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共政权有多富?大陆百姓有多穷!(下)

"世界工厂"中的劳工现状


三、中国为何不欢迎跨国公司的验厂审查?
伴随着"中国制造"行销天下,中国"血汗工厂"的面目也逐渐呈现在世界视野之内。应当令中国人感到惭愧的是,关注中国劳工悲惨境 遇并试图帮助他们摆脱这种不体面的工作环境的,并非宣称"以人为本"的本国政府,而是中国政府一直排斥、监控的维护劳工权益的跨国网络。这个网络由许多跨 国公司、消费者运动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外基金组织、公司社会责任国际组织、慈善机构以及宗教组织等构成,近年来一直对生产基地设在中国的各大跨国公司 施加压力,促使他们对中国的生产厂家加强验厂审查,以改善中国工人的恶劣工作环境。

2006年11月27日,美国《商业周刊》的一则报道使中国的"血汗工厂"再度受到关注。这篇题为"秘密、谎言和血汗工厂" 的文章,其新颖之处在于,它指出了中国的出口制造业充满了欺骗,甚至出现了专门帮助中国供应商作伪以逃避检查的"咨询公司"。该文称,在过去4年中,中国 供应商递交伪造工资单而被发现的比例从46%上升到75%,估计只有20%的中国供应商遵守薪水规定,而只有5%服从对工作时间的限制[51]。

这里涉及到近年来跨国公司在中国推行"SA8000标准"(全称为《企业社会责任标准》)遇到严重阻力的问题。从表面上看,"血汗工厂"似乎是企业主缺乏 良心的产物,只要约束企业主的行为就可以解决问题。但这种看法却很难解释与此相关的另外两方,即政府与工人对验厂审查的消极反应。实际上,"血汗工厂"是 中国现有经济模式及整个社会大环境的产物,因此,反对"SA8000标准"的力量不仅来自企业管理层,还来自中国政府,愿意配合验厂审查的工人也不多。

个别中国媒体曾很无耻地将美国跨国公司推行"SA8000企业认证制度",说成是美国害怕中国强大,变相设置贸易壁垒。一篇题 为"美欲向我抡SA8000大棒,珠三角恐成重灾区"的文章自2003年12月12日在广东一家媒体发表后,几年来在中国网站上时不时被翻出来炒作。在这 种舆论主导下,中国不少媒体都将"SA8000"关于童工、强迫性劳动、健康与安全、结社自由与集体谈判权、歧视、惩罚性措施、工作时间、工作报酬等标 准,一律视为美国借此"打压"中国,意在构筑一种变相的贸易壁垒。尽管有负责任的媒体如《新京报》对此作了澄清,认为在中国推行"SA8000"有利于保 护中国劳工权益,但主流媒体还是坚持这种所谓"爱国主义"的看法。如《环球》杂志驻伦敦记者于2006年1月曾发表"美欧将中国妖魔化为世界血汗工厂,凸 现恐惧心理"一文,仍然坚持"美欧批评中国是世界血汗工厂是害怕中国强大",并指责许多造成中国劳工恶劣工作条件的罪魁祸首是西方公司[52]。

中央政府对此究竟采取什么态度,这可以用"国家认监委"的表态加以说明。"认监委"曾声称,现阶段在中国不宜推行"SA8000认证"。其实, "SA8000认证"与中国的《劳动法》、《消防法》、《安全生产法》、《职业病防治法》等基本一致,在很多方面还不及中国的现有法律规定严格。该机构的 官员还说,如果中国企业不愿意遵守国外的社会责任标准,感情上可以理解;因为就连中国法律这一强制性规定,企业都没放在眼里[53]。

地方政府出于增加税收的考量,对"血汗工厂"的存在普遍假作不知,也不欢迎任何媒体报道此事。"沃尔玛"的遭遇就是一个明显 的例子。2004年2月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报道"沃尔玛"供应商的工人实际工资为每小时16.5美分(当时约为1.36元人民币)。美国"全 国劳工委员会"等机构在调查后发表一份报告,指责"沃尔玛"公司在广东省东莞地区的数家供应商工作环境恶劣、克扣工人工资、强迫工人加班。尽管"沃尔玛" 在法律上无须承担"血汗工厂"的罪名,但美国公众和媒体掀起的拒绝"血汗商品"的声讨,使"沃尔玛"感到巨大压力,转而要求它在全球的供应商实施 "SA8000"制度,其供应商达到了该规定设立的"企业社会责任标准",才有机会取得"沃尔玛"的订单,成为其合作伙伴。"沃尔玛"的验厂行为引起了中 国众多加工企业的恐慌,而这些企业又是地方政府税收的主要台柱,于是地方政府与中国的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批评"沃尔玛"对中国企业实施的"社会责任壁垒" [54]。在中国政府严格控制舆论的环境中,这种一边倒的批评很容易造成社会认知的混乱。"沃尔玛"尊重社会道义的行为也引起了受害工人的恐慌,因为"沃 尔玛"的"社会责任标准"使企业陷入困境,工人们将失去工作。在就业艰难的今日之中国,"包身工"式的工作境遇尽管非常糟糕,但在中国农村有2亿多劳动力 无业可就,城市也有数千万失业者的情况下,有工作毕竟要比失业强得多。工人们既痛恨黑心厂主的虐待苛剥,但更害怕失业。因此,只要工厂主未将工人逼到无路 可走的地步,工人们大多不会向审查员主动提供情况。所以,跨国公司的验厂审查员要调查清楚中国企业的真实情况十分困难。可以说,缺乏中国政府的支持,跨国 公司欲在中国贯彻社会道义责任,不仅收效甚微,还有可能被中国当局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在民众中煽起不满。

