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汉子 谦谦君子——记陈忠升先生

2006-09-12 06:47 作者: 范子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已是年近古稀的人了,能认识陈忠升先生这样的硬汉,是我这生的荣幸。为此,我还得"感谢"共党当局。没有共党的专制把我这把老骨头关进大牢(浙江金华十里坪劳教所)里,我这生也不太可能认识他。

2001年我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二年。说实话我在入狱前对"法轮功"的一些理念和行为可以说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共党说"法轮功"是"邪教"。

到了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我有意无意的接触到了因修练"法轮大法"而被投进大牢的"法轮大法弟子"。起先我是带着一个"邪"字去接近他们,去看他们到底有多"邪"。

然通过与这些"法轮大法弟子"的接触和了解,我不但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看到"邪气",相反,从他们身上折射出来的正气──真、善、忍,让我和其他难友们肃然起敬。尤其是陈忠升先生不畏暴政酷刑、坚持信仰、捍卫真理的勇气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陈忠升,男,38岁,浙江省乐清市人,曾为部队军官、公安干警,因修练"法轮大法"被开除公职,于2000年10月10日,被温州市当局非法判劳教二年。同年11月30日,由乐清市看守所押往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劳教。2001年1月28日,该所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在该所四大队直属中队二楼第三个宿舍,对他采取了为时十天的酷刑。

28日20时许,所部一些恶警对他进行简单的问话后,令他脱下衣服,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坐在靠背木椅,底板是两根细铁棍上,然后用胶带把他的四肢绑在椅子上,不得动弹,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每天只给一点点米饭,一点点开水。

平常人一、两天不睡都受不了,他们长达十天时间不让睡觉!在漫长的痛苦中,陈忠升熬得眼泪嘀叭嘀叭外涌,有时眼皮实在支撑不住,稍微一闭,就遭到拳打、冷水浇身或捏乳头。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目光呆滞、神志不清,好似植物人,同时出现多种幻觉。

在此期间,狱头们每天只给他一点开水,吃两顿,每顿一点米饭,半块小豆腐乳,或者给点什锦菜什么的,饿得他口乾渴得发烧;厕所不给上,尿憋不住只能尿裤子,又臭又脏更冰冷,令他欲死不成,欲活活不了。本来140斤重的魁梧身材的他变成了皮包骨头。

那时正值严冬大寒,房间还开着窗户,寒风刺骨。他身上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冷得全身直哆嗦,牙齿直打颤,日日夜夜久坐之后,腿脚冻僵硬了,肿得很大,皮肤绷得紧亮,一触即破。就这样,他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承受着痛不欲生的生死折磨。

这种酷刑持续到第十天才松绑。不久,他被转入新的强制措施──非人的禁闭和"隔离转化"。这种惩罚有时比直接的肉体惩罚还要痛苦,它会把人逼疯的。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挺得过来啊!

解禁松绑后,他腿脚钻心地痛,痛得不能睡,睡了痛醒。须有人架着他才能站稳、才能移步……

他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仰深深地感动了难友们,赢得了难友们由衷的敬意。接下来的日子他在难友们的帮助和关怀下,加上自身特有的军人身体素质,他的身体慢慢地有所恢复好转。

平时他也时常力所能及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难友们,以自己的行为告诉周围的难友们什么是真、善、忍。

别看他面对暴政是条铮铮汉子,可对朋友却是一位谦谦君子。

难友戚惠民先生回忆道:"一次,我和好几个难友围着陈忠升先生闲聊,难友们大多是年轻人对军事比较感兴趣,不知谁问了一句有关飞机用什么燃料问题,我不假思索地说是用:'军用汽油'。还作出一副不容置疑的神态。"这时陈先生走到他旁边用很低的声音说:"据我所知飞机用的燃料是特种煤油。"戚先生当时不信,还振振有辞地坚持自己想法。此时的陈先生也不和他争辩,笑一笑就把话题转开去了。不久戚先生从一本"军事杂志"上看到,飞机用的燃料确实是如陈先生所说的是"特种煤油"。戚先生现在说起当时的无知和固执,还一脸的难为情。他引用了契可夫的一句话感慨道:"有教养不是吃饭不漏汤,是别人漏汤的时候别去看他。"陈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有教养的谦谦君子。

