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經理難忍億萬富翁老公的摧殘


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特殊的離婚官司。年輕漂亮的大酒店女行政經理王蕙在億萬富翁陳明的狂熱追求下,相識僅僅兩個月就嫁入豪門。然而這個人人羨慕的「豪門貴婦」,婚後除了每月有2000元的零用錢外,連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忍無可忍的王蕙最終起訴離婚,並公開提出:「只要能還我做人的尊嚴,我不會多要他一分錢。」

求愛風暴 看起來很美

據「四川在線」報導,王蕙曾是南京白下區一家四星級酒店的行政經理,年薪8萬元。2003年3月16日晚,一個熟人在她工作的酒店舉辦生日宴會,在宴會上,她結識了離婚好幾年的中年男子陳明。陳明是河南人,在南京開有一家房地產公司和三家化工公司,還在南京市郊買了四塊地,其個人總資產超過億元。

沒想到,第二天下午4時許,王蕙正在給店裡的員工講課,突然有人送來一個一人多高的巨型花籃,上面的紅色緞帶上只有八個字:「給我最心愛的人。」原來是陳明送來的。就這樣,時年51歲的陳明開始對27歲的王蕙展開了熱烈追求。

從那天開始,陳明幾乎每天午、晚兩餐都到王蕙工作的酒店來吃,且每餐都是「大手筆」,有時只有兩個人,也點上2000多元的菜。

從3月18日到5月12日的近兩個月時間裏,陳明除了每天讓花店給王蕙送19朵玫瑰花之外,還每五天送她一件禮物,既有價值上萬元的鑽石戒指,也有數千元一套的名牌衣裙。

5 月16日下午,王蕙正在酒店上班,突然接到陳明寄來的特快專遞。這次,陳明除了將自己的資產證明全部複印給她外,還寫了一封長達26頁的長信,詳細敘述了自己多年來的艱苦創業經歷,講了自己婚姻破裂的經過。他信中更多的是表達對王蕙的愛慕之情:「認識你以後,我即使生意再忙,心裏也會覺得很寧靜,因為我感到你就是我靈魂棲息的港灣。」

這封信讓王蕙看得當場落淚。於是,她撥通了陳明的電話,答應當晚下班後和他認真談一次。

當晚9時,陳明親自駕車來酒店接王蕙下班,他們在南京城最高的咖啡館——66層樓上的「雲中小憩」咖啡館里長談了近四個小時。

期間,陳明動情地表白:「為了表明我對你的感情,我要為你做三件事:第一,給你買一套價值100萬元以上的房子,且房產證上只寫你一個人的名字,讓你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第二,給你買一輛價值100萬元以上的奔馳轎車,讓你此後的每一天都能輕鬆出行;第三,給你名下存至少100萬元的存款,讓你和你全家這一輩子都衣食無憂!」

那天晚上,他們都被對方的真情深深感動,約定一週後就去領取結婚證。

5月22日上午8點多,陳明的司機急急忙忙來接王蕙,說陳明找她有急事。當王蕙走進陳明的辦公室後,陳明表情嚴肅地示意王蕙坐下,然後遞給她一張事先列印好的「承諾書」,上面寫著:「甲 (陳明)乙(王蕙)雙方的婚前財產及收益都歸各自所有,各自的債務也由各人用自己的財產償還……」陳明還特別將自己的公司設備、廠房、房產等婚前財產一一列舉,並要求王蕙在上面簽字。

陳明的這一舉動讓王蕙很吃驚,但她還是在「承諾書」上簽了名,之後陳明又帶著她到附近的一家公證處去做了公證,然後才和王蕙一起去民政部門領取了結婚證書。

信任缺失 危機四伏

婚後不久,陳明在玄武湖附近的某花園小區買了一套250多平方米的躍層精裝修房,合同上面的房主一欄只有陳明一個人的名字。王蕙想起陳明以前的許諾,心裏很不高興。

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億萬富翁陳明每月只給王蕙2000元零用錢,還要求王蕙每筆支出都要記錄,理由是不能讓王蕙拿他的錢「去養小白臉」。陳明還要求,每天他回來時必須看到王蕙,否則得有足夠的理由才能「過關」。

