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宁为宇宙闲吟客第五章(图)

2008-06-23 22:32 作者: 弗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女孩

立刚不记得什麽时候曾经跟一个女子说过这麽多的话。

经过二个月的相处,他完全确定孟馨有读心的能力。正因为她有读心的能力,所以虽然有些事情他无法用语言清楚的表达,可是她就是能够精准的判断他的想法与反应。

每次他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时,她却像是找到一个宝藏一样。一开始他真的觉得她就像是个跑到他家里,随意翻找每个抽屉丶角落的顽皮小女孩。他不习惯有人在他的脑海里到处「逛大街」,可是她却是为了帮助他而闯进他的脑海里。

从最开始的无奈,到後来,他连心海都打开来随便她闯了。她成了他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是的,好朋友。他一直没有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医生。因为她那种无条件的付出,完全把他当成朋友来对待。她也没有把他当成病人吧!

天气开始炎热了。他们仍然每天在林肯纪念堂周围散步闲聊两个小时。有时在路上他们会和其他偶遇的人们聊天,经常有人会把他们误认为一对情侣。

蕾莎不肯解除婚约。他提出来了,可是她拒绝了。

他不懂为什麽。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情感可言,而且他也不会再回去台湾的政坛。她对他的一切期待都不会实现,又何苦和他绑在一起做一对怨偶呢?

「你今天很安静。」孟馨看着他的眼睛,探索着他的反应。

他们刚离开纪念堂前的草地,延着林荫,往医院的方向走回去。

「有些事情想不通。」立刚淡淡地笑着。

「私事?」孟馨一直保持着一种自定的分寸,凡属他的私事,除非他自己主动提起,不然她不会介入干涉,也不会主动给他建议。

「嗯!」立刚点头承认。

孟馨想了想,决定移转他的注意力。

「问你一个抽象事的问题。」

「好。」立刚扬眉好奇地等着。

  「你认为什麽人是基督徒?」

接着她给他四个选项。

「一丶上教堂的人;二丶说自己是信基督教的人;三丶每天向上帝祷告的人;四丶不上教堂丶也说自己是基徒教丶不祷告,但是按照基督的教训生活的人。」

  这是个很复杂的选择题。每个答案都可以算对,但深究下去,又都各有问题。

她想要知道他是否已经可以辨认「形式与实质」丶「宗教与信仰」有什麽不同。

这个问题可以套用在佛教徒和其他宗教教徒身上,只不过孟馨既然选择以旧约新约为「教材」,那就以基督徒为例。

  「妳可以把问题再说一次吗?」立刚要求。於是孟馨再说一次。

  「如果只能四选一,那我会选择第四项。」立刚判断。「可是只要自认为是基督徒的人,都应该算是基督徒,不是吗?」

  「这四个答案都算对,但1和3如果只是形式,2如果只是人自以为的,那麽4才是符合实质的真正信仰。」

「信仰?」立刚微微皱起眉头。他知道她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他想不明白,「宗教和信仰」有什麽不一样!宗教不就是一种信仰吗?什麽才叫真正的信仰呢?

「在这个世界上,宣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很多,也许占了全世界人口的一半吧!但是,能真正相信《圣经》的记载而且奉行基督的教诲的人,却是极为稀少。」孟馨从他的眼里看到困惑。

「所谓奉行基督的教诲,你觉得这个教诲是什麽?」孟馨问。

  「《圣经》里记载的耶稣基督说过的话。」立刚很快的回答道。

  「是的,我们都知道基督徒称《旧约》与《新约》为《圣经》。」二人终於走回医院。

「你记得以前读过《圣经》吗?」

  立刚摇头。「我不是基督徒。可是《圣经》里的故事,听过不少。」

  「所以你一定听过『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就把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这一段经文。」孟馨看着他。

