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宁为宇宙闲吟客第二章(图)

2008-06-19 21:03 作者: 弗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莫谈生灭与无生,漫把心神与物争。
陶器一藏松树下,缘苔芳草自纵横。
(宋.智圆)


女孩


第二章

  孟馨不知道应该觉得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潘家对复健计划没有意见,对复健的费用也没有意见。

那是一笔庞大的费用。因为潘立刚在美国没有医疗保险,每一分一毫的支出,都得由潘家自己支付。不过,这笔钱对於已经累积三代财富的潘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如果能够让潘立刚回复到原来的那个潘立刚,相信即使是倾家荡産,潘家也会愿意。

在她的个人办公室里,美丽的林蕾莎姿态优雅的端坐在她面前。

  「这是Levin每周的行事历,每个星期我们会召开二次团队会议,检讨进展的情形。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原则上每个月我们才会调整一次行事历。」孟馨把行事历交给林蕾莎。

  「妳可以看到这个行事历的安排,有点像学校的课程表,从每天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中午可以在医院里的餐厅点餐,交通的部分,虽然他有驾照,但他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开车,如果妳方便……」孟馨突然停下她的发言看着林蕾莎。

  林蕾莎清清喉咙。「我下个星期就必须回台湾。立刚在这里的生活,会有一位与他同住的朋友Leo照顾。立刚的爸妈已经签了授权书给Leo,如果有任何紧急的事件,他都可以做主。」

她扭扭不太自然的姿势,在椅子上调整到比较舒服的角度。「我在台湾的工作放不掉。」

  孟馨直视着林蕾莎。「他现在的情况,非常需要亲人的支持。与亲人的互动会让他恢复得更快,同时能够减低他的不安。」

孟馨知道潘父与潘母已经先行回台湾,现在连这位未婚妻也要离开他!?她们不是很在意他吗?他当初在台湾进行的复健,难道也没有人陪伴?

  「等他好一些,我会再来看他。」她避开孟馨的眼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孟馨注意到林蕾莎左手上的那个闪亮的婚戒,禁不住想着,人们结婚究竟是为了什麽?

  孟馨不想改变林蕾莎的计划,也无意责备她。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即使她已与潘立刚订婚,但还不是他的妻,没有理由让她做到不离不弃丶生死相随。

  孟馨只是为了让自己病人的复原着想。如果潘立刚的亲人都不参与他在此地复健的过程,那麽他每天「下课」之後直到睡前的那段时间,以及原本并未排入行事历的周六周日。现在她也许该把这段时间也列入行事历内。

在这些时间里,孟馨可以再加上一些温和的运动,并且给他一些文章阅读或是影片观看,甚至教他打坐。这都是有助於他加速复原的方法。

  孟馨想要更专注於自己的思索,因此开口送客。

「麻烦妳在离开之前,先到隔壁505室找护士做一份问卷,都是有关Levin的一些资料。完成後妳可以带他回家,那位护士会协助妳完成手续。」

  孟馨站起身来交给林蕾莎一份行事历。「这个行事历,医院这边会从後天开始执行。所以後天早上八点钟,请妳安排人送他到北大楼三楼,复健部门。」

  林蕾莎接过行事历之後不发一语,起身离开孟馨的办公室。

  孟馨的心情莫名地有些低落。

转身打开自己放在窗台边的音响,贝多芬的快乐颂永远可以拉高她低落的情绪。

  从小跳级就读,提早进入大学与研究所的孟馨,虽然被称为天才儿童,却一直是学校里的边缘人。

  她思考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自己发展出来的。因为即使是在美国,也没有「天才教育」这回事,她所接受的所有课程都是正规教育的内容,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她只是提早了丶跳过了一些被认为是不必要的课程罢了。

而她的母亲,原本应该在她心情低落时安慰她的人,却因为父亲的背叛而把自己锁在悲伤的世界里。

音乐一直是孟馨心灵的安慰剂,幸好有音乐,否则这个娑婆世界对她来说就不会是佛家所说的「堪忍」,而是彻头彻尾的让人难以忍受。

  潘立刚……孟馨的思绪转回到她的病人身上。

任何人看到潘立刚的第一眼,绝对会被他的外貌所吸引。即使他现在因为脑部受伤而智力受损,那副英挺的外貌还是让人很难不多看上几眼。

孟馨不是「外貌协会」的拥护者,但她不会否认潘立刚的确有一副吸引女性眼光的好皮相。但身为他的主治医师,她更重视的是这个皮相之下,他的脑袋的问题。

对於一个因为脑部受伤而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成年男子,人们很难决定该把他当成孩子或者当作成人来对待。按常理,一个成年人之所以是成年人,除了智力已经发展完全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有岁月累积而来的经验,让他可以依据这些经验来行动。

一个在正常环境成长的人,他所累积的经验教导他如何与其它人有礼的交谈丶应对,并且避免危险。一个具有成熟经验的人被视为成人,一个不具有成熟经验的人则被视为孩子。

一般来说,人们的成熟度与年龄相符,但也有不相符合的──有那种老气横秋的小孩,也有那种孩子气的成年人。

  以潘立刚目前的情况来说,他既是孩子,也是成人。因为他的记忆与经验,就像一个满是抽屉的图书馆,有些抽屉打不开,有些可以。他只能从打得开的抽屉里,拿出已储存的知识来使用,至於那些目前打不开的抽屉,有些他还有机会可以打开,有些则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这种支离破碎的思绪,使他对外在刺激的反应,有时看似个孩子,有时则是个成年人,难以统一。

  不管立刚脑袋里那些打不开的抽屉里究竟有些什麽。她的工作将集中在找出有什麽样必须的知识与经验是他所欠缺的,然後帮他做新的抽屉,储存入新的经验与记忆。

因为一个成年人的脑子,据信有百分之九十七以上根本没有被开发。或者说是被锁上了。现代医学已经证明,人脑不曾开发的部份可以被开始启用,同时替代受伤或者是老化的区块。

  从孟馨与立刚接触的判断,要让他恢复到受伤前的生活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要那些必要的片段被补充好;但是她同时也顾虑着,复原後,这世界上或许会有一个全新的潘立刚!

