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9, 1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08 02:15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9章 试镜风波

 

接下来的几天,照例是刘家南带著杨皓明出去游玩。每天早上他起得很早来在房间里拉小提琴;晚上回来则泡在饭店大厅里弹钢琴。

饭店没有请固定的琴师,一向只用自动弹奏器。杨皓明这些日子在这里弹琴,常常引来进出的客人驻足观看。他年纪轻轻,穿著随便, 琴技却超高,复杂的大曲不重复地弹了上百首,全都不用看谱子。

第六天早上,杨靖明罕见地过来找杨皓明:"今天跟我们MPG合作的华升影视公司为一个电视剧选角色,很有意思的,你跟我去看看吧。 "

杨皓明摇摇头说:"人家电视剧选角色,我去凑什么热闹?"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合作伙伴嘛,何况,你看你这么帅,功夫又这么好,说不定人家看上你了呢,那你不就成了大明星了!"杨靖明心里另有算盘,却不明说。

杨皓明笑道:"别开玩笑了,我又不会演戏。 "

"不会演戏没关系,反正你又没什么其它事,这部剧叫杨家将,是武打古装剧,蛮好玩的,说不定还有功夫很厉害的武术指导在场呢,你兴许还能跟他们学两招。"

杨皓明从小就很喜欢武侠,听了这话心里一动:"哪个武术指导?"

"好象叫什么徐飞,在香港蛮有名的。走吧,人家八点就开始了,刘家南已经在下面等著了。"杨靖明摸了摸弟弟的头,撸著他的肩膀就走。

九点多,杨靖明,杨皓明和刘家南到了华升影视公司,上了六楼,刚出电梯便迎面碰上一个头发很长,三十五六岁的人。 杨靖明连忙打招呼:"Hello, 盖瑞。"

"哦,杨先生, 你好你好。 还有家南也来啦?"盖瑞见是杨靖明,微微有些惊讶。

"这是我们两家合作的第一部作品选角色,我当然要来看看啦,顺便也带我弟弟来凑热闹。 哦,对了,盖瑞,这是我弟弟艾瑞克。艾瑞克,这位是这个剧的导演盖瑞。"杨靖明赶忙介绍。

"你好吗?"杨皓明跟盖瑞挥了挥手。

盖瑞转过视线扫了他一眼,顿觉眼前一亮。这男孩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瘦高的个子,皮肤白晰,面目英俊,气质清朗。"你好你好。杨先生, 你有个很帅的弟弟呀。要不要让他来试试啊?"

杨靖明一听心中暗喜,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功夫,嘴上却欲擒故纵:"好是好,可他没学过演戏啊。"

"那没关系,什么都可以学嘛。 我们的主角杨六郎,今天来的这些人里头,我还没看见一个顺眼的。 他可是这部戏的卖点,不能凑合的。来来,我看你弟弟还挺有那股子味道,换上衣服试试。 我先把他借走了,你随便参观,我不招呼你了。"

杨靖明大方地说:"没问题,你忙。家南,你陪艾瑞克去吧。"

盖瑞领著杨皓明和刘家南匆匆忙忙走到化妆间,里面有两个化妆师,正在替一个年轻人包头。 "阿义,这位是艾瑞克,你替他上杨六郎的装扮。艾瑞克,你弄完了到旁边的小厅找我。"盖瑞说完又匆匆忙忙地走了。

这位叫阿义的化妆师一边干著手里的活儿,一边打量著杨皓明说:"哟,这个是今天最帅的。我看他有希望。不知道盖瑞上哪儿找来的,今天的名单上好象没有他。"

听了这话,坐在镜子前面的年轻男子脸色一变,透过镜子悄悄打量杨皓明,心里暗想: "别以为长得帅就能演主角,还得要功夫呢。"可是他不得不承认,杨皓明的机会比他大。这部剧中的杨六郎是少年时期,才十八九岁的年纪,自己已经二十九岁了,再装扮也不象十几岁的少年。而且他是功夫小生,长相只能算得上勉强。 "不管怎样,这是部武戏,骑马,舞枪是我的强项。更何况武术指导徐飞是我的师父呢。过不了他那关,你长得再帅也没用!"

