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三妹给姑姑的一封信 关于共产主义暴力独裁

2007-03-11 14:18 作者: 三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安若姑姑:

我没料到,在现今共产主义已经行将就木,面临灭亡的年代,安若姑姑对共产主义,对中共的认识反到不如她一九九零年到夏威夷探亲时了。

我电话中说要彻底否定共产主义时,安若姑姑非常生气。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近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不仅仅是简单的摧毁私有制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简单的扭曲人性的问题,更不仅仅是破坏经济发展的问题。近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更是残酷群体屠杀的问题。近百年来,在世界上的各个共产国家共杀掉了近两亿人。光一个当时仅有七百多万人口的小小的柬埔寨,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杀掉了柬埔寨人口的近三分之一,二百多万人口。而柬共杀人的后面是中共支持的。

苏联斯大林时期杀人如麻举世闻名,斯大林的肃反运动就杀掉了三千万人。

中共本身毫无例外也同样是杀人魔王。中共自成立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早期中共发起的湖南农民运动,在城市杀知识分子,在农村杀拥有土地的农民。中共当时提出的口号是“焦土运动”。我在芝加哥的一个朋友的外公曾给他讲了当时的情景,他的外公当时是长沙一所教会学校的校长,他们学校的老师被中共煽动的农民捆绑起来连成串儿拉出去杀。他的外公说,当时的长沙天天都有连成串儿的知识分子被拉出去杀掉。他的外公外婆躲藏起来才逃过杀身之祸。

后来中共杀自己内部的人更是残酷,AB团,延安整风无一不是滥杀无辜。

可悲的是,中共在得到政权后还是没有停止杀人。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每次运动都要整死杀掉无数的无辜。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个仅有七个月之久的一打三反运动就整死杀掉了十几万人,更别说其中较大的运动如镇压五一六,反内人党,以及整个十年文化大革命中整死杀掉的人数。

文化大革命后的“六四”屠杀更是一次大的清洗和屠杀,而且是在世界镜头前毫无顾忌的屠杀,邓小平“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的话反应出中共对待人民的真实的敌对态度。每次运动都一次次证明中共蔑视生命,杀人如麻的本性,但每次它都会最后总结说,“中国共产党经过一场又一场的灾难和洗礼,又一次得到新生,这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人们就这样长期地被可怕地愚弄着,可怜的愚民们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对这个伟光正杀人魔王抱着幻想,就象安若姑姑电话里跟我说的,“它会变好的”。这是多么令人悲哀的幻想啊!是我们这些面对一次一次的中共屠杀还不能认清中共本质的人民加强了这个杀人政权的稳定。

中共背了这么多的血债,它比我们愚昧的百姓更知道其罪恶的沉重不赦,它只能用极端手段来维持这个罪恶沉重的政权。

不知你们读没读过张桂棣的“中国农民问题报告”,一个小小的村长就敢随便私设公堂酷杀农民,只有极端腐败专制的国家才有这种现象,而这种事情在中国却是非常普遍也是非常常见。张桂棣书中所纪录的各种惨案仅仅是中国众多惨案中的九牛一毛,但这已经足够令人惊心动魄了。

当前在国内无人敢问津的中共对法轮功的屠杀更是惊心动魄。中共镇压屠杀法轮功的残酷深度没有在国内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因为中共几年来对法轮功的铺天盖地的妖魔化的单向宣传。

我们首先应该搞清楚一些最基本的人权道理。比如对法轮功的基本人权的道理是,法轮功群体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信“迷信”的自由。政府一方只能在信仰团体或个人有刑事犯罪行为时对其刑事犯罪行为进行刑事起诉,而绝不能因为其信仰对其定罪,更不能因为其信仰不通过法律对其判刑屠杀。美国FBI包围美国的大卫教住地是因为他们的刑事犯罪行为,而不是因为他们的信仰。

政府不能也无权宣布一个信仰团体是非法的。政府如果由于不喜欢某个信仰团体的信仰而宣布这个信仰团体为非法,那么这个政府就是在滥用公权力,这个政府就因此侵犯了人权和法律。