人们在谈起共产党为什么要如此残酷地迫害法轮功时,有多种"猜测"。有的说,法轮功发展太快了,修炼人数远远超过共产党员的总数,这个一党独大是决不允许任何组织超越它的。也有人说,法轮功在中南海外静坐──是反对共产党的具体行动,……等等不一而足。

其实这些都没有说到要害,中国庞大的群体不光是法轮功,工人的队伍、农民的队伍、基督徒的队伍,都超过法轮功,对待这些群体,共产党似乎没有对待法轮功那样神经质──当然,这些群体没有少受到共产党的迫害。至于中南海外静坐,这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无须我赘述。

要说共产党最最害怕法轮功的原因,那是因为法轮功的道德魅力、道德境界、道德操守。在中国这块巳被共产党糟蹋殆尽的道德境地里,唯一剩下法轮功这块道德净土。共产党这群流氓成性、恶贯满盈的土匪,靠的是打家劫舍、坑蒙拐骗。现在在它的面前树立着这样一群中华传统优秀品质的法轮功群体,两相比较,他们不得不自惭形秽。开始时,他们是恨,恨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比尔.盖茨夫妇对巴菲特捐赠370亿元的决定让他们"发抖",那是充满敬意、激动得发抖。──而共产党是感到临将灭亡的发抖。为了挽救它的覆灭,摆在它面前它选择了惯用的镇压手段这条路了。

要说法轮功表现在真、善、忍的美,凡是见过法轮功的人,都会感慨万千、心悦诚服。我有许多法轮功朋友,大多是在监狱里相识的。有多位还亲临寒舍叙旧。他们的行为举止、思想品质,在物质享受上完全是苦行僧式的:不吸烟,不喝酒,甚至不喝茶──一杯白开水就知足了,待人诚恳、助人为乐。

在国内,我还没有发现有"冒牌法轮功"的人(冒牌基督徒倒是见过),因为国内法轮功的处境太危险了。可是有人说,"如果中共真的被法轮功铲除了,中国会不会有面临另一场文化或宗教的浩劫?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我们中国民主党应该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这些人已经快要走到共产党这条老路上去了。这个问题我在《祝贺2006年柏林民运大会》的信中已说明了。今天我要告诉这些人,法轮功决不会向你们抢权。但是,未来那一位中国领袖,是法轮功修炼者却是完全可能的,就象现在的美国总统是基督徒一样。

所以,我要劝告未来中国的领袖们,不要象共产党那样,为了权力、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象毛泽东江泽民那样无恶不作、无耻之极。 而要学习法轮功那样诚挚、诚信,象我的法轮功朋友陈忠升那样做谦谦君子。

我和陈忠升先生先后相处于2001年12月至2002年8月他释放后。

出狱后,他依然修练他的"法轮大法",依然传递着"法轮大法"的真、善、忍。

当然,当局也始终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时不时地会用各种手段威胁他及家人。他们一家根本没法过上正常人应该过的基本生活。

现在,陈忠升先生又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未经审判,非法送到十里坪劳动教养(8月24日)。等待他的又将是酷刑啊!我悲愤!我无奈!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借此机会我要向《大纪元》记者李新小姐、辛菲小姐,希望之声记者夏语冰小姐致以衷心的感谢。感谢她们在陈忠升先生危难时间,鼎力相助全力营救。我还希望国际媒体和天底下所有善良人们,随时关注陈忠升先生的安危,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陈忠升先生!
谢谢大家!
(2006年9月5日于浙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