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未知弱小生灵 美国蚁人二十载生死传奇(图)





布莱恩·费雪(BrianL.Fish-er),这位41岁、消瘦的胡子先生为了一种特殊的使命,已经在野外工作了二十多年。他的身体和意志一样坚强,却几乎感染过热带的每一种病;他不是好莱坞大片的男主角,却穿越了包括美伊战场在内的无数险境;他不是探险家,但走遍了地球上偏远的无人区;他屡屡面对死亡,却又奇迹般绝处逢生……而这一切都仅仅是为了一种弱小的生命——蚂蚁。

  这位加利福尼亚科学院的昆虫学家,负责着世界最全的蚂蚁在线数据库(www.antweb.org),至今他已在马达加斯加岛发现了八百多种新蚂蚁,最新发现的一种被命名为“google”,费雪自己也因此被谑称为“蚂蚁人”。

  身着乞丐装,混迹传教士,“蚁人”费雪亲历“虎口脱险”

  一个阴冷黑暗的黎明,马达加斯加岛东南部一个了无生气的法国殖民地火车站上,6个人沉默地站着,显得孤苦伶仃。今天的客运火车因发生紧急事件停开了,他们被困在了这里。

  当第一批列车工人过来时,他们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其中一个瘦高的“胡子”匆忙上前用法语和马达加斯加语问起他们来,在地图上指着没有路的一个地方,问该怎么走。交谈一小时后,他们之间似乎建立了一些友谊。

  这时,一辆货运火车长鸣着驶来,停在郊外的小站,要掉头换行。6人迅速整理好帐篷、弯刀、头灯、网袋、炊具和一篮子活鸡,跳上了空荡荡的货车车厢。列车“哐哐哐哐”一路响着带着他们驶向山丘。

  这些支离破碎的老车厢没有一点活力。吊在开着的门上,刚才和列车工谈笑风生的瘦子却再也笑不起来了。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搭乘货运列车可以当成是一件遗忘的童年梦想。但对他们6人来说,这却是一次前途未卜的探险旅行。他们就是来自美国的费雪和他的同事。这次是他们今后长达20余年冒死搜寻蚂蚁的开始。

  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首次“出征”的遭遇仿佛是一种征兆,预示着在以后的行程中,他们还将遇到更多惊心动魄的艰难险阻。

  和那些常年坐在实验室里的科研人员相比,“蚁人”费雪的研究历程确实具有传奇色彩。

  他曾经在世界雨林——加蓬森林的一次搜寻工作中,得了致命的疟疾。一位俾格米女人将他背了28公里路,才让他打了针,救了他的性命。费雪还在野外考察时得过黑热病,当时只好用重金属锑来治。极少量的锑不会导致人生病,但对人体有害,而且大量的锑还会诱发强烈的呕吐,甚至死亡。幸好,他逃过了鬼门关。

  在另一次探险中,他正在考察的伊拉克爆发了美伊战争,费雪历尽磨难穿过了横跨两国的河流,才到达边境的安全地带。他当时的情景回想起来实在惨不忍睹:只剩下了一只鞋,且还用藤条捆着,因为他的一条腿因感染肿得像一个气球,比原来大了一倍。

  边境警卫一见此模样,就将他抓了起来,幸亏费雪“混”入传教士的行列才得以逃脱。但是到了机场,他再次遇险:不仅没有机票和身份证明,而且,他正穿着血迹斑斑的衣服,一只手里拿着一根蛇形棒当拐杖,另一只手提着烤羊肉的油乎乎的纸袋——那是他饥肠辘辘时,在路边摊上饕餮的产物。这副尊荣,不让人误以为是恐怖分子已经是万幸。然而,费雪终于设法说服了法国空中航空公司,最终登上了飞往巴黎的飞机。

  有人曾惊讶他的经历简直像好莱坞大片一样精彩。实际上,任何好莱坞挑战都比不上费雪的真实遭遇。

  当时他在非洲探险,一条罗阿丝虫在他皮肤下钻洞,疼痛难忍。这种线虫可以长到0.8米长。随着这种线虫越长越大,费雪甚至能够看见它们在皮肤下蜿蜒爬行。

  另一次更加惊心动魄。当一条吸血的水蛭爬上他的鼻子,钻进他的鼻孔时,“我静静等待,直到它吃得饱饱的为止,然后将它吹掉。”他说。这种钢铁意志让任何曾真实拍摄纪录片的导演们都为之动容。

