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4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5 00:09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40章 天才竞技音乐会

    这天晚上七点,MPG公司准备了良久的天才竞技音乐会终于拉开了帷幕。

    中心的圆形舞台慢慢升了上来,灯光中站着身穿天蓝色西服的杨皓明和美国著名晚间脱口秀主持人杰 摩尔。这场秀主持人主要说英文,现场有中文字幕和粤语同声翻译,并同时向MPG的美国电视台直播,杨皓明在美国的家人和朋友早就聚在一起等在了电视机前。

    诙谐的开场白让音乐秀的气氛立即活跃了起来,而让观众更加拭目以待的是杨皓明的对手,另一位天才----神秘的剑乐队主创。

    杰环顾四周:“比赛还没开始,至少在神秘感这一点上你就先输了。”

    “无所谓,仅止执黑而已。”

    不懂下围棋的杰瞪了他一眼,对着观众高调宣布:“现在我们有请另一位天才,雯霓 苏博士。”

    杨皓明却笑道:“苏博士?怎么听上去这么老?我可不想胜之不武。”

    众笑。

    杰又瞪了他一眼:“她跟你一个年龄段,都不到七十岁。”

    众又笑。

    正在此时,一阵叮咚的琴声响起,旋律柔和而平静,两人都不再说话,他们身上的灯光也渐渐暗了下去。

    与此同时,另一个圆形舞台升了上来,淡蓝如月的灯光中,一幅美丽的图画渐渐清晰: 一位东方少女身着古典希腊式的水蓝色长裙,坐在硕大的竖琴边用纤纤十指拨弄着琴弦。她长发齐腰,发上点缀着银色的饰物,在灯光下点点闪烁。她的手臂雪白纤 细,七分长的宽袖飘逸地罩在手臂上,臂腕轻摆,十指翻花,婀娜优雅。

    电视镜头慢慢地推进,大屏幕上,她的脸庞慢慢清晰。

    “好美啊!”观众们心中惊叹, “原来世间真的有这样的绝色少女!”

    悦耳动听的琴声渐渐转快,她手臂仍旧轻柔,动作却渐趋洒脱,琴声错落有致,韵律起伏迭荡,殊动人心。

    高潮过后,琴声又再转缓。

    慢慢的,小提琴的声音带了出来,跟竖琴和在一起。旁边的圆形舞台上,一束灯光渐亮,杨皓明拉着小提琴,与竖琴此依彼离,颇得默契。

    曲终,掌声如潮,杨皓明把小提琴交到右手,绅士地邀请雯霓先谢幕。

    雯霓徐徐站起,走到他身边鞠躬回礼。

    杨皓明介绍道:“女士们先生们,雯霓 苏博士。”

    话音刚落,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一页打印纸出现在雯霓身边,朝杨皓明抱怨道:“艾瑞克,介绍的部份是我的。别抢我的饭碗。”

    众笑。

    杨皓明微笑着欠身退开一步----他的绅士风度对男士也维持得绝佳。

    杰念道:“雯霓 苏博士十二岁开始上大学,十七岁取得了印第安纳大学的音乐作曲博士和计算机学士学位,十六岁获得了全美钢琴比赛第一名;十五岁创立了剑乐队,已经发表了三张专辑。在剑乐队中,雯霓是作曲,配器,钢琴手,键盘手,兼多种其它乐器手。”

    观众抱以如雷的掌声。

    杰看着雯霓的简介思忖着说:“Go to college at 12. (十二岁就上大学了。) Very impressive. (很了不起。) Hmm----, I wonder what I was doing at 12......(嗯,我十二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

    杨皓明笑道:“You must be doing trick or treat! (你肯定还在南瓜节要糖吃!)”

