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贩毒时代:北京“黑客部落”掠影

2007-10-27 09:19 作者: 观耘闲人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崛起”的重要标志:中国吃进去的是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吐出来的却是让全世界谈虎色变的“黑客”……

在北京的东南部郊区,那里散落着一些不太为人注意的军事机关。那里也是中国新贩毒时代的发源地。参与贩毒的人,不是在销售海洛因、冰毒,而是在推销量身定做的间谍软件。

这些软件可能是改装过的特洛伊木马病毒,也可能是完全中国化的“后门”程序。一般情况下,以预约的方式进行交易,中间人负责测试,保证万无一失。此类软件可能最多用三次,就会自动销毁,并且此前无法复制。这是为了所有参与交易人的安全之故,所以业内人士称:“干这个,比贩毒安全。”

“村庄里的都市”作为基地

如果你坐全程票价十块钱以上的工交,或许会在到终点站前的两三站碰到一位发小广告的人,广告告诉你:他们从事特殊的电脑服务。名片上只有手机联系方式,其他的如店名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这些小店开在村头巷尾,并不起眼。没人注意这些人是操北京土话还说湖南腔的普通话,因为村里人们有1/3左右的人进城住了,房子租给外地人,即便是仍在村里住的“原住民”也大多愿意将自住的房子分割出一两间来出租,以赚取固定收入。 

这里早已没了农村的气息,变成了“村庄里的都市”。

一位与军队信息战研究单位有“间接关系”的江西人,手下的三几号人称他为“阳总”,但你从来别指望从他手上拿到一张名片,也别指望他在你的记事本上留下任何字迹。你想和他建立联系,他会拿过你的手机拨一下他的手机号码。但是,就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你的全部通讯资料就进入他的“档案系统”。

如果不幸你在商业上得罪人,结成死对头,那好,叫阳总的手下去接近他;有了他的手机号码,就等于有了他的全部通讯录。结果,你的任何客户都会在关键时刻接到关于你的“丑闻短信”。但是,这只是非常低端的“活儿”,现在很少有人再接单了。

阳总并不是搞软件出身的,只有一个师范专科学校的数学系大专学历。他在中关村电脑行业给人打工“干累了”,就自谋出路。先是开发500米距离的微型窃听器,而后转入到电脑病毒的开发行当。这源起他私贩微型窃听器被抓的事情:有一次他碰上了“雷子”,但“雷子”并没“办他”,而是叫他帮个忙,想法把他父亲的秘书私人电脑上的加密文档全拿出来。

“这好办!”阳某说,“但是,你得设法让他接受你送的一个正版杀毒软件,等他在线升级时,我就进去了。”具体的细节,从阳总那里拆分出来的刘先生不再告诉别人,因为那是尖端商业机密。刘先生正在与来自东北某城市的政府电脑信息监测部门的人谈判,以上的故事只是他选取的一个可资谈判的案例。

一切都是钱的问题

刘先生“更私下”地告诉东北来人中的一个人:“雷子”的父亲,一位中型国企高管,被人经过网络举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最高检委托北京市某区检察院落实调查。由于阳总的间谍软件起作用,“雷子”的父亲不但摆平了自己的秘书(给了二百万封口费),而且还顺藤摸瓜以破解举报密码的方式,找到了本公司另外几个举报人。至于怎么摆平的,刘先生没有讲。

刘先生表面坦承,实在狡猾无比,他看得出,真正决定买否他的软件的人就是那个不说只听的人,“好,我们买。三万。”东北人说。“不算价高,只五万。少了五万,不谈。你看,我把搬家的车都找好了。”他指着并不宽敞的胡同里停的一辆没牌照北京福卡小货车,这么说。即便他搬家,也是在这一带转悠。因为他需要“临时助手”时,大多是要从附近军事单位招,“计件”或“计时”都不重要,反正是“用无就散”。

当刘先生将三五位来自山东(或河南)的几位“特殊买主”介绍给离他不到三百米的合作伙伴时,那家伙打起满口北京腔:“我操,我不管你真是不是警察,也不管你买我的货去偷谁,但别跟我耍心眼儿。我除了核武器弄不着,其他什么都在两天内办齐。”也许是他在吹嘘,但在这个小圈子里他最牛气。他的牛气是两句话打下的底子,有人问他当年一个网名叫“够歪”的黑客领袖今在何处?

他说:“我把他给办了!他已经孙子不如啦!”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有一点人们相信那位英文网名goodwell的黑客“够歪”确实在经过大红大紫之后,消失在公共视野。第二个问题是,他和军方有否有关系?他有些生气:“知道‘保钓’吗?没军方当后台,一炮轰飞你丫的!”

悄悄走访这些人,除了你有比较合适的身份,比如将成为给他拉一大单生意的中间人,你还得多看《水浒传》,弄懂江湖规矩。这些人很“水浒”,也很精明:你让他进国家部委网站,没门儿;你让他进军方网站,他会告诉你,“明个儿,就告你丫的去!”但是,你指定要一份改装病毒软件去国外某商业网站,很好,两天拿货。至于价格,可能开到五十万块,或更多一些。至于他们是否受人委托攻击外国的政府及军方网站,他们从来不会正面回答。“我们其实也挺爱国的。不过,现在是市场经济,不给钱的事儿,免谈。”一位与阳刘二人有松散合作关系的中年女性,如是说。

在他们面前没秘密

在他们面前,真正的买主没人敢耍滑头,因为你买了他的软件后,自动报废是在联网状态下进行的,否则你的电脑就会瘫痪。并且,当你使用很正规的杀毒软件时,他的电脑几乎是在后面轻松地下载你的文件。更令人生怯的是,当一款正规杀毒软件查不出病毒时,他给你的免费杀毒软件会查出好几个病毒。正是这些“病毒”在你的电脑内将敏感文件全给打包了,当你清除一个“病毒”时,他的电脑就多一份“换钱的信息”。

比方说,山东(或河南)那几个警察完全可能是为了个人目的,而买了他的软件去监督特定的人,对不起,双方等于请他们当了“法官”——他会看双方的资料。如果认为有必要,他会告诉用户:你已经违法了,尽管你是警察,要留后路。至于以什么方式去告诫“过分”的违法者,那是秘密。这个部落有一个铁定的军规:任何从业人员,不许使用网上聊天工具。原因何在?外人无从在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