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拆迁户吕二祥自焚真相


前几天(4月11日),巢湖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惨剧。显然,这是条重要新闻,但我们选择了沉默。

当晚8时左右,我收到记者奔赴现场采写的稿件.在一遍遍修改稿件的少数敏感词句时,我真希望能最终将这段来自现场的声音发将出来,尽管此稿的采访有一定局限性(重目击者议论轻官方解读)。

三个小时后,我收到了巢湖市委宣传部发来的令人震惊的通稿。请注意其中的措辞:一、(警察)立即冲上前去制止;二、就近迅速取来灭火器;三、酗酒后,在这次与己无关的正常拆迁中借机起事自焚。

借机起事自焚”?

一条生命在20分钟的烈火中远去,他是吃低保的无业人员。让这样的弱者“死有余辜”太容易了。开个发布会发条通稿,不仅可以保住好多乌纱帽,还能捎带着树一两位临危不惧的英雄。

“他怎么会走这条路呢?”昨日上午11时左右,巢湖市东风路天后宫巷的很多居民都停下手中的活计,三五成群地议论三个小时前发生的那一幕惨剧:他们的邻居吕二祥在自己即将被拆迁的房子里自焚而死。

事件:20分钟后,他烧成一截黑炭

“我听见妈妈在喊‘着火了,要烧死人了’,就想出去看看,但是警察不让我出去,儿子出去浇了两盆水,但没有什么效果”,住在天后宫巷B楼102室的吕家斌说。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吕二祥就住在一墙之隔的101室。吕家斌没有见证弟弟自焚时的场景,但他的儿子、很多邻居和行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一位姓凌的女邻居说,昨日上午7点钟左右,数十名警察和拆迁工人就来到吕二祥的住处,准备强行拆迁,但吕二祥和母亲不肯出门,41岁的吕二祥还扬言:“谁要进来,就和他同归于尽”。后来,吕母被居委会的人带到了旁边,但吕二祥始终不肯出来。对峙了几十分钟后,警察想靠近吕二祥时,他突然拿起身边的一个汽油桶,从头倒到脚,然后点火自焚,警察也随之退后,“就看见屋里冒起一大股黑烟,还有红色的火苗在窜,味道很难闻”。

没一个人上去救叔叔,我去浇了两盆水,后来又有一个拆迁队的工人也浇了一盆水,但没什么效果”,吕二祥的侄子说。

据凌女士介绍,大约20分钟后,旁边一家商场的保安才拿着一个灭火器给吕二祥灭火,随后,120急救车把吕二祥拉走了,“但我并不知道他烧死没有,只是看到他全身都是发黑的”。

昨日11时左右,记者在吕二祥自焚的地方已经看不出太多的痕迹,只留下一摊水渍和一股浓重的汽油味,还有一股难闻的烧糊味。

很多邻居其实在昨天下午就已经预感到了不祥。一位丁姓邻居说,10日下午,吕二祥就对他说:“明天可能就见不到你们了”。吕家斌也看到弟弟在10日晚上买了5公斤的汽油。

吕家斌说,他们位于天后宫巷的这几栋居民楼,地处巢湖市中心,毗邻当地一家商场。去年10月份,这家商场为了扩大经营,启动了拆迁居民区进行商业改造的工作,但有些条件一直和拆迁户没有谈拢,

“我弟弟住在一楼的一套房,那家商场打算安置给他一套原址高层的房子和位于郊区的一套房子,但弟弟认为自己现在住一楼,还理应安置在一楼,一直没有肯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今年三月底,巢湖市居巢区政府向天后宫小区不肯搬走的居民下达了限期拆迁通知书,规定期限在4月5日,但由于一些居民不肯搬走,一直拖到10日,有关部门下了“最后通牒”,“我们都签字了,但弟弟还是不肯签字”。

吕二祥仍旧住在门窗都已拆掉的房子里,不肯搬走,一直到昨日自焚而亡后被抬走。

声音一:“怎么没人上去救人呢”

“当时现场有那么多人,还有不少警察,眼睁睁看着人在冒火,怎么不上去救呢?”,吕二祥不少在现场的邻居都很纳闷。吕二祥的侄子说:“火烧了大约20分钟,只有我和一个拆迁工人泼了几盆水,他们都在看着”。

叔叔已经说不要靠近了,并以死相逼,但是警察还是上前,他是被逼得啊!”吕二祥的侄子说。

声音二:“这样做不值”

一位邻居说,吕二祥没有工作,以前做点小生意,现在生意也停了下来,和老母亲住在一起,两个人全靠每月300多元“低保”生活,“老娘那么大年纪了,也就剩下他一个亲生儿子,这样做有点不孝”。另一位邻居说:“房子算什么,有家有口的好好活着才是道理,这样做多不值!”。

声音三:“他关注‘重庆最牛钉子户’”

不少邻居还介绍,吕二祥最近一直很关注“重庆最牛钉子户”的报道,经常表示要向重庆的杨武学习,“但他这样死了,有房子也住不成了!”。

声音四:要和局长同归于尽

可能公安和武警有分工,一个搬东西,一个看住老百姓。当时那个局长是从死者家里往外跑的,身后找了火,干警敢紧扑救才免于一死。政府报道,局长救火受伤。但老百姓有的说吕二祥当时是要和那个局长同归于尽,但是局长挣脱了。否则难以解释救火怎么烧了后背和脖子?也有的说,当时干警们哪会去救吕二祥,否则吕也不会被烧死,因为柴油燃烧的速度毕竟比较慢的!现在当地媒体噤若寒蝉,一点消息没有!有良心的记者只要问问当地百姓,什么情况都清楚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