  「谁做得到呢?」立刚说道。

  「这就是了。你说你是某人的徒弟,可是你又不听师父的话,这样还能算得上是师父的徒弟吗?」孟馨笑得很灿烂。

  立刚想了想。「妳说的对。」他点点头。如果孟馨对「真正的信仰」的定义是听师父的话,那麽这世界上有多少基督的门徒呢?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基督徒大概只有这麽多了!」他伸出双手十指比划着。

  「也未必是那麽少。只不过我们在这样的摩登社会里,没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吧!」孟馨倒是不悲观。

「如果我们把《圣经》当作是人们对生命困惑的探索,我们一起来阅读,一起来找人生的答案,你愿意试试看吗?」

「也许会很有趣吧!」立刚不置可否。

  「当然有趣。你环顾四周,这些人几乎都读过《圣经》,即使没有熟读的,也都对《圣经》的故事耳熟能详。不论自认为信不信神,不论是否把基督的教诲活出来,在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里,这个社会里的人的一举一动,都隐隐的受到《圣经》所牵动。要了解西方社会,不能不了解《圣经》。」

立刚听罢不禁转头看着医院入口处这些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种。他对周遭的这些人又有了一番新的感觉。

  走进空调凉爽的医院,孟馨把立刚交给下一个部门。

她站在走廊微笑看着他。「从今天晚上开始,你想读多少就读多少,就从创世记开始。以後我们每天都讨论一些《圣经》里的章节。」

  立刚点头,然後站在走廊上看着她转身离去。

她全身散发出来的善意是不容错认的。和她相处时很愉快,但也很费脑力,因为她总是让他回答很「伤脑筋」的问题。他喜欢她的笑容。只是,有一些片刻,她看起来却像个忧伤的小女孩……为什麽呢?

「Levin!」一位年轻医生向他招手。

现在是桥艺时间,立刚转身走进那间属於医师的会议室里,开始下午的行事历。

  ********************************************
「你读完旧约的创世记了吗?」

  「读完了。」立刚对这个问题突然皱眉。

  「有什麽感想吗?」孟馨可以理解他脑中发出来的那团困惑。鲜少现代人在读旧约时没有困惑与疑问的。

接下来立刚数着他的疑惑与心得,孟馨则静静的听着。

  「里面通通在讲谁是谁的父亲,谁又是谁的儿子。我记不得那些人的名字,太多了。」

「最开始人的寿命很长,之後就变短了。」

「亚当和夏娃偷吃了伊甸园里善恶之树的果子,耶和华把他们赶出伊甸园。」

他皱着眉又接着说:「人能够分别善恶有什麽不好?为什麽要被赶出伊甸园呢?」

孟馨微笑不语。

「Leo说耶和华有一种喜怒无常的个性,所以Leo宁可像孔子讲的:敬鬼神而远之。而且他说他不明白,耶和华为什麽要求犹太人要行割礼,这很残忍。」立刚错落地说着。

  立刚想着,Leo还说女人如果真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变的,那麽全天下的女人对男人都欠缺应有的尊重,根本就爬到她主人的头上来了,现在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立刚对绍梁的意见甚表同意。

  「那你自己呢?你相信有神吗?」孟馨浅笑。

立刚又接着叙述自己的心得。

  「我相信有神,但是天上的神并不只是耶和华,至少还有佛陀丶观世音菩萨。《圣经》里也这麽说的。」

「喔!为什麽?」孟馨问。

「在创世记的最开始就这麽记载着,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所以神是复数,不只一个。」

「嗯!」孟馨点头赞成。「的确是如此。」

「不晓得後来为什麽基督徒要到处说耶和华是唯一的真神?」立刚觉得这个矛盾很明显。

  「《圣经》是人类的记载,经过那麽久的时间,中间还有政教合一的时期,编纂的人又是从各种福音书里面挑选自己喜欢的版本,所以难免有缺漏或假造的部分,这些造假的部分若说是为了政治服务,在统治异族时想把他们同化,也在情理之中。」孟馨边看着他的反应边解释着。

