助人从党文化中分离。无论“九评”,还是退党,都是人间这次超级复脑手术工程的技术精要与助化良剂,天赐于人解药,慈悲为怀,但是命运的最终还是取决人的自我选择,选择克隆人,还是选择人,有能悟清醒者,也必有迷失丧命之人。

党文化如何精神克隆国人脑

党文化演绎至今,其使命经过了不断的调整。目前其最主要的使命就是从人民的头脑中开辟续命的生存空间,为此就要打乱人的正常思维。

中共的党文化在这两点上下了大气力,一是使人全面放弃用道德思考的能力;二是推崇用极度物质化的功利得失来做为是非的标准判断。前者使人失去信仰成为精神弱智,倒空身体,给党文化爬进去主宰操控;后者利用现代社会的物质化取向,使人唯利是图,完全以自我为中心,患得患失,难以作为。

党文化下了这等邪猛之药后,人真的就不容易苏醒,再无聚合之力可言,散沙一片,做党奴成为苟且之路,恶党也就从中获取延续力。

当今的国人对关系中共得失的典型话题的论调,就像查阅字典般的解读一致。他们也确实被安装了个查找表,翻开诸如杀人、谎言、贪污、西方、美国、法轮功等名项,查出的就是一套既定的党文化的注解。

网文“回归正常的思维”就列举这些现象,比如:

明明被共产党迫害了,一旦平反,就又对其感恩戴德;
一说共产党整好人,有些人就讲 “我要是共产党也得这么干”;
一提人权,就说是“搞政治”;
西方有人一批评中共,就说是“反华势力”;
揭露中共的问题,有人就说其它国家也有类似问题;
海外华人抗议中共的暴行,就被认为是不爱国,是抹黑;
听说了中共出卖大量领土,反而去给卖国的找台阶;
听中央电视台一年365天的灌输觉得很自然,收到几个揭露中共恶行的电话、邮件,或者几十分钟的真相插播,就认为是在干扰了“正常”生活;
对于一个行凶的犯人,人们要追根究底,绳之以法,而面对共产党在历史上罄竹难书的罪恶,人们却总是原谅之后又对它充满幻想;

结果你一定可以发现这样的怪象,网络评论人士称为“国+ 家分裂症”。谈与个人和家有关的人生话题,品头论足、五花八门、什么观点都有,倒也正常。可是一旦触及中共国与其党的恶行,立即就成为黑白片单调,就会不自觉的动用“党文化”的思维模式,顺从和维护“党”所要的利益。

夸张一点的试验是,在来到西方旅游的人群中随机捕捉某位中国人的国事言谈,很大程度就代表了百万、千万人、千千万人的思维模式,他们使用相同的句式,转折,质问和词调,一样的比喻。为什么此时人都像从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除了被党文化克隆,谁又能把人本就复杂多变的思维,规范成如此简单的几个线条,而且宣说者自我感觉就像是他身上的肉一样,这想法是属于他的思考,他的专利。

其实他就是中共的典型克隆产品,根本不用思考,党文化在脑中自动滤波,迅速形成文字“逼”你使用,形成本能反射,只有这种在启动人的理性思考之前的超前党文化条件反射,才会有出现如此广大的背书现象。

医学上没敢冒进制造的克隆人,在中共的精神脑体系中早就完成,殖入几多党文化的精神芯片,成千上万的嘴就抑制不住的成为了中共的小喇叭,大脑成为了中共的活性存储器盘,中共的伺服器的罪恶悄然转嫁给人民承担。

这就是国人看不见的奇冤大苦,活成了党文化一族,走了克隆人生路。

“脑克隆”成为中共的最大“贡献”

