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13,14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10 00:49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13章 两天三劫

 阿宝没有车,便坐了杨皓明的车一起去香港中文大学。他们在那里借了间音乐教室排练,到达时茱利室内乐团已经在等著了。

杨皓明招呼阿宝坐下喝咖啡,自己则拿出小提琴,按照计划排练起四季中的夏和冬来。其他人都坐著,面前放著乐谱架;唯有杨皓明站著拉琴,也不看乐谱。

阿宝不太懂西洋古典音乐,但就从杨皓明的潇洒姿势也知道他拉得好。

排练完四季,又来了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短短的卷发,面容温雅。她叫程刘安佳,是刘家南为杨皓明联系的钢琴师。她曾在多项钢琴比赛上获奖,现在是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的钢琴教授。

杨皓明和她先练习"La Ronde des Lutins",标题为小精灵之舞,是一首十分欢快精彩的钢琴和小提琴组合。

这首曲子杨皓明已经拉得炉火纯青,欢快的旋律连阿宝都听得喜笑颜开。演奏完之后围观的众人都拍著手,但杨皓明却不是很满意。他思忖著怎么跟程刘安佳说,毕竟人家论年纪是自己的长辈,论资历是自己的前辈,自己又如何好去教人家怎么弹呢?

程刘安佳似乎也觉察到配合上的瑕疵,转过身来问他的意见。

杨皓明认真地说:"您的技艺十分令人佩服。如果说有什么需要改的,都是为了迁就我这个人的诸多怪僻,还请您见谅。"众人听他说得有趣,都静下来仔细听。

"不过责任都在我那个又固执又自负的老师,并不是我的本意。"众人一片轻笑。

杨皓明仍旧一脸严肃:"他说如果我不按照他教的拉,就要把我逐出师门。"众人不禁笑出了声。

杨皓明却始终一脸正经,走过去坐在钢琴前:"每次替他伴奏这首曲子的时候,他就说要精灵之舞源自指下,还逼著我这么弹----"说罢他便弹了起来,弹的时候摇著头晃著脑,茱利室内乐团的女孩子们一个个被他的滑稽模样逗得捧腹大笑。

笑声和琴声中,程刘安佳却渐渐听出了其中的高超琴技。她不再随著众人笑,却仔细聆听。 她是位钢琴教授,一向十分珍视人才。面前的这个男孩谦虚幽默,才华横溢,程刘安佳对他印象极好。但她只知道他是小提琴家,竟不知道他的钢琴技艺也如此傲人,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男孩。

曲终,众人一面拍手一面大笑。

笑声中,只听程刘安佳说:"谢谢你。"

"不客气不客气,能叫大家开心我也开心。"杨皓明笑嘻嘻地回答。

"我说真的。"程刘安佳略提高了点嗓门,"这段日子我一直苦闷自己的技艺停滞不前,你刚才好象替我打开了一扇大门,所以我是真心地谢谢你。"

"既然您这么真心,那就请您迁就我啦。"

程刘安佳闻言抿嘴一笑。

随后的配合中程刘安佳果然放开了许多,两人逐渐默契融合。

那晚排练结束时,阿宝已经趴在桌上睡著了。杨皓明心感内疚,忙叫醒了他。

"今天这么累,你还陪我这么久。明天还要上工呢,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阿宝揉了揉眼睛:"那小师叔你不是更累吗?你饿不饿?不如我请你吃饭?"说话间只听阿宝的肚子咕的叫了一声。

杨皓明心中好感动,这个师侄真象郭靖一般忠厚老实,但愿他不要象郭大侠那么笨就好了。

"吃饭好啊,不过是我请你。哪有叫晚辈掏钱的?"只要一有机会,杨皓明便把他的长辈架子端得足足的。

两人开出去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大多数餐馆早都关门了,总算路过一间夜宵店灯火通明,两人正要进门,只见一群人剔著牙打著饱嗝从里面走了出来。

杨皓明退了一步,扶著门让他们先走。这些人竟毫不客气,一个接一个走出来,却无一人称谢。

杨皓明心中暗叹香港市井绅士族竟如此凋零,这群人也终于走得差不多了。最后出来的一个戴著顶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他见了杨皓明不禁微微一愣,随即便低头侧身走了出去。

