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经理难忍亿万富翁老公的摧残


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特殊的离婚官司。年轻漂亮的大酒店女行政经理王蕙在亿万富翁陈明的狂热追求下,相识仅仅两个月就嫁入豪门。然而这个人人羡慕的“豪门贵妇”,婚后除了每月有2000元的零用钱外,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忍无可忍的王蕙最终起诉离婚,并公开提出:“只要能还我做人的尊严,我不会多要他一分钱。”

求爱风暴 看起来很美

据“四川在线”报导,王蕙曾是南京白下区一家四星级酒店的行政经理,年薪8万元。2003年3月16日晚,一个熟人在她工作的酒店举办生日宴会,在宴会上,她结识了离婚好几年的中年男子陈明。陈明是河南人,在南京开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三家化工公司,还在南京市郊买了四块地,其个人总资产超过亿元。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4时许,王蕙正在给店里的员工讲课,突然有人送来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型花篮,上面的红色缎带上只有八个字:“给我最心爱的人。”原来是陈明送来的。就这样,时年51岁的陈明开始对27岁的王蕙展开了热烈追求。

从那天开始,陈明几乎每天午、晚两餐都到王蕙工作的酒店来吃,且每餐都是“大手笔”,有时只有两个人,也点上2000多元的菜。

从3月18日到5月12日的近两个月时间里,陈明除了每天让花店给王蕙送19朵玫瑰花之外,还每五天送她一件礼物,既有价值上万元的钻石戒指,也有数千元一套的名牌衣裙。

5 月16日下午,王蕙正在酒店上班,突然接到陈明寄来的特快专递。这次,陈明除了将自己的资产证明全部复印给她外,还写了一封长达26页的长信,详细叙述了自己多年来的艰苦创业经历,讲了自己婚姻破裂的经过。他信中更多的是表达对王蕙的爱慕之情:“认识你以后,我即使生意再忙,心里也会觉得很宁静,因为我感到你就是我灵魂栖息的港湾。”

这封信让王蕙看得当场落泪。于是,她拨通了陈明的电话,答应当晚下班后和他认真谈一次。

当晚9时,陈明亲自驾车来酒店接王蕙下班,他们在南京城最高的咖啡馆——66层楼上的“云中小憩”咖啡馆里长谈了近四个小时。

期间,陈明动情地表白:“为了表明我对你的感情,我要为你做三件事:第一,给你买一套价值100万元以上的房子,且房产证上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让你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第二,给你买一辆价值100万元以上的奔驰轿车,让你此后的每一天都能轻松出行;第三,给你名下存至少100万元的存款,让你和你全家这一辈子都衣食无忧!”

那天晚上,他们都被对方的真情深深感动,约定一周后就去领取结婚证。

5月22日上午8点多,陈明的司机急急忙忙来接王蕙,说陈明找她有急事。当王蕙走进陈明的办公室后,陈明表情严肃地示意王蕙坐下,然后递给她一张事先打印好的“承诺书”,上面写着:“甲 (陈明)乙(王蕙)双方的婚前财产及收益都归各自所有,各自的债务也由各人用自己的财产偿还……”陈明还特别将自己的公司设备、厂房、房产等婚前财产一一列举,并要求王蕙在上面签字。

陈明的这一举动让王蕙很吃惊,但她还是在“承诺书”上签了名,之后陈明又带着她到附近的一家公证处去做了公证,然后才和王蕙一起去民政部门领取了结婚证书。

信任缺失 危机四伏

婚后不久,陈明在玄武湖附近的某花园小区买了一套250多平方米的跃层精装修房,合同上面的房主一栏只有陈明一个人的名字。王蕙想起陈明以前的许诺,心里很不高兴。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亿万富翁陈明每月只给王蕙2000元零用钱,还要求王蕙每笔支出都要记录,理由是不能让王蕙拿他的钱“去养小白脸”。陈明还要求,每天他回来时必须看到王蕙,否则得有足够的理由才能“过关”。

那些日子,陈明在南京又开发了一个房地产项目而非常忙,王蕙因为婚后辞职在家十分寂寞,百无聊赖之下去报名学驾驶,陈明听说后马上问她:“你学驾驶,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买车?告诉你,我最多只会给你买辆拖拉机!”

