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清:为唐山、汶川地震的先知者树碑立传

汶川地震反思之九

2008-06-02 05:33 作者: 黄河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唐山地震、汶川地震,都是"焦头烂额座上客,曲突徙薪少恩泽"。我既作反思,当反其道而行:曲突徙薪座上客,焦头烂额亦恩泽。故作"曲突徙薪座客榜",为唐山、汶川的"曲突徙薪"者树碑立传。这些"曲突徙薪座上客"不仅在体制内不为官方政府待见,即在大陆较开放的媒体和体制外,也是"烫山芋"。他们是:冉广歧、陈一文、耿庆国、杨友宸、王春青、黄相宁、马希融、田金武、李伯齐、王书蔚 吕兴亚、候世钧、安继辉。他们不是英雄,恰是凡人真人善人美人。希望有心人补充提供他们的藉贯学历诸基本资料,以为野史留记。挂一漏万,容作继续。这个民族,什么时候一改一贯的真心的或故意的配合的党文化特色的"焦头烂额座上客"行径,而自觉自然地按普世价值最感谢这些事先不断告诫"曲突徙薪"者时,这个民族光辉灿烂的曙光就会看见了。

今天儿童节,谨以此文献给孩子们,献给唐山、汶川活着的遇难的孩子们。愿你们了解他们、相信他们、记得他们、效法他们。

居榜首状元者,非救了52万人的冉广歧莫属。

冉广歧,1976年河北省青龙县县委书记,在任期间,一念之仁,救了全县52万百姓。是年,唐山大地震。冉广歧事先知悉震情,一反中共组织纪律,擅自决定公告地震临震警报,"向八百多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每一个人。......青龙县的人几乎全被赶到室外生活。冉广歧在帐篷里坐镇指挥,三天没敢合眼。"结果,青龙县与唐山在1976年7月28日发生7.8级地震,唐山全城毁灭,死24万人以上;青龙县毁坏房屋1.8万间,完全坍塌7300余间,只死一人,全县52万人幸免于难。

冉广歧这位好书记为善一方非一时侥幸。他在1974年就注意学习地震知识,关注为官一方的地震灾害历史。他说:"政府官员不用学太深奥的理论,那是地震专家的事,但是起码的地震知识一定要掌握,你要对一方百姓负责!我觉得这是关键。""防灾备灾关键是政府官员,尤其是处在全球地震断裂带上的官员,他们应该学点地震学。我体会,学与不学不一样。我要是事先对地震一无所知,地球构造是什么,地应力是什么,地震是怎样形成的?什么也不知道,也就谈不上拍板决策了。说实话,就是掌握了一些地震知识,还难以决策呢。何况是不知道!盲人骑瞎马,早晚出事。"这才是为官、为士最真正值得尊重尊敬钦佩宣扬学习的。

王春青,以青龙县科委工作人员身份,参加了1976年7月14日国家地震局在唐山市召开的"京津唐张渤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听取并记录了会议上关于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的报告。返回青龙县后,及时向领导汇报了临震讯息,帮助青龙县委书记冉广歧作出了地震临震警报的决定,得使青龙县52万人幸免于难。

【注:许多资料表明,青龙县当时实际人口52万,非47万。】

榜眼,应是预报汶川地震且挺身而出面斥国家地震局撒谎的陈一文。

陈一文,科学家,1942年生于英国牛津,英文名Chen I-wan,祖籍中国广东中山。

2008年5·12汶川地震,陈一文于5月14日在北京CCTV9频道英语节目中针对中国地震局公开声明汶川地震前没有收到任何震前预警预报的谎言说: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当晚,CCTV重播这个节目时,将陈一文上述讲话删除。

1950年陈一文随父从英国伦敦定居北京,1968年毕业于北京机械学院,文化革命中在工厂劳动。新世纪开始任多家天灾预测防御团体负责人、顾问,有数百篇跨学科论文传世。

陈一文是一位十分可爱的科学家。现身说法,多姿多彩:

"你听着,我的头衔叫做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委员会顾问。我打心底里认为这事儿更要紧。你说啥东西比环境、防灾更重要?"

"父亲生在英国,不会中文。我的英文名叫Chen I-wan,中文名我选择了"陈一文"三个字。当初若是选"陈亿万"就好了。

"我已经在中国待了56年,每年还得办一次签证。不是我不想要中国的"绿卡",我去办过,北京公安局要我到英国开一张"无犯罪记录"证明。我8岁来中国定居的。8岁能犯什么罪?这不是扯蛋吗?可这是规定。每年签吧,麻烦一点而已。"

文革中"我半个外国人竟被工人师傅选为‘工人代表',代表他们参加‘整党'工作。要知道那是将封资修外当作敌人的时代。他们说:‘大陈能够替我们讲话,也敢于代表我们讲话!'"