然而,与在中国本国企业工作的劳工相比,这些在外企工作的劳工还算是幸运的,至少还有关注中国劳工权利的跨国网络在并促进 改善他们那不体面的工作环境。中国劳工的最底层其实并不是他们,而是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资源型产业--煤矿以及各种矿井中工作的工人以及多次被揭露曝光的 "黑窑童奴",他们悲惨的生存处境为世界创造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名词--"带血的GDP"。我曾经撰写过一篇专门研究分析中国矿工生存处境的文章--"清洗 ‘带血的GDP'为何如此困难"[55],此处就不再重复了。

结语:社会进步的基础在于富民与人权进步

中国启动经济改革30年,中国以透支劳工生命与福利而营造的"中国制造",支撑着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它带给中国的其实不只是"世界工厂"的荣耀。从本 质上看,中国劳工的悲惨处境源自中国当局的改革目标,即只追求"富国强兵"而刻意忽略"富民"及促进人权进步。这条漠视人民福祉的"富国强兵"之路,与晚 清以来中国历届政权在百多年内所走的道路并无根本不同。只有少数被当局极力消除的声音曾质疑过中国当局的"富国强兵"之路,绝大多数中国人至今也未认真思 考过这条发展道路与自身的利害关系到底是什么,更未体会到中国特色的"富国强兵"之结果,就是劳工阶层和普通民众的相对贫困化与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以及每 年高达数万起的社会反抗事件。

我印像最深的是这样一件事:自世界银行公布2006年各国GDP总量排行榜以来,中国行将成为"世界第二强国"、若干年后会 超过美国这一说法,几乎成为中国媒体的最强音。同年11月,中国媒体公布了一项来自"欧美"的民调,声称欧美人民"一致认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强 国"。于是网上有评论说,这证明了"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实现的强国之路是正确的"。

当人们为"富国强兵"的结果--看起来相当庞大的GDP总量--所陶醉时,完全忽视了一个本应认真思考的问题,即中国发展经济 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实,改革初期对这个问题曾有过讨论,而且基本达成社会共识,那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富国强兵"之道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困难,所以必须通过 改革扭转这一方向,让经济发展为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服务。1989年以后,不知不觉间,这场"改革"又悄悄地朝着当初被否定的毛泽东热衷的"富国强兵"模 式回归。这些年来,中国政府一直矜夸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富国强兵"成就,如"大大提升了国家的经济实力与综合国力"之类,绝口不提中国现在生活于日均一 美元以下的贫困人口高达3亿这一事实[56]。

作为一位中国的知识分子,我无法忽视中国民众的生存权经常因政府的自利性目的而受到严重侵夺的现实,比如本文谈到的中国劳工为 "中国制造"的低廉价格提供的"生命补贴",近十多年以来到处都发生的征地与拆迁,这都是政府肆意侵夺民众生存权并批量制造穷人的过程。在一个贫困人口占 四分之一左右的国家,底层民众被迫在不体面的工作环境中有失尊严地工作尚不得温饱,政府依靠掠夺民众的生存资源并牺牲生态环境而堆积出貌似强大的经济实力 与综合国力,不过是在流沙之上建构大厦,难奠磐石之安。

现实是对本文最好的注脚:2008年,既是改革30周年,又逢北京举办奥运,但中共中央却在6月13日召开紧急会议,号召"共 克时艰"[57]。"时艰"因何造成?当局难道还不应该从改革方略、改革目标与改革手段等方面好好反思自己这场以权力市场化为起点、权贵私有化为实质的 "改革"吗?

