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又遭劫难


河北省唐山大地震发生于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震级达7.8级。这场地震在天摇地动的一霎那,造成二十多万人死亡,十六万人受伤,和无数的孤儿和残废人。当时26岁的幸存者刘桂锦,腰椎123节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还伴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和心脏病,心跳缓慢加间歇。在十八年的痛苦煎熬之中,她痛不欲生。后来又不幸得了阴道癌。她照了遗像,写好遗书,在痛苦之中等待离开人世。

正在这时奇迹发生了。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病都好了,"罗锅"(驼背)也直了。家里人告诉她应该炼法轮功,刘桂锦说:"我都快死的人了炼甚么功啊?"家里人给她放法轮功教功录像带看,看完后她按惯例去医院检查,医生却惊讶的问她:瘤子怎么不见了?!刘桂锦半信半疑的又去了另外两个医院检查,结果都一样。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一九九四年三月,刘桂锦连续参加了石家庄,天津和哈尔滨的法轮功传法学习班。在石家庄学习班结束后,她被法轮功的法理所折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标准,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发生了巨变,大便功能恢复正常,还摘掉了500度的近视眼镜。又参加了两个学习班后,经过半年的修炼,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康复了,没有了病,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法轮功又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她撕掉了残疾人证。为感谢恩师的救命之恩,特向法轮功捐款500元,用做法轮功传法资费。可是,刚过几天,就收到退回捐款的汇款单。简短留言上写着:甚谢!汇款人:法轮功。

刘桂锦因修大法治好了残疾,保住了性命。中共血腥镇压法轮功,逼她放弃修炼背叛恩师。作为一个正直人她不愿做这伤天害理、忘恩负义的小人?因为她深知大法好,要坚持修炼。因此遭遇了残酷迫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99年9月刘桂锦正在北京顺义区家中照顾患有脑血栓的年迈父亲和双目失明的母亲。顺义区公安分局胜利派出所很多警察不顾人伦,无故闯进她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价值几千元的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带及私人贵重物品。围观者形容说:"警察浩浩荡荡的捧着劫获的财物并绑架了她。"

第二天上午唐山市公安局一处警察将她押送回唐山,路上警察用不堪入耳的脏话谩骂法轮功的师父和大法,还逼刘桂锦跳车自杀。刘桂锦义正词严的正告不法之徒:"我死也是为坚持宇宙的真理真、善、忍而被你们杀害而死!"

回唐山后,以郝东平为首的邪恶之徒,以刘桂锦顽固坚持法轮功立场为由,指使路北分局一科610人员许伯军及大里路派出警察,又一次闯进唐山路北区 48号小区刘桂锦家抄家,并把刘桂锦和他们抓到的许多法轮功学员,关在党校和行政拘留所(据说是前后院),把在文革时期整人的手段全部用上。还将刘桂锦绑架到路北分局。看守所强行洗脑。白天,把20多名大法学员在太阳下曝晒,蹲马步,把三、四块砖头绑一块吊在手上,稍一不平衡就打;把太阳曝晒后的大粪桶挂在大法弟子脖子上,一挂就是一天。

公安认为刘桂锦是应该重点打击的极少数顽固不化的法轮功分子,被送进遵化大北监狱看守所。在那里如果被发现炼功,恶警李德生就给他们铐上手铐,公安叫"捧"上,有三个人铐一块的,叫"连"上,有双手与双脚铐一块的,再用铁丝拧上叫"摸"上,不能吃饭也不能上厕所。把人成大字型铐在床板上,叫"绷"上。在那里,一个月每人还得挑半袋豆子。当时每人家属被强迫交350元生活费,只有一个人交了生活费,这个人每天就有一个玉米饽饽(窝头)吃,那饽饽是制药后剩下的下脚料,猪都不吃的。其他未交生活费的23个人只能每天分一小块,一共饿了20天,每个大法学员饿的脸色都变的面黄肌瘦的颜色。有人吃生豆子,吃得直拉稀。

冬天三九严寒之时,监狱让大法弟子睡在只铺着一个烂席头的水泥地上,四面墙壁上都是冰霜。因为从刘桂锦身上搜出一本《转法轮》。监狱先是给她戴上手捧子,四天后她手肿得吓人,再不摘掉就残废了,在大家强烈呼吁下才被解除。然后又被戴上18斤的大镣,一走路水泥地就轰轰地响。被戴镣铐20天后,双腿致残。

