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最近“博闻社事件”的个人看法


[博讯论坛] 谈谈对最近“博闻社事件”的个人看法

昨天《人民报》登了一篇指 责博闻社的文章,被 网友贴在论坛后,引起了 较大的争论。我个人不同意《人民 报》的某些 编辑 因为一篇文章和一 个标头 就把博闻社说成“中共小蜜”的做法,我 并不认为《人民报》的文章能代表法 轮功的什么立场。许多网友对此发表了一些评论,其中很多 带有一些感情色彩,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 们都不愿意看到博 讯和支持法 轮功学员的其他 网站互相 敌视,但是出于 对于博讯网站前途的 真正关心,我觉得有必要 对此事的来龙去脉做一个分析,找找 结症究竟在 哪里。

不可否认,有些势力一直想制造博 讯网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在一些 错综复杂的情况中,可能使 两者产生一些 误解,这次的 “博闻社事件” 也不是空穴来风。

我看到一些 网友在评论中以为这次风波还是源于搏讯论坛社区的一些管理上,其 实不是,也不是搏 讯新闻主页的内容引起的;引起 这次风波的是博闻社的一篇 “[博闻社独家消息]” 题目是 “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揭秘 ”;正像博讯管理层的BOXUN所说的” 博闻社的一篇揭示最近一个事件的报道,就惹怒人民 报……“,而《人民报》文章 开篇也 讲“美国注册的博讯新闻网原本是没有固定 编辑,谁 想贴什么文章,就 贴什么文章,对立面的文章常常同时出现在网站上,这和论坛贴 帖子没有什么区别。正因为此,贴文章的人多,看文章的人也多。”就是说论坛上的 “对立面的文章 ”
和以前博 讯新闻网主页的 “对立面的文章 ” 还只能算是作者 “ 文责自负” 的东西,但是 这次的 “[博闻社独家消息]” 就不同了,它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 “博闻社” 的立场,这个“博闻社”要对这个 “独家消息” 的可靠性 负责的,一定程度上 “博闻社” 的母体 “博讯网”也要为这个“独家消息”的可靠性 负责的。

我个人希望大家都把 这篇 “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揭秘 ”好好读一下,看看 它究竟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它就惹怒了人民 报?

我非常同意草根斑竹的 说法“博讯若有不当之处,尽可以用比 较严密的证据论述,而不是这种空泛的豪无说服力的文字。” 《人民报》在批评博讯的时候 没有仔细说 博闻社“独家消息”不对的地方,直接就扣帽子,的 确不能让人信服。但是我 个人读了这篇文章后,发现这个所谓“[博闻社独家消息]”的的确确是有问题的,一定程度上 还相当严重。

这篇“ [博闻社独家消息] ”讲的是为什么“中国国 家主席 访问美国后,随即传出布什 总统发 怒介入,并亲自拍板 决定台湾 陈水扁总统过 境美国一事”。

根据这个所谓“揭秘 ”, ““外交部长李肇星已 经亲自起草一份致美国国务卿的信件”“ 在信中,李肇星 继续披露惊人的事实……李肇星在信中甚至透露出中 国的国家机密……”接着说“李肇星的信件是激怒布什 总统的主要原因……直接采取了行 动,最后甚至取消了 陈水扁过境美国西岸的决定。也算是侮辱了一次 陈水扁,以牙 还牙。 ”

也就是说“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的原因是李肇星致美 国国务卿的信件中 “披露惊人的事实和国家机密 ”,而通 过布什总统 因此发怒而 “刁难陈水扁过境”来为这个“惊人的事 实和国家机密”来做了最好的注解,你看:连美国总统都为这个“惊人的事 实和国家机密”做出了反应。

所以其实这个“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揭秘 ”的中心思想是要“ 揭秘 ”这个“惊人的事实和国家机密 ”,并且通过“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及相关现象来证明这个“惊人的事实和国家机密”是“真实可信的 ”。

那么这个“[博闻社独家消息]”要说的这个“惊人的事实和国家机密 ”是什么呢?

