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不可承受之重 专家呼吁中国少用煤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能源生产的七成依靠煤。由于煤炭对环境的破坏力巨大,专家呼吁中国减少用煤,并征收煤炭税来反映用煤带来的环境与社会成本。

"美国之音"报导,绿色和平组织、美国能源基金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日前联合发布报告指出,仅二零零七年,煤炭在中国造成的环境和社会成本、即"外部成本"就高达人民币一兆七千四百五十亿元,相当于当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七点一。

所谓"外部成本"是指煤炭在开采、运输和利用过程中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对气候变化的加速作用以及人员伤亡等。

绿色和平组织人员杨爱伦说,燃煤是中国最大的空气污染源,中国百分之八十五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百分之六十七的氮氧化物排放量及百分之七十的烟尘排放量都来自于燃煤。

中国目前已查明的煤炭储藏量为一兆吨。二零零七年,中国煤炭产量为二十五亿两千万吨,比上年成长百分之八点二。

而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近七成,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四十二个百分点。

报告显示,受煤炭开采和使用的影响,目前中国酸雨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百分之三十;全国储存煤矸石(煤里的石块)达三十六亿吨,占全国工业固体废物排放量的百分之四十以上。

另据了解,中国煤矿累计采空塌陷面积已超过七十万公顷。

中国水资源日益紧张,而采煤却需要大量用水。杨爱伦说:"每生产一吨煤,就会有二点五吨水受到污染。洗煤所产生的废水占全国废水总量的大约百分之二十五。"

过度依赖煤炭也使中国煤矿工人付出沉重代价。报告说,大约三十万矿人患有矽肺病,占全中国矽肺病患者人数约一半。此外,还有大批工人死于矿难。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则说,目前中国的煤炭价格体系完全未反映出外部成本,这是市场与政策失灵的结果。

他建议征收煤炭税,把外部成本内部化,使煤炭价格上升至能更准确体现真实成本的水平。

茅于轼说:"应从二零一二年起开征此税,每吨煤一百元,并在二零一五年把征税标准提高到每吨一百五十元。"

他承认,如果这项建议被采纳,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会出现小幅回落。但是他认为,环境却会因此而大为改观。

不过,据中国官方日前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难以根本改变,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难度很大,任务艰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