"1972年我曾被隔离审查四个月,让我交代接触过的外国人,亏我一古脑儿全说了,其中有美国记者路易·斯特朗、韩丁、李敦白、戴乃迭、艾泼斯坦等人。......父亲得到周总理的保护,经周总理批准,父亲70年代初离开中国,先到香港,后到美国,从事促进中美了解与友好活动。他看到我住的房子只有7.4平方米,除了坑连一张标准的桌子都放不下,幽默地说:‘还真不错,比我与你母亲结婚时的房间还大一点。'父亲问了我一些情况,问我想留在中国还是离开中国,又说他不做任何建议,让我自己拿主意。我说我留在中国。他问为啥?我告诉他,我在中国已经20多年,现在是中国最乱的时期,中国很快会有巨大变化。我要留下来亲眼看看中国怎么变化。于是父亲返美,我了留下来。"

"我想中国历来重视教育、科技,自古有很多重大发明,这样一个文明古国,在科技发展飞快的今天,肯定有许多重大的科技发明在民间,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为我们所知。于是我开始寻找......孙威从事地震预测后遭遇到许多压制与不平,伤透了心,将所有资料放入箱子,说不再碰它们。...... 我与孙威谈了整5天。并签了协议:我全力支持,将来有了收益我们各半。从此我全力以赴,协助整理翻译、对外宣传,甚至自费到美国、台湾向有关部门介绍。9年来我配合支持孙威,前题是我们的商业协议。对利益的追逐束缚着我,引导我做这不做那;而地震预测是人命关天的科学研究,我怎能围着铜钱银子打转!我当即联系老孙撤销协议,并一如继往地支持他。这是我的一次重要的精神飞跃,从此我实现了海阔天空自由飞翔的自我解放:关注起一切天灾预测,包括国内国外...... 说起国外,得讲讲旅美华人寿仲浩。我访问他的网站。伊朗地震前,我看到他对伊朗地震的预测。伊朗一震,我心里也一震:寿测对了!......我和一位土耳其科学家,是最先向寿祝贺的人。有意思的是:美国地质测绘局自己什么都预测不出来,而对寿的要求是:时间不能差一分钟、地点不能差一公里、震级不能差0.1级,简直蛮横。最后将寿推出的是联合国空间署,地震界--无论国内国外都是沉默。这里很微妙,这种微妙全世界倒是相同的。我们国家地震局的发言人也一次次地重复:地震预报是一个至今没有解决的世界难题,需要一代代人的努力......当然国家有国家的考虑,但看他们不紧不慢的样子,你说急不急人! "

"有能力做的对社会有益的事,不管有没有回报我都做。我没养老金,也没公费医疗。但比较权衡,我觉得还是人类的大事更要紧。看来这是我终身的正职了。"

感兴趣者可上网:http://cheniwan.sea3000.net/newspaper/zhiyuan.php查看《杭州日报》方凌燕《陈一文--终生志愿者》全文。

探花,则归将汶川地震准确预报密件寄呈温家宝的耿庆国、"我们本来抓住了唐山地震的"杨友宸并列。

耿庆国,地震科学家,北京市人,满族,1941年生,1965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物理系地震专业。

1976年唐山地震前7月11日,耿庆国作了临震预报。国家地震局原定7月14日会商、听取汇报,后推迟到7月21日,又改为7月26日,最后没有会商没有听取汇报。7月28日唐山地震。当时向耿作推诿的是国家地震局负责人之一梅世蓉。

耿国庆为文曰:"......造成几十万人这种浩劫,国家地震局一些贵族老爷式的人物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

2008年5·12汶川地震前,耿庆国于4月30日作出预报:四川阿坝州境内5月8日前后十天左右将会有强烈地震。这个准确预报曾以密件的形式寄呈国家总理温家宝后被退回国家地震局。

耿庆国接受香港凤凰卫视曾子墨采访时说:"凡是说地震不能预测的的,都是科学家;凡是说地震能预测的,都是骗子。" 记者问:中国现在的地震预测水平比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有提高吗? 耿:"在我看来,非但没有提高,并且是下降、下滑。"

杨友宸,吉林扶余县人,1932年生,1957年为"严重右倾分子",1968年受命建立唐山地震办公室,迅速建立了40多个地震监测站。

1976年初,杨友宸在唐山市委召开的防震会议上公布了中短期监测资料,明确提出警告:唐山方圆50公里内在7-8月将有5-7级地震发生。1976年5月,杨友宸在全国地震局济南会议上再次明确提出:最近两、三个月内,唐山将有强烈地震发生。

