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拒答辩称仅向人民报告


陈水扁首度回应“罢免案”:绝对坦然面对判决

面对在野党在“立法院”提出的“罢免案”,陈水扁今日(14日)下午首度对外发表看法称将“静待司法的调查判决”。他也提及女婿涉及弊案是“女婿不教、岳父之过”。

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对于“罢免案”,陈水扁称“仅向人民报告”将“静待司法的调查判决”。

此外,陈水扁对女婿弊案也表态称“女婿不教,岳父之过”,他对于赵建铭的行为表示无比痛心、遗憾,但“绝对坦然面对,尊重司法判决”。

“罢免总统案”13日列入台“立法院”临时会报告事项第一案,在国亲动员、绿营放手下,院会顺利交付全院委员会审查,正式启动程序,审查后提报院会27日记名表决。

————————————
陈水扁:女婿不教 岳父之过

(亚洲新闻网)台北14日消息,台湾媒体报道,立法院将总统罢免案排入临时会议程,总统陈水扁今天首度表示,只要是依照宪政体制,都予以尊重。陈水扁今天也呼吁政党放下选举恩怨,由司法判决是非。

中央社引述陈水扁表示,女婿赵建铭涉入司法案件,是“女婿不教,岳父之过”,他将坦然面对司法,相信和支持司法,并表示愿意从自身做起。

报道指出,陈水扁呼吁相关政党领袖,放下选举恩怨及权谋算计,让司法归司法,政治归政治,一切是非曲直,尽在司法判决。

陈水扁在一个基金会典礼中致词时,就赵建铭涉案引起的政治动荡,作以上表示。

他说,赵建铭涉入司法案件期间,他和家人身心煎熬,非当事人无法体会。

就在野政党日前在立法院提出罢免总统提案,陈水扁表示,只要是依照宪政体制,他都尊重。

台湾立法院昨天表决通过对罢免总统陈水扁的提案付委审查,陈水扁必须在7天内,也就是下星期一之前提出答辩书,立法院从下星期三起会进行4天的辩论,于6月27日在立院就罢免案表决。这是台湾宪政史上,国会第一次提出罢免总统案。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今天说,由于还没证实陈水扁或夫人吴淑珍涉及弊案,民进党经商讨后决定不支持总统提出罢免案答辩书,但必要向民众作公开说明。

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对此表示,不提出罢免案答辩书,会使外界觉得是权力傲慢。他说,不管陈水扁又多不愿意,都应该答辩。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表示,罢免案是泛蓝内部台北市长选举“宋郝之争”的政治斗争。

他说,提出罢免案是亲民党主席宋楚瑜选台北市长的前奏。当初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认为理由不充分而反对罢免,亲民党以街头运动加温,威胁国民党台北市长提名人郝龙斌选情,国民党内部鹰派势力抬头。

他认为是在这种情况下,马英九才改口说没有根据也可以罢免。

————————————————
爱台湾社团八日发出紧急通知

爱台湾社团八日发出紧急通知,将在17日走上街头大声喊出“守护台湾”的呼声。

全国台南旅外乡亲后援会、台湾社、台湾北社、台湾南社、台湾东社等团体,准备于本月17日(星期六)14:00~18:00在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稳定政局 繁荣经济 守护台湾”民众大集会。

值此政局不稳,社会混乱之时,举行此种活动,殊堪赞许。因此,本联盟郑重呼吁各联署社团鼓励成员及亲朋戚友踊跃自动参加。

手护台湾大联盟

——————————————
答辩?扁只说:向人民报告

中国时报)正当府院党烦恼该不该让总统针对罢免案提出答辩书时,陈水扁总统傍晚定调表示,他将针对罢免理由一一向人民报告,并汇集执政六年来的政绩,一项一项拿出来让人民检视,他也强调会坚强面对困难,身为总统应扮演的角色和该负起的责任,他绝不会放弃,更不会打折与让步。

陈总统下午与七县市首长会面时,面对县市长关心罢免案,他细数执政六年来,在野党提出罢免的前例,表示二千年政党轮替,当大家还沉浸在民主的喜悦时,泛蓝阵营却因为核四停建意见不合为由,有意提出罢免案,最后仍旧平安度过,后来还连任成功。

