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民族的多重耻辱

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2007-12-22 10:02 作者: 冉云飞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当然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从来不曾忘记。我没写一个字,我要看看官方的表现,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让民众满意过。官方虽然昨天在南京大屠杀,看上去场面隆重庄严肃穆,但那只是表现功夫而已,何足真正能够让多灾多难民族带来令他人的尊重?今早打开邮箱,看《南方都市报》评论中有朱学勤先生的一篇长文《我们应该如何纪念南京大屠杀?》,感觉到中国思想界和中国知识分子还是有人真正认识到南京大屠杀为何没有得到有效纪念,为何日本老有人不承认其屠杀罪行的因由之所在。这文章大家可以在网络上查找,我在朱学勤先生的基础上加上一些自己的看法,以使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能够进一步地深入讨论下去,以使我们在纪念当中能够获得更多之教益。南京大屠杀得不到应有之纪念与尊重,固有外因,这我们暂且不说。我们必须思考的是内因,我们为什么死难这么多人,却没有受到相应之尊重?
  
  一:轻率地不要日本战争赔款。

五十年代田中角荣来中国访问,他早已准备战争赔款,但中共出于反美,以及和拉近距离的需要,完全放弃。正如朱学勤所说,在一部电影中,整个日本外务省大肆欢呼,彻夜欢腾。党派私利战胜国家及民族情感,才使战争赔款化为乌有,这使日本人从心底里面瞧不起你中国人,但官方的意识形态却以此自傲,其实这是官方卖掉所有中国人的情感与血泪,来换取小集团的私利。这样的意识形态不加以反思乃至谢罪,你很难获得日本人的尊重。(图: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有奶便是娘作风,令人齿冷。

四九年后,由于大陆官方推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受到民主自由之国家的制裁,是意料中的事。但这制裁中最受伤害的是被官方绑架的民众,生活痛苦不堪。五十年为了反美,官方的宣传机器,不惜丧失尊严地媚日,频繁地去报导日本的战争痛苦(日本受到的伤害当然也值得同情),却对自己曾经经受的苦难很少提及,或者遮遮掩掩,更不用说提及南京大屠杀这样的屠城。党派利益一旦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那么普通个体只是为党派利益买单的一堆行尸走肉,再也不是什么有灵魂有尊严的个体。

  三:自毁长城,人必轻之。

中国是二战之后获得反法西胜利的国家中,却大规模爆发内战的国家。勇于内斗,造就的是丧失发展机会,埋下海峡两岸至今难以医治的祸根。前两天我曾在《国共内战时期标语举隅》中引用过两条标语,既反国民党又反共产党。一条是 "国民党、共产党是国家的妖孽,人民的公敌"(1947年5月21日),再有一条是"清算国共双方出卖国家蹂躏人民的内战罪行"。当时的大学生都已看到了问题的实质,即国共双方都不是什么好鸟,只是拿人民当作党派私利的炮灰而已。正是双方精于内战,无心真正去纪念死去的三千万同胞,包括南京大屠杀。从这点意义上讲,四七年的学生大游行的标语,真是讲到了我们的心坎上。

  四:具体数字为何难觅?

正是因为二战刚结束,我们爆发了兄弟阋墙的大规模内战,才使我们无心去纪念那些死难的同胞,国共双方都无暇去细数那些创伤,并从中安慰那些死难者。在此种情形下,怎么可能利用我们的户口制度(日统时期也有)和民事档案,来调查南京大屠杀中的每一个个体。没有每一个活生生个体之纪念,是空洞之纪念,是视人如草芥的所谓纪念,是漠视人权的假纪念。除了专制国家,世界上很多国家的纪念牌和死难数字,都精确到个位数,这是为什么?这并不仅仅是一道数学题,而是这里面包含着对人类深深地的爱惜、悲悯与同情,有物伤其类的不竭哀伤。国共内战,双方无暇去管那些尸骨未寒的死难,以及那些残存之余生者。四九年后,中共得鼎后,因为联合日本反美之需要(其实这是一厢情愿,日本在美国的暂时管理之下,早就走了民主宪政及经济腾飞之路),根本无心做什么南京大屠杀的细致调查,让那些尚存的活史料(幸存者)、诸种档案灰飞烟灭,视而不见。这样的政权,置民族灾难与疼痛于不顾,你说他是什么政权?我们现在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研究者,依旧没有感到个体数及他们名字的重要性,列出个体数据与名字,具有一种不可辩驳的震撼力量。哪怕调查下来不及三十万,但具体到了个体,依旧逃不脱大屠杀的罪恶。我觉得南京大屠杀的真正纪念,是应该真正具体到个人,当我们八十年周年纪念的时候,我们能够得到残损的具体数据,也可以告慰先人,请参看拙文《铭记所有无辜死者》。

