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17载逼疯才子 喻东岳亟待救助(组图)


震惊中外的“523污损毛像事件”中三个湖南青年的命运一直为世人所关注。17年后,当年策划并将彩蛋投向毛贼画象、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的余志坚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往事已成历史不可磨灭,无怨无悔!但是被中共炼狱折磨17年精神失常的喻东岳,是一切有良知的人绝不能漠视、也绝不能容忍和认可的!他强烈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善良的人士都来关注六四民运人士的命运,关注亟待社会救助的喻东岳,让他们真正能有尊严的生活

左起:被称为湖南三壮士的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喻东岳当时23岁,是《浏阳日报》美术编辑;余志坚25岁,是浏阳小学老师,鲁德成也是25岁,是湖南汽车运输公司司机。他们三人到北京参加89民运,并在5月23号实施了“损毛像”的行动,还在天安门城楼挂上了“五千年专制从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此可以休矣”的标语。三人在事后被判处重刑,余志坚判处无期徒刑,喻东岳20年有期徒刑,鲁德成判处有期徒刑16年。(图/六四档案网站)

“523事件”曾被海外民运人士赞誉为89六四中国民运史上的壮举,与自由女神像、王维林只身挡坦克并列为六四民运史上的三大具有历史意义的象征。三个年轻人为此付出了生命与青春的代价。1989年6月30日,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三人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破坏和反革命煽动罪",分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有期徒刑16年。

往事不堪回首
已经获得自由并于今年5月4日喜结连理的余志坚先生简要讲述了他出狱前后的一些遭遇。他说:开始他们三个人同关在湖南衡阳监狱,三个月后便分开了。


2006年5月余志坚与喻东岳


余志坚被押送到湖南省第三监狱后,作为被判了无期徒刑的政治犯而言,面临的处境是非常残酷的,非人的折磨与迫害,从精神到肉体,始终没停止过。被刑事犯、狱警毒打、体罚、侮辱和对思想、头脑的“改造”家常便饭一样。他在北京戒严时期被全副武装的中共士兵用枪托打掉的门牙!在湖南永州监狱关严管13个月!被中共监狱狱警林某、张某、周某用3支电棒连续电击的3个半小时!
90年监狱宣布减刑。2000年9年,余志坚结束了12年的牢狱生涯。虽然离开了高墙铁窗,但多次被当局“关照”。去年电脑被没收,原本打算靠写作维生,只好靠当家教了。因今年2月18日组织湖南声援高律师绝食维权活动,被当地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关押到长沙看守所32天!目前仍在取保候审阶段。

关怀喻东岳

余志坚说:鲁德成是三人中最先被释放的,他目前身居加拿大。今年2月喻东岳也最终从湖南沅江赤山监狱释放。余志坚把刚出狱的好友喻东岳接到自己家小住了一阵子。可是喻东岳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位原挂念、关怀他的好友。他常常两眼发呆,说话、动作都反应迟钝,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记忆。他说自己的妹妹是“支部书记”、“女监狱长”、“女警察”,说给他看病的医生是“铁路警察”。问他几点起床,他回答:月亮真漂亮!你问东他答西。整个思维记忆都是跳跃式的、混乱的,不着边际。喻东岳在他家里一天下跪几十次,见人就下跪,有的时候就站着,或在地上蹲着,不叫他起来,他就这样呆着...完全不是正常人的行为。他曾经很优秀,都称他是才子。他心地善良,很有正义感。把他一下子投入人间地狱,任由刑事犯百般摧残、凌辱17年!孤苦无助,长期处于高度恐惧下的人,精神怎能不崩溃呢!

1991年喻东岳已经患病

余志坚回忆到:他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约鲁德成一起陪同喻东岳的家人看望他,当时只见他全身浮肿,遍身伤痕, 低头自语,甚至连他自己的母亲都不认识了。与先前的喻东岳比较已是面目全非了,判若两人了。 这使我非常痛苦。喻东岳家人也告诉我说,早在1991年底到92年这段时间,喻东岳就已经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彻底丧失认人、说话及料理自己生活起居的能力。

他说:如果从91年推算,到2006年出狱,15年期间,作为一个病患,喻东岳他是如何度过的,遭到什么样的虐待,是难以想象的”。

“喻东岳回家了,他们的心碎了”...