天都在鸣不平,降《九评》灭邪,明白人见了都着急,劝“三退”脱离。若不能和中共断网,一旦中共的伺服器永远死机,与它附连的生命储器盘也就成了废品。

被克隆的人没有了自己的大脑,说话思维都是跟着党箍转。这种脑克隆现象非常可怕,克隆面之广从国内到国外,从小到大,克隆脑沟槽之深,千人一律。比如一旦触及其党邪暴事件,党文化程序立即自动被调用,国人思维论调惊人一致。不用学不用记,男女老幼,高矮胖瘦,上至达官,下到农妇,横扩海外,各个抛撒自如,从未串通,却众口一词。

这种有限的几条思维论调,被无限的人形群体,超越时空的随时随地的活用,给中共做按摩、安抚、维护、解套,这不能不说是件怪异奇事,超出一般宣传教育的功效,完完全全是80多年中共用党文化对中华民族的行脑克隆浩大工程的“杰作”,这上亿的名牌产品,自然为中共夸耀为中华人所做的最大“贡献”,就是活生生剥夺了中国人纯净做人的权力,使你在无知觉中“活得已不是自己”。

更为悲惨的是,这样的毒脑工程随处可染,胜过禽流非典。克隆手术很多是长期的不知觉中分阶段完成,且人在中共宣传媒体前的感染效率最高。也有短平快的事例,一些对中共尚有清醒认识的中西海外人等一旦被中共弄到它的圈子几日游访,回来就变了脸相与腔调。这些被中共重点大强度短时间克隆了的人脑,再用其克隆思维评论邪党人事,无论再嬉笑怒骂,与中共的邪魂不再有丝毫伤及,“小骂帮大忙”,在它的党文化的克隆空间中跳舞,只能活跃气氛,因为台词都是中共党文化观念导好借你的嘴宣说而已。

敲碎自身“克隆脑”正是时机

在那样的庞大族群的环境中,左右相顾,人人如此,互相攀依,见怪不怪,如厕长呆就变得闻不知臭了,昏夜长黑瞳孔也就适应性放大。然确有一些依然持戒,独立人脑思维的人性者,却反成了社会的异类。

苦中不知其苦的中国同胞,可知人类正面临着历史巨变。天赐良机,机遇公平,是人就有选择未来之福,然而对中国人而言,克隆脑的党文化思维自生屏障,挡眼遮目,实已成为中国人安享天恩的最大障碍。

这个国人头戴的精神箍就像金箍咒所控物,不同的是自念自伤。党文化的邪调自己越念,箍就越紧,控制越深。

然而你头戴魔箍,如何能受天恩,国人若为自己求公平机缘,赢回自己的魂魄与未来,就只有跳出这个党文化。要想取箍也不难,持正心,正信,再识其邪,不念它的“党经”,克隆脑箍自脱。

敲碎自我的克隆脑,现在正是时机,借天象大潮之势,历史变更之力,读传《九评》,念及、箍解、脑平,四两拨千斤,外加退党一身轻。

试析几条党文化的邪调

下面试析几条党文化发作时必唱的民用最广的调门。愿助有心人一臂之力,解“非人”之大苦难。

一,模糊伎俩 藐视生命

中共杀人从未停止,暴力是其本性,它一面镇压异议,一面唤醒维持你对中共的恐惧记忆,条件反射的人群最终学会自律。所以中共杀人,喜欢你只看不说,埋记心里为最佳。

当然社会道义的声音依然是有,其杀人事实与本性被敢言的海外媒体及时揭露,此时党文化的对策就是搞模糊。例如,揭露广州当局在善尾枪杀村民,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残酷致死案例,得到党文化的立即回应是:

“哪个国家不杀人”,“美国不是在伊拉克杀人嘛”,“文革杀人更多,你怎么不关心了”。

党文化有一个最大特征就是不作道德表态,它侧重的是杀人这件事本身,而不关心在道义上的对与否。因为一旦生命作了鲜明的道德态度的声明,首先对中共杀人在道德上决然否定,就像一座高山一下就把党文化压制于下,党文化的发作空间就被大大限制了。

壳隆脑的特征是对中共无论多残酷震惊的事情都不情愿表态,就是避开道德态度问题,或打个马虎,刚说“杀人当然是不好了”,就紧接着给中共杀人开始辩护“但是怎样如何……”,他的重心永远是后面的开脱。

