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接掌抗疫基金 非政府组织无保障

2007-04-11 05:52 作者: 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导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六十二个非政府组织近日对“全球基金”中国爱滋病项目由政府作为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的决定发出异议。

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简称ccm,上月底的会议初步决定,更换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爱滋病项目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由多年来掌控基金的卫生部下辖机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担任第六轮爱滋病项目前两年的主要资金接收单位,代替去年底才由民间推荐上任的民间组织--中国性病爱滋病协会,理由主要是该协会帐务上有问题。

这一决定一出,就遭到由六十二个民间组织组成的“中国爱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发表声明反对。

其中民间组织北京爱之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星期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由卫生部来负责资金接收分配,民间的参与和监督权得不到保障…

万延海:“中国性病爱滋病协会财政和管理上的能力不是很强,但是这个风险是可以控制的,可以要求他改,不改可以不给他钱。国家疾病控制中心对公民社会的参与不是很积极,他们财务情况和能力也很不好。基本上来讲他的财务是不透明的,无论是全球基金的项目,还是中央政府每年八亿多的人民币都是它控制的,怎么用的,他也都是不透明的。问题是他出现问题的时候你管不了他,因为他就是政府。”

除了多年来由官方主导的防治爱滋资源分配引发的问题层出不穷外,六十多个民间组织强烈反对的另一理据,是ccm这次决策过程中缺乏民主。声明称,ccm做出这一决定时,没有给成员足够时间咨询所在类别组成员的广泛意见。

在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年度ccm 的非政府组织类别和感染者类别代表的选举中,民主和民间参与程度就已经成为各方关注和监督的热点。

该选举四月三号正式对外公布结果,两组别各由三名代表当选,其中草根类别当选的参会代表之一,河南遂平县感染者互助组织负责人段军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今年的选举比起往年有所进步…

段军:“我感觉到这是全球基金进入中国后最民主的一次选举,往年没有这么多草根组织的参与。”

记者:“往年是不是官方主导的这个选举?”

段军:“对,有一点在这方面的关系,在对外发布消息和信息的沟通渠道都有问题。”

记者:“当选以后你希望在哪些方面做一些努力呢?”

段军:“最基层的项目,比如县、市包括各个省的钱的使用,包括他们项目的执行能力问题。我想提的是能不能组建一些有权去监督他们的机构。”

然而也有一些感染者以及草根组织认为,投票过程以及一些设定,仍有有待改善的地方,河南的感染者互助组织康乐家的负责人李喜阁对记者说…

李喜阁:“六名当选者都是男性,应该有一个女性,因为中国有很多妇女儿童感染爱滋病的,希望来年有一个女性名额;还有希望让每个老百姓,每个贫穷的地方都知道这次全国性的选举,应该在人民日报、电视、网络都发布相关信息;第三方面我希望把大家都叫来(现场投票),请来观察员和法律界人士,公开公正的选。”

万延海则质疑选举过程中,有借培训之名,为某些机构及个人拉票的嫌疑…

万延海:“原来的代表策划了三次培训,三次培训的组织者都参选了,而且都当选了。培训最后成为一些组织为自己拉选票的机会。”

来自国际捐款抗击爱滋、结核和疟疾的全球基金每年向中国的疾控工作投入数亿人民币资金,并要求国家协调委员会中有各阶层的代表,平衡及监督资金使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