"我叫梁家伟,艾瑞克,你好。"梁家伟冲著镜子里的杨皓明挤出个笑容。

"艾瑞克,伟哥可是香港有名的功夫小生呢,出道很多年了。 "刘家南连忙介绍。

杨皓明朝镜子里的梁家伟笑笑,"你好。 我不是来选角的,我跟大哥来参观一下而已。 我没学过演戏,也不会演戏。"

阿义说:"不会演没关系,容易学的啦。 拍戏是好玩,但也很辛苦,很危险,不过你模样好,说不定盖瑞看上你了,先来试试好啦。 哦,伟哥,你可以了。"

梁家伟在镜中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他长了张方脸,皮肤微黑,双眼有神,气质英伟。如果自己来演杨六郎,那是一个武功卓越,有大将风度的杨六郎,而不是一个英俊瘦弱的杨六郎帅哥。 但这年头,长得不帅真的很难在偶像剧里挑大梁啊。

梁家伟来到试镜的大厅,还没轮到他。 正在试镜的这位虽然相貌不差,但太过平庸,照一位行内人的话讲,没什么星相。

"下一位,梁家伟。"梁家伟赶紧上场,走到镜头面前。外间媒体称他夺魁呼声最高,并不是没有道理。他功夫好,而且拍过不少剧目,演武戏早就是轻车熟路了。

他拍完转过头便看见刘家南从门外走进来,后面跟著已经打扮成杨六郎的杨皓明。 梁家伟只望了他一眼,便觉非常泄气。

场中众人正分头忙碌,突然看见一位古装少年走了进来。他相貌虽清朗,举止虽从容,眉目间却透著英气,于是都不由自主地看他去了,互相低声询问。

盖瑞抬眼看见杨皓明,眼前又是一亮,忙把他带到众人面前介绍:"这位是MPG香港总裁杨靖明先生的弟弟,艾瑞克。 我看他外表不错,所以让他来试试。艾瑞克,你先等一下。"说罢低头跟一个工作人员商量著什么。众人一听他竟是合作公司老板的弟弟,又忍不住交头接耳了一番。梁家伟脸色更加难看,但好在没人注意他,否则盖瑞一定会觉得他演"杨苦郎"或者"杨愤郎"会更加合适。

杨皓明穿了一身古装袍服,头发梳成个结顶在头上。刚开始还觉得很新鲜,一进大厅见这么多人盯著自己,不禁脸上发烧,十分尴尬。好在厅中有不少年轻男女都做古装打扮,看他们都神态自若,他才稍觉心安。

厅前面是一排桌子,桌子后面架著摄像机。厅四周设了椅子,工作人员和来试镜的演员三三两两坐了一圈。大厅的一角,两个来试镜的男孩正拿著佩剑打著玩儿。

因为杨皓明懂剑术,便多看了他们几眼。其实他们并不懂剑法,不过是装模作样地挥劈格挡。就在这时,其中一人劈得劲头过大,另一个人手中的剑一下子便飞了出去,径直向坐在杨皓明右边椅子上一个古装女孩砸去。她正和人说话,一抬头见一柄剑迎面飞来,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就在那一瞬间,只见一个身影纵身倒翻了出去。他身子倒翻在空中的瞬间,一只手已经抄住了剑柄,另一只手在女孩旁边的椅背上轻轻一撑,顺势飞过这排椅子,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发生得极快,他已经站稳了,那女孩才叫出声来。玩剑的两个年轻人吓得赶快过来道歉,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程小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那程小姐心口乒乒直跳,稍缓了口气忙对杨皓明说:"啊,真是谢谢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哦!"

盖瑞又惊又喜:"刚才那个动作,能不能再做一次?"