人的正统文化理应就是珍视生命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的宗教文化都是如此。可是中共党文化就是相反,它克隆给你的是一贯的藐视生命的观念思维。

在对待中共杀人问题上,党文化往往采取两种方式来模糊:

(一)把道德问题数字化,把杀人游戏化。

拿来数字,找个杀人多的来模糊杀人少的,似乎杀的少的还手下留情了,有进步了。回避杀人本身的道德犯罪的严重性,而是用数量多少把杀人淡化。甚至用过去的罪恶来比较现在的罪恶,在罪恶中比轻重,在不道德中维护不道德。就像这种拿它过去杀人来模糊现在的杀人,党文化就到了这样非人性的地步,如果是外星人,把人当兽看待也可以理解,可是在人类空间,也是如此毫无羞耻的谈及,可见中共党文化的对人脑的克隆,实质把人异化为非人的邪灵一族。有时党文化就更名目张胆的宣称:“中国人太多了,死几个算什么,或是谁叫是中国人”,足见党文化的反人性的本质。

我们知道中共是邪恶之源只要存在就会永远杀人下去,我们不期望中共会停止行恶,但是人体生命对此不能没有鲜明的道德态度,在道义上坚决的否定中共的暴力,其实就是限制中共,使其逐渐失去了行恶的脑空间。全世界的人都无条件的否定它,中共就化灭在人的正念中而永无杀人的机会了。必须认清中共的杀人就是其邪恶本性使然,老帐新帐都证明其本性改。

(二)制造背景,模糊杀人焦点。

中共也知道杀人对正常思维来说不好交代,有时硬要把黑白颠倒,搞起来也颇费劲,毕竟有眼睛。所以党文化就制造一个似是而非的逻辑,把杀人放在大背景中模糊起来。

就像一面白墙,一个黑点就很醒目,如果摔上去许多黑点,就谁都不显眼了。这样做,党文化首先要搞一系列模糊,比如人死的性质,事件的来龙去脉等,中共一概略去,就单取一个“杀人”一词,就在全世界范围模糊检索,就这样特意弄来一个大背景,你看,“全世界都有杀人的事情”,中共和大家一样罢了。

中共太想和大家一样了,因为它本质上是邪灵,非人类,最怕的就是曝光真身。就连自己家里的杀人统治,也要拿人类的战争作隐藏,好像属于争争斗斗,正常牺牲之列。

人类都接受战争中人命伤亡的事实,党文化就把它系统的杀人、无辜杀人、杀有良知的人,往战争伤亡这上面沾才觉得安全,找到这样的模糊背景,这一下中共的杀人事件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或正常许多了,就被克隆脑自然原谅了。

然而有统计指出,上个世纪世界各地发生过的所有战争,其中发现一件最令人震撼的事实:这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战争中,你找不到任何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的,一场都没有,独裁、共产是人类战争杀戮的祸源。

在人类历史的民主进程中的牺牲与中共为了维持独裁专制而杀人完全是不同性质的问题,尤其是在现代文明社会里仍然杀人不止。这就说明中共行的根本就不是与人类同一历史进程,它有它的独立的系统毁灭人类的邪恶之路,说白了它是走的一条反人类的逆向路。

虽然表面上是和人类共存一世,但是它实际作用的是另一空间,就是人的精神空间,是个克隆的空间。在那个空间中把人类带向毁灭。然而精神之灭必然带来物质文明的同样毁灭,所以最终的结局是大毁灭,大黑洞。

人类在追求自由民主进程的同时,中共就在精神空间里反向走。杀人就是这种根本冲突的外在表现。党文化可笑的就是要拿西方国家的哪个战争来为中共杀人开脱,它甚至还会把大自然灾害的死人拿来一比,反正不都是死人嘛,就好像说这世界上只要有人杀人,有人死,我就可以杀,这是人的理吗?只有邪灵才会有这样的文化思维。

