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山东反动势力 人类文明的毒瘤

2006-07-11 10:02 作者: 高智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6年7月8日绝食感言

中共在山东的反动势力,近年来在那里是聚集了一些恶能量的,这样的恶能量的聚集为以张高丽及李群为恶首的山东反文明势力带来了一近一远两大收获。这近的收获是有目共睹的,即是前阶段江泽民亲赴山东,以示对那里反动势力的褒奖。江泽民的“亲赴”之举可谓悲壮!紧裹得严严实实的他被人抬着东奔西颠,张高丽则鞍前马后哈腰待侍,俯贴驯服之态可掬;而那远的收获则是有耳共闻的,近两年里山东反文明势力恶名昭著全球的骂名。

山东大学的孙文广教授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今年“六四”之后我只主动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而老人在一个多月里则打过来两次电话。说心里话,我最近真有点害怕接到老人打来的电话,老人在电话中的极其平缓的语气中无法掩饰的是愤怒、无奈和无助。

在中共“六四”冷血杀戮十七周年之际,孙文广教授拟亲赴天安门去悼念那些逝去的英灵之举引来了张高丽们的恐慌和仇视。最近两年多来,中共的广东、上海、陕西及山东的官吏官僚黑恶势力在残酷镇压人民和平抗争方面的共同特点是:手段残酷、方法下流且不计后果。孙文广教授在被山东警察强行绑架回济南后进行了长时间的非法盘查后放回。回到家后老人发现,他的电话和两部手机开始不间断的有骚扰电话打进来,每部电话都是平均隔一分钟被打进来一次。老两口原以为这样的野蛮和无聊可能最多持续一天或者两天就会罢止,但他们又一次低估了张高丽们的邪恶程度。截至7月1日,这样的骚扰电话没有任何罢止的现象。老两口苦不堪言,老人在电话中说:“我们找遍了所有我们认为该找的部门,但一点用也没有,我们总不能老关闭电话,外面的亲人、朋友联系不上我们时,都很担心,但只要我们打开了电话,骚扰电话就会响个不停,每隔一分钟打进来一次,关键几部电话不是同时响铃,他们肯定是通过程序来控制这种骚扰的,实际上是等于每隔二十来秒就有一部电话铃声响起,我们又不能不去接,因为你无法判断它是不是骚扰电话,我老伴真的是受不了了!这些人这样做,对他们自己能有一点好处吗!太不可理喻了!真不知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面对这样的政府,我们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是因为“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的恶劣现实,我才不忍心接听老人的电话。

愤怒和无奈是有的,但这样的丑恶发生在今天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尤其是发生在张高丽、李群们所控制的山东,人们不会感到一丝惊讶,在他们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围绕陈光诚及其亲人而持续施行的暴行中,在他们毫不犹豫的将很久以来即作为景区景致标志的“真善忍”这样的文字当成影响稳定的因素除灭时,你尽可想像这群人悖绝人伦的决心和程度。

最近一年以来,山东一些地方的小商贩不断来信投诉,一些城镇的城管野蛮“执法”以及以犯罪手段“执法”的血腥事件不绝如缕。一些城管人员竟然手执大刀“管理”市场,令人难以置信。青岛莱西市的刘京顺的来信及其所附寄来的、被大砍刀砍残了的照片印证了这种野蛮暴行的真实存在。那里的城管人员上班时,不仅手执大砍刀这种真家伙,且也真敢动用这种真家伙——大砍刀“执法”。大砍刀队所到之处,“被管理者”大多百依百顺,稍有不从者大刀伺候,决不手软。刚刚交完市场“管理费”的刘京顺面对手执大刀的执法者的蛮横只是小声申辩了一句,即被那怒不可遏的城管人员冯志远手起刀落,顿时鲜血四溅,数根肋骨及肋间的动脉、静脉均被砍断,刀伤深至肺部,肠子当即溢出体外。由于那城管是在中共山东黑恶势力自己的地盘上行黑事,刘京顺被砍事件不但得不到合理合法的处理,刘反而至今已13次被非法关押在“信访教育所”,每次被关无不遭受野蛮的暴力摧残和折磨。目前仍被关在“信访教育所”的刘京顺现在连正常说话所需要的力气都难以备足,家人心急如焚!最近我的文章披露了刘的不幸遭遇后,山东的恶劣官吏们迅速做出了反应,首先是去非法抄了他的家,那里的人民检察院还专门派人赶到“信访教育所”告诉刘京顺:“我们正在组织你的材料,条件成熟时就要对你提起公诉,正式逮捕你”。刘说:“他们最仇恨的就是我们这些人不能随着他们的意思变成不会告状的动物!”

无独有偶,刚刚过去的几天里,我接到多起来自山东的、有涉“信访教育所”暴行的控诉电话。莱西市70岁的王金仁(音)老人已被自己的“政府”用黑社会手段非法关押在“信访教育所”三年之久,老人已被殴打致残。老人因对村里搞“村提留” 的不满得罪了村委会领导,从来都是蛮横无度的村里领导扬言要老人的命,深知心手歹毒的村领导做坏事从来是说一不二,老人便躲在家里长时间不出门。在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老人上高中的儿子在自己的家门口被村里的“领导”同志活活打死。他去告状,杀人者没有得到应有处理,反而将已经丧失至亲的老人常年非法关押在非法设立的“信访教育所”,持续经受着背弃人性的摧残和折磨!

山东莱西市的吕淑娥,前几天因不堪忍受“信访教育所”那些“国家工作人员”的野蛮折磨奋而自杀,后被抢救脱险,而这是老人在“信访教育所”的第二次自杀抗争。

……

山东近年来邪恶能量聚积并持续事发的另一个最为恶劣的标志即是:那里成为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这种反人类罪恶的急先锋。可耻的沦为在非法关押、迫害、杀戮法轮功修炼者方面最为恐怖、最为触目惊心的省份。其中山东的淄博市是全国地级市中镇压法轮功最为残酷、杀戮人数最多的城市,山东的招远市则沦为全国血腥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黑样板。

中共山东的反文明势力长期针对善良人民野蛮暴行不仅仅是人类一个时代的屈辱和灾难的记录,他们的存在,且是强有力的存在,更是人类这个时代的耻辱的纪录!这样的长期存在,正在考验着今日人类的自醒、自救及自净的能力!

今天的绝食人员在原有二十九省固定绝食者的基础上增加了浙江台州的林大光等五人。

2006年7月8日 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