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38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2 22:59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38章 龙凤居喜宴

    说话间到了龙凤居,鲁智南和沈君在门口迎宾,鲁永南也在外面招呼客人,见雯霓竟跟郑强等一同前来,颇为惊异:“小----师叔,你们----怎么会一起来的?”

    雯霓忙把礼物递上,低声道:“我也不想的。”

    鲁永南还想多问,鲁智南连忙招呼开了:“强哥华哥真是赏脸,快请进!”郑强也叫人送上贺礼----却是个大红包。

    众人进了大厅,郑强跟在雯霓身后问:“苏小姐,刚才鲁永南叫你什么?”

    “唔----没什么啦,”雯霓只好支吾其词,“总之我辈份比他们高,他们对我礼敬有加就对了。”

    这天龙凤居不接待外客,大厅包厢、楼上楼下全设了宴席。鲁永南把郑强等迎到他们的专席,却把雯霓安排在主家席,跟鲁衡八十多岁的老母、六十多岁的夫人坐在一起,同一桌还坐了许多其他老人,大都是鲁家的高辈份亲戚。

    这婚礼竟颇讲究,新人进来后节目一个接一个,后来又过来给长辈行礼敬酒。先拜奶奶,然后是鲁衡夫妇,接着是其他长辈,每位长辈受礼后都拿出红包或首饰给新郎新娘。

    “不会吧?还有这种规矩?”雯霓一见大窘,在美国参加婚礼都是一份礼物,一张卡片,哪有给什么红包的习惯,糟糕的是又没人告诉她。眼看新郎新娘一一拜了过来,雯霓急得到处搜寻鲁永南和鲁佩南,偏巧他们又都不见踪影。

    她一侧头瞥见郑强,灵机一动,忙拎了手袋,悄悄溜到郑强那一桌,低声问:“请问你有没有红包?”

    郑强和金大华出席这种场合自然懂得多准备红包,二话不说便摸了两个出来给她。

    “每个里面有多少钱?”

    红包是手下人准备的,郑强也不清楚,一问说是每个封了五百港元。

    雯霓又问:“那够不够给新人的?”

    “不够多给几个。”郑强又掏了一把出来一股脑全给了她。

    雯霓把红包悄悄顺在拉开的手袋里:“这次你真是救了我的脸面了。 多谢了,等会儿还你。”说罢立刻溜回了主家席。

    她刚把红包理顺,新郎新娘就拜到了她这儿。雯霓忙说了一堆什么“永结同心,白头偕老”之类的话,举起果汁浅尝了一口,鲁智南知她不喝酒,也不敢劝。

    接着她便拿出刚准备好的红包,学着别人的模样,不无尴尬地一人塞了一个。

    鲁智南一愣,连忙推辞:“小----师叔,你就别客气了----”

    “这是我入乡随俗的一点----呃,心意,还有‘长辈’对‘小辈’的无限----厚爱。”雯霓硬着头皮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沈君,于是笑道,“还有如果他欺负你的话,尽管来找我。我的三千六百条妙计只用百分之一就够他受的了。”

    两位新人听到这与众不同的“长辈箴言”,俱是一愣,可也只好点头称是。

    厅中众宾客见雯霓不过十六七岁年纪,却和鲁家长辈们齐坐,接受新人的礼敬,都暗暗称奇。

    新人拜过后,她才松了口气。接下来轻音乐队上场助兴,节目又是一大堆。众宾客喝酒猜拳,好不热闹。鲁衡让大厨专为雯霓准备了精致的素菜和点 心,但这一桌客人个个年纪不小,喳喳呼呼的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坐在那儿觉得十分无趣,一心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走又不要太失礼。

    她左右坐着无事,便悄悄观察厅中的其他宾客----看样子黑道人物似乎还不止郑强这一拨,其他生意场上的,官场上的,各色人物都有。

    她心中不禁好奇:若是两个黑帮有仇的在这里碰面会不会闹出事来呢?