可以推论,倘若人类真就一片和平,也没有了自然灾害,中共还会把人的老死当作死亡:反正人要老死的,杀了也是死,提前死亡而已。

中共邪灵把对生命的藐视通过党文化在杀人问题上的卑鄙论调全数克隆给了中国人,把珍视生命的正统的人本文化统统抽掉,换成模糊一切事件的性质,把杀人当数字游戏,再伴随着“不得不杀”,“不杀会乱”,“换我也会杀”等等一系列丢弃道德判断的邪理,这样的文化就在国人的脑中广泛蔓延,为中共提供了广阔的杀人空间。结果中共自然也就杀人无忧,畅行无阻了,党文化就是这样帮其党克隆生存。

党文化克隆的伪变过程

党文化最怕的就是认真,任何一个问题如果象钻井的钻头一样钻透,党文化立刻垮塌,《谁是新中国》一书就像钻头把中共钻得透心凉,所以现在中共开始搞起大批判。中共执政非正常死亡8000万,党文化过去不眨眼的,理直气壮,现在不得不做表面文章,搞含糊其词,这是有历史和现时的原因。

过去中共党文化的策略是直接的歌颂,怎么露骨,怎么来,大唱独角戏。当时即便中共犯错,善良能忍的老百姓也是善意的给其机会。所以中共就大钻这样的空子,急不可耐的把这些露骨的歌颂宣传,直接往你脑子里刻,什么“大救星”,“红太阳”,“大恩人”,“就是好”等等。

如果有遗忘,可以借鉴一下当今的北韩。近日,北韩《劳动新闻》转载了金正日一句最新名言,“如果我休息一会儿祖国前进的步伐就会放慢一步,一想这个事实想休息也休息不了。”其狂妄心态和自负语气令严重精神病患者们都会自愧不如,咋舌不已。

现在听此言,你一定觉得可笑了,可是现在的北韩人真听的也不少呀,否则就写不出来了。

当时的中共就是这样公开露骨的克隆,让你先入为主,刻到你脑子里,不管真实,不管逻辑,只要在你的脑子里建立个根深蒂固的小背景,天天自动播唱中共的“伟光正”。

现在人要去掉这些背景难度就大,就像纹身,开始纹的时候是不清醒时的魔性之举,后来清醒过来了,想磨都磨不去。党文化在脑中的反应,细心的人就是能感受到,比如偶骂中共过回瘾,高兴了,哼个小曲,张口就是“继往开来,我们的领路人……”,邪灵另外空间都在嘲笑人的脆弱。

人的最后的一点依托

去掉中共的党文化最需要的是认真对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其重大意义与严肃性。可是现在的人已被中共搞得没有信仰,玩世不恭,什么也认真不起来了,中共就是结合现代社会有意把人的“认真”二字去掉了。

中共执政至今的黑暗事实,许多人对其失望却又无奈,结果造成普遍的生活心态的随便化。

有时明知是谎言宣传,也被不当回事的以取乐形式保存在大脑中,比如唱歌,反正是个歌而已,这么多歌,唱哪个还不是唱,结果歌颂党的革命样板歌曲还被翻唱不停,你唱它就影响你,党文化的迂回包抄就是这么凶。

这次中共在海外保先,搞“同一首歌”的晚会,要的就是这个名字,是和它同唱一歌,就是为它唱,它的邪恶物质就能灌进你的身体,这其实就是海外党文化的保先版。

所有这些现象都是党文化的模糊策略的表现,虽然人是稀里糊涂了,但是党文化则是清清楚楚的系统的有预谋的,彻底催变着还能称为人的最后的一点点良知正义,丝毫未见怠慢。

总算人还有明白的一面,也就是天能救人,能触及够着到你的最后的一点依托。再下去,真就是党文化把你彻底变异,克隆完整,你就是翻转成为邪党灵的一份子,成为“全兽人”,也就是真的成为了宇宙的垃圾,命运怎么样,不说自明了。


(待续)(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