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40名艾滋病孤儿的老师

2006-08-24 00:52 作者: 弓雪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河南 省上蔡县绍店乡的不少村民,因为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又传染给家人,形成了数个举世罕见的艾滋病村!被感染的村民纷纷死去,留下了许多孤儿,他们的生存和 教育都成了难题。后来,当地政府规定,达到学龄的孤儿可以免费上学,但是那些学龄前的孤儿却没人照料。

2002年,有人通过社会募捐,办起了一个免费的艾滋病孤儿学前班。可是,由于"恐艾症"作怪,根本就没人愿意来教这些孩子!就在这时,一个名叫侯会勤的健康女孩,勇敢地挺身而出......

英雄之举:勇敢女孩决心执教艾滋病孤儿

今年22岁的侯会勤, 是上蔡县绍房乡后杨村人,她有一个小她4岁的弟弟。幸运的是,侯会勤的父母没有参与卖血,所以当艾滋病肆虐当地之时,侯会勤一家人都安然无恙;但不幸的 是,在侯会勤8岁那年,父亲在外出打工时遭遇事故而身亡!瘦弱的母亲一人承担不了全家的重负,爷爷只好常年出去要饭来供养侯会勤姐弟俩上学。

侯会勤知道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因而学习非常勤奋,成绩优秀。初中毕业后,她虽然考上了重点高中,但是家里却再也无力供她上学了......

就这样,15岁的侯会勤辍学了。一天,村支书刘某找到她,说村小学缺老师,想让她去代课,并说每月给120元工资。侯会勤高兴地答应了!

侯会勤教的是语文,她 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是教学成绩却不错,在她代课的5年中,乡里每次举行考试,她所教班级的成绩都是全乡数一数二。不过,当年承诺给她每月120元工资的 刘某,在这5年当中仅给了她3个月的工资,剩下的一直推说村里没钱而拖着未给。她在学校的全部收入靠的都是奖金--因为她教学成绩优秀,乡教育部门每年奖 给她几百元。她就靠着这微薄的收入,给爷爷、奶奶买药,送弟弟读书......

如果不是村里发生的这场世纪悲剧,也许侯会勤会这样一直在村小学教下去......

随着艾滋病高发期来 临,村子里去世的人越来越多,有的更是全家无一人幸存!死者多半是青壮年,留下的孩子就成了"艾滋病孤儿",生存和读书都成了问题。虽然后来当地政府规定 达到学龄的艾滋病孤儿可以免费上学,但是那些未达到学龄的孩子怎么办呢?让人揪心的是,这些孩子中有的已经感染上了艾滋病,如果放任他们与村里其他健康孩 子在一起摸爬滚打,后果不堪设想......

后杨村村民程东扬看到这种情况后,通过奔走呼号,争取到了一些社会捐助,于2002年7月将本村40多名学龄前的孤儿(含虽只失去了父亲或母亲,但经济困难的孩子)收拢来,办起了一所免费的学前班。

但是,令程东扬痛苦的 是,他请不到教师!因为根本就没人敢来这里教书。他们有的是怕传染;有的虽然懂得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只有"性、输血和母婴传播"这三条,来教书一般不会感 染,但是,他们却害怕自己周围的人不理解。一个年轻教师说:"如果我去了,不但我的朋友都不会理我,可能连老婆也找不到!月薪1万我也不去!"

程东扬在焦急中忽然想到了侯会勤,但他又犹豫了:侯会勤家里没人有艾滋病,她能理解吗?再说她才20多来岁,长得又漂亮,在全乡教育界很有名气,她会来屈就吗......程东扬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了侯会勤,让他惊喜地是,侯会勤竟然一口答应了!

程东扬担心她家里人不同意。侯会勤说:"家里人的工作由我来做,我早就看着这些孩子很可怜,想教他们。 "程东扬很高兴,但抱歉地告诉她,他每个月只开得起300元的低薪。侯会勤表示钱多钱少无所谓。

当侯会勤回家跟家里人商量此事时,母亲一听就惊呆了:"你这是去卖命啊!那些孩子有的已经是艾滋病人了,万一感染上你,妈还活不活得下去?"爷爷就更不同意了,说除非他死了,否则就不许去!

侯会勤抱紧爷爷的胳 膊,哭着说:"爷爷,我8岁就没了爸爸,这些孤儿比我还小就失去了父母,我还有您和妈妈疼,可他们有的人什么都没有了!他们需要人照顾呀,爷爷!"爷爷仍 然不同意,侯会勤就反复地跟爷爷和妈妈解释:"这么多孩子没人管,有的还是病人,混在一起很危险,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怎么办?我们村里发生这么大的灾 难,死了那么多人,不就是因为穷,没有文化?我能教他们是好事,你们不是一直教我要做好事吗......"

最后,家里人终于同意了她的选择。但爷爷说,假如侯会勤将来的婚事受这门工作影响的话,她就得马上放弃。侯会勤答应了......