  五:民间意见之表达。

官方当然为了自己的小集团私利而放弃对日赔偿,在八十年代前还不准民间自由表达自己对日本索赔之理念,真是可恶可耻到极点。不特如此,就是如今,官方也控制传媒,不准民间理性的向日本索赔的声音。反倒是他们为了转移国内民生视线的时候,利用不清醒的民族主义,如抵制日货等,又一次达到自己党派的私利。如果犹太人没有一种像样的民间表达,大规模的声讨以及审判,包括出版许多著作、电影、电视作品等,世界上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犹太人的苦难,但二战时期犹太人所受之苦,研究他们所受之苦难,已成为世界显学,反过来看我们中国的苦难,自身捂着盖子,不准民间表达,而且不准国外帮着中国来反思。在这样的专制与愚民制度下,我们曾经所受的苦难,永远得不到真正纪念的日子,包括南京大屠杀。一切对日本的议论与看法,包括建设性意见与理性反思,都不准自由表达,都必须以官方的口径为依归,在此等情形下,我们怎么可能得到真相?自己尚且掩盖真相,你让日本人来帮助你提揭开秘密并了解真相?你让他尊重你,做你的千秋大梦吧。

  六:官方的责任。

官方每年贪污上万亿,拿出其中的零头来,让我们的研究者到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各地,进行南京大屠杀一系列数据的收集,应该不是难事。再者,研究者也必须以弄清南京大屠杀活生生的个体为要务,不得在那里空对空地发那种任何人都可以说得出的无上正确的议论,这样正确的议论,于真正解决南京大屠杀的问题无补。官方的责任不仅是对南京大屠杀,对他自己在四九年后犯下的诸种灾难与罪行,也应该有细致的检讨,深刻的反省,诚挚的道歉。没有这一切,中国不可能得到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应有之尊重。我们这个国家的苦难,很多时候不是来自外侮,而是来自真正的内伤。外侮是因内伤而起,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一个国家他的政府如此糟糕、专制、腐败,他怎么可能让他的民众得到做人之尊严,同样也不可能得到他国民众的尊重。

  七:多重耻辱。

被大屠杀及大屠城,固然是日本带给我们的耻辱。但没有切实之纪念,是我们自我侮辱,我们自辱,因此日本不赔款,从而再次侮辱我们。从而造成循环往回的多重耻辱。可以这样说,我们的国家不走向民主自由之路,不解决党派私利对国家民族情感的侵占与替代,不解决党派利益凌驾民族国家利益之上,不解决对个体至高无上的尊重,那曾经发生过的侮辱,那曾经发生过的大屠杀,说不定哪天再度发生在我们的国度上。

我们需要日本道歉反省,我们自己也要拿出让日本不得不道歉的具体到个位数的证据,拿出我们应有的尊严。我们民众要求日本道歉,也要求四九年后官方对自己所犯罪恶道歉。官方若能如此,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崛起以及日本人的尊重。国内灾难遍地,让别国的人民觉得你中国理当受到轻视,理当如此不受待见,那我们还只怨别人吗?所有发生在中国的灾难都应该得到真正的纪念,而不是一场表演过后,只留下一地垃圾。

2007年12月14日9:05于成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