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神奇躲过车祸谋害 吁查凶手(组图)


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为当局继续残酷镇压法轮功上书而被便衣跟踪骚扰了80 多天时间之久,期间当局对高智晟进行的一度试探性抓捕引起了中国和世界的震惊,引起极大民愤,招来极多抗议的电话、撰文,明显当局失去了更多的民心。

然而,当局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昨天夜间,高智晟律师在回家途中险遭跟踪的便衣车辆制造的车祸,而且在他下车查看对方车牌时便衣车竟然突然开车撞向他,在一系列种种的生死关头,高智晟律师却十分神奇的急刹车、急躲撞、而且躲过了一辆又一辆车的谋害。

对整个过程,高智晟律师感慨:我始终感觉到有神在助我,确实有神在这助我,踩刹车的反应速度真正不是常人反应的那种速度,再一个是他们撞我的我那种躲闪速度也是我自己想像不到的。

事发后,大量的电话打向高智晟的手机、小灵通、家中、事务所,高智晟表示对大家的关心,“我是至诚的怀有一种感恩、惶恐的感恩心理,我非常感谢大家,正如前天我所写的一篇文章,标题就是〈同胞的关爱如不尽长江滚滚水〉,我没有想到我一个普通的生命,我一个人的安危,能牵动许许多多的心,今天的第一时间,美国的大使馆、法国政府的朋友都打过电话,许多电话,对我支持。”

在四川被流氓殴打重伤、正在成都医院疗伤的民主赵昕为此发出请求:“请求一切海内外、体制内外的良心人士都来高度关注高智晟律师的安危!一个人被迫害,所有人都不安全!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要求当局彻查此案,查明是何人所干?何人指使?何人策划?

※ 事情经过

高智晟1月17日晚间短信:今天晚上22点24分,我驾车正常高速行驶时,前面的一辆车尾部牌号被报纸蒙着的小车突然急刹车,非常明显是故意制造是我“恶意”撞他们的车的事故!我拚命刹住车后,两车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公分!我下车后,因其尾部牌号看不见,我就走到前面去看对方的车牌号,对方突然猛然启动车直直向我撞来!我的躲闪速度神奇的快!由于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在对方车的引擎盖上留下了我的右手印!我猛然地跃上路旁花园!对方在猛然倒车逃离时,蒙在车尾部牌号上的报纸竟意外脱落,露出了京EB8233的车牌号!现场始终有一辆神秘的军车!请速帮忙将此消息发在网络上!差一点被撞死掉的高智晟。2006 年1月17日。

“京EB8233”正是高智晟曾经在12月31日一文〈今天跟踪我的车增加到九辆〉提到新增两辆车中的一辆,“两天前,在我外出时每次跟踪的车辆由原来已形成规律的四辆,突然增至七辆,并有‘奔驰’‘宝马’豪车加入。这一刚刚刷新的记录又被打破,今天我外出时跟踪的车辆达到九辆。……这不,在原来外出时跟踪的七辆车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京FF6034’及‘京EB8233’两辆”。(http: //www.dajiyuan.com/gb/5/12/31/n1172610.htm)

从高律师险遇车祸后回家到第二天八点,有大量的电话打给他。胡佳表示,自己打到半夜两点半也没有打通。赵昕表示,他打凌晨3点半以后就再也没有打通过,直至早晨接到高律师的电话。

高智晟律师对记者表示,因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要保持充足的休息,所以关了手机去睡觉了。今天早晨,记者终于打通了高智晟律师的电话,在记者采访中,他的电话仍然不断。

※ 18日早晨采访高智晟律师(文字前后顺序有调整)

录音(2006年1月18日8:08)
Real格式在线收听:
http://pkg.dajiyuan.com/pkg/2006-01-18/Gaozhisheng060118.rm

昨天晚上事发突然,最近跟踪我的车很多,后面是一个军车,军车的前后牌照同一个数字只是被报纸粘起来的,撞我的车的前后牌照全部都是报纸包起来的,昨天我是澳大利亚的一个朋友采访,采访完我之后我提前走的,我不想他提前走,因为我跟谁接触它们它们就像无赖一样,就成群的跟踪人家,我不想人家被跟踪,所以我就说我先走你留下。

因为北京晚上10点多钟车就很少了,所以我一出去以后,速度都很快。前面的车牌被报纸包起来了,我心里还幽默了一下,噢──,这个肯定和我是一个队的。

结果快速行进了两三分钟以后,对方猛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在这种情况下,制造交通事故也是很危险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是我撞他啊,他既可以说我故意撞他,警察完全可以把我带走,因为我故意撞他,因为你撞人家的后面。

另外一方面,这样的速度我要是反应慢一点,至少可以把我撞成重伤。他一急刹车,我稍微迟缓了一瞬间,我就等于跳起来踩刹车。等我车停下来以后,我离对方都还不够一公分,因为我的手指头都插不进去。

