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53,54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22 21:47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53章 今日侦探社


    王平顺被逮捕这天,今日侦探社的人带了酒菜来杨家庆贺。

    王昌举起酒杯:“以前王平顺害死了我的搭档,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做梦都想把他绳之以法。这次他能够伏法,多亏了你们两个,我敬你们!”

    杨皓明和雯霓都不喝酒,便喝了口果汁。

    杨皓明笑道:“其实这次你们侦探社功劳最大,做事又专业又尽心,还很到位。”

    “没错,”雯霓也赞同,“以后你们侦探社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特别是有趣的案件----”

    “还有要装窃听器的时候。”简笑道。

    雯霓:“......”

    “那就太好了。”王昌笑道,“我当初成立这个侦探社的本意,就是想为社会做点事,特别是那些在警局里做不了的事----当年在警局被那么多 条条框框压着,人际关系又复杂,很多坏人逍遥法外我们却没有办法。可是没想到成立了侦探社,我们接手的大多数案子都是些跟踪情妇,偷拍捉奸找证据之类的。 但我们也得吃饭哪,要是成天义务抓坏人不挣钱也不行。唉,说起来真是惭愧。”

    雯霓笑道:“别悲观嘛。找些投资商当老板,外面雇几个有经验的人专干这种挣钱的案子,你们这几个有志之士不就可以腾出手来做有意义的事了吗?”

    鲁永南摇着头叹道:“说得容易,谁会投资侦探社呢?”

    雯霓笑道:“怎么不会?我们这里就有人会。”

    “我们这里?”王昌环顾一周----屋子里是杨皓明,雯霓,杨靖明,凯蒂,鲁衡,鲁永南,鲁智南,鲁智南,张平和简。

    雯霓见他不明所以,于是指着杨皓明笑道:“我们这里最有钱也最会挣钱的当然是大明星艾瑞克 杨啦!让他多做几个代言广告,多开几次音乐会,拿出几千万来给你们招兵买马不就行了嘛。”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杨皓明----他有些脸红:“其实,我刚想捐些钱出去----这倒----也不是个坏主意,反正我的确没什么花销----”

    众人一听全都兴奋了起来。

    “听见了吧?”雯霓笑道:“艾瑞克花销不大,需要人帮他使钱呢!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现在是兼济天下,我呢还只能独善其身。等我的身价长上去了,我也挑几个代言来做,到时候我买下他一大半的股份,你们就可以把他解雇了。”

    杨皓明、王昌:“......”

    雯霓:“不过我有个条件。”

    王昌:“什么条件?”

    雯霓:“就是所有今日侦探社的案件都要无条件提供给我,我有权使用它们作为我小说的素材。”

    王昌:“一般情况下只要不用真名,应该没有问题;但我们可以跟客户签协议。”

    雯霓:“----至少可以让我知道吧。”

    王昌:“如果你是我们的员工,当然就可以。”

    雯霓:“那你雇我做侦探好不好?”

    杨靖明笑道:“你出去做侦探,目标也太大了点。今日侦探社恐怕都不要做事了,成天替你解决麻烦都来不及。”

    雯霓:“----大不了我易容嘛。”

    王昌:“你是我们未来的‘董事长’,我想拒绝也不容易啊。正好永南是你徒弟,干脆你们俩做搭档吧。”

    雯霓欢呼道:“哇!太好了!我的中文侦探小说真的可以开写了!”

    哪知鲁永南却苦下了脸:“王sir,搭档的问题我们还是慢慢再讨论吧。”

    雯霓见他不情不愿的样子很是不悦:“谁愿意跟你做搭档了?你的水准离大侦探还差得远呢。你先做功课,一个月之内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还有阿加莎 克里斯蒂的八十多本侦探小说全部看一遍,否则我做了老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炒你这个笨徒弟的鱿鱼!”