拜我的神,接受我的道德观与价值观。这也是为什麽耶和华的性格在圣经里的陈述会不一致甚至喜怒无常的可能原因。

「但我们无需因为人的错误而远离神。」孟馨又举了最近考古界发现的新的福音书──犹大福音书,这个福音书平反了犹大出卖耶稣的那段历史,可是并没有被收纳在目前的圣经里。

  「不过有一件事情,圣经中的记载是蛮一致的。神造人是要让人生养衆多,统治这片土地。所以男与女是神造的,只要按照神安排的生活模式,人就不会有耻辱。」孟馨补充。

  立刚点点头,表示理解。现在的人摆不正两性的问题,不是压抑就是放纵,走着一条极端的路。这个印象在立刚的脑海里是很强烈的,并没有因为枪伤而被抹去。

  「最初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并不觉得裸体可耻,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是裸体,它们都没有人类这种特殊的耻感,为什麽?」孟馨边说边想着,改天可以带立刚去华盛顿动物园逛逛,开车只有十分钟路程,场地很大,很适合边走边聊。

  「因为亚当和夏娃吃了能够分辨善恶的果子,所以才会开始遮掩自己的身体。」立刚只是按照《圣经》上的记载陈述。

  孟馨看着他笑了笑。「亚当与夏娃有了辨别善恶的能力之後,就开始区分是与非丶美与丑丶正与反……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二分法区分。如此一来,亚当与夏娃就失去了近乎神的状态,而变成了人。」

人类基於这种区别的能力,就再也不能用纯净的态度来面对性这件事。

现在的人类社会已经习惯二分法的思考模式,如果没有一定的训练,很难改变。

当人类社会越来越复杂,这种区别能力也发展得越复杂:美丑的判断丶嫉妒心丶占有欲,後来人类就藉由宗教与社会的双重压力,压抑与否定人们对性的好奇。

只不过越压抑就越让人忘不了性这件事,以至於裸照丶淫书丶春宫电影不断的被制造出来。近来世风日下,又有一些政权刻意放纵这种发展,加上网络的传播,问题已经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其实人们应该寻求的是一条超越的道路,而不是假装与掩盖。只有提升与超越,才有办法解决问题。

  孟馨接着说:「但不能只怪这些淫书的制造者,人类错乱的意识都负担了一份责任。」

意识是一种不灭的物质,这意识的海洋随时影响着人的思维,干扰着人的正念。所以每个发出邪淫念头的人都应该为这个社会的道德下滑负一部份的责任。个别人的发出的念头或许很快就散去了,但如果是一大群人都发出这样的念,那就坏事了。

「但是人类已经回不去伊甸园的那种状态了。」立刚只把伊甸园当成神话故事来看待。

  「应该这麽说,『大部分的人类』没有办法回去那种状态。这种人终其一生都不了解如何对待人与神的关系,还有人神之间有什麽关连。」孟馨摇摇头。

  「这就像是一个人会操作开关,让电灯亮起或熄灭,可是他一辈子也未必懂得什麽是电子,这就是人们对上帝赋与的这具身体的了解程度。」她看着立刚的反应接着说道。

  「但是有少数人不会害怕,愿意正视它,看清楚它。只有真正认识丶看清楚它,才能不被它所操控,不会因为它而感到羞耻。超越的道理,起点是清楚的理解。」孟馨决定先停在这里。

  「人要怎麽样才能回到伊甸园?大家都裸体走在街上吗?」他以一种很平缓的语调说着。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是如此了,如果你很清醒,那就更要照顾昏迷或梦游的人。你不需要用裸体来证明你对身体的全然接纳,清醒只需是你的一种心理状态,你不必跑到路上跟每一个人说你是醒着的。你更不会随意的和人从事性行为,因为认识到性与神圣的关系之後,你会超越性,而不是被它绑住。」

孟馨一口气说完,她可不想立刚在这个问题上面有一丁点儿的误解,否则造成的问题绝不是她可以弥补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