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的拜访

2008-11-01 13:07 作者: 苏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一个冬夜。南方下着千年不遇的大雪。我和家人正围着一个小火炉取暖,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原来是我的一个朋友。一阵寒喧之后,我们自然谈起了近来发生的事情。他是做生意的,经常到外地出差,我也爱听他在外地的见闻。

"你知道吗?"他说。"我这次在重庆遇见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乞丐。说他不可思议是这个人的精神太特殊了!我以前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他有些凝重了。
"哦,不妨说来听听。"我好奇心起来了。

"那天吧,重庆的朋友约我去当地一个叫统景的地方洗温泉,我也就去了,到了石船以后,我们下车去买点东西,我呢,也想去买几包烟。我到烟摊上发现有一个人,用破的衣物包裹着双脚,在那儿讨饭。"

"这是个疯子吗?"我问。

"不,我开始也以为是个疯子或者是个普通的流浪汉。"他说。"我给他十块钱,他却不要,他说他只是想要点填饱肚子的东西。"

"这倒是有些怪了。"我说。

"我问他原因,并和他谈了起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他喝了茶说道。"你猜怎么着,这个乞丐原来是个法轮功修炼者。"

"乞丐也学法轮功?!"我感叹了。

"唉,可能还不是这样,你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吗?"他严肃起来。"他是四川大学96级金融学国际贸易硕士,99年以前在重庆人民银行工作。"

"哦。"我点了点头,好象他后面的一切都不需要继续再补充了,因为在中国作为个人因法轮功的关系所谓一切不正常的事情都会"正常"起来----这里面不论你有多少财富或者说多高文凭或者所谓体面的地位---这些都可能会因为你修炼法轮功的关系而在一夜之间被中共政府彻底剥夺。

"他告诉我他被劳教了三次,这次出来想去找一位监狱里放出来的朋友,他也是学法轮功的,结果没有找着又用掉了所有的钱,所以不得已出来当起"乞丐"来了。我后来给他买了很多吃的,我的朋友又催我,我就走了。"他说。

"唉,我们这个国家怎么会这样?大家都是中国人啊,为甚么要这样呢?他被劳教了三次,我看他不到四十岁的年龄,头发都白了,而且眼睛的视力也不好,我跟他谈话时我注意到他的双腿不断在打颤,这肯定是被劳教后的后遗症。"

"你做的对。"我说。

"其实不管你信不信法轮功,大家都是一样的中国人,我们不能按中共的定义去定义天下的事物更不能去跟随中共去迫害本质上跟我们一样的民众!"我激动了。

"是啊!其实,它妈的,中共才真是个邪教,谁说的呢?是它自己的历史证明的,看看它的所为吧,没有一处不符合邪教的特征。"他也激动起来。

夜深了,我的家人走出来要我们小声些。

窗外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天气也更加寒冷了,但我和朋友的头脑却越来越清醒。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