陈总统说,今年年初终统时也面临相同问题,他为了让人民有自由选择台湾前途的权利,而遭到在野党质疑;现在更因女婿涉入还在侦办中的司法案件,就遭泛蓝无限上纲,对此陈总统显得相当不满。他强调,他对台湾人民的智慧有信心,相信可以共同面对政治风暴,让台湾社会回归平静与安定。

陈总统也指出,民进党执政六年来,已印证法院不是民进党开的,不管是总统亲家还是女婿,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谁犯了错就要受到司法调查与制裁,这就是民主的价值,也是政党轮替的意义,是一个值得骄傲的资产。

总统也要大家放心,他会非常坚强面对困难,对于总统该扮演的角色及应负的责任,他绝对不会放弃,更不会打折、不会让步,至于提不提出答辩书,总统说,他会直接向人民报告,也会将执政六年来施政的政绩,拿出来一一交由人民检验。

最后,总统仍不免心疼金孙小翊安表示,天真的翊安还不知道爸爸已经被收押了,总是会问起为什么爸爸不接电话、不回家的童语,陈总统不舍表示,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他提起。

答辩与否 一日数变 陈唐山:总统还在考虑

陈水扁总统到底会不会针对罢免案提出答辩书?总统府与民进党立院团明显“唱不同调”,14日早上民进党立院团才说,府院党作成共识,决定不随泛蓝起舞,不提出答辩。下午总统府秘书长陈唐山出席民进党中执会时却强调,答辩与否总统尚未决定,还在考虑当中,将广泛听取各界的声音。他也批评,国亲针对罢免案提出的十大罪状是“黑白骗”,罢免理由根本不清楚,只能“骗婴仔!”

陈唐山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水门案丑闻为例,他说,尼克松为此遭到弹劾,当时理由写得非常清楚,因此答辩才有意义,跟台湾现在罢免的情况完全不同。反观国、亲两党提出的十大罪状,根本只是“四处抄抄”,台湾人没那么笨,如果台湾人真的那么笨,世界排名怎么可能排前几名?高科技也不会如此进步。

出席中执会的民进党台南市长许添财也向陈水扁伸出温暖的手,他强调,总统答辩是多余的,没有必要,应该由大家来替总统答辩,而不是让陈总统自己答辩,下午七位县市首长也将到总统府为陈总统加油、打气!

拒答辩 学者:阿扁像被告 不答辩 反伤己

经府、党高层密切联系后,总统府终于决定,不随泛蓝阵营起舞,即便罢免案在立法院启动之后,总统府将不提出罢免案答辩书。对此,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盛治仁 14日上午指出,是否答辩,就宪法层面来说,立法院当然有权力提出罢免,在野党与阿扁就像法院的原告与被告的角色,当原告对被告提出诸多质疑,难道被告要沉默挨打吗?选择不答辩,“对陈总统的形象不好,也有伤害!”。

答辩?扁只说:向人民报告

台大政治系教授杨永明则认为,罢免案已反映出多数民意对总统的质疑,陈总统若不答辩,将难以平息人民的质疑声浪。

盛治仁说,从政治层面来说,陈总统陷入“两难”,除非陈总统有办法把事情一次说清楚,否则答辩,只会增添外界炒作空间,产生更多的矛盾争议。就像总统亲家赵玉柱到处请人澄清,在与论压力下,只能赶鸭子上架,接受电视专访,但争议只增无减,因此陈总统选择不随罢免案起舞,是可以理解。但盛治仁也强调,对于选择不答辩的后续代价,陈总统应该有所承担。

对于泛绿将罢免案基调定为政治斗争,台大政治系教授杨永明则提出不同看法,他指出,罢免案绝不是政治对立才搭造出来的舞台,而是总统亲家贪污所造就的舞台,罢免案由立法院过半数立委推动,背后就代表着有过半数民意的质疑。

杨永明说,如果陈总统不出来对立法院提出答辩,而是选择了自己的舞台,在总统府接见民进党县市长时向社会响应,无形中突显国会泛蓝的打压,也是一种操作蓝绿对立的手法,但是立法院的罢免案有一定的民意基础,若陈总统不循立院程序答辩,将不足以回应泛蓝及泛绿广大群众质疑的声浪。

答不答辩?绿营爆“柯修路线”