那里的女所长叫黄明英,敛财无数。她个人承包下食堂,一份炒豆芽菜就卖15元,一箱龙丰方便面卖60元-80元(市场价是每箱20元)。大伙房里,大法弟子没来时,每星期吃一个馒头,大法弟子一进所,每个月只吃饽饽,每天中午一人一个,加一碗咸盐水,吃不饱,就得买方便面。如果谁从小伙房里买了东西,黄明英就从这个人的存款中扣留双份钱,名曰"好处费"。她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搜刮了许多的钱,扣留了许多的钱,这账算不清。

2000年1月过年前,恶警们开始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遵化作为试点,黄明英也参与其中。看守所、公安局、宣传部三位一体在看守所前院开单间,给法轮功学员灌输邪恶理论,不行就打,不许学员们吃饭睡觉、逼着大法学员夜里在院里的雪地上走,进屋得跪下,不跪就被踢倒在地。所有被关押在这个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全部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他们还把抓来的大法弟子游街、拉到公审大会去批斗。

从99年9月刘桂锦被公安拘留近9个月。刘桂锦受尽了遵化公安的酷刑折磨而致残,被四五个武警轮流背着送往唐山公安医院救治。还向他家属索要4000元医药费。因他家属拿不出这笔钱,公安医院立即停止对刘桂锦的抢救。送回家中,刘桂锦通过学法炼功终于恢复健康。

狱中的警察知道刘桂锦是无辜的好人!不出卖自己良知的好人!一身正气不畏邪恶的堂堂正正的人!有的警察说,看到你,就看到你们大法了。你要不炼功,我都不答应。

唐山市邪党政法委书记陈满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罪恶累累。2001年5月份,在一次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令的会议上,陈满叫嚣:宁可死几个人(法轮功学员),也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邪党官员亲自点了六名必须要抓到并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多月内先后被绑架,其中包括刘桂锦。

2001年8月20日刘桂锦第二次被公安绑架,刘桂锦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坚持正信、不放弃修炼,受到残酷折磨。路北区公安分局一科许伯军对刘桂锦使用暴力,因当时刘桂锦已被折磨致残,还患严重心脏病,那些人不愿再下手打一个残废的老太太。

8月24日唐山市公安局一处郝东平及市公安局、局长和唐山路北分局警察亲自把刘桂锦押往外县,送到玉田县看守所,编造许多谎言,并以立功得奖为诱惑,指使玉田县政保科的人对刘桂锦施用酷刑。

9月3日管教把刘桂锦带到管教室,室内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个像是干部的人问她:还炼不炼了?刘回答说:炼!于是他重重地打了刘桂锦的脸一拳。

第二天上午,刘被带到玉田县公安局政保科,双手被铐在铁椅子上,然后恶警用两个电棍轮番电击,用矿泉水瓶打,将她折磨得几次昏迷,用电棒从她腰部到头顶持续地电,刘被折磨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她双腿失去知觉,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她被送回看守所时脸和脖子都肿了,口中有淤血。下午政保科的人还要继续折磨她,看守所怕出人命就制止了。

次日早晨刘桂锦身体冰凉,血压40,被送到县医院急救中心抢救,两天后,政保科的人说"叫她死到唐山去",仍不放人,于是9月10日刘桂锦被送到了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三天以后才能下地行走,不久又被强迫坐了7天铁椅子。被罚站10多天。在那里,恶警用尽各种手段,妄图转化她,直迫害到刘桂锦生命危险也没达到目地,失败后,才令其原单位接回家。坚强不屈的刘桂锦继续学法炼功,身体又一次得到了康复。

法轮大法师尊传大法救人不收捐款,无条件的慈悲救度众生。中共邪党却为自己的私利不择手段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整残好人、勒索抢劫钱财,这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省汶川的大地震,牵动了全世界善良人们的心。刘桂锦看到汶川人民遭受的苦难,联想到自己在唐山大地震遇难的情景,地震使她失去了十八年身体行动的自由,给她造成的灾难和痛苦。特别是看到几百具、几千具幼小的身体,无声无息的躺在白色塑料布下,她心中痛楚万分。真想把这能够救度广大众生的大法,传给这些正在受苦受难的同胞们,为他们消除灾难,在此大劫之中使生命获救。

可是就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三天,刘桂锦又第三次在北京顺义区家中遭受北京公安绑架。被公安抢劫了三个手机,一台电脑、打印广告用的两台打印机,两个切纸机。

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在32年后的今天,人为的灾难又一次降临,使她失去人身自由,身陷囹圄,承受无名苦难。恶警不许亲属接见,隔绝她与外界的联系。

地震专家披露,因为无知和为了政治的需要,毛、周等隐瞒了唐山大地震的预报,致使中国人在毫无准备中丧生20多万。32年后的今天,这一幕惨剧又在汶川上演。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如何避过天灾和人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