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副局长一觉惊醒丢了乌纱帽


有电视新闻说:南方某市两位副局长因在开会时打瞌睡而被一举罢免了副局长职务,而几个无故缺席的局长大人们反倒毫发未伤平安无事,初看顿生一丝不平之意,继而又感疑惑不解:看来无论如何那些无故缺席的总比那些打瞌睡的强不到哪儿去吧?想必是那位主管领导大人当时被气晕了头,一时分不清了东西南北青红皂白,于是才有了这段莫名其妙的公案。

   大凡市里要开个什么会,一般都是头头们觉得有必要向下面的小头头们灌输点来自更上头的某些“精神”之类的东西。(当然还包括头头们在充分深刻地领会了这些“精神”后的一些高见和体会之类的东西。)在此紧要关头,下级们理应正襟危坐、洗耳恭听,不宜交头接耳,更不宜做与会议无关的事情。可我们这两位副局长大人倒好,非但如此,还居然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歪在沙发上做起了白日梦,说不定还一个赛过一个的吹起了呼噜、嘴角时不时还流下一线又长又粘的哈拉子呢!此时此景谁看了会不别扭?哪个领导看了会不生气?不被罢官那才叫怪咧!罢也罢了,反正少俩这样的迷糊官也耽误不了改革与和谐的进程,但转念又一想,好象为了这点儿小事就罢了人家的官也未免有点过于草率了,不管怎样,组织上为了培养两个干部也实属不易,那得化费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呀!抛开吃喝玩乐不说,单就文凭而言,什么研究生、博士生、硕士生,生生不息地光学费就交了一大堆, 还巴望着他日后为党为民作出不可估量的巨大贡献呢,哪曾料到仅仅就因为小小的瞌睡虫就随随便便断送了政治生命和锦绣前程, 空留那万丈未酬凌云志、徒自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了。

   当然,话说回来,如果两位昨晚碰巧邀上几位包工头在宾馆里切磋了几圈业务麻将,或者是在KTV包房里偶然混熟了某位小姐顺便带到别墅里一夜春风,以致今天会上呈现如此不良状态,继而落得个如此下场倒也无话可说,(相信谁都无话可说,要说也只能说此举乃端正了会风、严肃了会纪、促进了廉政建设、纯洁了干部队伍等等。)但倘若两位仁兄昨晚是为了提前完成上级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不惜牺牲个人宝贵的休息时间,不辞劳苦挑灯夜战方,才造成今天的体力不支、昏昏欲睡,那岂不是冤枉了天大的好人!如此一来,说轻点是我们这位主管领导工作方法生硬粗暴、缺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能力和实事求是的传统作风,说严重点那就是对党和人民的极大犯罪啊!(再说开会时有人昏昏入睡也说明会议主讲人的催眠术够厉害的,完全可以跟那些催眠大师相媲美 ,劝这些同志还是早点改行到催眠大师的行列,以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才是正理。)

   再回头说说那几位无故缺席的局长大人们为何反倒平安无事,这就不得而知了,想来也许是那位主管领导大人的眼神不太好,看不清谁来了谁没来。或许是近期的记忆力严重衰退,记不住谁该来谁不该来。即使偶尔发现那位局长同志缺席,恐怕会在心里感叹:唉!一把手确实不容易啊,工作担子重,精神压力大,今天没来恐怕又是深入到生产第一线,和同志们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了。对这种甘当人民公仆的精神,对这种深入基层平易近人的作风不表扬都说不过去,再去批评甚至罢人家的官岂不是显得我太没领导艺术了嘛。

   到这里,依稀想起一句民间谚语,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大意是说:不敢抓偷牛贼,反倒抓了个拔栓牛桩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惯看了天下奇闻怪事之后,才知道这点小事儿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君不见,远比这更荒唐的事儿还真是多了去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