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37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2 00:37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37章 清音之触

    两天后凯蒂飞回洛杉矶处理其它工作,雯霓除了上班便专心准备音乐秀。她当然记得那个为她赢得不少好处的喜宴,于是提前几天就买好了礼物,包得十分雅致。

    周六下午她特意去得早了些----她依稀记得龙凤居附近有家中式乐器店,正好可以去那里挑一台古筝,音乐秀上需要用。 她的筝已经老旧了,便没将这庞然大物带来。

    在龙凤居附近的停车场泊了车,她便一路闲逛着去找那家乐器店。

    经过一间酒吧的时候她特意绕到对面走----那门口有两个人端着酒瓶叼着烟,虽然骨瘦如柴,但“吾乃流氓”的姿势暗语和弥漫的尼古丁烟雾却霸占了很大一片街面----她苏雯霓虽然武功超群,却没有兴趣招惹地痞。

    那两人一面聊天一面东张西望,一看到街对面的雯霓都是一怔。

    雯霓却没有注意,一抬头看见旁边店内墙上的琵琶,心中一喜,便跨了进去。

    那店内还真的很不错,中乐器十分齐全----琵琶,三弦,古琴,箫,笛,雯霓一样样仔细观瞧,最后挑到一台很不错的筝,要两万港币,算是很贵的了。她请店员把琴架好,要了副假指甲戴上,试弹一曲“高山流水”。

    几个店员见这清灵的小姑娘要弹筝,有事没事的都围过来看。众人见她举手拨弦很是专业,琴声韵味十足,俱都看得兴致盎然。

    那店主偶然一抬头,却吓了一大跳----面前站着的不正是这块地盘上的黑帮老大郑强吗?再看店门口,已经被他的兄弟金大华和十几个手下堵的死死的,阵势还颇大----难道是自己上回的“心意”表现得不够“诚恳”吗?

    那店主心里一哆嗦,挤出个笑容刚要打招呼,却见郑强的眼睛根本没看他----他正在看那女孩弹筝呢。

    这店主诧异间暗叫“幸好”,轻手轻脚地端了椅子来放在郑强身后----当然坐不坐随他;又端上两种茶----冰的和热的也随便他挑。

    郑强却仍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原来他们也受邀参加鲁智南的喜宴,来得早了点,就去旁边的酒吧喝了一杯,结果门外的小弟突然进来报信。金大华立即带人冲了出去,郑强怕他们又干出什么难看的事来,只好追了出来。

    那小姑娘正在一家乐器店里弹琴----那琴声如深山中清澈的溪水,是那么的干净,让郑强觉得身心舒爽,不知不觉中仇怨和争斗似乎变得十分的遥远,甚至连想都不愿再想了。

    雯霓一直专心弹奏,也没注意周围。一曲弹完,觉得筝还不错,便低头仔细检查,没看出什么问题,才叫道:“老板,我就要这一台了。麻烦你替我结账。”

    “不用结了,这台琴我送你。”

    雯霓抬头一看,竟见郑强站在面前----那个“螃蟹”则领着一大帮手下守在门口。

    雯霓微微一怔:“怎么又碰上了这群流氓?”她扫了众人一眼,既不害怕,更不会领这黑帮老大的情:“我为什么要你送呀?收了你的礼物,就欠了你的,物质上也好,人情上也好,终归还是要还的。我不喜欢欠人家的。老板,麻烦你结账。”

    郑强碰了个钉子,一时语塞,呆立了片刻,才说:“那天是我兄弟有点误会了,惊扰到你们。我送这台琴给你是因为你弹得太好听了,我刚才站在这儿白听你弹琴,就算是你刚才弹给我听的酬劳吧。”

    “我弹琴是为了试琴,又不是为你弹的。我不介意你白听,也不需要你付什么酬劳。”雯霓一面说一面拆了假指甲,问那店主:“我该付你多少钱?你收信用卡吗?”

    店主看看她,又看看郑强,陪笑道:“这琴不要钱,送给你了。”

    雯霓睁大了眼睛:“这么----好?原来老板你是做慈善的,那明天我带孤儿院的孩子们来挑乐器好不好?”

    店主笑得尴尬:“这位小姐真会说笑。”

    这台筝的确很贵,本来她还在想是不是应该砍价的,现在倒好,竟然免费赠送。她翻了翻钱包,实在没什么现金----从来都刷信用卡的她还不习惯随身带很多钱。

    “算了,今天没时间了,我也不方便拿。我改天再来买吧。老板,麻烦你把这台筝替我留着。”

    “你----可以再为我弹一曲吗?”郑强诚恳得让门口的手下个个面面相觑----只有那螃蟹金大华不动声色。作为老大的生死之交,他知道当 年郑强辜负了未婚妻倩倩,而她更为了救他而死。一直到今天,郑强都无法原谅自己,而所有这一切都深深埋在他心底。那天郑强看这小女孩的眼神,就好象看到失 去的又再重拾一般,所以他立即派人盯上了那小女孩,甚至找人冒充出租司机将她们劫持来,希望他的大哥从过往的伤痛中走出来。

    “对不起,我赶时间。”雯霓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仍旧拒绝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人是黑帮老大的话,她多半不介意花点时间为人再弹一曲的。

    “就一曲----”郑强高大魁伟, 面目也算英俊, 但眼里竟透着十二分的伤感:“其实我你送你琴,是想请你再为我弹一曲。”

    雯霓听他话说得恳切,顿时念头一转:“他想听也好,我的曲子可以化解他的戾气,倘若能把一个打打杀杀的黑帮老大变成一个心慈行善的好人,又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里,她转过身问:“你想听什么呢?”