一个政府管老百姓信什么不信什么就已经够荒唐之极的了,还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大开杀戒,这就是邪恶之极!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中共对法轮功的群体屠杀可说是登峰造极,比中共历史上的历次屠杀都要更残酷更血腥,中共对法轮功群体的屠杀的残酷程度已大大地超过了当年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

镇压法轮功七年后的今天,由于海外法轮功群体的抗争和揭露,一些屠杀事实开始引起国际自由社会的注意。虽然当前对法轮功屠杀的揭露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它已经令人震惊不已。对法轮功屠杀的大暴光,可能会发生在中共倒台前,也可能会发生在中共倒台后,不管何时,一旦被揭露,它会造成巨大的震撼,它会成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闻的,最惨绝人寰的,最令人发指的群体屠杀。

如果要彻底阻止重演共产主义运动的杀人历史,就必须彻底否定这个邪恶的共产主义杀人运动,彻底否认共产党这个杀人政党。否定它就使它灭亡后永远不能复活。还要告诉我们的后代,这个邪恶的最大的执行者是苏共独裁政权和中共独裁政权。这虽然是我们中国人民的耻辱,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段耻辱,但我们中国人民必须得面对它,就象苏联人民,东欧人民,和柬埔寨人民面对它一样。包容它,回避它,或对其抱有幻想都是糊涂的,不对的。

安若姑姑说,彻底否定共产主义之说不符合美国的民主自由的理念,因为美国允许宣传共产主义,她在夏威夷就看到有书店专卖这类书籍。这只能说明安若姑姑的糊涂和对美国自由社会的不了解。

道理很简单,共产主义在美国属思想言论范畴,可以自由宣传共产主义并不说明共产主义是正确的。在美国,只要你不宣传暴力和恐怖主义,你可以宣传任何稀奇古怪的错误思想和理念。宣传行为仅属于意识形态,属于思想范畴的东西,不管宣传的东西是正确的也好,还是错误的也好,都不犯法。即,你有说话的自由,你也有说错话的自由。你有正确思想的自由,你也有错误思想的自由。你不但有宣传民主自由等正确价值观的自由,你也有宣传共产主义这个邪恶价值观的自由。因为它们都属于思想和意识形态,而不属于暴力和恐怖行为。这就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真谛。

那么,在美国,为什么没有任何电台,报纸大张旗鼓地宣传共产主义这个即错误又过时的意识形态呢?因为美国的媒体都是私人企业,它首先要考虑的是收视率带来的盈利,共产主义在自由国家根本就没有市场,你宣传共产主义怎么能赚钱?所以,在美国,如何争取听者和读者从而提高盈利,才是所有媒体报导的第一目标。

中国的媒体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媒体完全在中共的掌控下,由于中共占用了全部国家的资源,它不需考虑媒体盈利的问题。它可以随便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来作它的单向洗脑宣传,它可以在一个月中每天连续不断地在所有频道狂轰滥炸似地播放妖魔化法轮功的各种新闻,直到洗脑达到成功,全国老百姓都被灌输到最后得出“法轮功不得人心”的结论。五十年来,中共的这种洗脑宣传是非常成功的。

所以,宣传共产主义在美国被普遍视为愚蠢的行为,即赚不到钱,又会被FBI监控。哪个傻瓜会花自己的血汗钱办这种无人问津的,明显的亏本买卖?那么,为什么在美国安若姑姑却看到了这种不赚钱的书店?这又是安若姑姑不知道的美国的一景儿。

这是中共政府海外宣传的一个内容。中共利用西方自由世界言论自由的自由空间,不惜一切地在海外搞共产宣传。为了占据海外宣传这一它认定的重要据点,它在海外大把抛撒人民血汗钱搞单向宣传,花销天文数目,在所不惜。

它的海外宣传攻势主要有几个方面,办电台,办报纸,办书店,办网站。我先生的原工作单位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简称外文局)就养了几个这样的外国人在海外办书店,在德国也有,在美国也有。去年,我先生在外文局的几个同事到芝加哥我家聚会时还谈到这点,严风兰特别提到一个人名,说,“他这一辈子太合算了,从五十年代一直就是我们养着他,办书店,搞书展,一直做到老,书全是我们白送,他赚了钱归自己,我们还老提供他活动经费,有我们这么雄厚的财力支持,他做了一辈子无本买卖,只赚不赔。”