那些日子,陳明在南京又開發了一個房地產項目而非常忙,王蕙因為婚後辭職在家十分寂寞,百無聊賴之下去報名學駕駛,陳明聽說後馬上問她:「你學駕駛,是不是想讓我給你買車?告訴你,我最多隻會給你買輛拖拉機!」

見王蕙生氣了,陳明立刻轉換語氣:「我這是為了你的安全考慮。你要用車,除了打的外,還可以直接讓我的司機開我的大奔接送。」

至於婚前陳明「給你存款100萬元」的承諾,他更是不願兌現。他對王蕙說:「現在,我賺的錢就是你的了,我們還分什麼彼此。」

2003年7月20日,王蕙一向準時的例假沒來,經檢查是懷孕了。她高興地將消息第一時間告訴陳明,沒想到他說:「這個孩子說不定不是我的。」王蕙氣壞了,指責他不該無端懷疑她,陳明卻冷冷地說:「你的大學同學早就告訴我了,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好女人!」

原來,2003年5月底他們在南京舉行婚禮時,王蕙的兩個大學女同學前來道喜,陳明竟將其中的一個女同學「發展」成了他的「信息員」,以每條信息2000元的高價,專門蒐集王蕙在大學期間的「風流韻事」,並由此得知了王蕙的初戀男友張強的家庭地址和工作單位。陳明將王蕙婚後所有手機通話清單都調了出來,發現這幾個月王蕙和張強通過電話,便認為王蕙肚裡的孩子是張強的。

陳明的這一做法讓王蕙傷透了心。2003年7月26日上午,王蕙獨自到省婦幼保健院做了流產手術。

拚死逃離 噩夢一場

這次風波之後,陳明在他們平時住得較多的那處躍層房裡一下請了兩個保姆,並賄賂了小區的門衛,這樣王蕙的所有行蹤,包括每天何時出去、幾點回來、有什麼人來訪都在他的監控之中。據這些人後來告訴王蕙,陳明給他們付的是「計件工資」,也就是他們每報告一次她的「出軌記錄」,陳明就會付給他們500∼2000元不等的「信息費」。不僅如此,陳明為了怕王蕙帶「野男人」到他的另外三處別墅去「風流」,各處別墅都安插了心腹保安,並專門配備了一人多高的狼狗,以致王蕙被嚇得根本不敢單獨到別墅去。

2004年2月12日下午,王蕙在傢俱店訂購了一張新床,送貨員上門安裝時,見陳明一直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就隨口問道:「我們需要個人搭把手,那是你父親嗎?」晚飯後,王蕙以玩笑的口吻隨口說出此話,沒想到話沒說完,臉上就挨了陳明重重的一記耳光。王蕙覺得非常委屈,就辯解說:「我沒有嫌你老的意思,只是覺得好玩才說的。」沒想到陳明更火了,他抓起桌上的玻璃煙缸砸向王蕙,最後竟脫光她的上衣將她按在地上好一頓暴打……

自此,他稍不開心就會動手打王蕙,且每次都是脫光了衣服全裸著打。2004年7月20日晚,他再次毆打她時,王蕙終於反抗了。

那天傍晚6點多鐘,陳明回來後說想喝粥,王蕙馬上就給他做了,並要下樓去給他買點小菜,陳明卻要吃他老家親戚十多天前送來的咸豆。王蕙告訴他,咸豆已經發霉,被她扔掉了。沒想到陳明一把抓過王蕙的長發,將她抵到餐桌上,大罵王蕙「不知好歹」,並左右開弓地狠抽王蕙的耳光。

那一刻,自己嫁給這個億萬富翁以來所受的屈辱全部湧上了心頭,王蕙再也忍不下去了。於是,她使足了全身的力氣狠狠踹向陳明,伴隨著一聲殺豬似的嚎叫,陳明抱著腹部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王蕙毅然衝出了這個只生活了一年多的家,並於2004年10月26日毅然向法院起訴離婚。

信任和感情才是婚姻的基石

2005年2月2日,經過法官的兩次開庭審理並調解,兩人最終同意離婚,陳明答應在一個月內給付王蕙人民幣50萬元整,其餘財產全歸陳明所有。

陳明和王蕙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對婚姻和幸福的理解發生了偏差。他們錯誤地認為,財富可以帶來美好的愛情,帶來幸福的婚姻。其實不然。愛情和幸福是超越物質的精神追求,需要深厚的感情積澱。信任和感情交流才是婚姻的基石。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