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杨佳被处死,我们最该做什么?(图)

2008-11-27 23:29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杨佳
杨佳

杨佳被处死,在意料之中。因为这是共产党红魔要做的事,一意孤行是共产党的一贯特征。所以不管杨佳有多少政治粉丝,都挡不住中共要暗杀他的决心,如同挡不住它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要虐杀乡绅、资本家和士大夫一样。杨佳是位大英雄,对此我已经论证过,尽管我并非杨佳的政治粉丝。这位史无前例的大英雄被中共邪魔暗杀了,凡对中共说不的人还是可以做些事的。那么我们最该做什么?

是的,我们还是可以做些事的。曹维录先生说:“杨佳被杀极可能会成为公民抗暴一个新的开端,杨佳会成为人们的榜样。”艾未未先生说:“杨佳,最终是他们证明了你没有错,从今天起他们会害怕你的名字。我们还会为你讨说法的。”学杨佳、讨说法,这当然是我们可以做并应该做的事,却未见得是最该做的事。

“公民抗暴”在中共国寨是一个伪命题,准确的说法是“人质起义”。杨佳是第一个真正以人质之身并带着政治意愿将上海闸北公安分局当作中共暴政象征进行攻击的勇士,一个历史安排的只身反抗中共盗匪、流氓集团的孤胆英雄,甚至可以说是中国大陆由家人社会走向公民社会的第一个以武力维权的公民行为。他起义的时间(7月1 日)和手机号码(—198964)的政治寓意,都是明证。如此事件和人物,犹如雷锋的出现一样,都是历史的特别安排,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学习者可以仿效到其袭警(军、官)的形式,但其政治抗争的性质却是刻意模仿不来的。“一个杨佳倒下去,千万个杨佳在成长”,这可以成为党文化的人的歌,却不会是历史事实,谁要再从政治角度这样去做,就成东施效颦了。如果袭警或袭军、杀官之类孤身行为不再具有政治性质和意义,那也不会有杨佳这样的声誉。

“为杨佳讨说法”在中共国寨必将比“秋菊打官司”的过程更加漫长。秋菊打官司还终于赢了,因为中共也不想它的官都一个个地去踢男人的生殖器,所以其法庭要制裁,也能制裁。但中共更不想其公安分局或者某个区、县、市被一个人的刀或者枪就铲除了,或者就改变了它的“党的暴力机器”的性质,国寨内没有那个法庭敢为一个公民的政治行为伸张正义,即使敢也不能够做到。为杨佳讨说法必定是向中共讨,不可能向我来讨吧。杨佳的政治粉丝千千万,杨大侠的呼声不可谓不高,中共不可能没有听到。正因为听到,所以它一定要处死杨佳。这就是它还在娘胎(《共产党宣言》)里就有的说法:不要跟我讲爱讲文明,我就是恨就是暴力!除了暴力我一无所有,暴力胜利我得到的是整个世界。讨说法本身就意味着还把中共当成合法统治者,企望跟中共邪魔作司法和解,这绝不可能。

杨佳已被处死,中共再一次用它的不妥协的恶行直接告诉国寨人质:“只要我领导中国一天,你们就别想做公民梦!唐子说的对,山寨国里没有人民,只有盗匪和人质!你们骂我是流氓我承认,我是流氓我怕谁!”中共一直就这样的:我不跟你们来柔的,咱们就针尖对麦芒!我肯定不得好死,所以你们别想好活!面对这种盗匪统治的山寨国和邪魔的流氓嘴脸,人间的柔情它永远不懂,也不想懂。它就像佛教中的阿修罗,期望的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和“血染的风采”。说中共是山寨国,还是因为它的盗匪出身和井冈山的根据地源头,这样说让大家比较容易明白。说深入一些,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山寨,它真正的政权面貌是党文化欺骗宣传营造出来的“红色现代部落”,都市和乡村生活方式搅和、盗匪和军警行为搅和、官员和流氓品行搅和,精神世界是封闭的。

杨佳已经死在中共国寨或党文化部落里了,这之后我们最该做些什么?破封闭!

