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42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6 23:03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42章 灵剑重逢

    音乐秀终于结束了。对雯霓来说,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做这么大的秀的主角,她根本没想到她居然会赢。

    "如果艾瑞克不胡乱搞笑的话,也许输的应该是我。"雯霓躺在床上,许久都睡不着,"他是故意的,他是真的不在乎输赢,他只想把秀做好,做得有趣。不过他已经这么有名了,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光环再亮一点儿。MPG想捧红我,我赢了,对他没什么损失,对我却很有利,对公司也很有利。"

    第二天一早她就被自己设的闹钟闹醒了:"我怎么四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了?"她按停了闹钟,这才想起来头天早上在山上发现飞龙剑的事,忙换了功夫装,带了云凤剑就往山坡处飞身赶去。

    她悄悄上了山坡,那里一片寂静,一个人也没有,昨天那几瓶矿泉水仍旧原样堆在树下,飞龙剑也还在那棵树上。

    "先等等再说。"雯霓想罢,在藏飞龙剑的树旁找了棵更大,更高,枝叶更加茂密的树,藏在高处,耐心等待。

    等了快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在树上待久了真不是那么舒服,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今天等不到的话,下次应该带本小说来看。"她打了个呵欠,竟然有点困了,只好强迫自己不要睡着。

    又等了一个小时,就在她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有了些动静。她立刻睁大眼睛打起精神:一个穿着体恤衫和长裤的人从山崖边走了过来,因为隔得有点远,面目暂时还看不清楚。

    雯霓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朝藏剑的树走过来,她动也不敢动,不一会儿便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这个人竟然就是杨皓明!

    只见他轻巧地飞身、上树、取剑、再跃下,轻功和身法跟祖奶奶的确有些相通之处。

    他随即走到一棵树下盘腿打坐,雯霓则继续躲在树上耐心地观察。

    他坐了一个小时才站起身,走到空旷处练剑。他的剑法轻灵,招式精妙,使到厉害处竟能以剑发神通。雯霓看得很是兴奋,心中暗道:"这应该是灵虚门的灵虚九式了。祖奶奶说她并没有练到高层,只有常子期才得了真传。不知道灵虚九式和我本真门的九决剑比起来,究竟谁更厉害?"

    想到此,她悄悄从背上取下云凤剑,用裹剑的布把脸蒙了起来,在树间借力飞了过去。

    她一靠近,杨皓明便察觉到了。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淡绿色的身影飞扑而来,手上的长剑竟似有灵气一般,心中一凛,立即纵身后飞,挥剑格挡。

    "请问你是----"

    雯霓却不回答,只一个劲地以厉害剑招攻去。

    "如果这里是你的私人地产,那么抱歉了,我实在不知道----"

    雯霓仍不回答,只一招快似一招地攻来。

    "喂,我是无心的----不知道高人在此----你到底要怎样----"

    雯霓还是不回答,手上却使出了九决剑----杨皓明虽不认得,却不得不以灵虚九式来应对。刚对了两招,他便撤剑后飞,大声问:"如果你不显露真面目我将不会再和你斗下去!"说罢仔细打量这蒙面人----她的身形动作似曾相识,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一双水灵灵的黑眼睛也份外眼熟。难道她竟然是----

    "雯霓 苏!"杨皓明大声叫道。

    雯霓一愣:"What? (什么?)"

    杨皓明一听她的声音,更无怀疑:"雯霓,你搞什么呀?"

    雯霓嘻嘻一笑,只好扯下了面罩:"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很难吗?你虽然蒙了脸,身形,还有头的形状,认识你的人很容易看出来的嘛。以后去做贼别忘了把头也罩上。"说罢便笑着上下打量她,"想不到你竟然是同道中人!我总算明白什么叫人不可以貌相了。"

    "你不也是?"雯霓撇了撇嘴,"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放在树下的矿泉水瓶,我们可能共事多少年都不知道呢!"

    "对了,你的剑好象很不错啊。"

    "跟你的飞龙剑差不多。"雯霓大方地把云凤剑递到他面前。

    "云凤剑----?"杨皓明又一次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小师叔程玉依的传人吧?"