大家请看:“在信中,李肇星 继续披露惊人的事实:我们有确切的情报显示,大闹白宫的王文怡是受到台 湾当局直接指使 来闹场的。”; “李肇星在信中甚至透露出中 国的国家机密,因为他说:“我们有确切的消息,而且有 证据可以证明《大纪元》和《新唐人》电视的经费百分之七十五 来自台湾,其中部分直接 来自台 湾 情治部门。” ”

原来如此。这个“代表了博闻社立场”进而“一定程度上代表了 “博讯网”立场”的“[博闻社独家消息]”在这里公然 诬蔑 “王文怡是受到台 湾当局直接指使” 才“大闹白宫”;公然 诬蔑《大纪元》和《新唐人》受台 湾情报部门资助甚至操控。

我相信这两个诬蔑决不是“博讯网”和博讯广大网友的本意,也不是 韦石站长和BOXUN的本意,但是博 讯网的博闻社毕竟以 [博闻社独家消息] 的名义登载了这篇文章,你不能说这只代表了这个记者的个人意见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吧,就是因 为有失 误才会 被 别人用“三个代表”耍了一回。

这个所谓“[博闻社独家消息]”为了把这两个诬蔑落到实处,着实下了很大功夫,并且处处要拉着博讯下水。

你看:“ 据博闻社记者连日来的追查采访,此次事件 牵涉比较广,美国总统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压力,这些压力促成他最 终做出有辱台 湾总统陈水扁的 决定。” 这里的压力当然来自于那个 “ 惊人的事实和国家机密 ” 啰。

“据博闻社独家消息来源透露,李肇星所披露的 这一惊人消息,其 实来源于国家安全部的一个机密。国家安全部通 过海外情报人员,在美国纽约和欧洲两地各收买了一位法 轮功骨干分子。在 纽约的那位更是在法 轮功内部排名前列的人物,据 说每年从国家安全部拿至少20万美金的情 报经费。此人或者向北京 输送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或者 虚报了情况。但不管如何,他是至今 为止北京能 够全面掌握海内外法 轮功活动的唯一内线。李肇星在 为了自保的情 况下,不惜在信中暗示了 国家安全部的情 报来源,如果不是后 来取得了惊人的“外交成绩”,实在是得不 偿失,他甚至有可能受到北京 国安部的追究。” 这里无非是想说“大家小心,法 轮功里有特 务,连法轮功骨干分子都能被收 买,据 说每年从国家安全部拿至少20万美金的情 报经费,所以王文怡被台 湾收买完全是有可能的 ” 。

“ 博闻社后续消息报道。。。。。。 据 说,李肇星的信件使得美 国审问王文怡的案件变得更加复杂,美国有关当局已经开始调查王文怡的背景,这次审问休庭就和此事有 关。”这里更搞笑,连王文怡的案子休庭都用 来 证明“王文怡 确实有问题,美国有关当局已经开始调查王文怡的背景了 ”。

这个“[博闻社独家消息]”的 两个诬蔑完全是 没有事实根据的:促使王文怡白 宫喊话的是她自己的良心,把 这种高尚的良心 处心积虑 的诬蔑为“受到台湾当局直接指使 来闹场的”,这到底是何居心 呢?《大纪元》和《新唐人》 电视 的经费大部分来自于法 轮功学员的捐助,由于大 陆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 残酷的迫害,一般只有非大 陆的法轮功学员才有条件捐助,而台 湾的法轮功学员有近四十万人,占非大 陆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的相当比例,台湾的经济也比较发达,所以台 湾的法轮功学员的捐助占了法 轮功学员总体捐助的相 当比例,这没有丝毫值得奇怪的地方。至于什 么“其中部分直接 来自台湾情治部门。”显然是无根据的造 谣,台湾是个民主社会,中共收 买了的一些议员政客媒体 们也不是吃干 饭的,如果有这种事哪能瞒过他们。