这种情况下,对方的牌照就没有办法看,我就跑到前面去看他的牌照号的时候,他就猛然的启动,快速的就向我撞了过来。我可以准确的判断就是,绝不排除(它们的)最终结果就是把你撞死、撞残。

我跟很多朋友讲,确实我这是有神在保佑。我迅速侧身以后,我差点倒向他的车上,但是我倒向了另一边。我的右手拖在他的引擎盖子上,我用力的弹了一下,我就跳上了路旁边的花园里去。

因为它后面还跟有一个军车呢,如果我不迅速跳离的话,后面的军车就上来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就是说第一个车没有完成的事,第二个车就会上来。

平时我们都讲坚决不怕死,这是用意志控制的。但是我昨天晚上感觉到,在突发事件时不是用意志控制自己,是用本能控制自己。

这个本能对我的生理反应就是,我持续的心脏狂跳不已。我蹲在花园里能有四五分钟,然后我又慢慢上了车,在车里能坐有六七分钟,我想平静平静再走。

结果十来分钟以后,它们的车──这两个幽灵一样的车又来了。来了以后,就有个别围观的人。我也知道它们后面车牌的报纸已经掉落下来了,车牌已经暴露下来了。

这个时候,我就以他想像不到的速度扑过去,把撞我车的前面牌照的报纸一把就给撕了下来。这个时候我又扑向那个军车,准备撕军车牌照的时候,它们两个又跑了。

跑了又四五百米,它们又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就是说它们绝不想让我作为目标跑掉,我就赶快开了车回了家。

记者:那两辆驾车的人您熟悉吗?

高智晟:我不熟悉,因为它们的玻璃、窗户很暗,白天你都看不清楚。一般的人是逆光行驶的时候才会把遮光板放下来,但是跟踪我的便衣它们开的车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它们都是把遮光板放下来,你根本就看不到它们的脸。

记者:军车是个什么样的车?

高智晟:是个桑塔纳。

记者:您知道您公布出来的车牌是昨天跟踪您的车。

高智晟:是的,是的,我昨天晚上回来以后,我夫人说这个车牌很熟,我就在原来跟踪我的车号里去找,果然,在12月30日这个车跟踪过我。

记者:您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它们是有计划的进行谋杀是吗?

高智晟:回过头我觉得是有计划的,因为平时十几辆车,昨天晚上突然就减到剩两辆车,平时十几辆车都是没有牌照,昨天晚上还都是有牌照的车,而且牌照还是用报纸包起来的。

记者:您认为它们的目的是什么?

高智晟:我觉得昨天晚上不排除它们要我命的结果发生,更不排除把我撞成重伤的结果发生。

记者:它们为什么采取这种手段,您怎么分析?

高智晟:我没法分析,它们是一群疯狗。

记者:现在的客观事实是,在很大程度上,上您是被寄托了中国的民主客观转型的一个代表人物,代表人物。

高智晟:因为它们从来对此都是恨之要死。

记者:您对赵昕讲,我们在这种进程中也需要付出牺牲和代价。

高智晟:我们随时有心里准备,我对赵昕不止一次讲过,你和我正在付出代价。有些代价是肉体痛苦,有些代价是精神痛苦,有些代价是付出自由,有些代价就是像我这种过程,我们都把他视作我们命运当中的一部分。

昨天我要是那样的高速撞到对方车上的话,要么我是重伤,要么我把对方车撞的一塌糊涂,对方也是绝对要受伤的,这种情况下,说我故意伤害故意杀人,就可以抓人。

高律师,你对这样的手段都能采取的政府,您怎么看?

高智晟笑了起来:这真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我们还不得不把其称为政府。

记者:您觉得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吗?

高智晟:我觉得对于它们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对于我那就多了,我早晨一起来看到我的孩子,我感到生命是何等的美好!

有时候生死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孩子在睡梦当中就没有了父亲的这种可能都有,所以,今天早晨起来,我把孩子又抱起来亲了一下,虽然她不知道其中的涵义。

记者:诸葛亮讲过“我命在天”。

高智晟:对,对!我对赵昕也讲过,这样的事情是三分人算七分天算。

在这个样的过程中,我始终感觉到有神在助我,确实有神在这助我。踩刹车的反应速度,真正不是常人反应的那种速度。再一个是他们撞我的那种躲闪速度,也是我自己想像不到的。

记者:您的身体失去平衡您也没有想像到吧?

高智晟:没有,因为我想像不到他会撞我,他一撞我,我身体一旋转,手拖在他的右引擎盖上,由于它快速行进,我就侧身倒了,倒了之后我一跃起来就跳到街心花园了,因为它后面还跟有一个军车呢,如果我不迅速跳离的话,后面的军车就上来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就是说第一个车没有完成的事,第二个车就会上来。

记者:通过这样的事情,可能很多人都想去保护您。

高智晟:保护我?能保护得了我吗?你料想不到的,他们以你料想不到的方式来要你的命。

记者:高律师,您万一被他们……,如果您有了三长两短的话?