理论上是同一个人,灵魂也应该是同一个灵魂,不是什麽借尸还魂或什麽时空穿越的借体事件,但由於他运用的脑部区块会有重大变化,加上曾经闯过的生死关,这些都足以使他的性格丕变。那麽,将来他思考与处理问题的方法也可能会随之改变。

孟馨希望立刚的亲人能够多陪伴他的原因之一是,如果他的亲人在这个过程中日日跟在他身边,那麽他的改变将比较容易被家人所接受。甚至有机会在互动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发展出他的家人所期待的个性。但是现在……希望将来潘家人不要指责她换了另一个灵魂到潘立刚体内。

***************************************

  就这样,潘立刚在华府的生活正式展开。陪伴他的是他大学时期的死党──Leo,刘绍梁。

  刘绍梁是个自由摄影师,来自新加坡,是个崇尚自由的人。他颇有一点家底,但自认为是个闲人,拒绝朝九晚五的工作。如今好友有难,他便二话不说飞来华府,打算陪伴立刚一年。

当孟馨走进复健室时,潘立刚正在跟复健师说话,刘绍梁则坐在半个人高的窗沿上静静地看着好友与复健师的互动。

  「初次见面,您好!Dr. Chao是吧!」刘绍梁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从窗沿上站直身来。

孟馨在看到这个阳光男孩的第一时间就了解,他的确是潘立刚可以信赖的好朋友。刘绍梁身高约一米七五,一头自然微卷的头发。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真诚的阳光笑容以及乾净的眼神。他穿着一身休闲服,看起来就像个还在学校读书的研究生。

  孟馨伸出手与他握手:「您好!您手上有Levin的行事历吧!」

  刘绍梁点点头。「请叫我Leo吧!被称呼为『您』让我颇不自在的。」

孟馨笑笑,名字只是个代号,她从不要求别人称呼她医师,因此她点点头:「你可以叫我Michelle,或者和我的朋友一样称呼我Mimi!」

「那就叫妳Mimi了!」除了行事历上交待的事情,我还需要注意哪些事情?」刘绍梁主动提问。

  「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会扼杀脑力,每天你送他来医院时,请尽可能的更换路綫。」她要求刘绍梁配合一些照顾潘立刚的细节。

  「我懂了,我会问他每天路上有什麽声音丶哪种味道丶哪种风景。」这些事情看似不重要,却涉及潘立刚与整个环境互动的能力。

  孟馨接着说:「晚上的时间,我已经给他一本中英对照的《圣经》,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陪他阅读,并为他解答看不懂的部分──字义部分。如果你愿意与他讨论内容,那是最好不过了。」

  「我可以请问为什麽要读《圣经》吗?」刘绍梁挑起一侧眉头,充满好奇。

他直视着孟馨晶亮美丽的眼睛。从摄影师挑剔的眼光来看,孟馨长得很漂亮,但还算不上拔尖的美人。可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却让人忍不住盯着不放。

刘绍梁自认是个「不可知论者」。他对《圣经》没有特殊的偏好或排斥,《圣经》对他来说就像是神话故事书,也像是一本耶和华与耶稣父子二人的传记。

  他只是好奇,难道孟馨在传教吗?

  孟馨笑笑。「西方社会文明离不开基督教思想,阅读旧约与新约有助於Levin在极短的时间里,把脑中遗失的西方文明拼图找回来。我本身不是教徒,我知道Levin也不是教徒,所以把《圣经》拿来当教材,不会有心理障碍。」

  「再说,《圣经》里的中文与英文,用字非常的简洁高雅,纯就文学上来说,也是相当好的读物。」她还想藉由圣经协助他重建心中的道德标准,但解释起来太复杂。

  刘绍梁缓缓地点点头。「还有什麽是我帮得上忙的吗?」

  「喔!」她想了想。「在家里的时候尽量放着音乐,有歌词或没有歌词都好。但他静坐时间要放缓和的古典音乐或者是梵乐,没有歌词的那种。」

「周末我并没有排任何活动给他,如果可以,请你每周末带着他到不同的餐馆吃饭,尽量让他尝试新滋味,让感官经验多元。如果他有任何问题,耐心解释到他明白;如果他不发问,请不要逼他开口。」

  二人看着潘立刚在暖身後,开始做重力训练。复健师正在调整左右两边的哑铃重量。「他每天的行程都很规律,跟着几天之後,你可能会觉得无聊。」孟馨对他说话,可是眼睛仍是看着潘立刚。

  「不会的。我想先陪着他几天,之後我会安排自己的活动。」只要把接送他往返医院与家里的时间掌握好。他是个摄影师,华府有许多题材可以拍。

  「那就好。」顿了一下孟馨接着说:「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在现代社会,很难找到这样一个愿意放下一切,无条件陪伴丶照顾你一整年的朋友。

  「我以做为他的朋友为荣。」刘绍梁认真的说道。

  孟馨看看他再转头看看潘立刚。「我还有门诊,先失陪了。」

刘绍梁目送她离去。这一年,将会是很特别的一年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