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那么久你变了没有?(图)


移民加拿大

不知不觉,已经移民好几年了,不知不觉,自己也变成了另外一番样子。那个骄傲自负的自己呢?那个卑怯软弱的自己呢?那个朝三暮四的自己呢?还有,那个毫无怨言的自己呢?曾经,他们信誓旦旦地说,曾经,他们也玩世不恭地想,而如今,自己却就是那个曾让自己或嘲笑或唾弃或羡慕或欣赏的人。究竟是他们改变了生活,还是生活改变了他们。答案似乎只在后者。

May,女,38岁,来加拿大6年

"最近遇到几个刚刚移民过来的小朋友,问我一个很可爱的问题。说如果时光倒流,我还可以重新做决定,我还会不会移民。我说,如果你们早三年问我,我一定会振臂急呼,不移民不移民!但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

她说自己在28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人生的"顶峰",当然,她也说,那也仅仅是自以为是的。

"现在觉得其实乏善可陈,就是一个字,顺。好家庭好专业好大学好工作好领导好机制,大学毕业进了公司,基本就是每两年升一次职。28那年做了付总,手下好几十好大大小小的兵。真的,颐指气使惯了。小的时候不明白事,大一些就觉得,我想要的就一定有。"

三个兄长在前,作为家里的小女儿,从小便被百般宠爱。父母自是挖空心思来满足她的一切愿望。

"甚至,我刚开始小心翼翼的想,他们就大张旗鼓地做了。说蓝色的裙子好看,第二天就有至少5件各种款式的蓝色裙子。我说什么都是可爱的,做什么都是值得鼓 励的。在这样的娇宠中,我自然骄
傲自负不可一世。简单地说,什么人都不如我优秀,我说话也不必考虑他们的感受,更是一贯的特立独行坚持己见,从来不怕得罪 人。"

说起移民的决定,她笑说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作了付总没多久,在一个重点项目上和上司有了分歧。我自然坚持己见,自然也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得到总公司的嘉奖。高兴之余几个朋友一起庆祝,都说我在这无能上司手下屈才了,还不就是因为他是个海归,有个什么国外大学的学位。当时就飘忽忽的想自己留学镀金回来的得意样。读一个研究生就一年多的时间,回来不更是意气风发无人可挡?"

精明,一向是她最为骄傲的一个特质。

"国际学生不划算,办移民花钱不多,没有什么限制,学费本地化。"

一切都打点的很好,如她一贯的作风。

"行李很多,差点超标。买了很多昂贵的套装,化妆品。生活用品除了自己喜欢的一些小玩意,其他什么锅啊碗的都没有带,到了再买啊。我对我的英文挺有信心,移民申请处理的过程中,我也考了申请学校需要的托福,分数不错。"

有青春有时间,有钱有理想,这些把她带往加拿大的行李装的沉甸甸的。唯一没有准备的就是一颗平常心,一份做人如水的恬淡,以及一份对最坏情况的应对。

"没有,真的没有。那个时候脑子里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到了多伦多之后,我就开始申请,一个不行,两个不行,一直都申请不下来。好心朋友说,我的专业热竞争的人多,可我的综合实力还不够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说,我不行,还有谁行,我看是这些大学的问题。我继续申请,继续没有结果。有人劝我换一个相近但不是太热的专业,有人说如果时间允许是不是可以申请读本科,这很容易。妈妈打电话来也说叫我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想法。我说,什么别人的想法我不在意,可我就不服气就凭我申请不到研究生?我就偏不信这个邪。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别人说一条路走不通,可以曲线救国,条条大路通罗马啊。这些对我来说就是失败。就像我小时候一样,想得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想得是红苹果,就不能是绿苹果,想的是月牙白裙子,就不能是才纯白裙子。这是我的任性我的坚持,是我的自信。

虽然一次又一次,申请学校被拒,可我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信心。一个朋友的邮件提醒了我,像我这样的才能和外语能力,即便没有本地的学位,也可以在加拿大发展的很好。学校就申请着,我不是还可以找一些工作嘛。"

在开始找工作之后,不顺利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就是找一个餐馆招待的工作,还要被问东问西,问我有没有经验。谁会有这样的经验?!好不容易答应雇佣,总是说我的动作慢,桌子擦得不够干净,手脚不利落。也找到一些小企业的工作,但全是最最基础的简单的工作,每天累得要死,也没有几个钱赚。去工厂作流水线,自己体力又跟不上,总被人说慢,被人纠正,被人吆喝。在这期间,我考的托福过期了,我又在多伦多重考,成绩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不过,申请总算有了结果,在我来加拿大将近两年半之后。虽然专业并非我的所想。可总比没学上,要打体力活的好吧。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也已经开始变得现实了。"