    雯霓笑道:"非也。程玉依是我曾祖母,而我的师父却是我的曾祖父苏振儒。"

    杨皓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师父很少说到小师叔和苏老前辈的事。"

    "那当然了。你师父和我曾祖母从小青梅竹马,后来却遇到我曾祖父,由父母师父作主将她许配给了我曾祖父。"雯霓笑道。

    "......是这样啊。"

    "你师父和我曾祖母一直很投合,门中弟子都知道。不过我曾祖母却只当他是师兄,后来她嫁给了我曾祖父,成就了一段很美满的姻缘,听说你师父也很放得下。"

    "我师父终身未娶,临走前把掌门之位传给我的时候才说到小师叔的事。她老人家好吗?还有你曾祖父?"

    雯霓脸色一黯:"曾祖母五年前就过世了,曾祖父好几个月前也去世了。"

    "对不起,可惜我都没有机会拜会两位老人家。"他想起在程玉依旧居里看见的照片:"我去过小师叔在香港的旧居,看见过他们两位的照片,都是儒雅的高人。"

    "你去过我家?"雯霓奇道,"我现在就住那里呢。对了,你说你师父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你?"

    杨皓明点点头:"是。他要我继承他的衣钵。"

    雯霓叹道:"唉,我不知道这些老人都在想些什么?我家有爷爷,奶奶,爸妈叔伯的,我祖爷爷居然也把本真门的掌门传给了我。他们成天说我身负要任,拼命管着我,我一生的自由都被葬送了。"

    杨皓明笑着摇摇头:"他们是前辈高人,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原来我也跟你一样,喜欢自由,不喜欢承担责任。不过这就是我们的路,我们只能用我们所拥有的,去履行这个责任。"

    雯霓呻吟道:"我才十七岁嘛,让我玩几年再履行责任也好啊。"

    杨皓明说:"你祖爷爷过世了嘛,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好委屈你这个未成年少女承担重任了。"

    "不要这样叫我,难听死了。"

    "......"

    雯霓忽然灵机一动:"哎,你是灵虚门掌门,我是本真门掌门,我们来比试一下如何?曾祖母没得到灵虚门的真传,所以从来都比不过爷爷。我曾祖母总说你师父道行高,比曾祖父还厉害,我倒想看看,他的传人跟我们本真门比到底谁更厉害?昨晚你故意输给我,今天你可得尽全力。"

    杨皓明一脸惊讶:"我没有故意输给你呀!"

    "没有?你如果不故意乱搞笑,恐怕也不会输吧。"

    杨皓明笑着摇摇头,正要说什么,头顶上忽然响起高分贝高噪感的直升飞机引擎声。

    雯霓忙用手捂住耳朵,好一会儿那声音才消失。

    "大清早的,又是周日,不去教堂做礼拜飞到这儿来制造噪音。"她抱怨道。

    "不知道什么教堂容得下直升飞机做礼拜的。"杨皓明笑道,"我在这里练功很久了,很少见到直升飞机飞这么近的。"

    "好了,出招罢。"雯霓云凤剑一摆,"听说你们灵虚门最厉害的是灵虚九式,就让本姑娘以本真门的九决剑来会一会你的灵虚九式罢!"

    杨皓明无可奈何地笑道:"那你照顾一下师兄,手下留情吧。"

    "江湖虚伪----而且是我最讨厌的那种!"雯霓说罢挺剑便刺。

    杨皓明笑着挥剑相迎,两人各展真功夫,在林间空地上腾挪飞跃,翻翻滚滚拆了几十招,竟然难分高下。

    雯霓会好几套剑法,招式精奇,变招迅速;杨皓明只会灵虚剑,但无论雯霓如何变招,他都稍快半步,往往能先发制人。

    斗了几十个回合,杨皓明仍未使出灵虚九式。雯霓急道:"你怎么还不使灵虚九式?"

    "这就来了,你小心罢!"说完杨皓明高高飞起,脚在旁边树干上借了一下力,刚想使出灵虚九式中的"鹤飞九天",突然眼角瞥见树林里有几个人影。

    他立即收招跃下,跟雯霓打了个手势:"快走,树林里好象有人!"

    雯霓也赶忙收了招:"你没看花吧,一般人上不来的。"她话音刚落便也听见了树林里的响动,忙慌慌从地上捡起剑鞘和黑布,和杨皓明一起飞扑下了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