杨皓明方才危急中来不及多想,当众露了一点真功夫,此刻想起师父的话,心里颇觉不安。他忙说:"刚才碰巧而已,再做一次很难了。"

"艾瑞克,你碰巧的功夫居然这么高啊。不知道你是在哪儿学的功夫呢?"梁家伟突然问。其实杨皓明一进大厅,梁家伟的注意力就一直在他身上。刚才他纵身跃起,翻跟头接剑的过程梁家伟全都看在了眼里,心里十分讶异:这小子刚才这一手不简单哪,自己也不可能反应这么快,纵起这么高。他顿时倍感威胁。

杨皓明淡淡地笑笑:"在美国学了一点花拳绣腿的皮毛而已。"

刘家南笑道:"艾瑞克功夫厉害著呢,上次在街上抓小偷,这么一顶一送小偷的手臂就脱臼了。"他正要再多吹几句,却见杨皓明连连跟他使眼色,赶忙住了口。

梁家伟刚想再追问两句,盖瑞插话说:"是吗,那我们是歪打正著,找对人了。艾瑞克,你先去准备一下台词。"说罢把一页打印纸递了过来。

这时杨靖明刚好从门外进来。他瞅了瞅弟弟,满意地说:"哟,艾瑞克打扮起来还真象那么回事。"

刘家南附和道: "简直帅呆了!"

杨皓明很快读了一遍台词,便把纸还给了盖瑞:"好,我记住了。"

盖瑞一愣,他就这么看了一遍就记住了? "真的记住了?"他怀疑地问。

杨靖明笑道:"盖瑞你放心,我弟弟是过目不忘的天才,他说记住了,那一定是记住了。"

"哦,是嘛。"众人又惊叹了一声。

"不过,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哪?"杨皓明问。

盖瑞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这只是试镜嘛,看看形象怎么样。 演戏其实不难,你就根据台词的内容,想象你自己是杨六郎,他是杨业大将军,你很敬佩你爹,他也爱护你,可你又是那种调皮又我行我素的人,他对你既看重,又头痛。"

杨皓明一听,这不正是师父和自己吗?那有什么好难的。于是点了点头,便在镜头前依著盖瑞的话进入杨六郎的角色,跟父亲对话。他心中当杨业是常子期,回想起自己跟他朝夕相处,调皮狡辩的一幕幕,言词恳切,感念至深。

盖瑞叫停之后,众人竟拍起了手来。杨皓明虽没演过戏,但他从小出入各种音乐会和接受采访,面对镜头和成千上万的观众早就不怯场了。他发自内心,没有半分做作,反让人以为他有表演天份。

那天试镜之后,盖瑞心里便已定下了要他,再后来的人不过都是走走过场而已。

第10章 娱乐圈的下马威

 

试镜回来杨皓明想都没再想这回事了。眼下他忙著准备音乐会,接下来的几天都窝在饭店里练琴。

一天晚饭后杨靖明来找他。

"艾瑞克,想不到吧,你被选中了,他们想请你演杨六郎。"杨靖明面带得色。

杨皓明一愣,方才想起来杨靖明讲的是杨家将试镜的事。"不会吧,怎么可能呢? 我又不是演员。大哥,我以为那天我们不过是去玩玩儿。 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演什么香港电视剧,况且,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回美国了。"

"艾瑞克,你想想看,你是个音乐家,将来一辈子多半都要搞音乐。如果你年纪大了,成了更有名的音乐大师,再想去尝试其它东西就很难了。况且这是个公司力捧新人的好剧本, 你又是一号主角。你看那个梁家伟, 他是香港有名的功夫小生啊,在娱乐圈苦拼了那么多年,都还来竞标这个角色。 搞音乐这一行不容易,你看你在古典音乐上那么有天才,有多少人认识你? 你的风乐队有很多好作品,可又有多少人知道你们? 演奏会票房很难保证, 唱片也很难卖,尤其是古典派的。 演一部好电视剧,一夜之间大家都认识你了,那时你演古典的也好,现代的也好,再难听他们都会抢著来。放心吧,三四个月就拍完了,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你的音乐会也不用取消,我都可以给你安排过来。"

杨靖明的话很有说服力,可见弟弟还是沉默不语,便决定激他一下: "好啦,男子汉大丈夫,别婆婆妈妈的。 你自己也说想尝试不同的东西。干脆一点,敢不敢尝试一下拍戏?"