理解万岁:做艾滋病孤儿教师惹谁了

侯会勤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将要执教艾滋孤儿的消息传开后,竟然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后杨小学校长舍不得侯会勤走,跟她商量说,老支书刘某已经下台了,新支书上来后准备按月给她开工资,希望她仍留在后杨小学教书。侯会勤说:"我不是冲着钱才去的,我是觉得那些孩子更需要我。"校长十分不解地摇摇头,走开了。

侯会勤的亲戚对她这种选择很不理解。有的说:"会勤啊,你过了年就22岁了,你就不怕因此找不到对象?"有的说:"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去做,去教艾滋病孩子,这闺女是疯了!"还有的说:"就为那300元钱命都不要了,真是'财痨'!"

各种各样的闲话都来了,侯会勤却不以为意。但令她伤心的是,朋友们都因此而疏远了她。侯会勤以前在后杨小学教学时,认识了不少教师朋友,每逢节假日,他们都会邀她一块儿玩,但自从她决定去教艾滋病孤儿后,就再也没有人来找她玩了。

2003年春节过后, 该开学了。因为孤儿班的条件差,课本不全,教学材料更是奇缺,侯会勤便去一个好朋友家里,想借些教学材料。当她进门后,一贯对她热情有加的好友的母亲脸色 很难看,朋友尴尬地说:"会勤,你的事情我妈听说了,你干嘛要到那地方去教书啊,其实我也知道不会轻易传染,但传染的可能性还是会有的!我妈这个人你也知 道,很小心的,所以我......"侯会勤马上就明白了好友的意思,急忙告辞。

回到家后,侯会勤把自己关在房里,大哭了一场。她真的不想失去这些朋友,可是,她已经明白了,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或许就是一条走向孤独、寂寞、没有朋友的路!她把这些痛苦和孤独埋在心底,毅然决然地走进了艾滋病孤儿学前班。

教这些孤儿不比教其他 孩子,全班共有40多名学生,最小的3岁,最大的9岁(达到了学龄,但她不愿去村小学读书)。这些孩子中很多都是父母全无,跟着爷爷、奶奶或叔叔、伯伯 过;其他的不是没了父亲,就是没了母亲。这些孩子当中,有几个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还有几个有症状但却没有被确诊。

有病的孩子基本上是通过母婴感染的,一出生就携带病毒,村里这种孩子从来就没有一个活过10岁!他们的家人就跟侯会勤交代,孩子活不长,学不学东西是小事,让他们高兴就行,下雨、下雪就不来上学了。但令侯会勤感动的是,越是这样的孩子,就越是想到学校来读书。

这样的学生组合,当然给老师带来巨大的压力。侯会勤在教孩子认字、画画和唱歌等文化课之外,还必须教他们艾滋病的常识和防范知识。

在村子里,由于艾滋病 已经不再是个敏感的话题,村民们在知道自己患了艾滋病后,已经没有了悲伤和抱怨,而是聚在一起打牌、下棋,不再干活。他们说,活一天算一天,一副听天由命 的样子。所以,孩子们几乎感觉不到艾滋病的凶险,村里死的人多了,大家已经熟视无睹,他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的不是悲伤和恐惧,而是淡然,好像那都是大人的 事,跟他们没有关系。为了让孩子们感受到艾滋病的危害,侯会勤经常带着孩子们去看望生命垂危的病人,让孩子们体验死亡的真正含义。

侯会勤在教孩子们各种 知识的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看管好孩子,防止他们有矛盾冲突--健康孩子和病孩混杂,一旦他们打得头破血流,就有相互感染的危险!所以,侯会勤就把 班里谁是艾滋病儿告诉大家(由于村里的孩子们经常在一起玩,艾滋病儿也比较多,不存在歧视问题),让他们在玩耍时不能碰撞这些孩子,绝对不许跟他们打架。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一转眼就忘了。所以,侯会勤一天到晚一刻也不能松懈,精神高度紧张......

这样教了一个多月后,侯会勤感到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心中一度产生了动摇。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小事,却坚定了她继续干下去的决心。

一天,班里新来了一个 5岁的孩子。他刚失去妈妈,幸运的是,他没有被感染。吃过午饭后,他在班里睡着了,侯会勤怕他感冒,就找了一件衣服给他盖上。谁知,孩子一下被惊醒了,哭 叫着"妈妈",一头扑进侯会勤的怀里。侯会勤抱着他,问他怎么啦,他说他刚才梦见了妈妈。侯会勤怎么哄他都哄不住,结果班里其他的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最后,侯会勤也哭了。自幼失去父亲的她,从来没有像这样伤心过,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些孩子,因为在这里,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黄连般苦涩的故事,所有的安慰都显得那么空洞......

这事发生后,侯会勤好几天都寝食难安,她觉得孩子们太可怜了,自己一定要留下来,给他们欢乐,给他们阴郁的童年撒下和煦的阳光!