    “看见没有?”鲁永南笑道,“原来师父的侦探才能都来自这些小说啊。”

    雯霓却很是不解:“怎么,这些小说写得有什么问题吗?象马普尔小姐和波罗那样,通过对话来寻找逻辑上的破绽,我觉得推理的部份很精彩啊。”

    鲁永南:“哎,这我们会,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靠聊天,我们靠盘问,是一样的嘛。”

    张平:“对,我们还有跟踪。”

    王昌:“还有窃听。”

    简:“还有测谎仪。”众笑。

    当下众人商议定了,杨皓明投资两千万港币,正式成为董事长。今日侦探社立即开始招聘人手,扩大重组。眼下的办公室不够用了,要把旁边一个空的套间也租下来。

    三天后,凯蒂为雯霓召开了记者会,宣布她已经恢复了健康,星期六和星期天连续两天的音乐会照常举行。

    当晚鲁衡邀众人去龙凤居吃饭,由他作东。雯霓连日里不见天日地熬夜练琴,觉得有些乏力,便推辞没去。凯蒂和杨靖明还有一堆事要处理,也没去。杨皓明本来也不想去,但被侦探社的人硬拉着,说是新老板一定得给面子,便只好应允了。

    到了龙凤居,大堂经理立即迎了上来----包间已经准备好了,不过郑强和金大华在另外一个包间里。

    鲁衡点点头:“等会儿我过去打招呼。”

    众人坐下不久,郑强却先过来了,后面跟着金大华和一大帮手下----如今斧头帮如鸟兽散,地盘被其他老大瓜分,其中最大的得益者就是与斧头帮公开宣战的郑强和金大华兄弟俩了。看这阵势,恐怕连那边的人都接收了不少。

    鲁衡和鲁佩南忙笑着起身相迎:“郑老板,有什么事吗?”

    “啊,其实没什么事。”郑强扫了眼房中众人,“我想去看望一下苏小姐,不知道方不方便。”

    “今天吗?”鲁衡心里很是为难,眼睛飘向了杨皓明。

    “呃----这个嘛,”杨皓明抬头笑道,“苏小姐目前还没有回家,恐怕不太方便。她明天有音乐会,如果你来听音乐会就能看到她。”说罢他从怀里掏了几张音乐会的票递了过去----这两场的票很快就卖完了,但他手上刚好还有几张赠票。

    郑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这不就是那个成天和雯霓在一起的大明星吗?看他的样子不过才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修长英俊,跟雯霓倒真是很般配。

    郑强心里很有些不舒服,但还是接了票:“那么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她现在,呃----身体不太好,所以暂时住在我家,我大嫂在帮忙照顾她。”

    郑强一听心中果然更不舒服了。他拿着票转身出了门,没再说一句话。金大华狠狠地瞪了杨皓明一眼----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等这边的麻烦事处理完就来收拾这小子。

    饭后鲁衡让厨师给雯霓做了几样精致的素菜;鲁永南也终于大大方方搬回了自己家住。

    杨皓明回到家已经不早了----雯霓没休息,却还在练琴。

    “不会吧,还这么用功?开演前放松一点会比较好。”

    雯霓叹了口气:“我不满意嘛。”

    “吃点东西吧,你鲁衡师兄专门吩咐大厨替你做的。”

    雯霓却没什么胃口,勉强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了。

    杨皓明见她脸色不大好,要替她把脉,她却不肯:“不要紧的,这么多天没见太阳,自然苍白一点啦。”

    杨皓明无奈,随即想起晚上碰到郑强的事,便跟她说了说。

    “你惨了!”雯霓笑道,“虽然你是郑强的救命恩人,可是他不知道呀。我想现在除了王平顺和赖皮四之外,你是他心目中的第三号可憎恶之人了。”

    “别把你自己抬那么高好不好?女孩子家说这些话也不觉脸红。”

    “喂,我说的是实话!”雯霓皱了皱眉:“他看我的眼神----好霸道。你倒好,等于自己跑去跟黑社会老大说:‘苏雯霓跟我关系非同一般,你就死了这条心罢。’你看看外面的新闻是怎么乱写我们两个的?他见到你就已经很不舒服了,你还去对他说那些话。”

    “不说也说了。”杨皓明呻吟了一声,“我不会撒谎嘛----大不了他找人来砍我?”