"唉!"杨皓明一声低叹,做了个手势请阿宝先行,阿宝也不在意,径自钻了进去,也没有称谢。

杨皓明一愕,跟了进去,闷闷地坐下。

"怎么了,小师叔?"阿宝见他似乎不太高兴,忙问。

"没什么,"杨皓明本来懒得解释,但转念一想身为师叔应当随时教诲后辈,不然本门弟子也如这群人一样既不懂礼节又没绅士风度,岂不是让自己这掌门很没面子?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阿宝,你看刚才虽然我们比那帮人先到门口,但作为绅士,就要有风度。你看掌门师叔我,不仅让他们先走,而且替他们把著门。面对如此的气量,胸怀,以及风度,他们却连个谢字也没有。所以呢,身为灵虚门弟子,你一定要学你小师叔的风范,不能象那些人一样,既不懂礼节又没绅士风度,知道吗?"

阿宝瞪著他,半天才明白小师叔话里深刻的言外之意----自己也属无风度之列,于是干干地"哦"了一声。

"特别是在女孩子面前。"杨皓明补充道。

阿宝又再"哦"了一声,这次却发自肺腑,并怀著感激。

吃著牛肉面,阿宝一再向杨皓明追问本门的绝招。

"怎么你师父没跟你讲过吗?"杨皓明卖了半天关子,终于决定不再钓这个忠厚弟子的胃口了。

阿宝说:"师父只对前面几位师兄讲过。我是很靠后的啦,师父说等我再练五年才告诉我。"

"你师父有没有教你打坐?"

"还没有,前面几位师兄才打坐。"

"你要知道," 杨皓明摆出一副吐露真机的面孔, "内功才能修出高功夫来;打坐才是本门的内修主课。所以呢,我可以教你本门的内功心法,你先修习一段时间,看你的进境再教你灵虚剑法。本门最精华的武功叫灵虚九式,虽然你师祖所有的弟子都学了,但领悟却各自不同。来日方长,我们可以慢慢练。"

"真的?"阿宝一听师叔竟愿意教他,不禁喜出望外。

阿宝没念大学, 高中毕业就出来做事了。因为家里经济不宽裕, 他挣了钱还得补贴家里。 不久前朋友推荐他去一家香港特技公司应聘, 他年纪虽小, 但因为功夫好,竟然被录用了。

"三师兄和四师兄怎么样? 有空我也去你们武馆看看。" 杨皓明说.

阿宝笑道: "那当然好了,如果东南亚擂台赛的时候你能去就更好了。以前二师伯的明义武馆总是冠军;上一次二师伯退出了比赛,就轮到我们文德大展身手了。"说起文德武馆,阿宝便滔滔不绝起来。杨皓明也想多知道些师兄们的情况,吃完面又跟他聊了许久。

刚到街边停车的地方,突然吱的一声两辆面包车从斜刺里穿出来,一前一后停在他们面前。车门竟是开著的,冲下来十几个人,似乎便是刚才从店里走出来的那一帮,每人手里都拿著斧头,很就把两人包围在中间。

"不会吧,又来一帮?"杨皓明心里呻吟了一声。自己来香港才几天,怎么好象把全香港人都得罪光了,两天之内这已经是第三回被人整治了。

"喂,我又怎么得罪你们了?"杨皓明无奈之极。

"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戴鸭舌帽的从那群人中走了出来。

杨皓明定睛一看,果然有些眼熟,转眼便想起来这正是第一次跟刘家南上街,自己见义勇为捉住的那个抢匪。

"咦,你不是应该在监狱里的吗?"杨皓明惊讶地问。

那人哈哈大笑:"你太天真了。监狱能留得住我吗?秋哥,就是这小子多管闲事,不光断了我的财路,还叫警察来抓我。小子,我早告诉你别多管闲事,你要是跪下求我呢,我说不定砍你一只手就算了。"

杨皓明心道:"你要砍我一只手那我小提琴也别拉了,钢琴也别弹了,箫笛也没法吹了,古琴也不用弹了,连舞剑也成了独臂杨过,你不如干脆杀了我算了。"嘴上却说:"香港的风水转得很快嘛,几天就转到河西了。不过要我给你这种人渣下跪,连下辈子都不可能。"

那人骄狂地笑道:"有骨气! 兄弟们,砍他!"

