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算命之路: 梦的应验

2007-02-04 04:41 作者: 泰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人生的历程中,我经常感受到,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好像是一对互相倒立的王国。当物质世界的所谓繁荣和充足时,那时内在的精神世界相对地感到贫乏和枯渴;反之,当物质世界被迫困顿和贫乏时,他的内在精神世界往往会有一种特殊的飞跃,好像要以此来弥补物质世界的不足。在自己早年的30年的逆运中,一直不自觉地有这种感受。

所以,人生的逆运并不可怕,他只是逆在人的表面的物质空间层次上,例如金钱、名利、地位、家庭、健康、身体等事情上,但并不逆在精神层次面上。相反,反而会激起精神上更高范畴的自我追求,自我觉醒,自我回归。后来我帮他人算命时,当算到逆运的时候,我都劝说人们要放轻对世间名利和物质的执著,而去追求精神层次面上更高的东西。一则对度过逆运有帮助,二则说不定会在精神领域上有新的发现和突破。

自己将24岁至34岁的乙巳运中的经历写出来,别人看了后会说,搞了那末多爱好的东西,还能说是逆运吗?其实正是上述论点的写照。因为在乙巳运中,家中环境一直未曾好过。父亲在文革一开始,因为历史问题而被红卫兵赶回乡下做农民后,一介执笔的知识份子,怎会下地耕田呢?但为了谋生,不得不这样做。到了 1973年,终于有一天,父亲在插田时倒在水田里,被生产队长发现,背去卫生所抢救。命是救回来了,但已经半身不遂,他在当地农村并无亲友,当地农村怕负责任,便开了证明让人送回城来。

回城后,家中并没有余钱送他去医院治疗,况且当时的医院对此等所谓“五类分子”也会不收的,我唯有用自行车的尾架载着他到附近的卫生所针炙。那时的大陆兴起针炙治疗,看了几次针炙门诊后,自己也买了些针炙书籍和针炙用针,在家中帮他针炙。好转了一些时日,但长病难医,终于在1974年初在家病逝。父亲去世时,刚入60岁,当时全家只剩下几枚硬币,连打救护车来的5元钱也是向同屋借的。其他的同学和朋友知我父亲过世后,也知我家平时也很困难,便一人出5元,一人出10元,总共凑了八、九十元,到殡仪馆买了一个最便宜的骨灰缸,租了一个最便宜的小房间,我和我妹以及其他七个同学、朋友,总共九个人给父亲办了一个最便宜的丧礼……。

父亲去世后,自己也就抽出身来,去实施偷渡香港的计划了。因为那时许多知识青年被赶到农村后,发现并没有前途,很多人偷渡去了香港。自己的家庭在共党来了后,一直倒楣了几十年,所以本人也想来一个彻底的摆脱。终于在1974年的夏末,和两位朋友先是坐车到了惠州,然后在傍晚时分,走出惠州公路,趁无人时分跳入路边的树林,靠着指南针,向着香港的方向走去。白天躲在树林中睡觉,夜晚才敢行走,走了十天,终于到了海边,但被当地三个民兵用枪指着脑袋抓住了。民兵搜去了所有干粮和有用的衣物后,放我们一条生路,当年偷渡的青年很多,他们也司空看惯,油水兵而已。

当晚我们就下了海,风大浪高,我绑在水泡上装衣服的胶袋也被海浪冲走了。在海上漂了一夜,到天亮时,看到一小岛在一千米外,正兴奋地说到了,但听到远处一阵马达声,很快就有一艘香港的水警轮驶到我们跟前。那时已是偷渡风的晚期,香港当局与中共达成了反界政策,于是功败垂成,被水警轮捞了起来,在香港差馆住了一晚,录了口供,第二天就被反界回深圳。