高智晟:不会有三长两短的,因为神不答应,三长两短留给它们。

※ 海内外的关心和声援

从高律师险遇车祸后回家到第二天八点,大量电话打给高智晟律师。胡佳表示自己打到半夜两点半也没有打通,赵昕表示他打凌晨3点半以后就再也没有打通过,直至早晨接到高律师的电话。高智晟律师对记者表示因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要保持充足的休息,所以关了手机去睡觉了。

今晨,各个媒体、美国大使馆、法国政府的朋友都给高智晟律师打过电话。

高智晟:千言万语一句话,我始终对大家对我的关心,我是至诚的怀有一种感恩,惶恐的感恩心理,我非常感谢大家,正如前天我所写的一篇文章,标题就是“同胞的关爱如不尽长江滚滚水”,我没有想到我一个普通的生命,我一个人的安危,能牵动许许多多的心,今天的第一时间,美国的大使馆、法国政府的朋友都打过电话,对我的支持。

北京民主人士胡佳担心高律师的安危,他表示,因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的日子还没有过去,当局还在对自己采取监控,否则第一个时间就会开车去看高律师了,如果当局解除了对自己的监控,就去陪同高律师。

※ 要求胡温彻底追查凶手 黑帮政府不值得留恋

著名评论家张杰连: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跟踪人员直属罗干,罗干已经疯狂,决意要玩火。图谋再次制造类似“天安门自焚案” 的谋杀陷害。这次罗干的意图很明显,制造车祸,杀人灭口。只要有一点撞车迹象,不管伤没伤,他们就会活活把高律师谋杀,得手后再伪造严重车祸现场,然后用各种借口抵赖,比如找来替罪羊说是酒后驾车等等。完全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根本就很难找到证据,西方政府为利益很可能软弱,迎合中共,借口不能以猜想定性,迟迟不介入,这边反正人以经搞掉了,中共只要硬拖乱赖,抵过一阵时日,就能解套了,好阴险,好毒辣的罗干。

高智晟律师今晨向赵昕打电话表示,国家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会有牺牲和代价,我们付出的牺牲和代价会唤醒更多的人,我能付出这样的牺牲也是荣幸的。

张杰连:全中国,全世界的正义人们该清醒了,这样的一个邪灵黑帮还有任何值得留念的地方吗。难道要等高律师真的不测,我们才醒来吗?按现在的情形,要彻底营救高智晟,就是全民行动起来,放下信仰理念的不同,剑锋一起指向邪恶中共,全来“三退”,力传“九评”,配合天象,速灭中共,也是为每一个人迎来长久的平安。神佑高智晟,危急中高智晟经历“急刹车、急躲撞、急记牌”的奇迹,不仅避过中共暗杀,而且上天在第一时间无可质疑的暴露真凶身份,真乃天灭中共也。至此,中共已经公开向全世界人民公开宣战,紧急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各社会正义力量一起来讨伐中共公开的谋杀行径,救援高智晟律师。

高智晟律师在17日白天的文章中写道:众所尽知,在我的三次公开信发表后,继续凶残镇压无辜的信仰同胞之举,不仅仅是中共继续坚持反人类、反文明、反道德及反人性的邪恶本质,更是对已完全了解了真相、明白了对无辜信仰者六年来血腥杀伐的真实本质的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继续不适时宜的挑舋,但是,你无法要求它不再行恶,就象你不能要求常人不要再进食一样。最近,山东省政府对济南的为法轮功鸣不平的律师刘如平野蛮的非法劳教,对为被野蛮迫害的刘如平律师提供法律援助的人权律师杨在新的、完全以下流的黑社会行径加以打压的丑行,再次警醒人们:"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也还是那个月亮"。中共反人类、反人性、反法治文明的恶习是改不了的,对之仍抱幻想者,犹如期盼有一天豺狼能直立行走,且都能变成了收养遗弃羔羊的慈善家,实实是条件不许呢!

国内民主人士赵昕从病床上要求记者转达:我们呼吁胡锦涛、温家宝高度关注此事,要求当局彻查此案,查明是何人所干?何人指使?何人策划?呼吁海内外给当局打电话、写抗议信、呼吁能有人24小时陪伴高高律师。

有139个组织成员的(全球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发出公告──《强烈抗议中共暗杀高智晟律师的罪恶行动》

北京市公安局:65246271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65245143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62368284
北京市公安局巡查总队:63952083
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68317307

欢迎各界人士补充蓄意谋害高智晟律师的政府机构和个人电话。


高智晟律师在事务所 1月18日拍摄(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的晟智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在事务所 1月18日拍摄(大纪元)


1月7日下午,高智晟在事务所接待来自各地的三四十名访民。(胡佳提供)


1月7日下午,高智晟在事务所接待来自各地的三四十名访民。(胡佳提供)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