那帮人立刻挥舞著斧头砍向杨皓明和阿宝。这帮人手上虽有凶器,动作章法却不如青龙帮那伙人。

阿宝挡在杨皓明的前面,左踢右挡,一会儿就抢了把斧头跟他们招架对打。

杨皓明偷空去车里拿了根竹箫握在手里,他见阿宝一人应付已经绰绰有余,便只站在旁边看。

这些人挥著斧头乱砍,虽无章法,却凶狠吓人。阿宝身手敏捷,出手竟也不客气,转眼间被踢飞的,被打倒的,被砸伤的,躺了一地。

杨皓明忙出声提醒:"把他们打跑就好,不要伤人。"

阿宝答应著,手上动作却分毫不慢。每趴下一个,杨皓明就立即把他们的斧头踢到远处。不久车外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只剩开车的人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两人便也不理会。

杨皓明走到那抢匪面前,他躺在地上动不了,口中却狂骂不止,用的尽是最肮脏最下流的字眼。

"你爱你妈吗?"杨皓明突然问。

那抢匪满以为自己要被狂揍,却不料杨皓明竟问出这样一句话来。他兀自嘴硬:"我爱不爱我老妈关你屁事!"

阿宝听得心头火起,走上去劈手就打。杨皓明拦住了,又对那抢匪说:"如果你妈病了,要做手术才能救她的命----"

"呸!你妈才病了!我咒你妈!"那抢匪骂道。

"你还敢骂人哪?"阿宝忍不住抬手又要打,杨皓明又把他架住了,回头继续说:"这么说你还是很爱你妈的。那天你抢的那个阿婆,她取了钱要去医院给她的孙女付手术费。如果你妈病了,你给她做手术的钱被人抢走了,你是什么感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干点男子汉大丈夫的事,别再欺负阿婆阿嫂的了。你记住了,要报仇找我,不关其他人的事。"说罢拉著阿宝便上车走了。

阿宝忍不住问:"小师叔,这些是什么人?你到底得罪了谁,怎么好象你被下了格杀令似的。"

杨皓明苦笑著摇了摇头,跟阿宝讲了那天如何在街上为一个阿婆打抱不平的事。"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不要对别人说,还有我的经纪人和大哥,一个字也不许提,省得他们瞎担心。我看拍完这部戏我还是回美国去算了,香港似乎并不适合我。"

阿宝答应了,心里还是气愤未平:"这人就是该打!小师叔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随时保护你,对付这些人是小菜一碟。"

接下来的几天杨皓明处处小心了些,却什么事也没发生。他仍然每晚都去参加排练,阿宝则忠实地陪著,几个晚上下来,竟也灌了一脑子的维瓦尔第和巴赫。


第14章 声名鹊起

 星期六晚上是杨皓明在香港的第一场演奏会,标题为四季小提琴室内乐音乐会, 主要呈现巴洛克时期的小提琴作品.

虽是周末,剧组并没有放假。早上大家都到齐了,唯独不见杨皓明。一会儿刘家南来了,说杨皓明要准备晚上的小提琴演奏会,早就请了假。他还带来一叠演奏会的赠票给大家。这些演员和工作人员大多数并不懂古典音乐,他们只觉得新奇,原来杨皓明还会拉小提琴。很多人凑热闹,便也拿了票。

徐飞本来不感兴趣,突然想起小女儿徐爱玲在学音乐,于是也拿了两张票。

演出在华纳歌剧院,能容纳两千来人。晚上七点观众开始入场,开演前坐满了半场。刘家南给剧组同事的票都是前面中间的好位子,大家互相打著招呼。

徐飞带著小女儿也来了。徐爱玲一听是艾瑞克 杨的小提琴音乐会,非常兴奋,她看过他的演出录像和报导,说他是天才小提琴家,表演风格非常吸引人,被美国乐评誉为Violin Talker (小提琴语言家)。