  锁定马达加斯加,定位14处典型目标,费雪将蚂蚁群落各个击破

  许多人不会冒死谋求未来,那么,是什么迫使费雪忍受这么多痛苦和这么累人的研究环境?是蚂蚁。20年来,这位41岁的消瘦的胡子先生翻开每一块石头,寻找地球上匆匆忙忙穿行的每一个蚂蚁品种,孜孜不倦地热心于蚂蚁行为与生物学的研究。

  在上学期间,对巴拿马的最高山脉进行考察时,费雪意识到全球的植物都已经命名了。他说:“为何这些蚂蚁没名字呢?没有人知道这些蚂蚁叫什么,更不用说种类是什么了。”之后,他为此继续深造,直到读了博士学位,对分类学建造了自己的学习、检测和修补技术。从此,他决心将全球的蚂蚁进行分类。

  然而,蚂蚁这种常见的几乎令人厌烦的节肢动物为何能让费雪投入如此巨大的情感,甚至付出生命呢?他回答说:“因为蚂蚁是地球上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物种,我们随处可见,他们占领了几乎所有的陆地居住地,但我们对它们却知之甚少。科学家估计,地球上至少有2万种不同的蚂蚁,但研究人员现在仅识别出其中的1.2万种。”

  他还对蚂蚁家族的现状表示担忧,他说,尽管我们对自己周围的蚂蚁习以为常,但蚂蚁家族中也有不少濒危物种。比如马达加斯加岛屿上的蚂蚁,它们是蚂蚁进化早期残留下来的活化石。如果我们现在不赶紧收集一些研究,10年以后它们可能就要真的灭绝了。

  为发现更多种类的蚂蚁,进一步了解它们的生活方式,费雪在马达加斯加岛花了数年时间搜索这片土壤,对蚂蚁进行抢救性考察。

  这块与东非隔岸而望的岛屿地理环境多样化,东边有高耸的山峰和茂密的雨林,而西边则是低地的沙漠,一年四季几乎不下雨。更重要的是,它大约在1.8亿年前从非洲大陆分离出去,正是这种孤立使得该岛上的物种得以进化成新的物种。

  费雪知道,在这些独特环境下,不同种类的蚂蚁一定会成千上万地奔忙在这片土地和树林中。为缩小探寻范围,他选择了14处地方,每一处地方都有独特的土壤和雨林类型,以找出这些巨大的蚂蚁群落。

  “蚁人”的科学行动小组由司机、厨师和蚊子学家组成,能熟练应对任何突发险情

  为到达这些偏僻的研究地点,费雪及其科学家小组开着强大的4驱卡车在浓郁的森林中穿行。

  在这里的路上开车要特别小心,因为他们的考察活动正好处于马达加斯加岛长达6个月的雨季之中。这时的天气温暖、潮湿,正是蚂蚁活动频繁的时候,便于寻找。但是雨季又会经常出现暴雨,冲坏道路和桥梁,路上都是厚厚的泥泞,特别难走。

  不过,费雪说:“我们的小组已经具备搭救我们卡车的本事。如果我们的卡车陷入泥泞中,我们肯定能从中将它推出来。”

  这个科学行动小组由出租车司机、厨师和蚊子生物学家组成,他们都是热心的蚂蚁猎手。小组在这种天气下一呆就是2个月。当卡车沦陷时,附近没有树可以固定缆绳。他们只得步行10公里,砍下一些树,扛回来,挖好洞,把树栽上,然后绑上缆绳将车拉出9米远,然后再拔树、种树、拉车,一次次地重复,有时这种情况可能得持续两三天才能彻底解决。

  一次,在渡过发水灾的河流时,他将绳子一头系在卡车上,另一头拴在身上,就这样渡过泛滥的河水。之后,他自己开车冲入洪水,汽车发动机不时会被淹没,导致熄火。这时,游到对岸的伙伴只能用绳子连车带人一起拉过来。

