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酥手,黄藤酒

2008-06-28 03:47 作者: 刘斌夫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钗头凤》)

如此缠绵悱恻的词章,多以为出自女性之手,而其作者却是"上马击胡,下马草军书"、"六十年间万首诗"的大文豪陆游。

陆游与表妹唐婉婚后,因唐婉不育,陆母不悦,令其离异。陆游不舍唐婉,郁郁寡欢。陆游是爱情至上的人,愿与唐婉做"丁克夫妇",--这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上海,甚为流行与时尚--可在当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命难为,爱人可以选择,而母亲无法选择,只有被迫休妻,自吞爱情苦果。

唐婉含泪改嫁皇族赵士程为妻。

离异十年之后的春天,陆游在绍兴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唐婉及后夫赵士程不期而遇,相对无言,惟有怅惘!

赵士程唐婉夫妇与陆游各坐一席,远远隔窗相望。征得后夫同意,唐婉遣人送酒馔给陆游以致意。

陆游感慨万端,酒尽之余,泪下潸然,兀自起身,题词《钗头凤》于沈园壁上。

陆游这首词,与李清照形容梅花的两首诗词的首句"红酥......"一词偶同。

在文人荟萃的齐鲁"泉城"济南,作为宋代名动千秋的两位文坛巨星,陆游比李清照要小41岁,是为晚辈。

李清照曾作诗词:"红酥肯放琼苞碎,接天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渔家傲》);"红酥肯放琼苞碎?探看南枝开遍未......"(《玉楼春》)。李清照晚年改嫁,而今称作"几度夕阳红"的"黄昏恋",传为美谈,而在当时,被视为不合适宜。爱情命运各不相同,却都在与世俗抗争,陆游选择了痛苦,李清照却选择了自由。

李清照中"红酥"形容树芽初绽的嫩色。

陆游词中的"红酥",当然也是形容颜色。"红酥手"是什么?许多人、许多版本称,是年轻女性之手。这种说法,恐怕不尽确切,有些牵强。

情窦已开的妙龄女子,在春天,手会是"红酥"的吗?华东春暖,春色满园,岂会像北国寒冬那样,双手冻得通红酥肿?

如果说红酥形容梅花,陆游会憋足比喻女性的手地以梅花来?

陆游这样的文坛大家,不可能有如此譬喻。

如果说"红酥手"是写陆和唐当年恋爱时唐婉的手,那就该是回忆过去情景。刚才说了,描绘不贴切。

请注意宋人周密《齐东野语》中这句记述:唐婉遣人送酒馔给陆游以致意。酒馔之"馔",即美食。

东部沿海地区,当年有一道名点,是把虾肉包在面粉团里,做成手的形状,再以油炸,色红,酥脆,美其名曰"红酥手";也有把卤猪前蹄称为"红酥手"的,华东沿海把猪前蹄称为"猪手",猪后蹄称为"猪脚",很拟人化。无论是虾肉面团,还是卤猪蹄,皆为佐酒的名食佳肴。陆游又是大美食家,前妻深知前夫的美食嗜好。

陆游心情郁闷,品食前妻送来自己最喜欢的美酒佳肴,惯看满园(一作满城,不确)春色,怀想往事:"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悔恨之情,难以言表。甚至想,当年为何不与爱妻远走他乡以抗争呢?真是终身遗憾!

词的后半阙,是陆游想像和假托唐婉口吻写的,猜想前妻也有与自己同样的心绪:"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有小资情调的读者,竟误认为红酥的食物"不雅", 非要红酥来形容人手,岂不强人所难!况且,如果陆游看着卤猪手,会想像成前爱妻唐婉的手,那真是烂醉如泥,如何还会写出这么优美凄切的诗词?

陆游诗词书毕,挥泪而去。

不日,唐婉独自再来沈园,见壁上陆词,肝肠寸断,提笔和书同题词《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久,唐婉抑郁而病逝。

陆游八十五岁临终前,还去沈园,写下最后一首与沈园有关的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