府党密切联系后,总统府决定不针对罢免案,提出答辩书,对此,党内绿委看法不一,有人赞同、但也有人希望陈总统三思,应该正面迎战,原本释出陈总统要答辩的立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强调,罢免案是国亲两党“宋郝之争”的副产品,答辩书也只是斗争工具的一环,国亲应该悬崖勒马,因此民进党大可不必随着魔鬼(泛蓝)起舞!党内立委则私下说,答不答辩可说是“柯修路线”。

立委郑运鹏主张,陈总统不答辩,反而让民进党及总统失去舞台,如果答辩的好,罢免就会失去正当性,倒阁也很难成立,他建议总统府重新考虑提答辩书,不提的话,可能会被泛蓝讲成心虚,也很难对社会交代。

柯建铭表示,府院党经过讨论后,建议总统不要提,但陈总统仍必须要有态度,向社会说明。立院党团书记长叶宜津则说,原本党团的确主张正面迎战,因为基层反弹罢免案的声浪越来越大,但是身为执政党,应该做为社会安定力量,“莫须有的罪名,没有办法答辩”,相信府方会规划陈总统对外响应。

正义联机立委郭正亮表示,很少有国家会对总统提出罢免,如果泛蓝对陈水扁总统有意见,手上又有足够证据,就应该提出“弹劾”,届时总统再答辩,像在野党这样莫名其妙、包山包海提出了十项罢免理由,就要陈总统答辩,阿扁要怎么回答?这样岂不是“对号入座”?阿扁当然没有必要答辩!

新潮流立委李文忠指出,提不提答辩书,不是法律义务的问题,这跟对不对,没有关系,而且重点是在于到底要不要把相关的事情说清楚,他尊重总统的作法。

新潮流立委赖清德则嘲讽,民进党不需要随着魔鬼(国亲)起舞,国亲说什么台湾是让人最不想活的国家,根本是在建构子虚乌有的抹黑的政治斗争,如果真要罢免,应该罢免造成台湾社会动荡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罢免案 扁拒绝答辩

在府党双方密切联系沟通下,总统府昨天决定,将不随泛蓝阵营起舞,罢免案正式在立法院启动之后,总统府将不提出罢免案答辩书。

总统府对立法院总统罢免案的态度已趋于强硬。陈水扁总统今天傍晚将在府内接见高雄市代市长叶菊兰等七位民进党执政县市长,对罢免案有高分贝发言。

今会七县市长 决予强硬反击

第一家庭卷入弊案,民进党立委不满遭在野党一路追打,昨天上午党团会议,主战意味浓厚。有立委对于第一家庭在弊案回击时反应慢半拍、危机处理太慢,不满说:“不能每次府内都不反应,害我们挨打。”甚至建议总统府要“正面答辩”。

依照罢免案流程,陈总统得在廿日前向立法院提出答辩书。立法院于廿七日进行记名投票。
立法院临时会昨日上午表决,通过将总统罢免案交付全院委员会审查。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陈总统在府内接见圣多美普林西比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马多蕾等人时,又恢复了平日神采,没有再出现前天接见外宾时心神不宁神态。

陈总统继上周三透过《阿扁总统电子报》大反扑之后,今天将再度针对罢免案祭出新动作。他今天共有多达三项行程,包括上午接见国际人权联盟副主席 Siobhan Ni Chulachain,下午出席台湾民主基金会成立三周年活动。晚上还要接见北上加油打气的绿色七县市首长。

陈水扁将在接见叶菊兰等南部七位民进党籍县市长,对罢免案发表重要谈话,强调治水、民生应放在政争之前,鼓舞支持者情绪,全力稳住民进党仅有的七个执政县市:高雄市、高雄县、屏东县、台南市、台南县、嘉义县、云林县。

昨日民进党立院党团会议中,连资深立委张俊雄都看不下去。张俊雄感慨地形容:“民进党没有策略、没有反应,让立委不知道如何辩护。”他甚至对党中央、总统府没有积极反击,有些失望,要有说法与对策,这样大家才能够打仗。

张俊雄还说,他对民进党丧失动员群众的能力,感到忧心,民进党应该思考重新找回群众的力量,鼓舞民心士气。

绿委批总统府 危机处理太慢

随后不少立委也开始批评,总统府对于危机处理太慢。唐碧娥等立委指出,包括SOGO案,府内、官邸的反应都过慢。也有人说:“不能每次府内都不反应,害我们挨打。”接着抱怨声四起,还有人抨击,府方有时好多种说法,会让外界觉得是默认。

