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副局長一覺驚醒丟了烏紗帽


有電視新聞說:南方某市兩位副局長因在開會時打瞌睡而被一舉罷免了副局長職務,而幾個無故缺席的局長大人們反倒毫髮未傷平安無事,初看頓生一絲不平之意,繼而又感疑惑不解:看來無論如何那些無故缺席的總比那些打瞌睡的強不到哪兒去吧?想必是那位主管領導大人當時被氣暈了頭,一時分不清了東西南北青紅皂白,於是才有了這段莫名其妙的公案。

   大凡市裡要開個什麼會,一般都是頭頭們覺得有必要向下面的小頭頭們灌輸點來自更上頭的某些「精神」之類的東西。(當然還包括頭頭們在充分深刻地領會了這些「精神」後的一些高見和體會之類的東西。)在此緊要關頭,下級們理應正襟危坐、洗耳恭聽,不宜交頭接耳,更不宜做與會議無關的事情。可我們這兩位副局長大人倒好,非但如此,還居然如入無人之境般地歪在沙發上做起了白日夢,說不定還一個賽過一個的吹起了呼嚕、嘴角時不時還流下一線又長又粘的哈拉子呢!此時此景誰看了會不彆扭?哪個領導看了會不生氣?不被罷官那才叫怪咧!罷也罷了,反正少倆這樣的迷糊官也耽誤不了改革與和諧的進程,但轉念又一想,好像為了這點兒小事就罷了人家的官也未免有點過於草率了,不管怎樣,組織上為了培養兩個幹部也實屬不易,那得化費多少納稅人的血汗錢呀!拋開吃喝玩樂不說,單就文憑而言,什麼研究生、博士生、碩士生,生生不息地光學費就交了一大堆, 還巴望著他日後為黨為民作出不可估量的巨大貢獻呢,哪曾料到僅僅就因為小小的瞌睡蟲就隨隨便便斷送了政治生命和錦繡前程, 空留那萬丈未酬凌雲志、徒自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了。

   當然,話說回來,如果兩位昨晚碰巧邀上幾位包工頭在賓館裡切磋了幾圈業務麻將,或者是在KTV包房裡偶然混熟了某位小姐順便帶到別墅裡一夜春風,以致今天會上呈現如此不良狀態,繼而落得個如此下場倒也無話可說,(相信誰都無話可說,要說也只能說此舉乃端正了會風、嚴肅了會紀、促進了廉政建設、純潔了幹部隊伍等等。)但倘若兩位仁兄昨晚是為了提前完成上級賦予的光榮而艱鉅的任務,不惜犧牲個人寶貴的休息時間,不辭勞苦挑燈夜戰方,才造成今天的體力不支、昏昏欲睡,那豈不是冤枉了天大的好人!如此一來,說輕點是我們這位主管領導工作方法生硬粗暴、缺乏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能力和實事求是的傳統作風,說嚴重點那就是對黨和人民的極大犯罪啊!(再說開會時有人昏昏入睡也說明會議主講人的催眠術夠厲害的,完全可以跟那些催眠大師相媲美 ,勸這些同志還是早點改行到催眠大師的行列,以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才是正理。)

   再回頭說說那幾位無故缺席的局長大人們為何反倒平安無事,這就不得而知了,想來也許是那位主管領導大人的眼神不太好,看不清誰來了誰沒來。或許是近期的記憶力嚴重衰退,記不住誰該來誰不該來。即使偶爾發現那位局長同志缺席,恐怕會在心裏感嘆:唉!一把手確實不容易啊,工作擔子重,精神壓力大,今天沒來恐怕又是深入到生產第一線,和同志們生活在一起、戰鬥在一起、勝利在一起了。對這種甘當人民公僕的精神,對這種深入基層平易近人的作風不表揚都說不過去,再去批評甚至罷人家的官豈不是顯得我太沒領導藝術了嘛。

   到這裡,依稀想起一句民間諺語,具體內容記不清了,大意是說:不敢抓偷牛賊,反倒抓了個拔栓牛樁的。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在慣看了天下奇聞怪事之後,才知道這點小事兒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君不見,遠比這更荒唐的事兒還真是多了去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