见王蕙生气了,陈明立刻转换语气:“我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你要用车,除了打的外,还可以直接让我的司机开我的大奔接送。”

至于婚前陈明“给你存款100万元”的承诺,他更是不愿兑现。他对王蕙说:“现在,我赚的钱就是你的了,我们还分什么彼此。”

2003年7月20日,王蕙一向准时的例假没来,经检查是怀孕了。她高兴地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陈明,没想到他说:“这个孩子说不定不是我的。”王蕙气坏了,指责他不该无端怀疑她,陈明却冷冷地说:“你的大学同学早就告诉我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原来,2003年5月底他们在南京举行婚礼时,王蕙的两个大学女同学前来道喜,陈明竟将其中的一个女同学“发展”成了他的“信息员”,以每条信息2000元的高价,专门搜集王蕙在大学期间的“风流韵事”,并由此得知了王蕙的初恋男友张强的家庭地址和工作单位。陈明将王蕙婚后所有手机通话清单都调了出来,发现这几个月王蕙和张强通过电话,便认为王蕙肚里的孩子是张强的。

陈明的这一做法让王蕙伤透了心。2003年7月26日上午,王蕙独自到省妇幼保健院做了流产手术。

拚死逃离 噩梦一场

这次风波之后,陈明在他们平时住得较多的那处跃层房里一下请了两个保姆,并贿赂了小区的门卫,这样王蕙的所有行踪,包括每天何时出去、几点回来、有什么人来访都在他的监控之中。据这些人后来告诉王蕙,陈明给他们付的是“计件工资”,也就是他们每报告一次她的“出轨记录”,陈明就会付给他们500~2000元不等的“信息费”。不仅如此,陈明为了怕王蕙带“野男人”到他的另外三处别墅去“风流”,各处别墅都安插了心腹保安,并专门配备了一人多高的狼狗,以致王蕙被吓得根本不敢单独到别墅去。

2004年2月12日下午,王蕙在家具店订购了一张新床,送货员上门安装时,见陈明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就随口问道:“我们需要个人搭把手,那是你父亲吗?”晚饭后,王蕙以玩笑的口吻随口说出此话,没想到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陈明重重的一记耳光。王蕙觉得非常委屈,就辩解说:“我没有嫌你老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才说的。”没想到陈明更火了,他抓起桌上的玻璃烟缸砸向王蕙,最后竟脱光她的上衣将她按在地上好一顿暴打……

自此,他稍不开心就会动手打王蕙,且每次都是脱光了衣服全裸着打。2004年7月20日晚,他再次殴打她时,王蕙终于反抗了。

那天傍晚6点多钟,陈明回来后说想喝粥,王蕙马上就给他做了,并要下楼去给他买点小菜,陈明却要吃他老家亲戚十多天前送来的咸豆。王蕙告诉他,咸豆已经发霉,被她扔掉了。没想到陈明一把抓过王蕙的长发,将她抵到餐桌上,大骂王蕙“不知好歹”,并左右开弓地狠抽王蕙的耳光。

那一刻,自己嫁给这个亿万富翁以来所受的屈辱全部涌上了心头,王蕙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她使足了全身的力气狠狠踹向陈明,伴随着一声杀猪似的嚎叫,陈明抱着腹部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王蕙毅然冲出了这个只生活了一年多的家,并于2004年10月26日毅然向法院起诉离婚。

信任和感情才是婚姻的基石

2005年2月2日,经过法官的两次开庭审理并调解,两人最终同意离婚,陈明答应在一个月内给付王蕙人民币50万元整,其余财产全归陈明所有。

陈明和王蕙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对婚姻和幸福的理解发生了偏差。他们错误地认为,财富可以带来美好的爱情,带来幸福的婚姻。其实不然。爱情和幸福是超越物质的精神追求,需要深厚的感情积淀。信任和感情交流才是婚姻的基石。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