喻东岳的妹妹喻日霞告诉记者:父母盼喻东岳盼了17年,泪都流干了。喻东岳从小天资聪慧,4岁就开始读书。 不满15岁便考入湖南湘潭师范学院,不到18岁就已经大学毕业了。89六四时他才22岁!在湖南浏阳报社做美术编辑,人们都说他是一位极赋天分, 才华横溢的青年。喻东岳浑身透着诗人的气质,舞文弄墨,诗书字画多有所造诣。家境虽然贫寒,出了个大学生,他是父母的最大希望和骄傲。他被判刑无疑对父母的打击是沉重的。

喻日霞哭诉到:现在他回家了,家里人的心也碎了。回家后的喻东岳是什么样子呢?常常表现出害怕的样子,饭放在桌子上,看着饭他不敢自己去吃,非得大声叫他吃,才敢吃;不管在家里还是出门在外,他见人就自动跪下,还作揖叩头,他惧怕国徽,见警察或戴大盖帽的人就给人家递烟, 动不动就敬礼, 有时候他自己出门常面朝墙壁站立,一动不动。他的这些行为已经成为自然,好象条件反射般,过路的人象看猴子一样讥笑他...

喻日霞质疑:如果不是在监狱受到残酷迫害和摧残,如果身心精神不是受到强烈刺激,喻东岳怎能成为这幅摸样?是监狱把他都变成了形尸走兽了,这哪里还是人啊,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他哪里还是人?!

14年前,我们家人就已经发现他不对劲,多次向监狱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 而监狱方面的答复是: “喻东岳根本没有精神病, 他只是装疯卖傻!”

“身上带有这么多‘标志’”!

喻日霞披露:晚上睡觉前,要给东岳洗脚、洗脸、洗澡。看到他脚上、手上、身上道道深深的伤痕。刚回来时,东岳的头发很长,当拔开他的头发一看,在他额头稍偏左头发边缘有一个马蹄形伤痕, 还陷下去了,在他后脑偏右还有一个“Y”字形烙印!“烙印”的地方是用头发掩盖着!喻东岳一个好人进去的,一个“疯子”出来,身上还带有这么多“标志”!每每看到哥哥身上的这些“标记”,喻日霞都会失声痛哭。喻东岳是追求“自由、民主、反官倒、反腐败、反独裁”的民主人士,关押17年,被摧残成一个疯子。

严管大队、关小号与酷刑折磨

谈到喻东岳患病的原因,一位因参与六四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与喻东岳同时关在湖南省第一监狱严管大队的原湖南大学刘建安披露:喻东岳曾在刑具车间工作,因与另一位狱友同时偷听美国之音而遭犯人检举,结果那个狱友被送到严管大队。喻东岳当时非常害怕也很紧张,一天他触动了警报器,被警察毒打,也被关到严管大队。他经常被狱警唐序青、王向前,犯人罗桂文等人多次残酷毒打和折磨。喻东岳曾被犯人把手和脚都绑在身后,手脚不着地这样捆绑着,他曾被连续数天绑在电线杆上在太阳底下暴晒。监狱就利用这些刑事犯看管折磨政治犯。

承受不住酷刑 喻东岳曾自杀

余志坚披露:长期遭受的非人待遇,使喻东岳曾经企图自杀。一次他从上铺头朝下往下栽,想一死了之。多次的毒打,他开始精神恍惚。1992年六四前夕,他在监舍的黑板上写了:“打倒邓小平”、“全盘西化”和“平反六四”这三句口号。被犯人检举,因此他被关进比棺材板大不了多少的“小号”关押了六个多月,他精神彻底崩溃。

余志坚说:关“小号”对一个犯人而言是最残忍的惩罚。暗无天日,整天面对墙壁,没有活动空间,全封闭。我曾经被关“小号”!没有坚强的意志力,人会发疯的。

亟待10万元的救治费用

最近余志坚带着喻东岳到湖南湘雅医院就医。精神科杨大夫给喻东岳做了初步检查后表示:目前还不能确诊,病人需要入院检查、观察一段时间方可确诊,确诊后还需要治疗三个疗程,每个疗程费用3万人民币左右。这样下来少说也要半年时间。费用大概是10万人民币。是否能治愈或恢复到何种程度还是未知数。

对此喻日霞束手无策,她说10万元对他们这个贫困之家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她自己是靠卖报纸维持生活,家里有一个8岁的孩子,丈夫给人家打工;经济状况不好,她自己这几年动过两次手术,还欠着债。喻东岳的弟弟在广东打工,承担赡养父母和养家的责任,也不富裕。为给喻东岳治病,四处借钱举债。几个月来全家人一筹莫展。我们期待爱心人士的国际 道义的援助,能助我们给喻东岳治病,还他做人的尊严。

余志坚表示:希望海外医疗结构、慈善团体、民运组织、善心人士能够提供帮助,救助喻东岳,使他得到有效救治。

通讯地址:湖南浏阳荷花邮政所 喻日霞
邮递区号:430100
联系电话:3654160
开户行:中国银行
开户名:喻日霞 
帐号:4718 2680 1880 4018 91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