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45,46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8 23:17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45章 逃课天才

    这天晚上出奇地累,一贯睡前打坐的杨皓明竟然坐到中途就睡着了。

    仿佛元神出窍了一般,他忽悠悠地飞了起来,不知不觉间竟到了一处黑色的山林,阴森森的很是诡异。

    "这是什么地方?"他正思忖着,突然咭咭两声怪笑,一柄剑凌空刺来。

    他吓了一跳,急速躲了开来,定睛一看,使剑的却是个灰衣瘦子。那瘦子二话不说,又运剑攻来,竟极是凌厉,他只好挺剑自保。

    斗了好几十个回合,那瘦子突然凭空消失了。杨皓明觉得莫明其妙,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来了个和尚,也是二话不说便开始动手,但打了几十个回合便又不见了。

    就这样奇奇怪怪模样的人来了一个又一个,来了就打,甚至还有奇异的生命,长得狗头人身,又象动物又象人,或者说,既不象动物也不象人。

    杨皓明实在是疲累到了极点,可是不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从哪里来的,打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怎么也打不完。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个道人模样的老头,刚要动手,杨皓明忙说:"我不跟你打了,你要杀就杀吧。"

    "好,我成全你!"那老头笑道,挺剑就刺。

    他闭上眼睛准备受死,就在那老头的剑几乎要刺到他胸口的瞬间,突然一股力量带着他飞了起来。他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那里没有风,只有云。一片美丽的青山绿水间,两个八九岁的童子在奔跑嬉戏。他们都做古装打扮,一个穿青色,一个穿白色。他们心灵相通,不可分割。杨皓明隐约觉得自己就是那青衣童子,而那白衣童子是谁呢?他飞到白衣童子面前一看,立即大吃一惊----他的样貌看上去竟然很象苏雯霓!

    "青儿!"白衣童子叫道。

    "玉儿,何事?"青衣童子应道。

    "父亲召我们去。"那白衣童子说。

    那青衣童子也感应到了。他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凝重:"有惊天动地的大事要发生了。"

    "呤----"突然手机音乐铃响了。

    那些青山绿水瞬间消失了,他睁开眼睛,面前却是自己卧室的天花板----原来不过是一场梦。

    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摸来手机放在耳边,却是他这个月的新老板----苏雯霓:"艾瑞克,该起床了。别忘了这个月我是你的老板,你要为我工作的。"

    他睁眼看了看电子钟----已经七点了。

    "苏老板,你想叫我做什么呢?"他又闭上了眼睛----不知怎么搞的,这一晚睡下来竟感觉比头天晚上还累,难不成自己真跟人比试了一夜的功夫吗?

    雯霓格格笑道:"除了睡觉什么都行。比如专职司机啦,书僮啦,小提琴老师啦。大天才,我会善用你的才能的。"

    杨皓明呻吟了一声:"一个月而已,谅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说吧,几点来接你?"

    雯霓说:"20分钟内到我家。上午八点到九点五十我们先要去和剑乐队排练;十点跟我去上课;十一点半午餐,下午一点到五点我得回学校上班----所以这段时间可以放你自由。五点十分到六点半是晚餐;六点半到八点半做我的小提琴老师。"

    "喂, 付薪的员工也没有这么辛苦呀,八小时工作制你不懂尊重吗?"

    雯霓笑道:"我是只安排了八小时呀,下午的几个小时是你的。记住,这就是你故意输给我的代价。"

    杨皓明捶了一下床,咬着牙说:"好,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很快就到。"

    二十分钟后他刚好开到苏家,雯霓已经在门外等着了。这一天她打扮得象个用功的学生,十足的清纯,也十足的斯文----头发用发夹整齐地别在脑后,小圆领白衬衫,外面罩了条深花格子的背心裙,脚上一双大头皮鞋,背上背了个小背包,手上拿了个硕大的包,还有个纸袋。

    她把纸袋塞给杨皓明,示意他下车:"我来开吧,你肯定没吃早餐。"

    杨皓明笑着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探视着纸袋中的食物:"苏老板, 是不是这一个月都有免费早餐哪?"