变得现实,这个或许应该是一个正面的转变,对于May却是一个急转弯。

"以前做一些杂志上的心理测试题,结果倒是挺准,说我是极度自负的人。忠告是这样的人也很容易在遇到挫折之后急转急下变得自卑。这曾经认为很无聊的答案却一度成为我的写照。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个性以至一切,重新开始的学习,面临新的挑战,我失去了以前的轻蔑和狂傲,开始小心翼翼的学习,在每一个答案面前质疑自己的选择。上学的一年半里,其实是我极度自卑和低调的时间。知道毕业之后,几经辗转找到现在这份还算称心的工作,心态才算平静稳定下来。"

她笑说,人生真的很有意思。要按以前的心态眼光,定然会看不上这份工作,而现在却如获至宝。

"可是,我想,我现在这份自然恬淡的快乐是真实的。我时常觉得自己比以前快乐。比如说,我现在不会大声讲话,也没有奚落人的快感,更不会为自己的意见不被别人接受而整夜不眠。妈妈都说我变了。打电话的时候感觉不到我语气间那股凌厉之气了。"

不管对还是不对,她说现在的生活里闻到的是雨后的草香,湿润清爽沁人,而以前呢?

"火药味,浓重的火药味。"

Mike,男,33岁,来加拿大3年

"前几天,和国内的旧同事联系,得知一个又调到分区去做总经理了。以前还是我的手下呢。不免又有些不忿。老婆说这里能住大房子,我说要我在国内,一样能买得起几百万人民币的别墅,老婆笑了,没说我吹牛,倒是有些若有所思地说,要是你在国内,二奶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了。"

他哑然失笑,赶忙转移了话题。脊梁上却又不自主地出了一点冷汗。摇摇头,又觉得有些好笑。

"自己怎么出冷汗呢?这样的话题从来不会让我稍微脸红一下的。曾经最看不起一下班就往家跑的男人,有什么出息。男人,尤其是有本事的男人就得左拥右抱,没有几笔风流哪行。说实话,出国前对老婆,身体上虽然没有什么越轨的事,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物色到合适的对象,但思想上绝对是朝三暮四的。那种心态根本不像是结了婚的人,倒像是单身小伙子,所有未婚的女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是吗?打情骂俏搂搂抱抱更是小菜。"

他就像是一个伺机出发的箭手,早就剑拔弩张,只等心仪的猎物出现。

"移民的时候,我真的老大不愿意。那个时候,也正在打算调动的事情。给老婆说是到外地工作多有补助,实际上是想天高皇帝远的,更加自由一些。知道一些同事在外地都有小蜜金屋藏娇的,心里也痒痒地蠢蠢欲动。本来打算一登陆就走的,谁知道老婆怀孕了!你说我这人混不混,在有了孩子的喜悦中竟然还夹杂着不能在国内左拥右抱的些许遗憾。"

或许,正如他所找的理由一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以前自己的小圈子里,有情人的太多了。来到加拿大,就知道人家老外一下班就往家跑,就是再忙也不能占用了和孩子玩和家人团聚的时间。更主要的吧,我终于有时间赋闲在家,看到了老婆的辛苦。她的肚子大了,却还要上班,就是想赚够了600小时,好在生孩子之后可以拿EI。可是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工作,找了两份 part-time的工作,工作到预产期的前一个月,才刚过了600小时。很辛苦,真的。至于我,因为本来没有打算长待,一开始也就不想做什么工作。看老婆那么辛苦了,才想着是不是也要打一份工。"

可加拿大的体力活根本不想他想象的那么容易,想凭一己之力撑起一个家已经不易,他这才知道自己曾经真的就是温饱思淫欲。

"以前在国内吧,我的工作性质就是动嘴皮子,和客户们一起吃吃喝喝,卡拉OK洗脚按摩的地方没少去,客户好这个,我们一来投其所好,二也是自己的福利呗。只要客户签了单,给公司赚了钱,不仅有工资提成,年终还有分红,收入还不错,除了喝酒伤身以外,其他那些自己也没有认为不好。可这到了加拿大,什么工作都是实打实的。流水线上更是偷不得一点懒,工作量在那里放着,根本没有自己灵活的余地。每天都是腰酸腿疼的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觉,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适应了好一段日子,才算能应付了,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三个饱一个盹的幸福生活,他说他总算是尝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满足,他说他也感受到了。

"以前经常不在家吃饭,但晚上回到家总有老婆做好的汤,也总有几个小菜,家里也总是干净,洗手间和厨房的地板上总是干爽的。从来不觉得这些事情实际上是很花精力和体力的,怎么就觉得它们本来自己就是这样。现在的生活,很多事情要自己动手了,才知道,真的很不容易。"

那些撩人思绪的红唇巧笑,已经很久没有在梦里出现了。他说心里那些蚂蚁都走了,不再挠得他坐立不安。

"现在的生活真的是脚踏实地的生活。"

凡在生活,就有诱惑,凡是人群,就有褒贬。他们最后接受并欣赏现在,或许只是求生存的动物本能,又抑或只是阿Q式的精神安慰,甚或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嫌疑。然还算欣慰的是,他们接受改变中的自己,并且快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