杨佳死于中共邪恶司法的虐杀判决和中共党官的暗杀指示,虐杀加暗杀地杀了杨佳再封锁消息,中共现在就是这么干的。不会妥协的它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不瞒着死得快。面对这样的残暴,我们有没有武力对抗的权力呢?当然有,这是天赋的人权。国寨有刀,美国有枪,统治者如果虐杀和暗杀某人,某人如果不是修炼的人,没有司法的公正道路,举刀护卫生命或弄枪捍卫尊严是理所当然的事,世间有这理。可这并非我们最该做的事情。天生杨佳,七一杀警;一九八九,六四血冤。杨佳七一杀警,是中华匹夫对中共生日的热血“祝贺”:要你死!

杨佳死后,凡自己没有挥刀弄枪勇气和能力的人应该想一想,你希望国寨出很多杨佳吗,还是仅此一个?为什么?我这样问我的多个学生,除了一位说“希望像杨佳的英雄多出,而其个人孤独起义,定遭屠戮的悲剧不再发生”,其他学生一致地说:希望杨佳仅此一个,不希望学杨佳的人以命去祭共产党的血旗。

“像杨佳的英雄多出”,这句话表意不清:像杨佳的英雄,当然是个人英雄,不管袭警还是杀官,最后不是现场毙命,就依然被恶庭处死,怎么可能在中共虎狼般的组织包围中“个人孤独起义”成功地占领一个公安局或政府,最后还会活着攻进中南海?杨佳做这样的英雄,旨在表明“共产党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一死”。由此可知,历史安排的“杨佳七一杀警”是在透露两个信息:1、共产党快死了;2、共产党已经不可怕了。理智地结合这两个信息,那就是:不怕中共,中共速死。这就是说,学杨佳关键是学他的胆气,而不是不断地拿命去祭共产党的血旗。

“希望杨佳仅此一个”,这句话代表着一种理智和仁慈。学生齐学玉说:“从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来看,能不能推翻暴政机器,起义的本身并不关键,关键的是由此唤醒了当时被暴政淫威下顺从的老百姓们。而暴政机器的被推翻,是要顺应天象的变化。可以说起义是引子,由其引发的民心抗暴进而出现天象变化才是关键。所以我希望杨佳的英雄行为能起到这个引子的作用:引发百姓民心抗暴,这样才会有天象的变化,从而让暴政机器灭亡。”这就是理智。学生张香山说:“杨佳是一位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热血男儿,在一个正常地社会里会为社会做出很多贡献的。他的英雄壯举世人赞不绝口,但是对于他的亲人特別是他的父母來說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若果出现很多的杨佳,也会有很多的父母痛苦的。抗暴其实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換取最大的成效。和平解体中共就是一条成效最大的路:所有中共的受害者,人人三退,人人走上传九退三的行列,就是少数人的流血都不需要,中共会很快被解体,中国人沒有中共的美好未來馬上就实现了。这还是仁慈。

杨佳杀警是不畏共的胆识表示,对于针尖对麦芒的中共而言,处死没商量。尤其在《九评》传出之后中共最希望人们恐惧之际,它明知杀杨佳不利但也必须要杀:不杀杨佳会呈现其软弱而令袭警的人更多,处死杨佳毕竟会使贪生的人继续恐惧它而不敢加入袭警杀官之列。中共已知它没有明天,所以现在是能靠杀人续命多一天是一天。它就是这个算数智商了。但魔算不如神算:“传九退三”的天灭中共的围棋已开局,非暴力的个人三退和暴力的个人起义都是天灭中共的棋子,杨佳杀警导引全民三退,学杨佳或讨说法者只要促全民点头就可以了。杨佳被中共处死后,我们最该做什么?最该做的是:促人质全体心灵起义,参与“传九退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