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昨天表示,罢免案的本质其实是在野党之间的斗争,国民党本来对罢免案相当低调,后来在宋楚瑜不断加码、办游行之下,危及郝龙斌台北市长的选情,引起国民党内部的恐慌,最后鹰派抬头,马英九被迫要跟进罢免案。

柯建铭表示,由此可知,罢免案其实是郝宋相争的副产品,答辩书更只是副产品中的副产品,答得好或不好根本不重要,总统府根本无须起舞。

陈总统应效法尼克松、柯林顿

陈水扁总统最后决定不提答辩书,其实是颇为令人遗憾的宪政决定。无论是出于对自己清白的自信、对罢免案的反弹,或者对立法院的不满,陈总统不提答辩书,应属“人情之常”的考虑;但站在宪政的高度,陈总统却可能错失了立下宪政惯例的良好机会。

上个世纪被弹劾的两位美国总统尼克松、柯林顿,尽管他们当时对自己被弹劾都很不以为然,但是他们都向国会提出了正式的答辩书。

一九七四年尼克松决定向国会提出答辩书,而且宣布尊重众院司法委员会的裁决,这在当时是不得了的决定,让许多内心担忧美国民主发展的美国学者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尼克松被后世称为“皇帝总统”,他行事有霸气,以拒绝答辩负嵎顽抗国会,不是不可能的事。

事实上,尼克松当时的幕僚长海格是军人出身,在弹劾剑拔弩张之际,还传出白宫将调动军队保护总统。但国务卿季辛吉一句“被刺刀保护的总统当不成美国总统”,让这种紧张形势化于无形。尼克松决定勇于面对国会,即使后来他黯然辞职,无损于后世对他尊重总统名器与宪政精神的评价。

到了九○年代,柯林顿作法更进一步,主动以答辩争取敌对政党议员支持。柯林顿委托律师团向众院司法委员会提出辩护书,在司委会设定的两天共卅个小时辩护程序中,以强而有力的答辩、带悔意的态度,争取共和党中温和派议员的支持。这是柯林顿高明之处,他以诚实面对、强力答辩,化解了致命政治危机。

尼克松、柯林顿虽遭弹劾,但他们遵守宪政秩序,向国会提出正式答辩书,无论最后是去职或留任,他们都赢得了人民的尊敬。陈总统若能以清朗态度响应国会质疑,重新考虑提出答辩书,创下良好宪政惯例,相信在罢免程序落幕后,他会赢得多数人民的掌声。

公听会拒答辩 蓝绿仙拚仙

陈水扁成为中华民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国会发动罢免的总统。立法院启动罢免案之日,也是朝野大斗法的开始。总统府一旦认定罢免案出不了立法院大门,紧接着登场的便是元首尊严保卫战。

泛蓝意在藉由总统向国会答辩流程,把陈水扁从宪法的元首高度拉下来。蓝营已列出SOGO、台肥、台开、国票金、高捷、金控及二次金改、总统府炒股案及陈由豪案、高铁案等八大弊案,要一天举行一场公听会。其中至少有三场点名要求陈总统亲自参加,要求总统夫人吴淑珍参加的也有三场。另外还点名马永成、黄芳彦、林文渊、林志豪等与第一家庭关系密切人士出席。

总统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响应是否出席公听会。但行政院长苏贞昌已抢先呛声,“相关刑事案件进行应该依法侦办,三权之间不该揪在一起、有所逾越。”暗批立法院不应介入侦办中的司法案件。

陈总统要不要向立法院提出答辩书也有类似思维逻辑。依立法院职权行使法,没有规定总统面对罢免案时,一定要提答辩书。府方前天沙盘推演时,主战派就认为,根本没必要提什么答辩书,最后是主战派抬头,确定不提答辩书,且认定答辩也改变不了结果,不答辩反而可凸显泛蓝的无理取闹。

事实上,府方不外是为了保护第一家庭,免得说愈多麻烦愈多。例如,总统府新闻稿,起初还有问有答,道出吴淑珍的礼券是与友人集资购买,花了三万多元;后来不管外界问什么,府方索性都以“尊重司法”、“有证据请向检调提出检举”打发。然而,绿营希望以此策略,还是难免有案情万一又升高的风险。

因此,从罢免启动到廿七日立法院表决这段时期,可说是关键无比。从情势上分析,即使检调要让赵建铭回家陪产,也会先避开罢免案的锋头,廿七日以后再说。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