    "你想要就给你吧,算是我这个老板为义工提供的福利。"

    杨皓明这才发觉自己除了疲累之外,肚子也已经饿得连声抗议了----头天晚上他忙着救人,根本没想起来吃东西。

    按照公司的计划,天才竞技音乐秀如果是杨皓明获胜,就实行计划A----由雯霓跟风乐队合作;若是雯霓获胜, 则施行计划B----由杨皓明跟剑乐队合作。

    这天上午雯霓在香港中文大学借了间教室给剑乐队排练。练到快十点才散,杨皓明左右无事,便跟着她去上课。

    "是什么课啊?"

    "文心雕龙。要去就快走,要迟到了!"

    一出门雯霓便从她硕大的背包里取出一个滑板和一双旱地溜冰鞋:"上课的教室离这里有点距离,我穿溜冰鞋,你可以用滑板。敢不敢跟我比比,谁后到谁请吃午饭。"

    杨皓明笑道:"有什么不敢的,我小时候玩过这个。"

    雯霓把大背包扔给他,迅速套上溜冰鞋:"那就开始吧!"话音刚落,她人已经出去了。

    "喂----!耍赖的小人!"杨皓明赶忙背上背包踩上滑板----许多年不曾玩过,一时竟有些不适应,好容易稳下来往前飞奔,雯霓却早已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了。

    "为她免费工作,还要诳我请她吃饭?天下吝啬老板,你实在是高居第一啊!"杨皓明边滑边抱怨,脚下渐渐地越来越顺。可等他到了上课的地点,雯霓早已经脱了溜冰鞋,站在门口等他了。

    "没想到你慢得这么离谱!"雯霓抱怨道。

    杨皓明喘了口气:"你知道我有多少年没玩过这个了?"

    雯霓把溜冰鞋和滑板塞进大背包,连声催促。

    "你上这个课做什么?不会是还想拿什么学位吧?"

    "我想写中文小说,所以想在华文上再进修一番。听说这个教授并不是以授课著名的,但我想来听听看。"

    说话间两人走到二楼的一间教室门口,里面已经坐满了一大半学生,见到两人立刻哗的沸腾了起来。

    "进去吧。"雯霓翻了个白眼,带着她引人注目的明星"书僮"找了个最后靠窗的位子坐下。

    上课的教授名叫钟刘淑美,见到两人也颇感意外,表面上却维持着教授的仪态,只微微点了点头,便开始授课。

    雯霓从包里拿出一本文心雕龙,翻开第一页,一面读一面听教授讲。

    杨皓明听钟刘淑美讲了几句便失去了兴趣----他实在不太习惯听用粤语讲解的古文。左右无事,他便低头跟着雯霓一块儿读那本书。

    第一卷题为"原道第一",其中说"辞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文章华美流畅,实在是佳作,他很快便看得入了神,至于钟刘淑美讲了些什么,竟一个字也没再听了。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雯霓低声道:"她讲得很无聊哎,我觉得继续坐在这里是浪费生命。我要走了,你何去何从随你便。"

    "你怎么走?"

    雯霓没回答,却悄悄伸手开窗。

    杨皓明很是讶异:"你不会是要跳窗逃课吧?"

    "怎么,跳窗逃课你没干过吗?真是枉为天才。"

    "这是什么逻辑?天才就该跳窗逃课吗?这好象很不尊重教授嘛!"

    "咦----,她把课讲成这样,才是对所有学生的不尊重。如果是听我曾祖爷爷讲这本书,我一定连听三个小时也不动。要在美国的话我就大大方方从前门出去了。这里毕竟是东方,我悄悄逃走也是给她留面子了。你不走,我不勉强你。但书我得带走。我要找个鸟语花香的清净之地好好看看这本千古佳作。"说话间,她已经打开了窗户,背好小背包,趁钟刘淑美转身背对着学生的片刻,手一撑便翻出了窗户。

    "真的假的?"杨皓明不敢相信地瞪着她消失在窗外,而钟刘淑美已经听到了声音,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这里来,当然也都奇怪----他身边坐着的苏雯霓竟然已经不见了!

    这教室只有一道前门,钟刘淑美诧异地问:"我们好象少了一位同学,杨皓明先生,你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吗?"