  不过,这种方法并不是每次都管用。有一次,发动机在急流的河中间熄火了,河水还在上涨。于是,他们的行动失败了。

  每次一旦到达目的地,他们都要先花3-5天时间来侦察这一地区的土壤、树木、植物和蚂蚁的腐烂尸体。他们放置装满水的杯子来捕获爬行的昆虫。此外,他们还会弄来一些落叶铺在森林地上。“这就是我们获得大多数蚂蚁的地方。”费雪说。

  发现吸血、吐丝、刺人以及逃跑最快的蚂蚁

  至今为止,费雪已在马达加斯加岛发现了800多种新的蚂蚁。他说:“每一种蚂蚁都可以告诉我们一个不同的故事。”

  其中,费雪最喜欢的发现是新的德拉克拉蚂蚁。德拉克拉是欧洲中世纪赫赫有名的吸血鬼。这种橙色的蚂蚁之所以得此恶名是因为它们在饥饿时会在幼虫身上钻洞,吸取其体液来获取营养。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它们毫无顾忌地吸食幼子,真是像吸血鬼一样邪恶。

  在这里,费雪还发现另一种新的蚂蚁,当时他在砍树,一窝蚂蚁爬到他的胳膊上,开始发动攻击,刺他。费雪知道,人们不知道在马达加斯加岛有这种“暴行”的蚂蚁。这是军蚁的一大特色。“它们成队出去,形成一个团,围攻并制服猎物,”费雪说,“当我看到这些蚂蚁蜂拥来攻击我的手臂时,我知道它们是一种新蚂蚁。”

  费雪在马达加斯加岛的另一大发现是一种中间的腿竖起的与众不同的蚂蚁。这种岛民能产丝,并在树干的丝线隧道中度过一生。“这是唯一一种成年蚁会产丝的蚂蚁。其整个脑袋是一个巨大的丝腺。前腿已经进化成了丝刷子,拔出丝并将丝连到它想到达的地方。”他说,此蚂蚁最有趣的是其竖起的腿可以让它们在这些隧道的地上和顶上行走。“然而,一旦你将它们拉出这些隧道,它们就不会走了。”费雪说。

  最有意思的是,费雪还发现了具有世界上咬人最快嘴巴的蚂蚁。这种拉丁美洲颚阱蚁伸出嘴巴时如此地快速,可以一下就咬住逃跑的猎物。自19世纪以来,研究人员已经看到这些蚂蚁通过它们难以置信的强大嘴巴“嗖”地一声蹿向空中。直到现在,没有人能够证实,这些蚂蚁是故意用它们的颚来跳跃的。

  费雪清楚地记得,他和同事——美国伊利诺斯州大学的生态学家和昆虫学家安德鲁·苏来兹从哥斯达黎加收集到了这种蚂蚁。当时,他们挖开了一个颚阱蚁窝,“它们全都从窝里蹦了出来,像爆米花似的。有许多落在我们身上,开始刺我们。”苏来兹和费雪发现,颚阱蚁的颚可以10万倍重力加速度来加速出击。这意味着它们比我们眨眼还要快2300倍的速度闪电般地咬住对方,其实际速度达到了每小时145英里,其使出的力量是蚂蚁自身重量的300-500倍。

  苏来兹和费雪还发现,颚阱蚁的嘴巴可以算是动物王国里动得最快的身体部位了。实验表明,当用薄的塑料片或金属片来惊动它们时,颚阱蚁一下子跳到了15英寸之外的地方。这一距离相当于一个身高5英尺6英寸的人跳了132英尺远。此外,这些颚阱蚁在遇险采取“跳跃逃跑”战术时,直接用它们的颚顶着地面,然后将自己腾空跃起3英寸。这对于一个身高5英尺6英寸高的奥运会选手来说,就是跳了44英尺高。而我们同样身高的选手保持的跳高世界纪录只有8英尺多一点点。它们的弹跳能力可谓举世无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今日重点文章
更多
72小时热门排行
更多
热门标签
更多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