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我有幸生在中国

2007-02-20 23:56 作者: 贾悲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无辜死难矿工的冤魂承受着何祚庥院士的“宿命”谴责之时,一群群怀揣着大量美金、英镑,在中国考不上大学或为家族转移资产目的少年留学生们,正在低调的匆匆的挤出国门,奋不顾身、心甘情愿的去接受资本主义教育制度的剥削。

曾经肩负着“亚非拉人民大团结”重任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却不顾子孙后代的“安危”,将公子王孙和革命分赃,送到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欧美澳,完成了欧元、美元、澳元与人民币的大团结,实现了数十年来梦寐以求的“国际主义”精神。

老子英雄儿好汉,父子贪污孙子转;身负家族重担的少年王子公孙们迅速插入敌后,融入赌场,深入红灯区,认真实践了“三个代表”在西方诸国的宣传和推广,深受广大房地产商、赌场老板和性工作者的交口称赞和高度赞扬:中国来的同志,就是大方!每当遇到这个为祖国争光的时候,他们总是自豪地说:谁叫我有幸生在中国!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边宝马跑,要是有人来问我,我来自于什么地方?我就骄傲的告诉他,中国是我故乡。

继承了伟大的革命前辈邓小平、周恩来等留学法国,“勤工俭学”,却没有任何学历的光荣革命历史传统,这群少年留学生敢于挑战留学大潮,勇于蔑视文凭制度,开创了“留学垃圾”新时代;著名的“时差七小时”主演兼作者,深圳市领导之爱女妞妞,哈尔滨宝马撞人案中某神秘的高干之女,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的留学生博克 “毒药”,都是勇立潮头的新一代弄浪儿。

由于中国的法治建设落后,人治凌驾于法治之上,中外之间并没有经济犯罪或贪污腐败的司法引渡协议,这个漏洞成就了掏空中国国有资产王公贵族们转移赃物的可能。而欧美澳之间完善的引渡协议,使那些靠数百年或几十年拼搏的西方各国豪门高官的孩子,常常羡慕不已的看着本班本校那群中国来的小留学生,有大把的钱花在名车和泡妞上,有大把的时间耗在游戏机和血拼上,尽管他们的学业成绩总是不佳,可是每当受到这种仰慕的时候,他们总是很谦虚地说:谁叫我有幸生在中国。

那里的人们爱当官,也热爱金钱;歌唱海外的新生活,歌唱共产党;江主席呀共产党,抚育我们成长。

生在红旗下,长在有权分赃的家庭;生在死难矿工们白骨作基础的豪宅,长在累弯了腰的农民背上;生在穷人看不起病的医院,长在工人下岗国企贱卖的经济崛起上,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去贡献数倍于外国学生的学费,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网上爱国,捍卫那个让他们有幸的政府。

这些嘴上高喊爱国的小留学生,却总是把中国纳税人的钱奉献给国外;这些嘴上大骂欧美的留学垃圾,却总以欧美国家的身份为荣。

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党,他的名字就叫共产党;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都是党的传人;党的怀抱中我成长,长成以后是小留学生;黑社会黑手党黄色书,永永远远是党的传人。

谁叫我不幸生在中国,会讲中文,流浪欧美,认识过这么一群党的传人,国家的盗贼。在我哀叹中国矿工、农民和下岗工人不幸的时候,他们却“窃国者候”一样的自负:谁叫我有幸生在中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观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