    众大笑。

    杰不置可否地笑着宣布音乐秀的规则。他是主裁判,他的投票占30%的比重;现场观众的投票占70%。 每个观众的座位上都预先放了一个电子投票仪。 需要观众投票时,电子仪会显示投票的节目名称,按0是平局,按1投杨皓明,按2投雯霓。每一轮比赛结束,投票仪都会闪现节目的名称,而观众须在两分钟内决 定将投票给谁,时间一过就算弃权。

    接下来,竞赛便正式开始了。

    秉承女士优先的西方传统,雯霓第一个出场。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她没有选择她最擅长的钢琴,而演奏了一首琵琶曲“月儿高”。现场观众对这首琵琶曲自有共鸣,但收看直播的西方观众却普遍不太懂,但那清冽动人的弦音让人无不惊叹。

    轮到杨皓明上台时,也出乎观众意料的是,他没有演奏他最得意的小提琴,却弹了一首钢琴曲,是贝多芬的pathetique(悲怆)第一乐章。

    尽管各人有不同的喜好,但杨皓明这首曲子的确弹得出神入化。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音乐干净而有力量,比一般琴家的表演更能打动人。

    第一个回合结束时,杰竟难以取舍。犹豫了片刻,他把票投给了杨皓明,随即转头对雯霓说:“虽然我觉得你的音乐很美,但我只听得出来他钢琴弹得棒,却听不出来你弹得如何。抱歉!”

    雯霓大度地微微一笑,并不置可否。台下有观众发出嘘声。

    杰朝他们得意地一笑:“你们要是不同意,也可以投票压过我嘛。别忘了,主裁判是我!”

    杨皓明立即应道:“没错,而且是个好裁判!”

    观众一片哄笑。片刻间,观众也投完了票, 屏幕上显示杨皓明险胜。他向众人拱手致谢;雯霓依旧笑而不语,让许多观众在惊叹她的绝美外表之时,也暗暗揣测她这不同寻常少女的惊人风度。

    第二个回合杨皓明弹奏的古琴曲“流水”则以差不多的原因输给了雯霓的钢琴曲“月光”第三乐章。

    “告诉你们我听不懂的就没法赞同嘛!”杰对杨皓明说。在他看来,那琵琶怎么说也算好听,这七根弦的古琴却实在是艰涩了一点。

    第三轮比试的是协奏曲。一个大舞台升上来,香港爱乐交响乐团已经准备好了。指挥正是杨皓明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导师鲁道夫教授----他同时也 是位著名的指挥,杨皓明跟他已经合作得很熟稔了。鲁道夫教授身穿黑色燕尾服,杨皓明则一身天蓝色燕尾服,一黑一蓝,一老一少,一西一中,对比映衬得倒也和 谐。

    鲁道夫教授站上指挥台,杨皓明跟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在跟乐队合作的时候,杨皓明只敢跟他随便开玩笑。他们演奏的是圣桑的 “Introduction et Rondo Capriccioso, op. 28”(前奏与随想轮旋曲,作品第28号)。这是杨皓明在演奏会上最喜欢表演的曲目之一,的确是精彩动人。

    雯霓弹奏的则是肖邦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她的伴奏乐队是香港圣蒙多利交响乐团,指挥则是著名的詹姆斯 斯维特。

    她的弹奏完美得无懈可击。她的手指细长纤柔,看上去似乎只是在琴键上轻柔地拂动,但琴声的表现力却比一般琴师更到位,更有感染力;她的面目 宁静,随着音乐的表现偶尔也会浮出淡淡的哀愁,亦或透出悠远的思绪;她的腰肢纤细挺拔,柔软的臂腕极之优雅地轻移伸展,柔软却似蕴含着无限的韧劲,取之不 尽,用之不竭。

    这局两人俱都太过精彩,杰实在无法取舍,只好给了平局。观众投票之后,是杨皓明险胜。

    接下来的题目则是合作表演,由竞赛的双方互相给对方出题。第一道题目由雯霓出。她弹的是一首带维吾尔风格的筝曲“伊犁河畔”,要求杨皓明在三弦琴和手鼓中挑选一样为雯霓伴奏。

    杨皓明一看便愣住了。这首筝曲他事先倒是听过,但这两样乐器他却都没玩过。他拿起三弦琴看了看,拨了两下便只好放下了----天才学得虽快,跟不学就会的神仙还是不同的。他只好拿起手鼓:“我试试这个好了。”

    雯霓微一点头,唇边一抹狡诘的笑意,看着杨皓明在手鼓上拍起节奏来。她听了片刻,便扬手拨弦跟上。

    这首曲子充满了龟兹风格,曲调婉转动听,和手鼓相配,让人闻声欲舞。

    “不难嘛!”片刻后杨皓明便感得心应手,神色渐渐自如,甚至有点得意起来。

    雯霓微微笑着望着他,似乎在说:“别高兴太早。”突然她眼珠一转,旋律陡然转急,杨皓明慌忙加快节奏跟上,这片刻的狼狈却被摄影机精密地捕捉了下来在现场的大屏幕上以及无数电视机上直播。