针对“[博闻社独家消息]” 两个诬蔑,我想博 讯网应该为此作个澄清,否则,如果被 诬蔑的王文怡 个人要起诉起博闻社诽谤来,还真有点不好办。

附:
布什刁难陈水扁过境事件揭秘

博闻社 北京时间:2006年05月26日12时59分 发布
[博闻社独家消息] 中国国家主席访问美国后,随即传出布什总统发怒介入,并亲自拍板决定台湾陈水扁总统过境美国一事。据博闻社记者了解,陈水扁过境美国西岸出访中南美洲一事早在中国主席胡锦涛到达美国前已经定下,不但白宫没有异议,就连北京也接受陈水扁在旧金山过境,条件是停留不超过六小时。

但在胡锦涛访问美国后,情势出现变化,最后使得美国总统布什亲自出马,改变了美国国务院早前的决定,迫使陈水扁上演了一曲“空中迷航”的外交之旅。事情发生后,白宫和美国国务院都声明,此次过境决定没有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而且也下不为例。

据博闻社记者连日来的追查采访,此次事件牵涉比较广,美国总统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压力,这些压力促成他最终做出有辱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决定。


这次事件与中国国家主席访问美国时在白宫南草坪所受羞辱有关。博闻社消息来源称,白宫南草坪发生了报错国歌以及《大纪元》记者抗议事件后,随行胡锦涛访问的外长李肇星受到了连番指责。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指责本来是向胡锦涛发气,但却都落在了李肇星身上。这使得李肇星外长强烈预感到自己的政治生命有可能结束。

有外电指出,中方讨价还价,最终让布什介入陈水扁过境事件的筹码是中国在联合国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这显然有误。因为据博闻社所知,早在胡锦涛访问美国前,中国外交部已经照会美国: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不会反对美国。

迫使布什总统介入陈水扁过境事件的功劳主要在李肇星身上。这可以用成语“哀兵必胜”来形容。就在中国高层都认为李肇星玩完的时候——内幕人士透露,所谓玩完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外交部长当完后,不再理所当然地升为国务委员甚至副总理。

但李肇星抓住了两根救命稻草,这两根救命稻草是,纽约的中文报纸关于台湾总统陈水扁“即将过境美国东岸纽约”的虚假报道和北京国家安全部就王文怡事件大闹白宫南草坪的绝密情报。李肇星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抓住这两根救命稻草,开始大做文章。

在纽约报纸刊出陈水扁将过境纽约的第三天,李肇星已经亲自起草一份致美国国务卿的信件,本来这封信属于例行的外交信函——表达个人对总统接待中国国家主席的谢意。但李肇星却口气强硬,洋洋洒洒写了六页。

在信中,李肇星在吹捧中美关系正常发展的同时,强烈谴责台湾当局是“麻烦制造者”,不愿意看到中美两国元首握手,试图破坏刚刚结束的中美峰会。李肇星说,如果在这个时候,“在贵国总统和我国家主席刚刚结束亲切的会谈和交流,在友好的氛围还弥漫在美国上空的时候,”竟然允许一个分裂中国的陈水扁过境纽约,“那将不仅仅是对中国人民和政府的严重伤害,而且也是对贵国总统和政府的一种极端不负责任。”

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李肇星比任何人都清楚,陈水扁不可能过境纽约。他自己不但早就从白宫得到了保证,而且中国外交部两天前才得到的美国国务院的通报(过境旧金山)。但既然把这个突然出现的无厘头报道作为救命稻草,李肇星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大概因为李肇星利用了台湾蓝营的报纸报道,所以造成后来台湾当局指责这些报纸给中共“通风报信”,“里通外国”,甚至是北京的“喉舌”,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