【注释】
[1]"‘世界工厂'中国会吞噬世界制造业吗?"《环球时报》网络版,2007年2月1日,http://www.southcn.com/news/international/gjsp/200702010221.htm。
[2]"建立基地,汕头市澄海玩具生产形成大产业",原载《经济日报》,2006年12月14日,中华玩具网,http://www.chinatoynet.com/html/list3.asp?id=9431。
[3]"裂变:中国制鞋业与世界鞋业的博弈",中国经济网,2008年03月10日 10:04http://intl.ce.cn/zgysj/200803/10/t20080310_14777401_1.shtml。
[4] 孟凡臣、高少薇,"我国纺织品服装业的国际竞争力分析",《集团经济研究》(北京)2007年第12期中;《2005~2006中国纺织产业安全报告》 (摘要),全球纺织网(中国),http://cn.globaltexnet.com/news/detail/9/2/d92187.html。
[5]依据历年《中国统计年鉴》计算。
[6]"德国从中国进口量八年内增长了三倍",德国之声,2008年5月14日。
[7]计算公式为:居民消费总额/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100%。计算所用数据见《中国统计年鉴2005》第63、64页。对消费率与储蓄率之分 析可参见何清涟的"中国老百姓为什么不消费?--斯诺的建议与中国的现实",此文发表于Taiwan News财经文化周刊(2005年10月27日,总209期),何清涟个人主页上亦可查找此文,http: //www.danke4china.net/jjgc/16.htm。
[8]"中国制造能否转变为中国创造,技术将是终极关键",《中国经济时报》2005年3月9日。
[9]"出口退税或将上调 纺织业能否绝处逢生",中金在线,2008年6月20日,http://news.cnfol.com/080620/101,1280,4315506,00.shtml。
[10]许波,"中国世界工厂时代即将结束?"VOA, 2008年5月12日。
[11] 杨明,"中国工人三资企业处境难",VOA,2002年12 月12日。
[12]"中国劳工",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2006年4月18日。
[13]"韩国劳资冲突加剧促使公司移师海外",《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站,http://chinese.wsj.com,2006年8月14日;"中国‘组装'了美国新财富",《中国经济周刊》第17期,2005年5月8日。
[14] 程刚、何磊、董伟,"珠三角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机器吃人何时了?"原载于《中国青年报》,见http://news.163.com,2005年1月2日。
[15] Inside Apple's iPod factories,Macworld staff , Monday, 12 June 2006 ,http://www.macworld.co.uk/news/index.cfm?newsid=14915。
[16] 比如中新社2007年7月1日电,"中国职工工资总额和平均工资连续四年两位数增长",以此证明这段时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职工实际工资收入水平增长最 快的时期",但该文根本就没提这一时期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增加远比职工工资快得多这一事实。2007年7月2日。来源: 中国新闻网。
[17]"中央党校专家周天勇:中国宏观税负高达31%",新华网,2007年3月14日
[18]本文预算外财政收入取中口径,预算内与预算外的具体数字(以亿元为单位)如下:
1978年:1,132.26+347.11=1,479.37;
1985年:2,004.82+1,530.03=3,534.85;
1995年:6,242.2+ 2,406.5=8,648.7;
2000年:13,395.23+3,826.43=17,221.66;
2002年:18,902.64+4,479=23,382.64;
2004年:26,396.47+4,699==31,095.47;
2006年:39373.38+6,000=45.373.38;
2007年:51,304+ 8,000(估计值)=59,304。
[19] 数据取自《中国统计年鉴2005》。《中国统计年鉴2005》第93、120页。
[20] Russian Economic Report #14,June 2007,Published by: World Bank,http://web.worldbank.org/。
[21] Russian Economic Report,August 2003, No.6, Published by: World Bank,http://web.worldbank.org/。
[22] Russian Economic Report #12,Date: November 2005,Published by: World Bank,http://web.worldbank.org/。
[23] Russian Economic Report #14,June 2007,Published by: World Bank,http://web.worldbank.org/。
[24] 珑铭,"中国工资水平比印度落后在哪里",《上海证券报》 2007年2月13日。
[25] 郭威,"1985年后历次公务员薪酬体系调整",公务员考试信息网,www.gongwuyuan001.com/,2006年6月26日。
[26]"公务员工资改革调查:三大争议阻碍调薪",公务员考试信息网, www.gongwuyuan001.com/,2006年6月26日。
[27] "珠三角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机器吃人何时了?",网易,http://news.163.com,2005年1月2日,来源:《中国青年报》。
[28] 仲大军,"中国经济:侈谈劳动力低成本是犯罪",《重庆晚报》2004年11月9日。
[29] S. Baek, "The Changing Trade Unions in China,"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Asia, Vol. 30.
[30] 吴革,"尴尬的工会--工会主席诉雇主开除案",中国影响性诉讼网,2007年4月12日,http://www.imlawyer.org/。
[31] Simon Clarke, Chang-Hee Lee, and Qi Li, "Collective Consultation and Industrial Relations in China,"2004;D. Ding, K. Goodall, and M. Warner, "The Impact of Economic Reform on the Role of Trade Unions in Chinese Enterpris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Vol. 13, No. 3, 2002, pp. 431-4