七点半,场内灯光暗了下去。茱利室内乐团的成员们一一入场就坐,其中一位介绍道:"美国天才小提琴家艾瑞克 杨。"

掌声中,杨皓明走到舞台中间站定。他身穿白色燕尾服,神态平静而从容,手里拿著他最衷爱的"闪电一号"深棕色小提琴。这把琴年代久远,音色绝美,是母亲在他十七岁时从古董拍卖场中挑到的。

扮演杨门女将的年轻女星们坐在一起窃笑低语,扮演柴郡主的程家玉也来了。以前跟她对戏的都是圈中明星,就算长得不够帅也要打扮得象个明星。但这个男孩子举止谈吐竟是与众不同,平时总是穿著普普通通的体恤衫,周围人再前卫再时髦也似乎对他没有丝毫的压力。

徐飞随手翻著节目单,上面有杨皓明的照片和中英文简介,说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作曲系博士和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硕士,他从小到大取得的音乐比赛大奖列了一长串。

"博士?"徐飞往台上瞄了一眼,不管怎么说,这个让他有些捉摸不透的小子怎么也跟那些戴著厚厚镜片的书呆子挂不上勾。

杨皓明向台下扫了一眼,空座很多,上座率大概只有一半。他却并不介意。古典音乐的观众群本就不大,除非是举世闻名的大师,纵有天才之名,一个初出道的小提琴家很难有好的上座率。他心中甚至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只寥寥几人坐在下面,那时就算自己不失风度,媒体乐评也会让人难堪透顶了。

他转眼看到前排剧组的一堆同事,心里暗暗好笑。他觉得他们多半不喜欢古典音乐,来了等于受罪,所以本不打算请他们来,但刘家南坚持要请,说不请同事是不给面子,他们不喜欢可以不来,但是送票的姿态要做好;更何况票卖得并不好,多请几个人来填填空座也是好的。

调音之后,场内静了下来。杨皓明微一点头,乐团立即奏响了音符,正是那举世闻名的维瓦尔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中的春。片刻后,杨皓明举起小提琴加入了合奏,弦上黄鹂鸣叫般的乐声和其它旋律应和著。他几乎不看自己的琴,时而闭上眼睛,时而微微转身看乐团,用表情和眼神和他们沟通。

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刻。他喜欢音乐,把这些最优秀的作品用最完美的技巧展现出来与人分享,他觉得十分满足。

欢乐的快板之后是慢板,之后又是快板。维瓦尔第留下的四百五十余首协奏曲中,"四季"是最著名的,也是巴洛克音乐的代表作。全曲由四首小提琴协奏曲构成,每首都附有短诗来诠释乐曲的情境。"春天" 明快而孕育著生机, 它以鲜亮的E大调赞颂愉快的鸟鸣声, 当微风转变成一阵短暂的暴风雨,鸟鸣声被打断了。在缓慢的乐章中,一个牧羊人在繁花盛开的怡人草地上睡觉,旁边则有狗吠声。终乐章中,山林仙女们跳著优雅的基格舞,太阳也从云的背后露出脸来。

明亮愉快的春天结束了,紧接著是狂风暴雨的夏天,丰收的秋天和冰雪刺骨的冬天。

精湛的技艺配上优雅潇洒的风格,每一曲都掌声如潮,连徐飞和梁家伟这种从不听西洋古典音乐的人也觉得很是----好听。

中场休息之后的第一首作品是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第一号奏鸣曲"行板"。巴赫的作品经常是演奏者的最爱与最怕。小提琴因为是高音旋律乐器,虽然很容易成为舞台上的焦点, 但它也缺少和声厚度的支撑,音响宽度的铺陈以及伴奏型的推展。如果要平衡这些问题,那就需要其他乐器的辅助了。巴赫的这首作品却无视于这些小提琴先天上的弱点,舍弃伴奏的好处,独挑大梁,克服了困难,完完全全地展现独奏乐器唯我独尊的本色。一首无伴奏的作品需要一边独奏一边伴奏,对小提琴演奏者更是严酷的考验。

对这首作品的完美展现,才真正让杨皓明在香港音乐界同行的心里得到了认可。

巴洛克音乐遥远而典雅,音色清澈,没有负担。就像潺潺细流的河水,只要亲近他,就能感受到被净化后焕然一新的神清气爽。

晚会持续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当徐爱玲最后起身鼓掌的时候,竟发现徐飞已经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爸爸!起来啦!真丢脸!这么经典的音乐会也会睡著!"徐爱玲把他拍醒,连声抱怨。

门厅里摆了个展台,在卖杨皓明的音乐专辑。

"这个我要!"