    雯霓笑道:“他要在公众面前找人砍你,你不能用轻功,也不会随身带着剑,凭你那几下拳脚功夫,你还不一定能招架得住呢。万一叫人砍了只手,你杨大天才就砸了金饭碗了。”

    杨皓明担心地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倒也是。要不,把你的外家功夫教教我?怎么说这也是因你而起的嘛,你不会忍心看着我被黑社会大卸八块吧。”

    雯霓转了转眼珠:“你全心全意教我小提琴,我就把我知道的外家拳法都教给你。”

    “没问题!”

    第54章 琴瑟失和



    星期六晚上的音乐会是两人的室内乐二重奏,主要是钢琴和小提琴的组合,也有竖琴和小提琴,以及长笛和小提琴的组合;周日则是两人的钢琴演奏会。

    晚上七点半,两千人座位的剧场几乎座无虚席。在观众如潮的掌声中,杨皓明一身深紫色礼服、雯霓一席淡紫色长裙出场了。

    雯霓一个多星期没露面,脸色特别苍白了点,仿佛大病初愈似的。郑强果然带了三个手下西装革履地来看演出,还坐在前排。

    节目单上第一首作品是舒伯特所作的Ave Maria (圣母颂)。这首作品带有典型的浪漫派特色,舒伯特不仅选了几段苏格兰诗人Scott的诗“湖上美人”当作歌词,也把诗翻译成德文,彰显的是祈祷时虔敬的 气氛,让人藉着歌词,分享神圣、平静的心情。诗中,达格拉斯公主爱莲在老臣培恩的竖琴伴奏下,向圣母像唱着祈祷之歌:

    Ave Maria,仁慈圣母,

    请您倾听这虔诚告白,

    请您伸张仁慈圣手,

    请您来抚慰我这心中悲苦,

    我将无处投靠身心,

    永托您那慈恩庇护,

    啊,我高贵仁慈的圣母啊!

    请听听这虔诚的祈祷,

    Ave Maria。

    此时,弹着竖琴的却是雯霓,而身旁杨皓明的小提琴仿佛是达格拉斯公主的歌声,倾诉着内心的烦恼,充满了虔诚的感情,真是一种令人安慰的宁静啊。

    郑强几乎从来不曾欣赏过这样的古典音乐会。这一刻,他就象被天使抚慰着一般,所有的黑暗和丑恶、屠杀和打斗都仿佛离他远去。他腰板挺得直直的,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那幅温暖明亮的画面。

    下半场一开始,担任钢琴伴奏的却成了杨皓明,雯霓拿着小提琴站到了台前----这是她第一次在演奏会上主拉小提琴,紧张得手指都有些微微发抖。

    “忘记台下的观众,只要跟钢琴说话就好。”杨皓明低声叮嘱,随即便手指轻按,开始弹奏。雯霓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用弦音与那有着支撑力量的钢琴对话----正是那举世闻名的泰伊思冥想曲。

    舒缓优美而又蕴含着高潮,宁静中有起伏,有思绪,也有冲撞。雯霓很快忘记了自己是在舞台上,她的弦音似乎真的在跟钢琴倾诉着----此时,此刻,这钢琴是她无比重要的依托。

    因为有杨皓明拉的泰伊思冥想曲相比较,一曲拉完之后,雯霓很是忐忑,可观众的掌声是那样的热情,惊诧之余,她也信心大增。她的另一首小提琴曲----柴可夫斯基的“一个心爱地方的回忆”是演奏会的最后一支曲目,她的紧张情绪也稍有所缓解,反较第一首放得开了些。