    坐了一会儿她起身去卫生间,一出来便在走廊上迎面碰见一个面红耳赤的男人----他大概喝了很多酒,还不到跟前便是一股浓烈的酒味。

    那人看了雯霓两眼,口里开始竟开始胡言乱语了。雯霓皱了皱眉,决定不理会这种酒鬼加流氓,径直往外走。那人竟毛手毛脚来抓她,她身子疾速往前一晃,那人抓了个空。雯霓头也不回一阵轻风般溜出了走廊,回到了座位。待那人定眼神,雯霓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还不甘心,嘴里乱叫着便往外追。大厅里全是人,他看得眼睛都花了,也没看见刚才那个小姑娘。看了半天,他忽然记起她好象坐在主家席,于是跌跌撞撞地跑到厅前,一路撞翻了好几张空椅子。一看她果然坐在那里,忙跑到她身边继续胡言乱语。

    满桌的老头老太都看着雯霓,她又觉厌恶又感尴尬,只好装做没听见。

    鲁家兄弟和郑强见状忙赶了过来----这人是斧头帮的老四,人称赖皮四,他的无赖好色连黑道中人都觉不齿。这次鲁家并没邀请他,龙凤居的喜宴排场大,他竟自己找上门来了,鲁家不好赶他走,只得以宾客之礼款待。

    一进大厅他就到处看有没有漂亮姑娘,几瓶红酒下肚之后就更管不住自己了,一见雯霓离座就踉踉跄跄地跟了过去。

    “小妹妹,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赖皮四大著舌头凑近了脸,见雯霓不理他,竟伸手去抓她肩膀。

    “好讨厌的流氓酒鬼!醒醒吧!”她侧身让开,赖皮四抓了个空,紧接着她顺手便将面前的冰水泼到了赖皮四的脸上。

    赖皮四打了个冷战,立即清醒了些,但怒火也腾地冒了上来。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眼里凶光一闪而过。

    雯霓依然端坐,一点也不害怕。

    就在这时,鲁永南、鲁佩南、郑强和金大华都围了过来,满厅宾客也安静了下来----这个赖皮四的无赖这里恐怕有一半人都领教过,这小姑娘竟敢当面往他脸上泼水,众人都替她捏了把冷汗。

    鲁佩南忙陪笑道:“四哥,你喝多了。给小弟个面子,这位是我们鲁家的上宾,世家的长辈,请你不要打扰她,小弟陪你换身衣服,再多喝几杯。”

    赖皮四看了他一眼, 用手指着雯霓说:“好啊,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四哥到底是什么人。今天我给鲁老板面子,不跟你计较,改天再来找你玩。”

    他话音刚落,郑强一拳便打在了他的脸上,随即另一只手上的小刀已经抵住了他的脖子。赖皮四的几个保镖见状忙冲了过来,见老板在郑强手上,却也不敢乱动。

    “你敢再找她,我叫你后悔一辈子!”郑强恶狠狠地说。

    鲁佩南赶忙上前劝解, 鲁永南却抄起了双臂,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做警察时和上司几次差点把赖皮四送进监狱, 但还是因为缺少证据而无可奈何。如果让另一个黑社会老大把这渣滓收拾了, 他倒很乐意看这个热闹。

    赖皮四吓得脸色土白,口气立即软了下来:“强哥,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我不找她就是!”

    “什么----我是他的----?”雯霓一听又恼又羞,想辩解两句又觉难以启齿。

    “给我滚!”郑强悻悻地松了手,赖皮四脸上肿起来一大片,忙跌跌撞撞带了他的手下跑了。

    郑强转头问:“你没事吧?”

    雯霓见厅中众人都看着自己,眼光好象在说“原来她是‘郑强的女人’,怪不得这么大胆呢”。她尴尬到了极点,想辩解又觉难以启齿。

    “我,我没事。”她轻轻答道,随即灵机一动,笑道:“谢谢你,郑叔叔。”

    这郑强看上去有三十六七岁了,比自己的爸爸也就小三四岁,她叫他叔叔也不算吃亏。她声音虽不大,但口齿清晰,厅中又很安静,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低声议论起来。

    郑强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脸色微微一沉,嘴上却没说什么。鲁家三兄弟暗暗好笑,鲁佩南忙招呼宾客:“别扫了我们的兴,大家继续吃,继续吃。”

    酒席散时天色已经黑了,临走前雯霓找鲁永南借了钱拿去还给郑强。

    “这点钱就算了吧。”郑强对这个白捡的“侄女”实在大方。

    雯霓笑道:“有借当然就有还了,没准我下次还找你借呢,是吧,郑叔叔?”

    郑强也笑了,却笑得有点落寞:“天黑了,我送你去停车场吧,说不定那个赖皮四还会找你麻烦。以后你要小心点,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赖。”

    “不用了,永南会送我的。以后有我姑姑保护,不会有问题的。Bye now。 (再见了。)”

    郑强还想说什么,却不好再开口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