    郑强很是高兴:“我也不知道。就象刚才那首那么好听的就行。”

    雯霓转了转眼珠,笑道:“我的琴曲的确很有价值,但你这种送琴买曲的做法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这样好了,你跟老板讲,琴我自己买,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让他给我打七折。至于你嘛,替我把筝扛到车上,算是我为你弹一曲的交换。怎么样?”

    郑强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就这么办吧。”

    雯霓心中暗笑:“等会儿你就知道这古筝盒子有多大多沉,我的车又泊得有多远啦。”

    她转回去坐在筝前,重新戴上假指甲,眼珠又一转:“如果你说得出这是什么曲子,我就再送你一张我的古筝曲专辑;如果说不出呢,以后你和你的兄弟见了我和我姑姑就要装做不认识,互不相干,怎样?”

    郑强本来也没打算缠着她,干脆地点点头:“就这么办吧。”

    说话间那店主忙招呼金大华那帮人进店来坐----虽然让这帮人在外面晒着的不是他,但也得小心别让这笔帐莫名其妙算到自己头上。呼啦一下店内便被挤得满满的。

    雯霓看了看这群“特殊观众”,抬手便开始弹奏“出水莲”。这是支粤派筝曲,曲调婉转,韵味十足,意境超脱,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的清丽之风。

    一曲终了,不算大的店堂竟爆出壮观的掌声来。雯霓诧异地抬起眼----除了店主和伙计们,金大华和他的弟兄们也拍出爆雷般的掌声,只有郑强默默地坐在那里,神情竟有些落寞。

    “这位小姐弹得太好了,真是个行家。”店主赞道,“我从来没见过弹得这么好的。”

    “你过奖啦。”雯霓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转头问郑强:“怎么样,猜猜这是什么曲子?”

    郑强不懂筝曲,自然答不出来。可一想到自己将再也没机会欣赏这样动人的景致了,却又十分失落。他坐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

    那店主忙走回柜台,端起一个瓷茶杯,悄悄举起来给他看----上面的图案是朵荷花。

    郑强心中一动:“听上去象是荷花吧。”

    这回轮到雯霓诧异了:“看来你还有点sense (感觉)嘛!这首叫出水莲。虽然误差不算太小,但本小姐说话算话,这张CD送给你吧,经常听一听,会助你心平气静,心情愉悦的。”说罢她便从手袋里掏出一张CD递了过去。

    郑强接过来看了一眼,这CD象是手工刻录的,还制作了漂亮的封面,上面有一台古筝和一朵莲花,写着几个楷书字 --“出水莲”,下面一行小字,写着“苏雯霓古筝”。

    “原来你叫苏雯霓。”郑强心情大好,笑得也份外和善起来:“很美的名字,跟人一样美。”

    “谢谢你的夸奖。 ”雯霓也不以为意。

    “这CD上的曲子都是你弹的吗?”

    “不错。只不过这张CD还没有正式出版,希望快了。”雯霓笑道,“虽然给你了,但你不可以翻版,更不可以盗版哟!”说罢便叫店主结账。

    老板赶忙叫伙计装琴,连同琴架和琴盒,外加两副指甲,以及调弦用的工具,果然通通打了七折。

    “那下次我来买东西还有没有折扣?”

    “当然有啦!”店主殷勤地笑道。

    “所有的乐器都有七折吗?”

    “当然啦!”

    “嗯,我还可以再买一把琵琶,两杆箫,两枝笛,一具古琴,都要质量最好的。哦,对了,不过古琴我不喜欢新琴,你有没有明清的时代或者更老的琴?哦,算啦,今天实在没时间了。”

    “......有空了您随时过来,保证让您满意!”

    片刻间,伙计把筝和琴架装好了,果然很大一个盒子。

    雯霓指指郑强:“交给他就好。我的车停在附近,他会帮我扛到车上的。”

    伙计犹豫着,郑强却欣然扛起琴盒,金大华和那堆手下赶紧过来帮忙。

    郑强连忙摆手:“我自己来。”

    雯霓心里好笑,赶忙出门带路:“放心,只有一点点远。麻烦你快一点,我真的要迟到了。”

    外面大概有三十五六度,又闷又热。走了片刻,郑强便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但每次手下想帮忙都被他顽强地拒绝了。

    等他终于把琴放进雯霓的大越野车时,他的上衣都湿透了。

    “想不到这个东西这么沉!”他忍不住叹了一句。

    雯霓:“啊呀,其实我可以把车开到门口去的----”

    郑强:“......”

    “啊呀,”雯霓又叫了一声,“我快迟到了!对不起,我得走啦!”说罢从车里抄起那盒包装精致的礼物便往外急赶。

    郑强喘了口气立即追了上来----金大华和那帮人仍在后边跟着。

    “看不出来你一个小姑娘开这么大一辆车。”

    “那有什么关系?车大好装东西嘛。”

    郑强奇道:“你有很多东西要装吗?”

    “对呀,比如说竖琴,车小了装不下嘛。”

    “你还会弹竖琴? 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这么有才华,现在象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少见。”

    “谢谢你的夸奖。”

    说话间已经快到龙凤居了,雯霓见他还跟着,只好说:“我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喜宴,谢谢你帮我拿琴,我们下次再见吧。”

    郑强却笑得出奇地开心:“很巧啊,我们也去参加喜宴。”

    雯霓奇道:“龙凤居的喜宴?”

    “鲁衡的大儿子结婚,我们怎么能不给面子呢。对了,你怎么会跟他们认识的?”

    “唔,这个,鲁衡跟我曾祖爷爷认识,我们做儿孙的也就只好跟家族的世交应付应付了。”

    “......”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