    曲终,面对观众的掌声,雯霓长舒了口气。这段日子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一下子放松下来,她突然觉得两脚发软,口干舌燥,眼前竟有些模糊,跟着便软倒在舞台上。

    观众席上一片惊呼,郑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立即冲上舞台。杨皓明为她把了脉便将她抱进了后台。

    郑强从座位上挤出来就往后台走,却被工作人员拦住了。他气势汹汹地把他们掀开,一头便冲了进去。

    雯霓躺在沙发上,杨皓明在她手上扎了一针。

    工作人员忙跟着冲了进来:“先生,您不可以进来!”

    杨皓明回头一看,忙说:“不要紧,他是位朋友。”他指着旁边的座位招呼道:“郑先生,请坐。”

    郑强却不坐,眼睛只盯着雯霓----听说她前一段病了,眼下又突然晕倒,看来病得不轻啊。

    “她怎么了?”

    “没什么大问题。这几天练琴练得太辛苦啦,神经都绷得很紧,一下子放松下来,一时有些支持不住。”

    说话间雯霓轻轻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杨皓明拔出针,给她剥了块巧克力:“吃块巧克力吧,会好些的。”

    “唔,刚才在舞台上,我晕倒了吗?呀,是不是很狼狈?”她咬了口巧克力,觉得有些乏力。

    “还用问吗,我早告诉你了,不要太勉强自己。 不听我的话,现在可怎么办?唉。”杨皓明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是“难过”:“反正我早晚得跟你说,不如现在就告诉你吧,你一定要坚强。”

    “怎么啦?”雯霓皱起了眉头。

    “你的鼻子----摔断了,”杨皓明此时的表情颇为“不忍”,“恐怕你以后都只能做丑女了。”

    雯霓心里大惊,赶忙摸自己的鼻子:“什么?真的假的?我怎么不觉得疼?”

    “连神经都摔断了,当然不觉得疼了。等会儿救护车到了,送你去医院接骨整容。”

    雯霓脸色大变,捂着鼻子叫道:“给我个镜子,让我看看!”

    “还是别看了,看了你会受不了的。习惯了就好。我还当你是朋友。”

    雯霓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回头竟看见郑强在那里站着,赶忙又捂住自己的鼻子:“咦唔,你怎么在这儿?”

    郑强含着笑打招呼:“苏小姐你好。”

    “你好你好,我却不太好。艾瑞克!镜子呢?快点给我!”

    郑强忙笑道:“苏小姐,你的鼻子好得很,他跟你开玩笑呢。”

    “你安慰我的吧?”雯霓的头摇得跟泼浪鼓似的,“艾瑞克是不会骗人的。”

    杨皓明忙笑道:“当然啦。不过有我杨下医在此,你的鼻子已经给你接回去了。”

    雯霓一愣,随即走到他面前,眯起眼睛盯着他看了半天,慢慢把手从鼻子上放了下来。突然她抬起右手,一拳打在他鼻子上。

    “唔----”杨皓明根本没有防备,鼻子又疼又酸,鼻涕鼻血哗地便往外冒。他捂住鼻子弯下腰来,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雯霓哼了一声,拎着长裙冲到化妆间,很快便冲了回来:“杨神医,鼻子断了没有?赶快把你的鼻子接回去吧。”

    工作人员拿来了面巾纸,杨皓明又擦鼻血又抹鼻涕,弄了好半天才收拾妥当。他站起来生气地指着雯霓:“雯霓 苏,你这个恶女,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好歹我也是你的小提琴老师,你竟然过河就拆桥。”

    “哦,这叫狠吗?我只用了半分功力呢。下次要再敢骗我试试?枉我相信你不会骗人!”

    “我不过是不想你太辛苦,这样的好心你都看不出来?”

    “诳语后面的好心能有多好?要你师父在,一样会罚你的!”