尤其八九年六四屠杀后,中共受到世界的谴责和冷淡,它就更加倍地在海外宣传上下功夫。经过十几年的经营,中共在海外的宣传做得非常成功。

自八九年六四屠杀后这十七年,中共在海外占领宣传领域也搞得非常成功。由于它不惜大把撒钱,除了法轮功办的电台,报纸和网站外,可以说,没有一个海外媒体不被中共收买和控制。我先生的一个中国同事,被解雇后,自己办了个非常小的娱乐性的半月刊,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半月刊也被中共盯住后收买控制了。这类的故事我听得太多了,在我生活的芝加哥,中共豢养的人办的电台转播的都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在美国的其他城市也一样发生着同样的故事。

中共在海外宣传方面可以说是无孔不入,滴水不漏。没有一个媒体,无论大小,能够逃出中共的收买和控制。

这里我不得不再回到有关新闻媒体的权利和权力的基本道理上。这个基本道理是,私人办报,办电视台,办网站本来是人民的事情,是人民的权利。如果政府利用它掌有的巨大的资源办报,办电台,办网站与私人竞争,或者根本剥夺私人办报的权利,这个政府就是个独裁的政府,这个政府就是在滥用公权力。因为它掌有的巨大资源是人民的,是国家的,它用国家资源办媒体愚弄人民是非法的。简单一句话,就是,政府不能办媒体,办媒体是人民的权利,政府办媒体就是侵犯人民的权利。

可是,在中国正相反,政府垄断了所有的媒体,本该是人民的权利被这个邪恶的独裁政权完全剥夺。

姑姑把希望寄托在中共的反贪腐斗争上,殊不知,中共的反贪腐斗争只是权力斗争的工具。胜利的一方在大权巩固后的贪腐会比失败一方当初的贪腐更疯狂。

因为,中国没有人民监督,媒体监督,多党制衡。极端权力导致极端腐败啊。

这就是我在电话里为什么告诉安若姑姑,“中共只能越变越坏。”的根本道理,没有监督限制的为所欲为的政府必定愈变愈坏。由于人的贪婪自私的本能恶性,我们任何一个人可以如此为所欲为时,都会变坏的。一个丝毫没有新闻媒体监督的独裁政权怎么会变好呢?

你们盼望好“皇帝”,把希望寄托在胡锦涛或王锦涛身上的幻想只会一次次的破灭。没有好制度,没有人民监督权力,谁上台也不行。民主制度下,多党制衡,新闻监督下的权力都会出现腐败,更何况中共这种没有制衡,没有监督的权力,一个村长都可以为所欲为的权力。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的区别是,民主制度下的腐败是有限制的,甚至是限制得很好的(如丹麦这个国家,三十年来的腐败现象都是零)。而中共独裁政府的腐败是洪水猛兽,是毫无限制的,也是它无法限制得了的。权力导致腐败,极端权力导致极端腐败的道理也在于此。

我们更不能幻想中共政府会给人民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权利来监督它,它绝对不会的。因为中共的血债太大了,它经不起新闻媒体的暴露,它更经不起人民的清算。只要人民有了这种自由,中共维持不了一个星期就垮。胡耀邦几次在共青团会议上说到,“如果人民清楚了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就不会拥护我们了。”共产党不是民选的合法政府,它是靠暴力夺取的政权,为了维持它的非法统治,它五十年来靠的是暴力和谎言这两大法宝。

中国全国各地老百姓的较大型的抗争行动每年都是几万起,2005年达到八万四千多起,平均每天达到270多起。中共只能在这种恶性统治,恶性腐败的恶性循环中苟延残喘,直到它最后崩溃。

英国政治家说过,“三,四十年代时,如果你不信共产主义,你是个糊涂人,现在你还信共产主义,你更是个糊涂人。”这句话简单地说明了共产主义的历史发展和结局。它说明,当时共产主义是多么的迷惑人心。它更说明,现在共产主义是多么的不得人心。

世界经过近百年的苦难,付出近两亿人的生命代价,难道我们还不能清楚认识到共产主义的杀人邪恶吗?中国经过五十七年的苦难,付出八千多万人的生命价值,难道我们还不能清楚认识到中共的杀人邪恶吗?

就此停笔,表兄妹们统此不另。三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