    杨皓明微觉尴尬,支支唔唔地不知该怎么回答:"呃----她,这个,我不太----清楚。有些学生实在很调皮,对这样的学生您一定要给她不及格才好----给零分都不过份,还要通知她的家长好好管教。"

    教室里一片轻笑,所有的学生都盯着他交头接耳。

    钟刘淑美清了清嗓子,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忍住了----她依稀想起刘教授曾经抱怨过音乐系的一个员工来听课却半路翻窗逃走的事,看来这个捣蛋的员工就是这个天才苏雯霓了。

    她依然维持着一百分的风度,点点头继续讲课,学生们的嗡嗡议论也渐渐平息了下去。

    杨皓明没了书看,坐在那里实在是百无聊赖----这样的古文用粤语来讲解,他实在是听不习惯;可要他象那个捣蛋的家伙一般跳窗逃走,又觉不妥,更何况钟刘淑美一直有意无意往他这个方向扫视,他根本就没机会脱身。他叹了口气,心里盼着这课不要上一个半小时就惨了。

    就在这时,雯霓的头从窗外悄悄冒了出来,声音压得低低的:"喂,你走不走?"

    他心里一喜,唇边挤出个字:"走。"

    "我给你创造机会。我叫走你就马上跳窗,绝不能拖泥带水。"

    杨皓明忙把大背包拎在手里,又从唇边挤出个字:"Fine. (好)。"

    雯霓从百宝囊中掏出一颗用作暗器的小石头,朝教室前面的墙壁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 钟刘淑美吓了一跳,学生们也都寻声望去。

    "Now!(现在!)"雯霓叫道。

    这次杨皓明再不犹豫,趁众人注意力集中在教室前方的瞬间, 拎着大包就跃出了窗户,落在窗户下的挡板上,雯霓也一直蹲在那里,看好了楼下没人便一起跳了下去。

    第46章 青玉双童

    跑到无人处,雯霓拍手大笑,杨皓明也忍俊不禁。

    "你经常干这事吗?"

    雯霓得意地点点头。

    "那你不是会有麻烦吗?"

    "我又不是这学校的学生,不怕教授扣分的啦!大不了他们向我老板告状?不过他跟我姑姑说要‘用超凡的耐心引导我,用宽厚的爱心改变我',所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啦!"

    杨皓明无奈地笑着摇头。

    "怎么样,去吃冰激淋吧。"雯霓又从大背包里掏出了溜冰鞋和滑板,"这里有家很不错的冷饮店,再比一次。"

    这次路程很近,两人旗鼓相当,但雯霓先触到门把,便算是赢了,杨皓明只好去买冰激淋。

    "这里的香蕉船不错,再来杯柠檬苏打和一个水果拼盘。哦,再给我要一个草莓鲜奶蛋糕。"雯霓坐下吩咐道。

    "马上要吃午餐了,你干吗点这么多?"

    "这就是午餐啦。你还要去别的地方吗?"

    "真的假的?你不会让我这个月都吃冰激淋当午餐吧?"

    雯霓瞪着他,那眼神似乎在说"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

    杨皓明哀叹了一声,只好去买冰激淋。他给自己点了菠萝船,蓝莓蛋糕,玉米咸汤和橙汁,刚要吃,却接到杨靖明打来的电话,叫他和雯霓下午一点去他办公室,听上去似乎有什么要紧事。

    "雯霓下午要上班的。"他说。

    "不要紧的啦!"雯霓眼睛一亮,"反正我也不想去上班,正好有理由可以溜了。"

    说罢她便拿出手机接通了老板的电话:"Hi Dr.陈,我是雯霓呀。你好吗?我上周五发过来的论文您收到了吗?您觉得还有要修改的吗?哦,那我就尽快送过去了。我顺便为您准备了芝加哥学术会议的演讲包,您觉得可以用吗? 哦,不要紧,不过是举手之劳啦。今天下午我有点急事,不能来办公室,不过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晚上在家做。哦。那太谢谢您啦!"

    雯霓挂断了电话,一脸得意:"搞定啦!"

    杨皓明看了她一眼,却不说话。

    "......你怎么了?"

    "想不到你三言两语就搞定了。厉害。"

    "......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

    "喂,君子之交贵在诚。你我都是修道的人,有什么话不可以明说吗?"