如果这只是李肇星信中唯一的指责,也不会难倒美国。只要告诉中方,陈水扁将会过境旧金山就行了。李肇星显然也知道上面的指责不够力度,至少不够挽救他的颓势。

在信中,李肇星继续披露惊人的事实:我们有确切的情报显示,大闹白宫的王文怡是受到台湾当局直接指使来闹场的。她违反记者操守、也触犯美国法律的行为不仅仅是为了抗议中国国家主席到访,也是让贵国政府出丑,让贵国总统难看。

李肇星信中所指,就是他在白宫事件后看到的国家安全部及时发过来的绝密情报。李肇星信中还提到:“对于《大纪元》进场采访,以及让有前科的王文怡(王以前曾经公开当面抗议过中国国家领导人),我们事先已经给贵国国务院打过招呼,有关负责人也告诉我们,他们将不被放行进入白宫采访。可是,最后贵国国务院有关单位单方面决定允许他们入内,直接造成这件不可挽回的事件。这一切,贵国务院当事人应该担起责任。”

李肇星在信中甚至透露出中国的国家机密,因为他说:“我们有确切的消息,而且有证据可以证明《大纪元》和《新唐人》电视的经费百分之七十五来自台湾,其中部分直接来自台湾情治部门。”

据博闻社独家消息来源透露,李肇星所披露的这一惊人消息,其实来源于国家安全部的一个机密。国家安全部通过海外情报人员,在美国纽约和欧洲两地各收买了一位法轮功骨干分子。在纽约的那位更是在法轮功内部排名前列的人物,据说每年从国家安全部拿至少20万美金的情报经费。此人或者向北京输送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或者虚报了情况。但不管如何,他是至今为止北京能够全面掌握海内外法轮功活动的唯一内线。李肇星在为了自保的情况下,不惜在信中暗示了国家安全部的情报来源,如果不是后来取得了惊人的“外交成绩”,实在是得不偿失,他甚至有可能受到北京国安部的追究。

李肇星在信中指责大闹北京的王文怡是台湾“指使”的同时,告诉美国国务卿,如果需要进一步证据,北京愿意提供。当然,他自然知道,矜持的美国绝对不会要他提供“情报”来审判王文怡。

李肇星的信件是激怒布什总统的主要原因。虽然布什总统不拘小节,但他对王文怡到自己家门前闹事感到不舒服。可是他也知道,王有这个权利,就算是记者闹事,最多也就违反了记者操守。这使得布什在白宫会谈结束前就道歉了,把责任完全揽在自己身上。现在,当他看到李肇星的信后,也对台湾当局的一些作为非常不满。当然,布什可能并不会认为事实正如李肇星信中所言。但他还是直接采取了行动,最后甚至取消了陈水扁过境美国西岸的决定。也算是侮辱了一次陈水扁,以牙还牙。

博闻社后续消息报道

李肇星这次绝处逢生,可以说不但救了自己,也让这次前来美国什么也没有得到的胡锦涛回国后受到了一定的肯定。特别是胡锦涛回国后的时间正是陈水扁在天上不上不下,星际迷航的时间。

据说,李肇星的信件使得美国审问王文怡的案件变得更加复杂,美国有关当局已经开始调查王文怡的背景,这次审问休庭就和此事有关。

还有消息来源甚至称美国国务院主管中国事务的佐立克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他在几周前所讲:“独立就意味着战争”,也是在此种压力之下的一时之言,并不一定代表美国政府的立场。

亲中的佐立克是这次安排中美首脑会晤的美方代表,就是他的部下不顾中方劝阻,允许《大纪元》和王文怡入场。可想而知,事件发生后,他和李肇星受到了同样的压力。正如李肇星把自己的压力转化为对台湾当局的攻击一样,佐利克也在稍后不久就讲出了“独立就是战争”的大白话。据说佐利克已经请辞白宫职务,是否和此事有一定的关系,外界并不清楚。

[ 博闻社记者DNW华盛顿报道 ]

此文于2006-05-27做了修改

网友推荐(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