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一号军头亲下开枪令 二号军头反对镇压(图)


全球广泛关注的缅甸僧侣抗议浪潮,随著军方镇压而有所减弱。最少有十几人被军方打死,上千名示威者被逮。现在有迹象显示,执政军政团的两名最高将领,对于如何善后的问题持相反立场,似乎这场示威浪潮已令军方内部出现裂痕。

军方执政机构“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中的二号人物貌埃(Maung Aye,图左)上将,反对武力对待上街僧侣。与貌埃接近的消息来源说,貌埃这个立场,令他与军方一号人物丹瑞(Than Shwe,图右)大将正面冲突

仰光的外交消息来源说,上周一些士兵在仰光和曼德勒面对示威者时,违抗上级军官的命令,拒绝向僧侣开枪。据报道,当地几名救援工作者亲眼看见,有士兵拒绝服从指挥官的开枪命令。

军方消息来源告诉《亚洲时报在线》,缅甸头号人物丹瑞亲自向当地指挥官,下达向示威人群开枪的命令。他说,“两名主要指挥官告诉他们的下属,是(丹瑞)大将本人直接命令攻击。”这种格杀勿论的政策,为军政权带来负面的影响,包括西方和东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发出强烈谴责。

缅甸军头丹瑞(Than Shwe,图右)大将和二号人物貌埃(Maung Aye,图左)上将(资料图片)

联合国驻缅甸特使甘巴里(Ibrahim Gambari),已会见了被拘押的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一些报道称,甘巴里还迫切想会见丹瑞和貌埃两人,但他们委婉拒绝了联合国特使的要求;分析家推测说,这可能是因为两人对于如何善后的问题上存在分歧。(编注:甘巴里刚于10月2日与丹瑞会晤,但拒绝透露商讨内容。)

士兵拒绝服从命令向僧侣开枪一事,令人猜测部分军人的服从性或已动摇,甚至有人猜测这些军人有可能倒戈,加入街头示威者的行列。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有未经证实的报道说,丹瑞的妻子和一个女儿以及他的商业助手已于上周飞到新加坡,然后到达阿联酋的迪拜)。

居于泰国清迈的缅甸分析家温明(Win Min)说:“如果当前的镇压行动导致更多的流血事件,缅甸40万大军的内部出现哗变,显然是有可能的。就像示威者一样,基层士兵的家属同样饱受粮食和燃料价格上涨之害,但高级军官却变得越来越富有。”

一些外交官说,缅甸的军事指挥系统,确已出现显著的崩溃迹象。在9月20日,负责封锁昂山素季住所的一支安全部队,准许游行的僧侣通过、在她的住所前祈祷。部队准许僧侣这么做的原因未明,但国际媒体都广泛注意到这一点。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天,另一群僧侣要求经过昂山素的住所时,遭到另一支人数更多的安全部队拒绝。

上周六(9月29日),貌埃亲自控制仰光市的安全行动。据报道,在他安排下,把守“大学路”(昂山素姬的住所和软禁地点)出入口的士兵,仅获配备劣质的枪械。

丹瑞和貌埃两人之间的表面分歧,是否会演变成全面的分裂,现在还说不定。但丹瑞显然担心,军方内部会出现类似1992年那样的权力争斗。他当年就是藉此上台的。

至于貌埃,则显然反对借助民兵组织控制百姓,认为这有损军方的威信。“联邦巩固和发展协会”是这类组织的表表者,其穿便装的成员使用原始武器,残酷地攻击和拘留抗议者。这个组织是由丹瑞在1993年建立,意在创造一种基层民事组织支持军方的假象。他过去一直利用这个组织,镇压政治反对派。

军事当局拘留了9月19日发起抗议的“88学运组织”关键成员,但却弄不清谁是抗议活动的领导者。当局最近还突袭了仰光的寺庙,逮捕了数百名僧侣,似是为了找出抗议活动的领导人,和阻止示威活动继续进行。

最近遭到逮捕的人,还包括重要的政治反对派、演员、艺术家、记者和作家,甚至知名的喜剧演员扎尔加纳(Zargana)也未能幸免。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主要成员,近几天也同样被逮捕。街头当前已经平静下来,军事当局和抗议者显然都在重振旗鼓。但毫无疑问的是,一场旨在推翻军事政权的大运动正在酝酿中。在过去几周,僧侣队伍是抗议活动的主力,而如今据报道以前的民主活跃人士和学生领袖正在幕后集结力量。

资深僧侣与学生最近共同组建了一个领导未来示威活动的“打击委员会”。一位躲藏在缅甸国内某处的前学生运动领袖告诉《亚洲时报在线》说:“这是我们的机会,现在我们要紧紧抓住它。错过了也许永远不会有下一个。学生们会继续支持僧人的示威。”

僧侣带头的和平示威持续几周后,军政权上周终于放弃克制、进行反击,导致至少13人死亡,伤者无数。如今,主要城市仰光和曼德勒都在入黑至天亮期间实施宵禁,仰光驻了2万多名士兵。士兵把守在寺庙外面,阻止僧侣重返街头。根据报道,军事当局警告说,如果僧侣无视警告,就格杀勿论。

直到一周前,僧侣们主要是抗议的问题,还主要是地方当局在曼德勒附近用棍棒残酷殴打几名僧人。然而,随著事态的发展,他们也加入抗议政府将燃料收费提高500%,要求政府降低燃料价格。

缅甸一位分析家指出,僧侣依赖日常布施维生,“他们比谁都清楚燃料和食品价格上涨对普通民众的冲击。他们感觉到获得捐赠越来越困难,在过去两年里尤其困难。他们过去从四五家获得的捐赠,现在要超过30家施主来提供。”

如今,缅甸僧侣显然已成为政治先锋,只是他们的政治诉求各不相同。有些要求全国和解、军政权与政治反对派“全国民主联盟”对话,有些则直接要求通过大众抗议运动,推动政权更替。僧侣如此公然地扮演政治角色,确实不同寻常。

在军方在曼德勒附近首次攻击僧侣后,一个名叫“全缅甸僧侣联盟”的组织出现了。它代表的是缅甸更年青、更激进的一群僧侣。他们敦促普通民众“通过和平斗争,将邪恶的军事独裁政权赶出这片土地”。

泰国东北部清迈大学的温明说,“按常理来说,僧侣是不参与政治的,他们只会按传统佛家教诲专心修炼。他们通过当前的行动表明,缅甸的形势已到了让他们忍无可忍的程度了。”

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至今还没有参与抗议活动。但人们知道,参加抗议活动的僧侣,都大力支持这位富有魅力的领导人。要是缅甸这场风暴能透过政治和解平息的话,她将会是关键的那把钥匙。

人所共知,丹瑞与昂山素季有很大嫌隙,他不会愿意妥协、与昂山素季分享权力。当前的一个变数是,军政权内部是否会有另一派人站出来,冒险除掉他们的僵化领导人,以获取政治好处。

本文作者Larry Jagan先前为英国广播公司缅甸事务记者,当前是驻泰国的自由撰稿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