1976年7月唐山地震前杨友宸突然被组织上安排去干校"改造世界观"。临走前杨偷偷告诉家人一些应对地震的知识。杨的妻儿后来被压在砖石堆里,牢记他的叮嘱保留了体力,被成功刨出得救。杨后来回忆说,他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他将成为散布谣言破坏生产而被镇压的坏分子。

二十年后,有张庆洲者采访杨友宸,杨友宸失声痛哭曰:"我们本来抓住了唐山地震的,24万人都是被冤死的。"痛哭后的老人感叹曰:"俗话说‘真事不入今人眼'。"

余二甲者皆可与冉、陈、耿、杨相媲美,全非人品圆满,最是尽力于祖国桑梓、拳拳于父老乡亲作出贡献而被着意湮灭者。

黄相宁 马希融 田金武 李伯齐 王书蔚 吕兴亚 候世钧 安继辉

黄相宁,地震科学家,1937年生于四川重庆,1959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

1976年唐山地震前,黄相宁在1975年12月的一份报告中提出唐山可能发生5-6级地震的分析判断。1976年7月14日,黄相宁向中国地震局预报了7月20日左右至8月5日左右包括唐山地区会发生7-8级地震。

唐山地震发生当日,黄相宁在国家地震局北京会议上作了唐山地震预报情况的报告。当晚十时,黄相宁被时任总理、中共第一副主席华国锋以及江青诸国家领导人召见,时国家地震局梅世蓉正不顾事实汇报唐山地震不可预测、震前无前兆完毕。黄相宁被华国锋告诫:中央不怪你们。做好工作,不要有负担,就是最好的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1971-1981年,黄相宁的"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报地震小组"向国家地震局以书面形式正式预报了4.75级(破坏性地震最低限)以上破坏性地震短临预报意见175次。联合国全球计划(UNGP-IPASD)按照《地震短临及年度预报意见评定标准》对175次短临预报进行了严格评审,成功率为33.1%。

马希融,回族,1933年7月生,地震专家,对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作出了准确的预报。

1976年7月6日,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等有关部门作出的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被国家地震局来人否定。1976年7月27日18点,马希融再次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左继年作了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9个小时后,大地震摧毁了整个唐山!

马希融在废墟中找回地震观测资料,修复地震仪器,在唐山地震十五天后,继续地震监测工作。1976年11月初,马希融又准确地预报了11月15日发生在宁河西部的6.9级大地震。他的成功不是一种偶然!

马希融拒绝采访,淡薄名利、看透名利,挂念的是地震预报事业、人类生命。

田金武,唐山第二中学教师、地震科研小组组长,对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

作出了准确的预报。

1976年7月14日,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主持在唐山召开京津唐张渤群测群防

经验交流会。会议期间,近百名中国地震界的官员、专家和工作者到唐山二中参观地震科研小组的工作。田金武老师手中的教鞭在"地震数据曲线图"上滑动,边讲解边分析,列举了土地电、地应力和磁偏角异常的确凿数据,郑重发出地震警报:

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有人问,你说有一个大震在哪儿呢?田金武说,大地震就在脚下。

田金武死不瞑目,挂念着地震预报、父老乡亲,是家人替他合上了眼睛的。

李伯齐、王书蔚夫妇是唐山第二中学老师、地震科研小组成员。李王夫妇与田金武一起用三台简陋的仪器监测记录了唐山地震的科学数据,作出了唐山地震最精确的短临预报。据说,这是中国乃至世界特大地震最精确的短临预报。

吕兴亚,山海关人,1938年5月出生,北京大学肄业,山海关第一中学教师,1998年退休,退休后继续地震监测工作。三十年未中断过一天水氡观测。

1976年7月7日和22日吕兴亚先后两次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提出了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吕兴亚业余坚持地震观测。八十年代,国家给他津贴,一天1角钱,后来改为一年360元。吕兴亚一笑置之。吕妻埋怨丈夫不会挣钱也不会花钱:前几年我说给他做一件衣裳,他说做那干什么,还得花布票!你说,都什么年月啦,还以为要用布票......

侯世钧,1964年7月生,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物理系,唐山地区乐亭城关中学教师、地震测报小组成员。1976年7月16日,候世钧书面报告:在7月23日前后我区附近西南方向将有大于5级的破坏性地震发生。

安继辉,唐山市自来水公司化验室化验员。1976年7月中旬,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带队到唐山市自来水公司参观。在自来水公司会议室,安继辉挂上一幅起伏跌宕的水氡观测图表,向国家地震局的官员正式提出水氡异常的状况,预警唐山将会发生地震。


2008、6、1于地中海畔

原题目:曲突徙薪座客榜--汶川地震反思之九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