[32] Philip P. Pan, "When Workers Organize, China's Party-Run Unions Resist," 见该文注释23。
[33] Qi Li, "A Study of Labour Relations in State-Owned Enterprises in China: The Continued Dominance of the State and the Failure of the Collective Contract System" (Ph.D. thesis,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0)。
[34] 黄岩、郭巍青,"跨国网络在中国的劳工维权行动",《当代中国研究》[美] 2006年第2期(总第93期)。
[35]"华为、沃尔玛大规模裁员,企业用裁员打如意算盘?" 新华网,2007年11月05日 08:36:02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07-11/05/content_7012499.htm。
[36] "新劳动合同法引发员工拒签潮",《南方都市报》2008年1月17日。
[37] 程刚、何磊、董伟,"珠三角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机器吃人何时了?"原载《中国青年报》,见http://news.163.com,2005-01-02 15:54:38 。
[38] 2004年6月,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赵铁锤在首届"全国外来工职业安全与健康权益研讨会"上的讲话,见彭嘉陵,"农民工职业安全健康状况堪忧",《人民日报》2004年6月19日,第5版。
[39] 夏小林,"社会责任、最低工资和经济学革命",http://www.sa8000.org.cn/csrinchina/COCArticle/200509/1315.html。
[40]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李毅中,"谈谈我国的安全生产问题(2006年6月16日)",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网站,http: //www.chinasafety.gov.cn/zhengwugongkai/2006-06/17/content_172198.htm。
[41] 韩咏红,"中国工伤人数虽减犹高,去年仍多达10万余人",新加坡联合早报网,2008年1月23日。
[42] 中国农业部乡镇企业局"关于乡镇企业职业卫生情况的调查报告" ,中国乡镇企业信息网新闻,2003年5月21日,http://cte.agri.gov.cn/index/asp/xqxw.asp?idd=1181。
[43] "山东查处时风集团重大苯中毒事件",中国法律网, http://www.cnfalv.com ,2007年10月29日; "去年主要苯中毒事件",中国质量新闻网,www.cqn.com.cn/news/2003218/0-0-0-11325.shtml;新华社 2003年6月5日电,"近年来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温岭鞋厂苯中毒事件 已造成4人死亡",爱喜城市网站,http://city.icchina.com/news/getInfo.asp?id=46900,2002-3 -25 17:18:00 ??赵春香、罗荣等人,"一起特大箱包业苯中毒事件的调查分析",预防医学网站,http: //www.cqvip.com/qk/95647X/200305/8408001.html。
[44] "国内PX新项目及扩容情况",中华纺织网,2004年9月16日,http://www.texindex.com.cn/Articles/2004-9-16/34392.html。
[45]" PX需求将以每年100万吨速度增长",中国聚酯网?,www.juzhi.com.cn , 2008年5月4日。
[46] "媒体被封杀报导:南周PX化工:成都危险拐点?"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0509/article_48308.html。
[47] 郑巍,"宁波:医院每天接诊30名断指人,多为外来务工者",新华网江苏频道,www.JSxinhuanet.com,2005年5月13日,来源 ,《今日早报》。
[48] Anita Chan, "Labor standards and Human Rights: The case of Chinese workers under market Socialism", in Human Rights Quarterly,20(1998),pp. 88 6-904。
[49] 李桂茹,"关注‘打工仔'生命健康权",人民网,www.people.com.cn,2001年10月9日。
[50] "珠三角农民工生存状况的调查",《中国青年报》2005年1月1日,腾讯 网,http://news.qq.com/a/20050101/000212_a.htm。
[51] Secrets, Lies, and Sweatshops,Business Week Cover Story ,Novermber 27, 2006.
[52] 马桂花,"美欧将中国妖魔化为世界血汗工厂,凸现恐惧心理",《环球》杂志,2006年1月8日。转引自中华网,http: //news.china.com/zh_cn/finance/11009723/20060108/13013391.html。
[53] "国家认监委:目前在中国不宜推行SA8000认证",《法制日报》,2004年10月13日,转摘于http: //www.ce.cn/new_hgjj/hgplun/more/200410/13/t20041013_1974826.shtml。
[54]"沃尔玛‘验厂'成隐性贸易壁垒,谁支付代价?"http://www.cnfstar.com/gold/show.aspx?id=135067,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2006年8月11日。
[55] 参见何清涟,"清洗‘带血的GDP'为何如此困难"?何清涟个人主页,http://www.danke4china.net/jjgc/54.htm。
[56] Albert Keidel, "The limits of a smaller, poorer China"(直译为"限定在一个更小更贫穷的中国"),英国《金融时报》2007年11月14日。
[57] "国际国内形势出现不少新的复杂因素,中央召唤共克时艰",新华网,2008年06月24日,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8-06/24/content_8429544.htm,来源:《瞭望 新闻周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