爱心天问:谁来帮助这个善良的打工教师

从此,侯会勤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孩子们的身上,而那些已经感染艾滋病毒的孩子,尤其让她挂心。

病情最严重的是5岁的女孩翟梦娜。她3岁时,母亲因艾滋病去世,父亲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她爷爷也是艾滋病人,已经到了晚期。奶奶把她送到学校来时,流着泪对侯会勤说:"孩子愿意学就学,不愿意学就让她在这里玩。她妈妈死了,我本想留下个好孙女养大,可孩子也......"

小梦娜已经到了发病期 间,但她在学校表现得很安静,非常热爱学习,每次作业都完成得干干净净。有时候,她看到同桌的小朋友写的字很潦草,还会主动告诉小朋友该怎么写才能写工 整。小梦娜每次病痛发作时,就蜷曲着小小的身躯,痛苦地用小手按着胸口告诉侯会勤:"老师,我这里不舒服,疼啊......"

侯会勤每次都紧紧地抱着小梦娜,但是却感到自己的拥抱是那么的无助,她不知道这个可爱的孩子,能坚持走到哪一天!

艾滋病儿中,病情最轻 的是7岁的女孩张盼,她生下时父母给她起名盼盼,就是盼望着她将来幸福。可是,她的母亲已在两年前被艾滋病夺去了生命,父亲和她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盼盼 目前还没有明显的发病症状,所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有多重,在学校里仍然蹦蹦跳跳地玩耍,无忧无虑。可是有一天,她突然问侯会勤:"老师,人家都说我将来 会跟梦娜一样痛,活不到10岁就会死的,是真的吗?老师,我死后会到哪里?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侯会勤当时眼圈一红, 不知如何回答。几天后,她把盼盼拉到自己跟前,对她说:"盼盼,你不会死,只是将来会到一个可以任意玩耍的地方,那里可以看到星星和月亮,最亮的那颗星就 是老师,老师会一直看着你的。"侯会勤这样"欺骗"盼盼,是为了让孩子在发病时少一些恐惧,多一些希望。此后,侯会勤常常望着盼盼活泼的身影发呆,她真的 希望将来孩子要去的那个世界,就是鲜花满地的天堂......

最喜欢哭的孩子是3岁 的程孬。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捐助的,有时阴雨天,他的衣服被泥水弄脏了,连换洗衣服都没有。一次,侯会勤见他趴在地上不起来,就跑到他跟前,想看看他是不 是病了。谁知程孬一起来,脏裤子就从身上掉了下来!侯会勤一摸他的裤子,布料脏得都硬了,裤带也断了。侯会勤心一酸,把他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 来。

后来,侯会勤向程东扬的母亲要了一件他们家孩子的旧裤子,用剪刀改了一下,缝制好,给程孬换上。小程孬看着老师给自己做的裤子,咧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摸都不让别的孩子摸一下。

侯会勤教孩子时不怕任 何麻烦,下雨或下雪天,如果哪个孩子没有来上学,她一定会去接;放学后,走不动的孩子她都要送回去。因为这样的孩子往往有好几个,她就不厌其烦,一个一个 地接送。如果孩子病了在家休息,放学后她就会去探望......只要是能帮助孩子的事,侯会勤都愿意去做!

但是,有的方面却是侯 会勤帮不了的。譬如冬天来了,很多孩子还没有棉衣棉裤,地面已经冰凉如铁,而不少孩子还是光着脚丫,穿一双单布鞋,冻得脚都没有知觉--这些孩子的监护 人,有的自己对生活已经绝望了,更谈不上照顾孩子了!班里最大的孩子是9岁的罗忍,她本来已经可以免费去后杨小学上学了,可她仍然呆在学前班,不愿意去上 小学--她家里已经开不了锅了,而这里中午有一顿免费的热饭可以吃饱;如果到别的地方上学,吃饭就没有着落......

侯会勤在接受记者采访 时说,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帮不了这些孩子多少忙,但是只要他们需要自己,她就会一直坚持教下去!这个漂亮、善良的女孩,正当青春年华,却有着一颗沉重得 背对孩子就没有了微笑的心,一说起孩子们的苦难,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愿意燃尽自己最灿烂的青春,来为这些不幸的孩子增加哪怕只是一丝的温 暖......

侯会勤有很多的愿望: 她非常想学习风琴或其它的乐器,给孩子们悲伤的童年增添一些快乐的音符,可学校没有钱买风琴,无法帮她实现这个愿望;她也想多看一些儿童读物,多给孩子们 讲一些美好的故事,让他们记住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也会有美丽、温暖的传说......可是,她没有多少这样的书籍,所以就是这样一个微小的愿望,也难以 实现。她常常觉得自己很无助,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给孩子们多分担一些痛苦;她非常渴望有人能伸出援手,帮她一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