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专栏】:谁见过没有硝烟的战场

2006-11-15 11:10 作者: 今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由于历史的安排,实证科学自牛顿的经典力学与麦克斯伟的经典电磁学问世,约定俗成地形成了一种科学规准,除了要经得起反复试验实证以外,还要象牛顿、麦克斯伟那样达到“数学公理化”,即逻辑上要象数学公理一般严密精确。马克思自称《资本论》达到了“以数学形式表达”,加以恩格斯、梅林、拉法格等人的吹抬,似乎达到了“数学公理化”程度,而作为社会科学反复实证,只能在百年之后。

马列专政宗旨以俄国、东欧、东亚、东南亚,包括中国十几个国家作血腥专政的试验田,牺牲了上亿生命,直到苏联解体,其以科学装饰的伪科学面目才一一暴露。

当年什么“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阶级斗争”、“世界革命”等,使左倾知识分子热血沸腾,工农群众被牵住鼻子跟着走,直到文化大革命,彻底革了中华文化之命,民众才醒过梦来,原来共产党接连不断的群众运动就是运动群众;马克思说的“理论一旦掌握了群众,就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原来就是迷惑群众为实现其邪说去暴动当炮灰,包括苏联的集体农庄运动,学习斯达哈诺夫的工业化运动,中共的农业合作社、人民公社化运动、三反、镇反、肃反、反右倾、四清以至文革都是折腾老百姓,利用群众整群众,其理论来源正是马克思的唯物论。

马克思的说教“物质力量必须用物质力量来打倒”,就是把人与一切都当作物。这在十九世纪实证科学蒙昧时代尚有市场,其实所谓科学三大发现:所谓细胞学说处于初始阶段,远未涉及原子领域,所谓能量守恒也只是现象观察,还未发现能量的载体形式:波粒二重性,尤其进化论只是用归纳法概括生物界生命近亲现象的一种假说,有待考古证明,根本没涉及如何能随机地、自发产生生命的难题。今天微观科学已经让人们可以看清物质的本来面目:在粒子物理学中微子的穿透力,令人震惊,可以穿越几千万个地球而畅通无阻,可穿透一亿光年之距的固体铅,比原子的能量、放射性大得无可比拟,其在无数可能的轨迹中瞬间作出选定的智慧为人类望尘莫及,物质粒子越微观,威力与神通越大越高,已经成为物质微观界之通则。

其实二百年前,德国大哲学家康德就已经断言,地球上粗糙的物质所组成的人,不可能有了解更深层、更广袤宇宙的智慧,而中微子粒子比粗糙的分子不知精微细腻几百倍,由中微子组成的星球与生命,当然会比地球上人类神通广大。若科学手段能达到对物质亿万次方的分解,那更将是超人的高级生命的天地。当然巨大的能量级差,使人类难以做到。

马克思时代的“物质运动说”只能以地球自转与公转来说明地球上和物质没有静止状态,还观察不到石油,钢铁类固态或液态内电子的运动,现在能观察到的微观物质的普遍运动,已证明物质与精神的内在统一,物质与活性或灵活的内在统一。所以自卡笛尔以来,唯心与唯物的划分是人类认识误区,被共产文化加以利用,所谓:意识只是外部世界的反映,如水中月、镜中花,是并无实体,是不存在的虚无缥渺;是“人脑的产物”。称为“产物”却不承认是物质,只承认大脑是物质,意识是物质产生的“非”物质。现代的脑科学已证实,思维波是实实在在用仪器可以测到的物质,曝露了唯物主义的破绽,马克思主义以此否定意识的物质性,逻辑上讲不通,事实上并无根据。

其实中共建政之初,顽强灌输唯物论“洗脑”时,就在各地遇到学生的诘难:

“您说先有物质,后有意识,那么您说先有图纸还是先有大楼,先有木匠制造桌子的设想,还是先有桌子?”

宣教者往往被问得张口结舌,只能用大帽子压人:

“哲学是具有党性的,你是资产阶级立场,你就自然 会认为先有意识,你是无产阶级立场就会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这涉及到先有宇宙、生命还是先有神的问题,你再坚持会导致反动的结论,小心哪!别忘乎所以!”

学生自然会想到自己阶级出身问题!争论于是止熄。

老医学家张育明先生在《中共统治下灵异现象》一文中,对中共唯物论的探讨有许多有趣的事实,是实证科学不可忽视的原始资料,令无神论者无法辩驳。

党文化中唯物论的宣传,毒害了几代人,正如文革时副统帅林彪所言:“铭刻在骨髓上,溶化到血液中,落实到行动上。”加上中共阶级斗争、斗争哲学、煽动仇恨的长期灌输,连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护士也接受了江氏“法轮功是阶级敌人,为了经济发展,可以作为产品,供人体器官移植创收”的说法。

一位1992年曾在上海中山医院实习的吴立诚医生证实:

“内脏器官必须活体摘取,一旦血液凝固就成了废物,因为微血管中血凝固,没有任何办法冲洗出去。”

当时他的俩位同事,一个竟自豪地炫耀:“我做活麻利,几分钟就解决,被固定的死刑犯要叫喊的,一刀下去,鲜血迸出,受者立即休克,肝肾一挤压就出来,交给移植组,一条龙地衔接得十分紧凑。”

另一位同事说:“人的活体,一切都有用,人皮可以用来移植,死刑犯术后还活着,马上送去作人体标本,剩下的只是一堆头发和脂肪,扔在那个房间角落里,你可以去看。”

在中共夺权全国政权之前,石家庄白求恩医院毕业的医生就证实,他们当年上解剖课,都是法院专车送来的活人“反革命”死刑犯,全身麻醉后,解剖,让学生观察活人体腔内的五脏运行机制,只要医院常委批准,联系地方法院,就可以进行。

早在2001年就有大陆人投书明慧网揭发石家庄正在对法轮功囚禁者进行活体器官移植,呼吁家属营救。而这种大规模的宰人生意,至今才被揭发,院长、医生、有关护士与中共军方合作而保密。与扁鹊、华陀、张仲景、叶天士、李时珍这些古代医生相比,不知这些人的民族精神与道德堕落到何等天地!

从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派、批林批孔、文化大革命、反精神污染,从批电影《武训传》、批《红楼梦》研究方向、批电影《清宫秘史》、批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占领舞台、评法批儒、批宋江投降派到三个代表,三个为民到和谐社会,与刑场,批斗现场并行,中华古文化被湮灭殆尽!

可怕!没有硝烟的战场!


――――党文化史之十一

看中国首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