"还要这张!"

徐爱玲几乎把台上所有的专辑都挑了一份。

"哪里要买这么多?"徐飞瞪著眼。

"我要嘛!还有以后他的每场演奏会你都要帮我拿五张票。"徐爱玲撒著娇,这一招对和她相依为命的老爸来说是百试百灵的,"哦,不,拿十张!一张不许少!"

徐飞无奈地答应,心里却觉得憋气。"什么东西嘛,一点也不好听!"

"爸!你在说什么?"徐爱玲睁大了眼睛,"能把枯燥的古典音乐表演到这个地步,很难得呐!亏了他还是你的同事,你竟然这么不支持!"

周围人挤来挤去,可徐爱玲偏偏滔滔不绝地讲,徐飞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炸了,可他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儿,这个火便只好压了又压。

第二天的乐评虽然不多,但评价却好。其中一位称杨皓明"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小提琴家,刚满十八岁就已经获得普林斯顿作曲系博士学位的华裔男孩舞台风格潇洒沉稳,技巧完美无缺... ..."

这天晚上又是一场同样的音乐会。因为头一场的乐评很好,第二天的上座率便高了许多。

三天后,MPG和华升影视召开了媒体见面会,正式对外宣布"杨家将"的演员阵容。

这部剧还没开机就炒得沸沸扬扬,更有传言说主角竟是一个美国华裔新人。媒体见面会上,各家娱乐媒体云集,主要演员也纷纷出场亮相。夺魁呼声最高的功夫小生梁家伟也出场了,但他演的却只是杨五郎。

最后,各大媒体的长枪短炮都对准了即将出场的主角杨六郎,而他竟然是------

媒体一片哗然。

面对无数的惊叹,议论和闪光灯,杨皓明第一次有种脸红,怯场,想逃的感觉。他强迫自己的双脚固定在地上,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被大哥算计了的奇怪感觉,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大哥为他苦心铺好的路,----一条快速成名的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要的路。

媒体见面会后,各娱乐杂志,娱乐节目,脱口秀和报刊的娱乐版纷纷大幅报道,美国华裔天才少年音乐家,普林斯顿大学作曲系博士将出演电视剧杨家将的主角。众多电视节目还找来杨皓明几天前在音乐演奏会上的演出片段插播在节目中,有的杂志称他外型不错,有的质疑一个在美国长大,没有受过中华文化熏陶的ABC(America Born Chinese, 美国生的中国人)如何能够演绎一位千古名将?有的语带讽刺,说娱乐圈的吸引力比古典音乐界大,连天才音乐家也要进娱乐圈。

此后的每天晚上都会有许多记者来饭店拍照采访。杨靖明早有准备,刘家南更是整晚陪著杨皓明练琴,其间不断地提醒记者不要打扰他。

"这就是香港,娱乐圈当红的艺人是粉丝和记者追踪的对象,只要他们不过份,你就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杂志上说你什么都有可能,只要他们不是太过份,你大可以沉默是金,不必理会。 跟他们保持友好的关系,他们问无关紧要的问题你就好好回答,问到要紧的事就打太极。"杨靖明兴奋地拍著天才小弟的肩膀发表他的娱乐圈箴言。

杨皓明从小就因为超凡的才能常常面对媒体采访,倒也不以为意。 但他对于自己在不经意间堕入这个长他如父,精明无比的大哥的圈套而暗感愤怒。这位超级经纪一开始带他来香港就是有意图的。他步步为营,处心积虑把自己塞进香港娱乐圈,却不曾问过这是不是他杨皓明想要的。