杨皓明笑道:"大哥,对天才用激将法好歹用得巧妙一点罢。"

杨靖明也笑答:"我用得再巧妙你也一眼就看穿,又何必掩饰?说真的,有快捷方式为什么不走呢?何况这都是你自己随意得来的,又没有强求。"

"要演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很多条件。"

"行,你说吧。"杨靖明抱著手臂坐下。

"第一,不可以有不健康镜头,连吻戏也不可以。"

"这我可以跟他们谈。 不过你是男孩子嘛,又不吃亏----"

"我有我的原则,很多事情我自有道理,如果不行,我宁可不演。"

杨靖明赶紧说:"行行,我尊重, 没问题。还有呢?"

"第二嘛,我的音乐总是排第一。合同里要写清楚,我经常需要参加乐团的彩排和演出,可能会影响进度。"

杨靖明笑道:"这也没问题。那些大明星活动比你多多啦,他们如果真想要你,这点应该好办。 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希望可以参与他们的音乐制作。如果他们愿意让我来写主题曲,或主要场景音乐就最好了。 "

"嗯,这当然好啦,只要你做得来。"

"还有,那些明星的商业宣传活动,我有权选择参加或不参加,我也不卖身给任何公司,不跟任何公司签长期合同,包括你们公司在内。我只对某个项目签合同,从始至终都要保持自由身。"

"Deal (成交)。"杨靖明伸出手。

杨皓明也大方地跟他握住:"Deal (成交)。"

做演员不难,但做个好演员却很难。答应了出演之后,杨皓明对表演这行做了个小小的研究,越读得多,越觉得自己不是做演员的料。首先他没有挑战任何角色的欲望。如果角色适合自己倒好办;如果跟自己完全不同,他就觉得实在勉强。做演员要哭笑怒骂得心应手,深入那不同角色的内心世界,体味揣摩种种的七情六欲,将那些甚至是肮脏龌龊的人物演活。

自小跟师父修炼的杨皓明从来都喜欢平和清淡的心境。他这辈子大部份时间都在经典音乐里熏陶,父母家庭,同学朋友之间都十分地质朴友好,世间的凡此种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对他来讲都仿佛只在小说电影那种遥远的虚拟世界中才会有。

要让他去诠释那些复杂丑恶的内心,他宁可不做。好在这个角色跟自己颇有相似之处,演起来当是十分过瘾。

不久杨皓明正式签了约,公司同意了他所有的条件,刘家南作为杨皓明的经纪人,全面替他安排所有的日程活动。公司为演员们安排了密集的表演和武术培训,马上就开始。

第一天的培训从早上八点开始。

杨皓明正要出门,大嫂唐馨赶了过来,拿了个漂亮的天蓝色午餐盒给他。打开一看,里面分了好几格,分别放了素寿司,绿豆糕,蔬菜色拉,还有好几种水果,都去皮切成了小块,连同果汁盒,刀叉餐具和餐巾纸,竟是十分的精致。

杨皓明很是:"这么精致?"

唐馨笑道:"我反正要给姗姗和良良准备便当,顺便就给你弄了。训练应该会很辛苦,你又不能吃肉,其它营养要补充全面一些。"

"多谢啦,唐妈妈!"杨皓明心里暗笑,跟著大哥一家,自己俨然成了他们家中的第三个孩子。

唐馨闻言一笑。这个一心相夫教子的温柔大嫂是真把他当孩子,更何况有杨妈妈陆曼迪的嘱托,哪里敢怠慢了这个天才小弟呢。

杨皓明到达升华影视公司的时候,还早了十多分钟。

训练的大厅十分宽敞,天顶很高,厅中央放了一方又大又厚的地毯。厅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杨皓明一眼就看见了那位程小姐, 还有梁家伟。他高兴地过去打招呼:"伟哥,程小姐, 你们好!"

那位程小姐穿了一身运动装,身材娇小,齐肩的碎发束在脑后, 瓜子脸, 圆眼睛, 脸蛋上有两个酒窝,睫毛弯弯的,长得很是可爱。她的角色是柴郡主, 在戏里跟杨皓明是一对。

她一看杨皓明也很高兴: "我叫程家玉, 你呢?"