    杨皓明沉默了半晌,缓缓地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你我是两个小童子,生活在一片美丽的青山绿水间。我们是那么的干净,圣洁,天真,美好。刚才你打电话给你老板,让我觉得有点manipulate(操控)他的味道。你并没有错,可是在我心目中,你应该是那个纯真得没有一丝世故的童子。"

    杨皓明说完便垂下了眼帘,目光落到雯霓面前的冰激淋盘上。

    冰激淋店里人本就不多,这时更显得异常安静。

    突然,一颗晶莹的水珠落在了盘中。杨皓明一惊,抬眼看见一颗泪珠从雯霓的面颊上滚落了下来。

    他有些慌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

    "你不用道歉。"雯霓柔声道,"其实----我从小也经常做一个梦,梦见两个童子,一个是我,却一直不知道另一个是谁。我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做过这个梦了,几乎都要淡忘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你,我还以为是在媒体上见过的呢。现在我才想起来,那个童子竟然就是你。"

    她抬起泪莹莹的眼睛----那遥远得快要被淡忘的青山绿水又一次清晰了起来----那山是那么的翠绿,那水又是那样的清,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杨皓明眼里也渐渐湿润,却强自忍住,半晌才勉强笑道:"怪不得呢,我第一次看到你也觉得眼熟。只不过我梦中的你是个男童,不是女童。"

    雯霓带着泪花噗哧笑了出来:"在我的梦里----其实----也是这样。我还以为----是自己想做男孩子才会做这样的梦呢。"

    "......对了,在你的梦里,我们都在做些什么呢?"

    雯霓想了想:"嗯----,好象很忙,但我记得的部份就是玩儿了。"

    "玩些什么呢?"

    "飞着玩儿啦,比试道法啦,有时候还比试造东西,看谁变的东西更美妙,更精细。"

    "还有呢?"

    两人聊着梦中的情景,怎样的山,怎样的水,怎样的衣饰,怎样的头发,竟忘记了吃东西,连冰激淋都化掉了也没在意。

    "不认识的两个人会做同样的梦吗?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杨皓明心中暗忖。

    当两人到达杨靖明办公室的时候,凯蒂和刘家南已经在那里了,还有两位东方人长相的男子:一个叫杰森 梁,是个蛮有名气的好莱坞摄影师,三十多岁,长头发,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一件过长的格子衬衫和一条过于宽大的牛仔裤;另一个是好莱坞著名的华裔导演查尔斯 周,四十多岁,打扮普通,看上去比较斯文。

    "大哥,这么急找我们来不知道是什么事?"杨皓明忍不住首先发问。

    不等杨靖明回答,查尔斯却插口道:"是这样,我们今天来是想请两位出演我正在筹拍的一部武侠电影。我得的奖很多,可是至今还没有拿过奥斯卡,所以这次这部制作绝对是非常精细的作品,也许能圆了我的梦。据我所知两位还没拍过电影,所以作为新人,这部电影可以让你们一炮走红,成为国际影星。"

    "奥斯卡?"雯霓笑道,"我听说奥斯卡的潜规则是不爱美女,也不爱俊男。他们喜欢美女扮丑,同情残疾人。如果是为了拿奥斯卡的话,你是想让我扮丑还是叫他扮残疾?"

    查尔斯哈哈大笑:"放心,我不要你扮丑也不要他扮残疾。就算你们和最佳男女主角奖失之交臂,我们也有希望拿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音乐,最佳服装,最佳编剧和最佳男女配角奖。几个大奖一拿,就是票房保证,看的人多了,你们自然就会大红。你们这么年轻就大红了,还怕将来没有机会拿奥斯卡吗?"

    杨皓明心中却暗道:"你怎么知道我想那么红呢?"

    雯霓又问:"----可是,你们为什么找我们两个没什么经验的人呢?"

    查尔斯微微一笑:"我很欣赏你们的才华,尤其是你们的功夫。"

    "他怎么知道----?"杨、苏二人诧异地互望了一眼。

    "要知道我拍的是功夫片,不是武打片。"查尔斯接着说,"武打片谁来做个样子都可以拍,但功夫片不行。功夫不到家的拍不出来。现在的年轻演员没几个会功夫的;真正会功夫的要么长相差了点,要么气质不行。我仔细看了两位的天才竞技音乐会,你们对东方乐器的掌握,还有苏小姐的舞蹈才艺也是最佳的选择。"

    "我们的功夫,"杨皓明试探着问,"有那么厉害吗?"

    查尔斯眯起眼睛笑道:"那还不厉害呀?简直象武侠小说里写的!"

