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缅甸不平凡的十天


缅甸军政府终于同意和民主运动领导人昂山素季有条件举行会谈,然而缅甸九月下旬开始的僧人示威和后来的血腥镇压到底会对缅甸的政治产生什么影响还是未知数。抗议期间,缅甸军队向示威者开枪、街道被封锁、寺庙被安全部队占领。由于缅甸禁止本台BBC记者进入报道示威,本台驻曼谷记者哈丁一直关注着那里的局势,他记述了这不平凡的十几天的经历:



缅甸局势动荡

缅甸军警开枪示警的第二天,星期四,更多的流血和伤亡开始了。

我电话另一头的采访对象一边奔跑一边愤怒地向我描述街头的景象。我可以听见枪声、喊声,他气喘吁吁地对我说,"他们正抬着一个人从我身边过去,有人中弹了!"

我可以想像出街头的情景。那之前的一周,我刚刚到过那里,仰光市中心靠近唐人街的苏雷大金塔。那时的仰光是宁静的,宁静得有些可怕。

我很快离开了缅甸。但从那时起,只要我醒着,我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电话上,设法找到动荡之中仍在缅甸的朋友和联系人。

变化的情绪

回想起来,开枪前后人们的情绪大不一样。

抗议刚开始的时候,电话中都是高兴的声音。记得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电话的那一边是位看着几千人游行通过她们大使馆的女外交官,我听得出她嗓子眼儿里的兴奋劲儿。

"真了不起",她说,"每个人都面带微笑,这么平和"。

另一个打来电话的朋友简直兴奋得不知所措。

他说:"从来没想到能看到这样的场面,这么多人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城里到处都是"。

他还说,人们都一直跟着僧人走,"军人不会敢袭击他们"。

这样的电话听多了,几乎让人觉得缅甸终于到了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刻。

但是到了星期一,气氛发生了变化。军人出现在了街头,联系那里的人也开始困难了。

打了有二十个电话,终于找到了一位曾因批评当局而入狱十年的男子,如今他住在仰光郊区一个破旧阴暗的房子里。

他以平静准确的语言和一种几乎与己无关的语调谈道,军事镇压即将到来。

"我们只能希望他们能显示出克制",他说。

他的声音让我想起以前去过的一个庙里那位沉静、漠然的老和尚。

"军队,他们有用不完的子弹",他接着说。

逮捕

您可能注意到了,我到这里一直没有提任何人的名字,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这么做。

但是,在我还可以在缅甸采访的时候,有两个人坚持说可以用他们的真名,我们讨论了这样可能带来的危险,但他们说,既然局势已经如此,值得。

然而,星期三电话早早地响了。是仰光的一个朋友,他告诉我这两个人头天夜里都被捕了。

那一天,军警开始了镇压。从这天起,每个电话都充满了绝望。

记得一个人告诉我,他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每个人都在流泪,每个人都在谈论军人对付僧侣的手法,如何把他们从寺院拖出来。

同时,镇压还在继续。仰光好像再次沉入了那种它熟悉的、令人窒息的恐惧。

在这个阶段,人们唯一的希望是军方因流血的发生而出现分裂。

互联网上开始出现了各种报道和传言:将军们如何不和,某某连队如何拒绝执行镇压命令,但是很难说这在多大程度上是事实还是人们的一厢情愿。我能感觉到的是,执行命令的连队数量多的是。

"好消息"

我再次接通了上次那位兴奋的女外交官。她当时正准备赶在戒严开始前离开缅甸回国。

这下她清醒了。"真可惜",她说,"我也早知道这种好事持续不了多久"。

"我现在开始担心当局背地里对僧人和抓进监狱的人采取什么手段了",她说。

不过,她也给我带来了一条好消息。

我上次在缅甸采访过一位35岁的女性民主活动人士,她是当局追捕的对象,他的丈夫已经入狱,他们的小女儿由警察看着,我以为她这次也一定被捕了。但是她没有,也没有受伤,仍在逃亡的过程中等待着,看这场流血和对抗过后,缅甸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