杨皓明忙说: "我叫艾瑞克。"

梁家伟一看是杨皓明,心里象吃了条蜈蚣一样的不舒服,脸上却春风满面:"艾瑞克,来得早啊!"他没能当上主角,只拿了个配角杨五郎。他转身一指身后一位五十多岁的精瘦老头说:"这是武术指导徐飞,他是我的师父。飞哥,这位是演主角的艾瑞克。他刚从美国来。"

杨皓明一点也没看出来梁家伟的心思,忙伸出手去问候徐飞:"飞哥,你好!"

徐飞冷眼上下打量了他片刻,慢慢伸出手去跟他握了一下,手上故意使了点劲。

梁家伟是他的徒弟,在娱乐圈苦拼这么多年,他这个做师父的也盼著他早日出头。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却被这个半路从美国来的家伙给夺去了,他也很为爱徒叫屈。 好在自己是这部戏的武术指导,这几天他正寻思著怎么帮徒弟整治这个小美国佬呢。

杨皓明手被徐飞握住,觉得就象被钳子钳住了似的,疼得骨头几乎都要断掉了。

"这老头劲道好大,真不愧是练武的。"他心想。握了片刻,那老头竟不放手。杨皓明有些意外,他是音乐家,平时虽然习武,但非常爱护双手。过两天他有钢琴独奏会,手被他钳坏了可糟糕了。

握了半天,徐飞竟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好象是在故意试他呢。

他突然灵机一动,大声咳了起来,咳得很剧烈,连带著手也摇晃不止,徐飞只好放开了手。

杨皓明赶忙抽回手,又装模做样地咳了两下,才揉著手说:"飞哥,你功夫好厉害啊,握手劲道都这么大!"

徐飞冷笑了一声:"当武打明星要吃很多苦的,握握手就受不了了?年轻人,不是光靠一张俊脸就可以在娱乐圈混的。"

杨皓明听他话里敌意很盛,可自己跟他第一次见面,也想不清楚怎么就得罪他了,于是笑道:"那倒是,所以还麻烦飞哥多教教我。"

徐飞又一声冷笑:"那就要看你肯不肯吃苦了。听说你会翻跟头,做个蛮子来看看。"

杨皓明不懂,以为自己听错了: "Excuse me? (请再说一遍好吗?)"

徐飞不耐烦地说:"怎么?蛮子都不懂?阿伟,给他做个示范。"

梁家伟答应一声,走到地毯边上,做了个起势,小跑几步上了地毯,然后一个空翻,手都没有触地,翻过来便稳稳地站住了。

其他几个人都围过来喝彩,程家玉也跟著拍手叫好。

杨皓明赞道:"哇,好棒!这就叫蛮子啊?飞哥,不知道做这个动作有什么要领?"

徐飞心想:"告诉你也无妨。"于是便简单讲了一下要领。

其实这个动作对杨皓明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但他担心一不小心使上了轻功,让人瞧出来就不好了。

徐飞讲罢,杨皓明琢磨了片刻,也走到地毯边上,学著梁家伟的样子小跑几步,然后一个空翻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演员们陆续又来了不少,众人见了都哄然叫好,徐飞则暗暗吃惊。

"这小子果然有点功夫,但看他的样子又好象不懂行。"想罢他点点头说:"嗯,还可以。你再做个前空翻,还有侧空翻。"

杨皓明仍旧先请梁家伟做示范,然后问明了要领,一一照做。

徐飞继续叫他做那些戏曲武术中的动作,什么跳,转,翻身,朝天凳等等,越说越难,也都让梁家伟一一示范,再由杨皓明一一学样。来参加培训的演员来得差不多了,在地毯四周围了一圈。两人每做一样,他们便大声喝彩。

越到后来,徐飞越发惊异,暗忖这小子什么动作都不懂,但什么动作都一学就会,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于是问道:"你在哪儿学的功夫?"

杨皓明不知该如何回答,犹豫了片刻,说:"唐人街武馆。"

周围人一听全都哄笑了起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