    观众大笑。

    好容易挨到曲终没出大洋相,杨皓明总算松了口气。这一回合他的题目也颇有捉弄之意,是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 雯霓须在指挥和跳舞中选一样。雯霓没学过指挥,便选择了跳舞。事前两人知道对方的曲目,她猜到杨皓明多半要她跳舞,所以早有准备。这首乐曲长达八分多钟, 表现一个吉普赛人的感思,前半部悲伤沉重;结尾欢快飞扬,小提琴的表演带有强烈的炫技色彩,很容易便获得满堂喝彩。

    广告之后,鲁道夫教授,杨皓明和香港爱乐交响乐团挤在一个舞台上,旁边的另一个舞台上,灯光下,雯霓身穿吉普赛长裙, 脚蹬长靴,独自静静地站着,那舞台竟略显空旷。

    鲁道夫教授的指挥棒带起了悲壮的旋律;很快杨皓明的小提琴突显了出来;旁边舞台上的雯霓却一直低头不动。两个舞台一满一空,一动一静,对比极强,但台上那位深思的“吉普赛小姐”却似根本无心将格局变得平衡一点。

    杨皓明手上拉着琴,眼睛却瞪着她,本该表现悲伤的脸上却透出惊诧,似乎在说:“小姐,我的题目是跳舞,不是摆造型!”

    旋律稍缓,雯霓慢慢伸出手臂扶住头,旋即转身微移,伴随着悲伤的小提琴音,她的舞姿伸展了开来。

    “这个舞蹈者思考时间太长了点,”杨皓明松了口气,“但愿你不是在现场构思舞步。”

    他知道雯霓也会拉这首曲子,十分好奇她将如何用舞蹈来表现。前面六分钟是一种深沉的思绪和回忆,却充满迭荡和起伏。雯霓真正表演的只是四分钟,只因前面两分钟她都在“深思”。

    她充分运用了芭蕾的技巧,却不刻意时时踮起脚尖。她的舞姿连贯流畅,控制力极强。虽然舒缓,但高难的翻,转,跳技巧应接不暇,偌大的圆型舞台再不显空旷,与旁边舞台的动静对比瞬间颠倒了过来。虽然杨皓明的琴声极具表现力,但观众的眼光却都集中在她身上。

    乐曲最后两分钟进入了欢快的回忆,雯霓的舞姿神彩也从哀愁沉重转为欢快奔放。点翻身和串翻身,长裙摆洒开来,潇洒动人,令人呼吸为之窒。

    全场为这美丽的身影心潮激荡。

    这一曲结束,不等杰宣布结果,杨皓明便抢先认输,还说如果他有投票权,也会投给雯霓的,并高调赞美她的舞姿“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简直可与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相比----即使不能与公孙大娘本人相比的话。

    “就是前面的思考时间长了点。”这句话却仅仅在他小腹中嘟囔。

    “姓公孙的大娘?”杰又愣住了。

    雯霓:“......”

    杨皓明:“哦,她是中国唐代一位大舞家,在诗人的词句中是位佳人。那时在高手云集的宜春、梨园和宫外供奉中,能跳‘剑器舞’的只有她一个。”

    “哦----”杰转头看看雯霓,眼中的欣赏陡然增加了不少。这一局杰和观众都一致投了雯霓胜出。

    下一个回合由杨皓明先出题。他的题目是梅花三弄:他用箫,雯霓则可自选乐器与他相配。雯霓选的则是七弦古琴。两人演奏会之前虽然知道曲目,却并没有合过。

    雯霓坐在琴案前,杨皓明手执一杆长箫,站在她身边。两人交换了个眼神,便开始了演奏。琴箫初起,清冽异常,竟是非常地投合,两人心中略觉诧 异。 接下来他们无须故意去迁就对方,二人的曲调风格却是一路,就好象已经在一起合奏了数载般默契。其实他们尚不知道,杨皓明的琴箫由常子期传授,而雯霓的筝笛 箫琴和琵琶都得自曾祖母程玉依。常子期和程玉依这两位师兄妹从小就在一起,除了修道习武之外,也吹箫抚琴,自然十分默契。