那是大陆的政策是,偷渡三次不成,抓回来后就会被判刑。初犯和第二次的,就通知所在单位或农村派人接回去教育处分。反界回来后,几十个人关在一个反界仓里,晚上就像咸鱼一样,一条条睡在水泥地板上,排满了整个房间。一天两餐,每餐三两白饭,几条咸罗卜和青菜,一点肉腥也不见,个把月下来,饿到心里发慌。坐监仓的日子里,失去自由当不必说了,肚子饿更是一大威胁,人们在监仓里谈的最多的是吃的问题,也有人介绍各种美食的做法,把它抄在纸头上,发誓出牢后就一定去吃齐全……用这样画饼充饥的方法度过坐牢的惨澹日子。

就在坐监仓的最后一晚里,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后一直令我不解,直到我修炼大法后,看到《转法轮》一书中关于梦的解释,才真正找到了答案。

那晚在监仓里,我在睡梦的朦胧之中,看到了已过世半年多的父亲来到我跟前,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和一个上了年纪的,比他还大的老太太来的。他扶着那老太太的手臂,老太太则扶着一根拐杖。但这个老太太我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她是谁。只见父亲仍是很慈祥的样子,只是看着我,很关心的样子,也没说什么话。我一扎就醒过来了,发现仍躺在监仓的水泥地上,周围的人都睡着了,那有什么父亲呀......

但这梦的确发得十分清晰,不像平常的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的梦,我想父亲的确是来看我来了……于是毫不迟疑地从水泥地爬起来,在衣袋里找出一粒打火机用的火石,和一块玻璃碎片,(是前面坐牢的人走时留下来的) 再撕一点棉花,夹在纸条上,用玻璃片往火石上刮,刮出的火花射到棉花上,待棉花燃烧起来后,就引着了纸条。那时监仓里有很多蚊子,发了一些蚊香,我就用纸条将蚊香点上,向着监仓门外的天空,心中祈求着:如果刚才真的是父亲来过的话,就诚心祈求父亲在天之灵,保佑我能快点出去,如能真的应验了,我保证出去之后,再用真的香烛和其他供品来还愿。现在在监仓受难中,只能暂且用蚊香当香了……然后就合手虔诚地对着蚊香拜了三拜。

说来也巧,就在当晚过后的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分,监仓外面的长廊,管教在大叫:某某某出来,有人来领你了。我即时一跳而起,仓友们都祝贺我,同行的两位朋友也忙吩咐我给他们家人带资讯,我当然一一答应了,然后将身上所有多余的东西全部留给了其他难友,只身一人走出去了。

办完手续后,跳上工厂来接我的大货车,第一件事是向那来接我的保卫科人员要了一根香烟,大口地抽了起来。(那时我仍在抽烟,后来才彻底戒了。)那人说:本来今天是没有计划来接你的,因为近日厂里的运输很忙,一直抽不出车子来。今早这部车临出厂载货时,突然接到对方打来电话,说今天货还未到,不用派车来了。于是保卫科的人说:某某某呆在拘留所有一段日子了,这部车子今天没有其他任务,就去接他回来吧,这样才来接你的。

我听了大觉惊奇,真的和昨晚的梦对上了,我父亲的灵真的起了作用:在另外的空间帮你调整一下,这边的人间便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配合起来了。

回到家里,剪发,冲凉去邪气后,当然买来香烛供品等,诚心还愿,感谢父亲在天之灵的保佑和灵验,才使得自己提早脱离牢狱之灾。其后我将在监仓中发梦之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再问清我,那和父亲同来的老太太的衣着和模样,由于这个梦发得十分清晰,所以我亦记得十分清楚,便再描述一遍。

母亲听了一半后就说:不要说了,这是你父亲的第一位妻子的外母。原来父亲1937年中山大学毕业后便和一位女同学结婚,后来她在第一胎生儿子时因产后热,不久就过世了。父亲是后来再和我母亲结婚的。母亲说,你父亲的第一位妻子的外母对他很好,经常和他上茶楼饮茶,母亲说得有板有眼,我当时亦不由不信。但究竟另外的空间是如何能和我们沟通的,直到我修炼大法后,看到《转法轮》一书中第九讲中关于梦的论述,我才真正地明白过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