    郑强在旁边看得啼笑皆非,不住地摇头:“苏小姐,看样子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了。”

    雯霓一愣,才想起自己前一段“病了”,赶忙搪塞:“哦,我没----什么,就是有时还觉得有点疲劳,需要一点时间恢复而已。”

    郑强却关切得很多事:“去医院好好检查过了吗?”

    “啊,差不多吧。谢谢你关心。”雯霓支吾了两句,赶快转移话题,“哦,对了,你的伤好得怎么样了?”

    “我早没事了。”

    “哦,那就好。”

    这天晚上雯霓的晕倒让外界更加相信她身体不适的说法,但也有报道暗示她故意炒作。

    “I’m not that dumb (我没那么笨), and I’m not that smart (我也没那么聪明)。” 雯霓叹道。

    凯蒂放下那些报纸,笑道:“不管你怎么做,是真是假,总会有人说这说那。娱乐圈就是是非圈,要么你学会应付是非,无论他们怎么说也不要理会就好;要么你趁早退出。”

    “我可不是阮玲玉,会因为人言可畏而自杀。当然我首先会洁身自好啦。至少我已经学会了一个词来应付媒体。”

    “哪个词?”

    “No comments.(无可奉告。)”

    “没新意。”

    “......”

    第二天雯霓又欢蹦乱跳的了,晚上的演出还照常举行。这一场是两人的钢琴演奏会,大多数时候他们是各自独奏,但有一些双钢琴的曲目,还有几首是四手联弹。

    接下来的一周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剑乐队也再次来到了香港。两人大多数时间都和剑乐队一起排练,准备周末的两场音乐会。这次是杨皓明和剑 乐队合作的音乐会,演奏的绝大多数曲目都是剑乐队的作品,他主要担任小提琴手。本来剑乐队的专辑销量就不错,加上天才竞技音乐会的成功,这次又有杨皓明加 盟,还有几个星期以来媒体对两人不间断的跟踪报道,他们的人气如日中天,两场音乐会近万张票周末前几乎全部售完了。

    此后的音乐会郑强几乎是每场必到,还安排人上台送花给雯霓。本来杨皓明和雯霓的钢琴水平不相上下,只是观众各有偏好。但杨皓明的女影迷多,上台送花的排成了长队;给雯霓送花的相对就少了许多。

    和剑乐队的音乐会最后加演了三首曲目,观众仍然鼓掌不息。杨、苏二人并肩站在最前面,和乐队一起谢幕数次。

    突然,杨皓明看见有什么东西向雯霓径直飞来。他手疾眼快,伸手便抄住了----竟是个鸡蛋!那力道很大,鸡蛋碎了,蛋清糊了他满手。正在这时,又一个鸡蛋扔了过来,他赶忙又伸手抄住,两手都糊满了鸡蛋清。

    工作人员和保镖立即发现了肇事者是个年轻男子,便要把他从观众席上请出去。

    杨皓明笑道:“算啦,他是好意,就不要为难他了。苏小姐,人家知道你最近身体不大好,所以送鸡蛋给你补营养呢!”说罢便把满手的蛋壳和蛋清亮给众人看,观众大笑。

    “不过下次记得煮熟了再送来。”

    全场大笑。

    其实朝雯霓扔鸡蛋的竟是徐飞雇的人。自从那次同德堂的绑架事件之后,徐爱玲便成天想着杨皓明,茶饭不思,日渐消瘦。徐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刚想安排机会撮合两人,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天才少女苏雯霓,从此杨皓明便成天和她在一起,对自己女儿却连电话也不曾打过一个。徐飞本来以为杨皓明对徐爱 玲有点意思,才会拼命相救,现在看来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没什么指望了。他一心要为女儿出口气,所以特意雇了人向她扔鸡蛋,而且要往脸上砸,好叫她出丑,却没 料到给杨皓明漂亮地处理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