    杨皓明和雯霓从小长到大,还不曾遇见过年龄相若的知己。 方才这一曲两人心意如此相通,俱都讶异非常。若不是杰又走上台来调侃,他们都还沉浸在刚才的一曲合奏中。

    雯霓这一轮的题目则选了匈牙利舞曲,她弹钢琴,由杨皓明自选乐器。

    杨皓明选了小提琴。这一曲两人都用自己最拿手的乐器,本有华彩炫技之意。这一轮杰给的是平局,最后投票胜出的却是杨皓明,多是因为小提琴手站在台前,更能显示其技巧,而钢琴却处于伴奏的地位。

    接下来的表演是其它技能的自由发挥。杨皓明以黑布蒙住眼睛,在钢琴上还另蒙了块布。不看键盘弹了一曲肖邦的英雄,果然让观众们惊佩折服。

    雯霓的表演则是由剑乐队演奏她创作的仿唐舞曲“飞天”,她自己换了一身唐代敦煌飞天的装束,全身缀满黄色丝绦,在雅韵动人的乐声中曼妙起 舞。中国古典舞蹈中的高难度如蛮子,射雁跳,点翻身,串翻身等都融合在她的身韵舞步之中,实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态,也的确让全场观众为之惊叹倾 倒。

    这一回合杰高调投票给雯霓,却对杨皓明说:“虽然你那个技巧上是难,但莫扎特六岁就做到的事情未免没有新意;至于跳舞嘛,再跳一百遍我还是投票给她。”

    观众以笑声和掌声表示赞同,这一场自是雯霓大胜。

    这时两人仍是平局,而上半场已经接近了尾声。

    最后一局则由杰自由出题。

    杰想了想:“你们两个都的确太有才华了。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比的都是你们擅长的;我给你们出个题目,比比你们没怎么玩过的。 你们写诗吗?”

    杨皓明摇摇头:“除了打油的,其它不怎么写。”

    雯霓:“中文诗写过一点,英文诗却没怎么写过。”

    “那好,你们就用英文即兴做一首爱情诗,表达你对他的爱。”杰高兴地两手互指两人,“一两句就好,不要做史诗哦!”

    雯霓看了杨皓明一眼,想了片刻,说:“When you feel dark, I wish I could be the light, to shield you from shadows. (当你陷入黑暗的时候,我希望我是一束阳光,为你驱走阴暗。)”

    “不错。”杰点点头,转向杨皓明:“那么你呢?”

    杨皓明不假思索地说:“When you feel embarassed, I wish I could be a mask, to hide your face from others' eyes.(当你觉得无地自容的时候,我希望我是一副面具,为你遮挡旁人的目光。)”

    电视机前杨坚正在喝一口咖啡,听到天才儿子的这句诗,便一口吐了出来;陆曼迪,杨月明和杨心明笑成了一团;舞台上杰笑得弯下了腰;雯霓笑得捂住了肚子;观众们也哄堂大笑。

    杨皓明却一脸无辜:“OK, hers is idealistic, and mine is realistic.(她是理想派;我是实用派嘛。)”

    杰止住笑,说:“OK,实用派诗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回你先来,别再抄袭人家的句式。”

    杨皓明笑嘻嘻地想了片刻,突然灵机一动,说:“Everything I do......(我所做的一切----)”

    杰立即举手打断了他:“You cannot say 'I do it for you', that one's taken.(你不能用‘都是为了你’。这是人家歌词里用过的。)” 众笑。

    杨皓明不服气地说:“OK, I didn't plan to use that one. (我没打算用那句。)” 但他卡在那里好半天,才勉强说道:“Everything I do, you'll never say no. (我所做的一切,你都不会说不。)”

    观众一片哄笑。

    杰笑道:“Remember to use this one when you propose.(当你求婚的时候别忘了用这句。)” 他接着转向雯霓:“你呢?”

    雯霓也不假思索地说:“Everything you do, shines into my heart. (你所做的一切都照进了我的心。)”

    “不错。”杰赞道,随即转向朝杨皓明:“艾瑞克,如果你上我的晚间秀,我一定投你的票。各位有投票权的观众,别忘了你们是为他们做诗的才能打分,不是为他们的搞笑天才打分。”

    观众大笑。

    这一回合雯霓胜出,而天才竞技音乐秀的上半场便也以她的获胜而结束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