    杨皓明、雯霓:"......"

    "如果不是杰森和我亲眼看到,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的!回去我们把那卷录像仔细研究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杨皓明、雯霓:"录像?"

    凯蒂也是一怔。

    杨靖明笑道:"艾瑞克,如果不是看了那卷录像,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弟弟竟然有这么厉害!还有苏小姐,真是不可思议!"

    "哦,是这样的,"查尔斯连忙解释:"昨天上午杰森和我租了直升飞机去看外景,看到一个山顶景色不错,刚好山顶有块空地可以停直升飞机,所以我们就临时停在那里,下去拍些场景镜头。没想到给我们看见两位的武功切磋,顺便拍到了几个镜头----"

    杨皓明和雯霓又互相对望了一眼,心中均道:"原来昨天早上在树林里的人是他们。"

    "呃----,那卷录像,"杨皓明小心地问,"可以给我们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啦!"查尔斯倒是爽快。

    电视屏幕上先开始摇晃得很厉害,很快稳定了下来,只见远处两个人在比剑。两人飞上飞下,招式潇洒飘逸,很是了得。随后镜头渐渐逼近,看清楚了两人的脸,的确是杨皓明和雯霓。两人比试了好一会儿,杨皓明突然一跃而起飞得很高,当他落下来的时候跟苏雯霓喊了句什么。两人停了手,往镜头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一起朝崖边飞奔,扑下悬崖就不见了。

    镜头又开始颠簸,有声音说:"快,快,追过去看看。"摄影机离悬崖越来越近,到了悬崖边往下拍,只见茂密的灌木覆盖着陡峭的悬崖,却不见两人的身影了。

    看完了录像,杨皓明跟众人道了声歉,便用意大利语跟雯霓商量:"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把柄在人家手里,还能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答应拍那部电影?"

    "对,然后软硬兼施要挟他们不能说出去。"

    "我不得不用我的明星经验提醒你----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

    "总好过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会超级跳高的好吧?曾祖爷爷千叮咛万嘱咐轻功万不可在公众面前显露的。要让我爸爸知道了的话,他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帐算在我头上,让我承担‘不当行为'的恶果。"

    "......不当行为?"

    两人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终于商量妥定,然后便是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终于互相让步,达成了共识:查尔斯和杰森把录像交给杨皓明和雯霓,并替他们保密;而杨、苏二人出演这部影片,但剧本要修改到绝无任何不健康镜头。

    在这一点上,凯蒂和雯霓不肯有丝毫的让步,倒也正合了杨皓明的意思,于是顺势表达自己的见解:"其实武侠片嘛,自然要以深厚的华夏文化做亮点,我们的文化中讲的是道德仁义礼智信,举止端庄,保守,内敛。在真正的古代,青年男女授受不亲,怎么可能当众有亲昵行为呢?我从来都不认为这些镜头会对票房有什么好处。既然想创造一部精品,那就让它成为名符其实的精品,干净一点不好吗?"

    查尔斯见众人如此一致,也就不再坚持。

    "除此之外,"凯蒂接着说,"雯霓有个半职工作,时间安排上也请考虑。"

    雯霓撅着嘴说:"姑姑,那个工作纯粹是给老板干苦力,熬时间嘛,我不想做了。"

    凯蒂的口气却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行!这是你父母答应你留在香港的唯一条件。如果没有这份工作,你就立即回美国。在你满十八岁之前,他们究竟还是你的监护人。"

    雯霓只好苦着脸不敢再说,查尔斯忙笑道:"这个都好商量,好商量。我们还要再修改一下剧本,以便充分展现二位的才艺,从中展现中华文化的精萃。舞蹈,琴,箫,笛,琵琶,筝,书法,鼓,棋,武功,道家修炼,儒家内涵,等等等等。这一两个月我们还要做些前期准备,但我们可以先开始培训。以两位的素质,培训的时间相信可以大大缩短了。"

    随后话题便转到片酬上去了,杨皓明跟雯霓使了个眼色,悄悄退了出去。讨价还价的事他从不介入,物质上他实在没什么奢侈的要求,这一年来他捐的钱比花的钱都多得多,酬劳多点少点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接下来的一个月两人的日程已经由MPG安排好了,所以基本不多参与电影的准备工作。一个月后他们将正式全力投入培训和拍摄,预计四个月杀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