一个天才的职业生涯,就这样被人设计好了开端。

可是,他心中的暗怒却无法发作。毕竟这一路走来杨靖明并没对他隐藏任何事,一切也都是他自己清清醒醒同意的。杨靖明隐藏的只是自己的意图,而这意图也都是一心为了他好。

杨皓明揉了揉被大哥拍痛的肩膀,暗自苦笑。

几天后便是他的钢琴独奏会,在同一家剧院举行。 因为一周前他的四季音乐会颇受好评,加上娱乐界的大肆渲染,演奏厅坐得满满的,还来了众多的媒体和乐评。

刘家南照例给剧组的同事们送了票,因为这次票卖得超好,赠票也比上两次少了许多。程家玉和一帮女星特意来为天才同事打气;徐爱玲则带了五个姐妹来捧场。本来徐飞只分到两张票,另外四张还是连骗带蒙从其他同事那儿弄来的。阿宝反正没什么事,为了保护掌门师叔,自然是如影随形地跟著。

掌声中,一身淡青色西服的杨皓明走上了舞台,被那架九尺超长的黑色钢琴衬托得超凡脱俗。鞠躬的瞬间他扫了一眼台下,厅内竟坐得满满的。本来他近几年没时间参加国际钢琴比赛,更没有拿过什么大奖,办钢琴独奏会颇有些牵强。但既然大哥安排了,他也就没多问。反正什么时候需要,他上台演就是了,其它的事,他是一概懒得操心。但这一场的上座率竟如此之高,让他也忍不住暗自惊叹。

这时,他对杨靖明的恼火悄悄转变成了对大哥运筹帏幄的衷心钦佩。坐在琴凳上的瞬间,他赶忙驱走了掩藏在从容外表下的胡思乱想,闭上了眼睛。

节目单上的第一首作品是皮尔金组曲中的"在山神殿中"。 他特意先弹这首短小轻快的曲子,把听众的情绪从一开始就带入高潮。那山神殿中一幕幕的追逐场面在他的指下生动展现,曲调越来越快,最终在不可思议的高潮中结束。他抽身离凳,在观众如雷的掌声中鞠躬致意。

接著是肖邦的"英雄",勃拉姆斯的第五首匈牙利舞曲,然后便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全部三个乐章。他没有象许多钢琴家那样自我陶醉地摇晃身体,也没有做作夸张的表情。接下来还有贝多芬的悲怆和热情。

他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那一日,一间拥挤的道具房,一架破旧的钢琴,一个沮丧的少年被伟大的音乐家搀扶起来,让他感受慈悲,胸怀,热情和力量。

他的手指飞速地弹著,心中似在感受,却又似一片空明。

弹完热情的第三个乐章,他起身致谢,竟在观众席中瞟见了程刘安佳,眉目间那种音乐家惺惺相惜的感动让他心头一热。

演奏会后媒体评价普遍正面,连一向被视作"毒舌"的乐评杰姆斯 唐也承认:"尽管年轻的杨皓明先生还未能在最一流的国际钢琴大赛上得到证明,他在独奏会上展现的杰出才华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说,他的技巧比起许多颇负盛名的钢琴大师来一点也不逊色,而他在琴声中倾注的情感和能量,加上杨先生英俊的外表和潇洒的风格,可以说他是现今世界上最能配得上钢琴王子名号的钢琴家。既然他的小提琴已经达臻顶级,只要帅气的杨先生不在娱乐圈里迷失了自己,丢弃了正典,他成为最顶级的世界钢琴大师将指日可待。"

有的乐评却也冷嘲热讽:"难以想象一双如此细腻灵巧的手要去‘杨家将'里舞枪弄剑。不知杨皓明有没有为他的手购买保险,或是希望导演多用替身,好好照顾六郎这双宝贵的手......"

也有的钢琴家对媒体发表言论说"钢琴家去做艺人,自贬身价,实在是很可笑的事。"

杨靖明和刘家南每日都在关注媒体的报导,倒是杨皓明自己,因为忙于剧组的训练和准备接踵而来的演出,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文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